• 第五章 逃离

    更新时间:2017-08-03 12:28:52本章字数:2478字

    一夜成名的女子,天生一副好皮囊不说,还有深藏不漏的各种才艺,固然有人新生羡慕,自然也会招惹来更多的嫉妒和各种谣言。

    才短短两日,关于柳宸烟的各种身世版本便已经传的大街小巷妇孺皆知,更为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子更增加了几分神秘色彩。

    王妈妈对此却显得相当满意,把她更看作是自己到手里的宝贝一样,衣食住行方面照顾的更是无微不至。

    不仅为她和小桃儿换了一间大两倍装潢华丽的套房,还专门挑了两个乖巧的婢女来伺候她。知道柳宸烟喜欢花草,便大老远从有名的花匠那里买了几盆回来放在房间里,还找了专门的下人负责修剪栽培。

    柳宸烟换上了王妈妈给她精心准备的华服,轻轻一抹红唇,显得更加明艳照人。

    “小姐,你这样装扮起来,整个人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那日从仟禧楼回来时,看您那个样子可吓坏我了,脸色煞白,叫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还以为你的旧疾又犯了呢。”小桃小心的为柳宸烟整理着衣物,一脸担忧。

    “没事,不是请了大夫来看过了么,并无大碍,放心吧。”柳宸烟一脸云淡风轻,宽慰着为她这几天熬汤煎药,不断奔走的小桃。却不禁又想到那天的场景,冷峻的表情,愤怒的眼神,和那触不及防的旋转式公主抱,临走时撂下的那句笃定傲慢的话,心里五味杂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王妈妈换了位乐城有名的大夫,医术高明的原因,自从吃过这些新开的药方,这几日她睡得格外的好,梦里的他也一直未出现。

    柳宸烟心里却有些不安,就像暴雨来之前的宁静一样,此时的她可能正处在新的危险之中,她无法预知。

    王妈妈似乎已经忘记了她们的约定,丝毫没有要放她们走的意思,柳宸烟早就料想结果如此,不禁冷笑着,她本不应该把希望寄托在那样的女人身上,希望她良心发现,放她们一马。

    “在想什么呢,几日不见是不是已经开始在想本王爷啦”。一个清亮却带轻浮语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是他,从妆台镜子中,看到的依旧是一张气逼人的脸,和那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

    他行至妆台前,深深凝视着眼前的柳宸烟。

    柳宸烟并未正视他,只是抬手把眼前的发簪,轻轻插入云鬓间,不动声色的继续做着装扮,两侧的青丝不断飘动着,一张精致小脸显得更加动人。

    “陈王殿下身份尊贵,应深知男女有别。竟径直闯入民女房中,这样有失王爷身份吧。”柳宸烟扭过身去,并未行礼,冷冷的说道。

    “本王也是思你心切,迫不及待要见你嘛,下次一定提前告知姑娘,切莫生气。”他丝毫未怪罪柳宸烟的无礼,反而态度真挚,道起歉来。

    “小桃儿见过陈王殿下”。小桃儿跪地行礼,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王爷,虽然平日跟着小姐也见过不少达官贵人家的公子小姐,但都是一副高不可攀,盛气凌人的样子,除了她自己家的小姐,待她却如亲妹妹一般。而他看起来却是那么的平易近人,温暖的笑意,丝毫未有王爷的架子。

    “小桃儿,恩,不错。没想到连你身边的这个小丫头也这么美,赶紧起身吧。”小桃儿并未起身,丝毫不敢抬头望眼前的这位王爷,她深深的感觉得到他的眼光在她身上停留的那一瞬间,像一道闪电一样穿透她的身体,本来白皙的脸上泛起了一片红润。

    柳宸烟扶起小桃儿,走到陈王面前,认真的看向他:“不知陈王殿下来此有何贵干,不如直讲。”

    “宸烟姑娘,想多了。本王就是那日见过一面后,便久久不能相忘,以至于茶不思饭不想,只能来此一了相思苦啊。”陈王一脸深情的诉说着自己对柳宸烟的一见钟情。

    “陈王殿下,既已见上民女一面,如无他事可回府去了,听闻王爷文韬武略,定以国事为重。”柳宸烟对于他这样突如其来一连串的表白,心中一愣,但又实在无心与他周旋,只想快点打发了他去。

    他却听柳宸烟竟夸赞自己,脸上更是笑开了花。

    “也罢,本王正好还有其他要事在身,等他日再来看望姑娘。”说完便转身离开。

    真是风一样的男子,来时让人无知无觉,走的时候更是洒脱自如。

    “小桃儿,小桃儿。。。”柳宸烟唤了几声小桃儿,她却依旧还在呆呆的望着已经渐行渐远的陈王殿下离去的背影,“怎么看傻啦?”柳宸烟浅笑着望着眼前这个情窦初开的女孩。

    “小姐,没有,没有。。。”漂亮的绯红又回到了小桃的脸上,未施粉黛的她却映托的皮肤光滑粉嫩,愈加美丽了。

    “好了,不逗你了。时间不多,我们还是赶紧商量一下怎么逃出去吧。”柳宸烟早早便知道王妈妈明日要带一些姑娘去城西赵老爷的寿辰作陪,因为赵老爷年轻时对当今太后父亲有一面之恩,所以很多达官贵人都去贺寿巴结。王妈妈更没想到两位王爷也会去,便自然不会放弃这个露脸的机会,说不定高兴了还有大赏等着她呢,所以这些天精心准备着这场寿宴,丝毫不敢怠慢。对于柳宸烟这个花魁她竟然没有安排她出场,这让柳宸烟不免觉得有些奇怪。但她来不及想太多,她必须这么做,这些天她并没有闲着,特意让小桃把舒湘苑各个大大小小的地方转了个遍,就是为了弄清这个地方的整体分布,早日逃出去,她不忍心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即使前方荆棘满地,她也依然选择前行。

    花魁比赛当天,在去仟禧楼来回路上,她已把路标一一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从舒湘苑正门逃出去希望并不大,平时为了防范这些姑娘们逃跑,王妈妈除了布置了身手不凡的各个守卫,二十四小时不停歇轮班倒,还要求姑娘们出去时,必须出示她亲自画押的手令,即使有达官贵人的保驾护航但没有它,也是很难光明正大走出去的。

    侧门是平日一些小厮们出入的地方,守卫倒是不严,好在小桃为人不错,短短几个月便和这些下人们打的火热,他们对于王妈妈这种势利小人,平常对他们的压榨更是苦不堪言,但又无力反抗,他们总是能够给予小桃一些帮助。

    小桃儿从他们那打听到从侧门出去便是一个面馆,一对年轻夫妻,手艺不错,热情好客,平日客人很多,生意很是不错。如果顺利逃到面馆里,混在人群里面躲上一阵,是完全没有问题的。面馆后面便是有名的雁阳湖了,有一个村庄那么大,风景宜人。不少文人骚客在此吟诗作画,享受大自然的美好。本应是游玩的好去处,现如今却变成她逃亡的不二之选地,虽有些扫兴,但却让柳宸烟对逃亡计划信心满满,因为有了这些花草树木和大量游客的遮掩,就算王妈妈派一百个护卫,跑到这里来寻她们也无疑是大海捞针了。

    她把自己已经提前绘制好的路线图拿了出来,小桃儿确认窗边四处确实无人,两个人便开始了具体的商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