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禁地奇遇

    更新时间:2017-06-28 15:35:31本章字数:3005字

    顶峰上,一个人影对着石头胡乱挥舞着拳头,杂耍的动作,引来鸟禽啼叫,像是故意嘲笑这个异类,此人正是儒家势力蜀峰林徒,他从地上捡来几个石头,就向天上的鸟砸去,却是一空,扑通摔倒在地,生气的拽起身边的杂草,厌恶自己的没用。

    入门已是十载,却刚刚识灵二阶坤位,已然二十的他,早过了正黄金的年纪,同龄阶段早就突破识灵,步入天魂。

    三月后,就是蜀峰三年弟子切磋的日子,不过识灵的他在上几次切磋却没撑过半刻,落得同门嘲笑到今。

    天色已然不早。

    林徒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起身回山,来到一个废旧的柴房,受够了同门的白眼,独立一人从弟子房搬到了寂寥的后山,不过,自己的师傅就不远处的山涧上。

    吃着抓来的山兔,突然门被打开,一个银白发色的人贸然进来,夺掉林徒手上的兔子腿吃了起来。

    林徒不看来人,不以为然吃起兔子,“我说师傅,下次进门能轻点吗。”

    被林徒称作师傅的人,嘴里塞满了着兔肉。

    “不错,不错,小徒既然你不适合这路,何不去开个饭馆。”

    “师傅。。。”

    面对师傅的调侃,林徒再次陷入沉思,师傅说的没错,或许自己确实不适合这条仙途,放弃,真的要碌碌无为。

    十年前,林徒不顾村里的嘲讽,独立来到这蜀峰,踏上这条仙途,他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并不弱小,可是,整整十年却刚到识灵,就连山下普通孩童在十岁期间,都早已识灵。

    “徒儿。”

    “怎么了师傅。”

    师傅突然停下嘴来,问道林徒,不过下面的话让林徒想杀了他。

    “兔子吃厌了,快去给为师捉几头山禽。”

    林徒还没反抗,就被师傅推推扯扯的推到了门外,本来自己根骨就差,但倒霉的还分到这个人下做弟子,其实以前林徒的师傅并不是眼前这个吃喝玩乐的人,而是和一些人分到了丁级,次等弟子房,可惜,连这丁等都放弃了林徒,但过于门面,将林徒分给了这个蜀峰第一吃客的手里。

    来到了蜀峰后山,黄昏的落日,正是捕获鸟类的时候,或与师傅的要求,开始了猎取山禽。

    猎物多在老地方,林徒和往常一样走向猎物,却在途间看到一个蓝鸟,美丽的翎羽,在寻觅着食物,肯定味道不错,确定目标后,林徒便以自己的识灵力量,伸出一掌打出一个蓝色光芒,蓝色光芒断断续续击向猎物,“嗷~”随着猎物的惨叫,猎鸟成功。

    就当林徒走向猎物的时候,他突然感到了强大的压力,一阵飓风吹过,从崖边飞了一个八杖大东西,这厮和刚刚林徒打得蓝鸟一样,不过,它的样子更大,双翅伴随着蓝色火焰,通红的瞳孔,盯着地上奄奄一息的蓝色小鸟,愤怒吼叫林徒。

    遭了,居然误打了妖兽,林徒怒斥自己的愚蠢,蓝色大鸟突然扇出一道大火,就要打到林徒,身体的本能反应,林徒下意识的躲开攻击,可是随后攻击越来越多,让他无处可躲,往山里面跑去。

    “糟糕!”

    前方一个大大的禁地,让他不敢往前,可是后面的疯鸟在追着,让他毫无办法,却看到了蓝鸟速度慢了下来,像是遇到了不好的东西,不敢过来,原地打转,蓝鸟却突然痛苦的大叫,撞向林徒,可见林徒是多惹怒了对方。

    面对蓝鸟的疯狂,林徒顾不得道歉,就往所谓“禁地”跑去。

    来到禁地后,是一个大大山洞,蓝鸟随后吧见了踪迹,就算它猛然向前,可惜还是进不来小小的洞口,加上莫名的壁垒,蓝鸟痛苦砸着禁地。

    山洞里空荡荡什么都没,林徒叹了口气,什么东西都没,什么地方让怪鸟都不敢上前,为什么会标为禁地。

    林徒不在多想,既然挡住了对方,就安然待这了,等蓝鸟不再动的时候出去,他到处观看动力一切,发现没什么后,静坐下来开始冥想,一点点的吸取天地灵气,聚拢堆栈,可惜却流失了过去。

    就在林徒冥想的时候,突然大地开始摇晃,林徒突然被惊醒,以为是蓝鸟所谓,可是发现眼前的大地,突然裂开,周围的场景变了起来,黑色的山壁变得发光,发绿,一阵眩晕过去,林徒醒来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满是绿色宫殿的地方,地上凹凸的台阶,刻着古老的图腾,在当其是好几个龙缠绕的柱子,围住了一个绿台。

