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不辞而别

    更新时间:2017-10-23 17:44:39本章字数:2126字

    天还没亮,柳宸烟就被楼下姑娘们的欢声笑语声吵醒了。她披起兜风,径直走向窗前呆呆望去。对于她们来说,今天是个好日子,整个乐城的达官贵人,富家子弟今天都会聚集在赵老爷家为他贺寿,她们各自精心打扮着,明艳照人,只希望今天能够走运被哪个男人看上,从此以后飞黄腾达。

    排成排的她们依次被安排在各种花红的小轿里面,一路鞭炮声、奏乐声不断,围观的群众也愈己积愈多,果然热闹非凡。

    “小姐,你醒啦。”小桃儿从背后端过暖炉,小心翼翼地递给柳宸烟。她知道柳宸烟虽表面看身体已无大碍,但还是怕冷的厉害,特别在早晨和深夜。

    “小桃儿,王妈妈走了么?“柳宸烟还是不免有点担心,眉头紧皱着。

    “小姐,看到她走远我才回来的。刚才我都已经查看过了,侧门只有几个小厮在看守,昨天晚上我已经把偷偷种的迷魂草做成了药,刚才放在他们吃饭的菜里了,没有一两个时辰他们醒不来的,不用担心。“小桃儿一脸自豪,信心满满的安慰着柳宸烟。

    计划的第一步很顺利,柳宸烟和小桃儿为了掩人耳目,换上了提前准备好的男装,简单带上了些行李,便按照既定计划出发了。

    走进侧门出奇的安静,小厮们已经昏昏大睡起来了,看来小桃儿的药效不错啊。

    这么堂而皇之,如此轻易的走出来,柳宸烟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但这么多天一直想逃出来,现在终于如愿以偿,她还是来不及想太多,瞬间被喜悦取代。

    “小姐,我们又自由啦。”小桃儿看着柳宸烟,小声的欢呼着。

    “傻丫头,不要高兴太早啦,我们还是要谨慎一点。”柳宸烟带着小桃儿小心来到了面馆,那对年轻夫妻看到他们热情的招呼着。

    “两位姑娘,吃什么。”那个妇人笑眯眯的问道。

    “姑娘,我们哪里是姑娘,开什么玩笑。”小桃儿故作镇定,佯装生气状。

    “好好好,公子,两位公子吃什么,我们这里有。。。。 ”还没等她介绍完,小桃便打断了她:“我们不吃饭,只是想去雁阳湖去游玩,想向你们打听下。“顺手递上几两银子。

    一看到她们出手如此大方,妇人大手一挥:“就在后面了,我送您过去。”

    果然有了熟人的指引就是不一样,很快就到了雁阳湖。

    这下终于放心了,几个月的辛苦,精心谋划,终于得到了回报。支走了妇人,才将风景尽收眼底。

    无边无际,清澈见底的湖水,翠绿翠绿的,像一块无暇的翡翠光彩夺目。在阳光的照射下,又像披上了金光闪闪的衣裳,更是印出蓝的天,白的云,红的花,这里的景儿果然名不虚传。

    好多天没有呼吸到这么清新的空气了,在舒湘苑的日子里老是闷在屋子里,整个人都觉得压抑极了。忽的看这湖光美景,心情豁然开朗多了。

    “小姐,这里好漂亮啊。“小桃儿也情不自禁感叹道。

    “是啊,如此美景却在这种窘迫下相遇,真的给我们增添一份惊喜。”柳宸烟喜欢这种感觉,闭上了双眼用心感受着。

    “如此美景,佳人相伴更是美事一桩。”一个磁性有力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是你,你怎么在此。”柳宸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她们已经被忽如其来的官兵们层层围住了。站在她眼前的男子不正是那个蛮横冰冷的王爷么,那个把她一遍遍叫做凤卿的男人。

    “大胆民女,竟敢见颖王殿下不行跪拜之礼,说话还如此无礼冒失”。跟在他背后的依旧是那个喜欢皱着眉头的老奴,语气狠狠地责备着。

    小桃闻言赶紧拉着柳宸烟跪下,丝毫不敢抬头。

    “说好三日来接你,还没到日子,你怎么就慌着走了,让我上哪再寻你,我可是不喜欢别人不辞而别的。”这一次的他看起来比之前平和了许多,语气轻柔。

    “颖王殿下乃贵人之躯,事务繁忙,岂能为此小事操劳。民女能与殿下见上一面,已是三生有幸,不敢妄自打扰陛下。”柳宸烟预想到自己的处境可能变得更复杂了,想起当日种种,他的愤怒,他的哀伤,他的心痛,柳宸烟只想赶紧逃离这个随时随刻都能把她碎尸万段的冷峻男子,话语自然不敢有先前的傲慢无礼。

    “缘分乃上天注定,你我正是如此,就是你再想逃,还是会回到我身边。这辈子,你都别想再离开我。今日你就与本王一起回府,不必多言。”果然坚持不了多久,霸道依旧的他眉宇之间多了一份笃信。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对望着,再无言语。

    他,好像过了几个世纪,终于又寻见了她,知道她还活着,他的心才又重新复活。依然是熟悉的面孔,目光清澈,他爱她,不管她是谁,他都爱。但看到他现在眼前的这个女人,好像从未与他相识,这一刻他的心又有一种刺痛感充满全身。但又看着一身男装的她,却像一个偷偷从书堂里跑出来的俊俏书生,一副被先生抓住的可怜模样,他又觉得无比怜惜着实可爱。

    她,此刻心情复杂,原以为可以离开潇湘苑,就可以带着小桃儿回到家乡,找个院落安顿下来。虽可能生活困顿些,但只要凭自己读书识字的本事,再多研究些父亲留下来的医书,还是可以把之前自己跟父亲学过的救死扶伤的本事学回来的,这样生计应该不成什么问题的。谁料想,半路上又杀出来了一个颖王,让一切希望都又落空了。她不是他口中的凤卿,她只是她自己。而他只是把她看作更一个女人的缩影,她不愿意跟随他回府。她明白一入宫门深似海的滋味,可是她和小桃儿两个女子又怎么可能冲出这重重的包围呢。

    “王爷,轿子已经准备好了”。一个长相俊俏,身高八尺的男子走到颖王身边,颔首说道。

    “你们先带着她离开回京,我稍后就会赶到,切记保护周全,顺便给她们换身衣服。”他又望了一眼她,深情地说道“你,等着我,我很快回来。”

    “是,王爷。”那侍卫话音刚落,他便挥鞭长去,只留下一个硬气英朗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