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始端)

    更新时间:2017-06-29 00:22:38本章字数:4955字

    深夜,灵风殿外,黯然无声,大殿内外未燃一灯一烛,很是诡异,仔细看去,才发现殿外长廊中布满了深衣护卫,一众护卫皆面色凝重,一言不发,立于原地静待传召。

    过了许久,死寂之中,一阵慌乱的脚步声隐隐传来,随着声音的逐渐靠近,周边护卫神情顿时紧张起来。待到长廊尽头一黑影突然窜出,周遭拔剑之声,尖锐刺耳。

    那黑影仿佛也被吓了一跳,却也只是片刻。

    “各位大人,在下乐渊。”

    “原来是万俟大人,灵尊已等候多日,还快请进去吧!”待那黑影走进之后,众人方才看清来人原来是灵尊座下第一暗卫万俟乐渊,纷纷让开道来,想来应是城内有所消息了。

    乐渊快走两步,径直越过众人,来到大殿门口,随即推门而入,殿内却是黑得彻底,什么都看不清楚,乐渊稍稍闭目凝神,再度睁开双眼时,只见一人立于大殿之上,背对于他,仿佛正在沉思,很是安静。

    “主上…”乐渊走进两步,犹豫之下,一时不知该如何详说。

    “抓到了?”过了许久,灵尊方才出声回应,声音苍老低沉,毫无生气可言。

    “倒是没有抓到,雨离雨幽已将她围堵在觅莜涯边,已无退路,只是…”现如今,觅莜涯已被族中之人围得水泄不通,若不是雨离雨幽两兄弟极力阻拦,那人怕是早已被族人撕碎了。

    “走吧。”说罢,灵尊转过身来,往殿外走去。

    “你还是别去了吧,剩下的事我会处理。”乐渊心下挣扎,伸手阻拦道。

    灵尊也不答话,只是侧头看了他一眼,仍是径直离开。乐渊不由心下叹息,也不知他回来报信,究竟是对还是错。却也来不及多想,连忙追了上去。

    还离觅莜涯有不少距离,便已经拥挤不堪,许是自知挤不进去,不少族人正在外围观望,不时议论纷纷,愤慨之情,溢于言表。

    “也不知那妖女如何了,你说两位暗卫大人为何不准族人靠近?”

    “就是,那妖女杀了我们这么多族人,我非得将她剥皮抽筋不可!”

    “你们不知,据传那妖女此前与灵尊关系密切…”

    “闭嘴,你别胡说,灵尊定不会与这妖女有所瓜葛!”

    “那可不一定,那妖女在我族中大开杀戒整整三日有余,你可曾见灵尊出手阻止过?”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的,最后也是靠雨离雨幽两位暗卫大人,方才将此妖女降住。”

    ………

    乐渊偷偷憋了一眼灵尊,见他丝毫没有异样,轻咳一声,周边众人方才注意到灵尊和万俟大人到此,纷纷下跪行礼,随即向两边靠去,让开一条路来,并向前方喊话。

    “灵尊和万俟大人来了!”

    众人闻声,不敢再妄自言语,周遭瞬间安静下来,没过多久,前路已无阻,直通觅莜涯。

    两人一路前行,周边族人的神色却是复杂不已,疑惑,愤怒,悲伤,希望,此刻都化作祈盼,寄托在他们的神的身上。

    终于,乐渊远远看见了雨幽的结界,随即发出信号,片刻之后,雨幽便已来到两人身前。

    “主上,万俟大人!”

    “那人如何了?”乐渊见灵尊丝毫没有寻问的意图,不由得出声问道。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不知为何那妖女突然安静下来,静坐涯边,丝毫没有逃跑的意思,我大哥正守在涯边,我这就送你们二人进去。”说罢,雨幽轻吟术语,一法阵出现于二人脚下,随即便被传送入内。

    二人刚一入结界,雨离便迎了上来。

    “退下吧。”

