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天下归晋

    更新时间:2017-06-28 16:24:46本章字数:2716字

    皇宫后院,正是杨春天气,到处是花红柳绿,到处是莺歌燕舞,到处是鸟儿明快鸣唱,到处是流水潺潺

    晋武帝司马炎坐在羊车上,一边喝酒,一边对身边的官宦说:“这天气实在是好啊”

    官宦黄猛急忙恭顺的说:“万岁,这天气也是因为万岁爷统一了天下,灭了蜀国和吴国天公它成全咱们大晋,才给咱们这样的天气。”

    晋武帝斜藐了他一眼:“要是刮风下雨呢?”

    黄猛吞吐着:“这————”

    晋武帝:“纯粹是胡扯。”

    黄猛急忙打着自己的嘴巴:“我该死,奴才该死,奴才不懂得这天气为什么这样好,就是为了让万岁开心,才顺嘴胡说的。”

    晋武帝果然开心的笑起来了

    黄猛偷偷的观察着晋武帝:“万岁,您今天上哪个宫啊?”

    晋武帝懒馓的伸展胳膊:“朕也不知道,她们全都一个样子,让着呢朕厌倦。”

    羊车信马由缰的走着。

    晋武帝在羊车上打着瞌睡

    晋武帝猛然惊醒

    黄猛急忙走近他:“万岁,听您的吩咐”

    晋武帝问道:“今天卖了几个知县的职务啊”

    黄猛摇头:“听说,只是卖了五个”

    晋武帝惊鄂的:“这么少?,老百姓不愿做官吗?啊?”

    黄猛好象极其机密的低声说:“陛下,我跟您说实说,如今,这老百姓没有多少钱了,她们的钱全都——————”

    晋武帝催促着:“快说,不许跟朕卖关子。”

    黄猛再次鞠躬:“我要是说了,求陛下免我的死罪,”

    晋武帝大声笑起来:“朕什么时候象吴国的孙皓哪样,随便杀戮啊,就是对那些投降的蜀吴旧臣也是宽宏大量啊。”

    黄猛拍马屁说:“是啊,普天下谁不说陛下有史来最仁厚的明君呢。”

    晋武帝高兴的笑道:“那就不要害怕什么了,快说。”

    黄猛走近晋武帝:“陛下,您这里卖官,那些有钱的全都有了官做,剩下的全都是没有钱的了,所以,这官职就卖不出了,”

    晋武帝惊讶的说:“没有想到这朝廷命官是这么不值钱了啊。”

    黄猛献媚说:“不过,陛下别发愁这财富少,现在的王公大臣们全都可抵国,陛下可以从他们的身上拿来一些啊。”

    晋武帝摇头说:“这吴国的教训朕不能忘记,孙皓就是对待大臣们太苛刻,太无情,才使得朝廷空虚,最终灭亡的啊。”

    黄猛鞠躬说:“陛下,您不要夺他们的财富啊,您可以通过合法合理的事情,向他们收取金银财宝啊。”

    晋武帝显然对这样的提议感兴趣:“快说说看”

    黄猛阴险笑道:“我就是一个官宦,没有出过后宫,不懂得治国的谋略。”

    晋武帝立刻沉下脸:“怎么你学汉朝的官宦参政吗?”

    黄猛急忙跌倒:“小人不敢,奴才不敢,小人只是想说,对朝廷的事情不懂得,可是对后宫的事情还是懂得一些的。”

    晋武帝这才笑起来:“啊,我不会让官宦参政的,这汉朝的教训,我们司马家是会牢牢的记住的,不但我要记住,我的儿子孙子们全都要记住,不然,我们司马家的江山就不会牢固啊。”

    黄猛吓得不敢抬头:“陛下,我只是想给陛下出发财赚钱的主意。”

    晋武帝捋着胡子道:“快说。”

    黄猛这才说:“陛下,太子妃已经去世几个月了,何不为他重新选一个妃子,让他们大婚,皇家大婚,哪个大臣不会送礼啊。”

    晋武帝开心有大声笑起来:“哈哈——这件事情我倒忘记了,马上就选太子妃”

    这时,羊拉的车走进一个妃子的院子,羊车在院子门口吃着竹叶子

    晋武帝看着羊:“怎么不走了”

    黄猛献媚的:“陛下这羊在吃竹子呢。”

    晋武帝:“怎么这里还长竹子吗?”

