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进府

    更新时间:2018-05-06 16:46:27本章字数:2239字

    回王府的路上,柳宸烟都被照顾的无微不至。虽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总想找个机会再逃出去。但是这些侍卫不知道被颖王怎么训练的,一个个身手矫健,反应敏捷,就连平时她和小桃说些悄悄话,想吃荔枝,第二天就送了新鲜的过来。

    颖王这个冷面魔头的称号果然名不虚传,柳宸烟不禁放弃了在路上逃跑的念头。

    “小姐,我向随行的一些丫头们打听过了。这颖王已经有一个正王妃,听说特别刁蛮任性,仗着父亲在朝廷中的权势老是打压一些比她漂亮刚进王府的小姐们,有的还没见过王爷一面就抱病身亡了。还有两个侧王妃,一个听说特别贤良淑德,是当今皇后亲赐的,但是王爷却不怎么喜欢她。还有一个长得特别漂亮,也是三个中最受王爷喜爱的。其他的投怀送抱的女人更数不胜数了,小姐我们要小心点啊。”小桃儿低声说道,不禁为他们的将来的处境担忧。

    “我们自己要做好明哲保身,尽量不要惹事,想办法找到时机离开。”柳宸烟深知一入宫门深似海的苦涩与心酸,她更不想卷入本不属于她的这种无端的是非之中。

    “柳小姐,奉王爷之令,老奴王安特意来接您回王府。小人已经为您和小桃儿姑娘准备好啦房间。”侨外,一个头发花白,穿着下人服却长相和善的老者颔首道。

    “好。”柳宸烟实在不知说些什么,对于这突如其来皇家的待遇有点受宠若惊。越是隆重,那么嫉妒会越深,她的处境会越危险。她已经无心感受轿子外面王城的繁华,留意两侧挤挤嚷嚷的民众,谁让她长着一张和凤卿一样的脸,她能感受王爷对凤卿的深情,他把对她的爱和思念全部都强加给了自己的身上,她并不想要。

    “柳小姐,王府已经到了,请您下轿吧。”柳宸烟回过神来,在小桃的搀扶下一眼便望见了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颖王府”。

    颖王府,乃是太上皇为皇子时修建的的府邸,当今皇上为皇子时都没入住过的却被直接赏给了颖王,荣誉无比。颖王是太上皇最喜欢的皇孙,不仅文韬武略,又廉政爱民,年纪轻轻就被他赏了府邸,就连出游时也他常常被带在身边。

    王府的气派程度更是名不虚传,只见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正面是一座七开间的大殿,白玉为梁、翡翠当瓦,飞檐翘角、金匾森森。行经两三房舍,里面都是合着地步打就的床几椅案。从里间房内又得一小门,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出去便是后院。一眼便望见佳木茏葱,奇花烂漫,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泻于石隙之下。

    “柳小姐,这便是王爷特地交待奴才给您准备的小院,您可满意。”王安小心问道。

    “劳您费心。”柳宸烟没有想到冷冰冰的王爷,还会有如此诗意的小院。门前正入眼帘的是一片桃林,不知为什么感觉那么的熟悉,两侧的水池里更是种满了莲花,清香扑鼻。

    “看您满意,奴才就放心了。一路舟车劳顿,我已派人给您备好了饭菜和衣服,有专人伺候,您可以早点歇息,有什么别的需要随时可以吩咐老奴。身体有什么不适,小桃儿姑娘,请您一定及时告知老奴,别院有专门为小姐请的御医。老奴告退。”王安看到柳宸烟一脸的疲惫,说话底气更加不足,便带着随从急忙退下。

    “小姐,他们都已经走远了,您赶紧用膳吧。整整一天您都没有吃什么东西,您看您的脸色又开始发白了。”小桃儿一脸担忧。

    “没事,可能真的是饿到了,一会吃点东西,就好了,别紧张。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说完还做出了打拳的姿势。

    “小姐,您还在宽慰我。您的身体我还不知道么,一路上担惊受怕的,想必病情又加重了,您还在硬撑。”小桃儿伤心的流泪,豆大的泪珠一颗颗掉落下来。

    “傻丫头,我还没哭你就先哭起来啦。我们现在的处境更加危险了,想从这里逃走更比之前难上千百倍,这里的每一个大大小小的人物都不是吃素的,一不小心我们主仆可能就要命丧黄泉。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明哲保身,早日离开这里。”柳宸烟安慰着小桃儿,认真的交代着这个与她患难与共的妹妹,生怕一步走错,就会失去她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小姐,您放心。我可机灵着呢。”看着小桃一脸认真的模样,柳宸烟乐了。“是啊,鬼丫头,就你最机灵。”

    “小姐,您又笑了,好美。”小桃也破涕大笑起来,咯咯咯的声音真好听。

    “好了,赶紧吃饭,一会饭菜都凉了。”柳宸烟拉起小桃坐到桌前用起膳来。

    她们两刚放下碗筷,就有四五个和小桃年纪差不多的丫头上低头上前把桌子上的饭菜敇了下来,有个领头的姑姑,一身黄衣,虽看起来年长十几岁,但却是几个中长得最标志的一个。

    “柳姑娘,我是王爷府的侍女掌领,她们都叫我纯姑姑,以后有我负责您的衣食寝居。您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可以直接告知我,我会妥善为您安排。”只见她神态自然,语气温柔。

    “姑姑你好。”柳宸烟轻轻走到她身边,扶起她一刹那眼神碰撞,她能深深感受到她此时此刻的惊讶与惊喜。

    “娘娘,娘娘,您回来了。”她高兴的说话的语气都有点发颤,一直盯着柳宸烟的眼睛希望得到肯定的回复。

    “不好意思,姑姑,你认错人了,我是柳宸烟,不是你口中的娘娘,我与您从未谋面。”柳宸烟有点紧张,慌忙解释道。

    “奴婢唐突,请姑娘饶恕。只是您与奴婢的旧主实在太过相像,奴婢才会对您有所失态。。。”

    “思主心切可以理解,你的旧主可是唤作凤卿的。”柳宸烟确认道。

    “是。”

    听到纯姑姑的回答柳宸烟不禁心里一紧,“世上难道真有如此相像的人。”

    “姑娘,您赶紧洗漱休息吧,奴婢为您更衣”。她倒是情绪转变很快。

    “不用了,你们退下吧,有小桃儿一个人就可以了,这么多人我不习惯。”柳宸烟拒绝道。

    “是,姑娘,您早点休息。王妃吩咐奴婢告知您明日要入早宴,奴婢明日会派人专门来接您,望您能做好准备切记误了时辰。”听到纯姑姑的回答,柳宸烟刚放松的神经又开始紧绷起来,明日才是一场硬仗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