    顾不得多想,好奇的林徒走向前去,一个玉石映入了眼前,玉石长约半臂,蓝绿的玉石夹杂了些许尘物,如果论卖肯定卖不多少钱,玉石上面还映着暗淡的图案,仔细查看是一个心脏的图案。

    虽然夹杂尘物,不过这暗藏图案,林徒冒出了盗宝的心里,反正就要离开这山,不如多捞点,毕竟还给他干了很多活。

    就当林徒把玉石放进坏里的时候,玉石突然发起绿光,绿光弹开了林徒,挣夺开来,而林徒同样摔倒在地。

    玉石却突然发出粗厚的声音,“何人在此。”

    “啊,什么~”

    林徒被眼前的玉石吓了一跳,突然的绿光没伤害到他。

    玉石慢慢出来一个人影,人影渐渐的清晰了起来,是一个霸气且帅气的男人,睁开双眸,怒视对方不过随后柔和起来。

    “原来是吾的血脉,黑曜人。”

    “哈?”

    “会对吾的防卫不伤,就是吾的族人了。”

    族人?林徒被眼前莫名的黑影聊着晕乎,不过却突然让他想起了什么,这个玉石,林徒无事便去藏书阁,却不经意的看到了神秘经书,此书既然无字,当然不是天书,翻来却映出一个个心脏身体的图案,行里字间的就流露两个字,他查阅了古籍,发现了着两个异字,名为闻罗。

    天地自当流传着闻罗的故事,看着眼前的图案,肯定是闻罗的东西没错,既然,这个人。

    林徒失惊大喊,“闻罗,你是闻罗。”

    “闻罗,几万载没听到这个名字了,不过,吾并非闻罗,吾不过是残留的闻罗气息而已。”

    “气息?”

    林徒返了口气,原来不过气息,如果真身在此。

    “后辈,为何见吾如此慌张?”

    闻罗突然生气道,像是被压抑了万载。

    林徒突然明白,闻罗说了一句吾的血脉,突然大惊,我是黑族人。

    “什么,我是你的血脉。”

    “后辈,觉得耻辱了。”

    “?”林徒突然安静下来,对方并没传说的可怕。

    “前辈,我。”

    “何事,我黑曜人从来不会吞吞吐吐。”

    “为什么说我是黑曜人。”

    “吾的血脉,吾自当是了解。。。”

    “。。。”

    残影的闻罗越来越淡,声音变得弱了下来。

    “前辈,闻罗。”

    “我的后辈啊,千万不要把我的心脏交给,交给。。。”

    声音越来越淡,随着风吹闻罗,消失了。

    林徒突然心脏横跳,彷佛离开的正是他自己一样,这就是血脉的相伴。

    随着闻罗的离开,周围暗淡下来,多了些许冷漠,安静。

    闻罗心玉突然冒出几个黑色大字,林徒突然感到了自己身体一阵清凉,他不觉得打坐在地,吸扯着天地灵气,伴随着闻罗心玉的黑气,使得身体的经脉重筑,一道黑气缠绕在经脉上,在林徒的身体前出现了一个八卦,八卦相位上各伴随着八个紫星,俩位乾坤已是点亮,第三颗震位变得亮了起来。

    闻罗心玉呈现的字也暗淡下来,这大概就是这位闻罗的礼物了。

    黑曜一族特别的一套功法,可惜心玉的字太少了,剩下的黑色看不懂,毕竟才学习了几百黑曜文,看到这么多已然是不错了。

    “竟然快点亮了震位!”

    很长时间没突开的进程,竟然开始了前进,虽然就点燃淡淡的震位,但是应该很快就会点亮了。

    林徒总算露出了笑容,原来自己并不是废材,而是根本不适合儒家道法。

    当林徒欲要出去的时候,却发现这尼玛什么地方,禁闭着的山洞,没什么出入口。他慢慢开始探出,突然身体一扬,回到了刚才的山洞,蓝鸟正吐着舌头躺在了地上。

    看着一动不动的蓝鸟,林徒奸诈道,“畜生,看你再如何伤我,哈哈哈哈。”

    然蓝鸟却突然变成了一个女人,瘫软在地上,翅羽成衣,包裹女人的铜体,大而白的。。

    林徒赶紧收起自己的邪欲,这可是要杀自己的蓝鸟啊。

    蓝鸟女突然哼哧一身,怒道,“这半身真是愚蠢。”

    “喂?”

    还没来得了问什么,蓝鸟女就消失了原地,正当林徒发呆时,却被一个脆耳的女孩声音惊倒,转身后是一个穿着浅蓝的女孩。

    女孩招呼道,“呆瓜,看什么啊,不过是毒尾鸢的碎羽替身而已。”

    “什么?你是谁。”

    女孩突然啊的惊讶的一声随后变成了一个小蓝鸟,正是被林徒猎杀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