    黄猛解释说:“陛下,这是妃子们为了让羊到她们的院子,就设计成这样的门,让竹子叶子围绕在门口,这羊走累了,走饥饿了了,不就要吃叶子吗,这样,陛下不就可以留下了吗?”

    晋武帝称赞着:“好聪明的女子,和我同样聪明,说完,大笑起来。”

    院子里面的妃子正在房子候着,见到皇上,急忙奔出来,跪倒:“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晋武帝看见这个妃子:“你是新来的?”

    妃子:“是陛下”

    晋武帝下了羊车走进屋子

    妃子受宠若惊,欣喜若狂的跟着进了屋子里

    黄猛和小太监们守候在门前。

    黄猛命令小太监:“马上记录,皇上今天在这里休息。”

    小太监小粒子:“这也记录啊。”

    黄猛点头:“傻孩子,你是新来的吧,我作为你的远房叔叔告诉你,这是宫中的大事,哪个皇后妃子甚至宫女如果生下孩子,这咱们要有记录,不没有咱们的记录,皇室就不会承认这是皇家的龙种,这女子孩子就要遭殃了,轻了是毒打一顿,重了就是砍脑,如果皇上自己记住了在哪里睡过,咱们没有记住,到时,皇上就要砍咱们的脑袋了,记住了吗?”

    小粒子:“哎,老叔叔,我全都记住了。”

    小粒子说着用笔记着:“叔叔,这个妃子叫什么名字啊?”

    黄猛费力的思索着,狠狠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哎呀,侄子,你真把我给难为住,我说什么也想不起来这个妃子叫做什么,她是刚刚进宫的,不是老妃子,我没有记住了。”

    小粒子:“这怎么记录啊。”

    黄猛拍打着自己的脑袋:“我怎么就忘记了呢?这个妃子叫做――哎呀,这皇宫有皇后妃子宫女上万人呢,我实在是不能都记住啊,别着急,有专门管这个的,放等一会叫他们来问问就知道了。”

    小粒子答应着:“谢谢叔叔指点。”

    太阳这是正在向西边落下去,火红的一片

    小粒子痴呆的看着太阳:“叔叔,你看,这太阳可真好看啊”

    黄猛打着哈欠说:“别看它好看,马上就要落下去了”

    小粒子百无聊赖的说:“好像刚刚升起来似的,怎么这就落下去了呢。”

    黄猛提醒他说:“没有危险的日子就好过,一晃荡就是一天,可是,咱们当太监的是把脑袋别在裤腰上了,最危险,就不定就在哪一天把脑袋给赔进去了,一定小心谨慎啊,该说的说,不应该说的就别说,该看的看,不应该看的就别看,该听的听,不应该听的千万别听职,要不,脑袋就要搬家了

    小粒子不寒而栗的样子,惊恐的问道:“叔叔,我不懂,到底什么样的事情应该,什么样的事情不应该啊。”

    黄猛费力的思索着:“这个———我也说不太清楚,反正你自己要多动脑筋,干这个比在家种地可是难多了,虽然你也念过半年的私塾,可是,在这里,比不了在家,俗话说伴君如伴虎,说不定哪天就让皇上把你的脑袋搬家了。”

    小粒子惊恐万状的缩起脖子:“叔叔,我爸爸就说当太监有饭吃,虽然一辈子没有后代,可是吃一辈的饱饭,他可没说这里这么危险啊,要知这么危险我就不来了,我走的时候,我们同村子的小香子整哭了一天呢。”

    黄猛老泪纵横:“唉,我出来当太监地时候,也有一个闺女为我掉泪着,可是,没有办法,咱们穷啊,养活不起别人,连咱们自己全养活不了,不净身当太监,还能干什么活啊。”

    小粒子点头:“也是,叔叔,不是说你老已经是大内总管了吗?这金银财宝屋子,怎么还干这个啊。啊。”

    黄猛急忙捂住他的嘴:“我的傻瓜侄子,胡说什么啊,啊,你是想要了我的脑袋吗?啊,这当皇上就贪图金银财宝,他要是知道我有那么多的金银财宝,肯定怀疑我是盗窃了皇宫的钱财,不杀我才怪呢,千万不能说这样的话了。”

    小粒子点头尴尬的害怕的答应着:“哎,我不知道这里面的厉害,叔叔你多原谅。”

    太阳慢慢的落下到头了,皇宫后院一片昏暗,太监们走出来,点燃蜡烛灯笼,皇宫再次辉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