    正欲向灵尊汇报情况的雨离心下一愣,却也不敢多言,低声应下后无言离去。

    “乐渊,你也退下吧。”灵尊轻言说道,却也不等乐渊回应,便独自往涯边走去。

    乐渊心下无奈,只得转身离去,却又无论如何放心不下,于是在离开结界之时,留下了一只灵蝶,监听界中情况,以防万一,想来此刻灵尊也应是觉察不到的。

    此刻,一女子怀抱婴儿静静的立于觅莜涯边。女子衣着破烂不堪,时有肌肤裸露在外,却也鲜红艳目,仿佛可以照亮漫漫寒夜。

    灵尊迟疑片刻,仍是举步向前,似乎受到了脚步声的惊扰,女子慢慢转过身来,满脸鲜血,恐怖不堪,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灵尊,仿佛一头看见猎物的野兽。

    “你来了,我等你好久了。”女子一字一顿的说道,阴柔的语调不由让人脊背发凉,话语之间,怀抱婴儿的双手居然放松开来,只留右手随意抓着婴儿的左脚,任凭她来回摇晃,而那婴儿竟然也是不哭不闹,毫无生气一般。

    “跟我回去吧。”说罢,灵尊左手轻挥,四条巨大的锁链凭空出现一般,静静的浮于女子周身。

    “如今,都已没了意义,我的命运,孩子的命运,乃至你心心念念的灵界的命运,都已经不再重要了。”女子边说边转身向涯边走去,周遭寒气渐盛,草木凋敝,结界亦在不断崩塌,直至消失,两人遂暴露在一众族人的眼界之中。

    突然,女子自原地消失无踪,转瞬之间,竟出现在灵尊身后,不带丝毫犹豫,右手自他胸膛贯穿,霎时间,鲜血遍地。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周遭族人极怒之下,一拥而上,却不想,乐渊抢先一步,拔剑而出,女子右臂还来不及抽出,便被硬生斩断,站立不稳,随即被乐渊一脚踹下悬崖。

    眼看女子即将落下,灵尊神情动容,一把推开乐渊,引导锁链向女子飞去,谁知锁链刚刚碰到女子的身体,竟然融化开来,转瞬之间便消融殆尽,女子失去支撑,连同手中婴儿,径直跌落深渊。

    雪,满天落下,伴随着族人的欢呼声,铺满了灵界各处。

    整个大陆都陷入战乱之中,唯独灵界独享安宁,如今妖女已除,灵界众人终于回归到平静祥和的生活,欢庆盛典,整整延续了一个月。

    然而,令所有人始料不及的是,没过多久,灵界亦卷入战争之中,生灵涂炭,哀嚎遍野。战乱之后的许多年,整个灵界,仿佛重归混沌一般。

    ……

    历史的洪流不会因为一个人而停止,也不会仅仅为了一个人而改变。灵界的起起落落,乃至七界的起起落落,不会因为一场战争而停止,亦不会只是因为一场战争而结束。

    若干年后,山中密林,

    夜深,整个山林安静祥和,月光微微洒落,一阵阵踹息声忽强忽弱,自远处传来,一少女此刻正朝着山下村庄一路小跑,神色慌乱,眼看着离村庄越来越近,少女的心情也愈发的急切起来,不由得加快步伐。

    突然,“嘭”的一声,少女仿佛硬生生的撞到墙壁一般,被狠狠的弹了回去,摔倒在地,疼痛难当,躺在地上痛苦的*着。

    过去许久,待这痛楚感稍稍散去,少女才挣扎着站起身来,只想是天太黑了,方才不小心撞到什么东西上了。

    这次她伸出双手,小心翼翼的一边摸索一边缓缓往前走去,走没几步,双手明显的感觉到了一堵墙挡了去路,可是,她一遍又一遍的死命的揉着眼睛,眼前仍是一马平川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呆愣片刻,少女用尽全力推着那堵看不见的墙,它却是纹丝不动。

    退后两步,少女愣神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村庄,难以置信,情急之下,她抓起地上的石头,木头,花花草草,总之一切可以拿起的东西,拼命的向前扔去,奇怪的是,她扔出的东西均顺利的向前飞去,未受到任何阻挡一般。

    似是看到希望,少女再次站起身来,深吸一口,大叫一声,然后用尽全力力气向前冲去。

    “嘭…”毫无意外,再一次,她被狠狠的弹了回来,摔倒在地。

    周遭除了死一般的寂静,别无其他,这下如何是好,无法出去,也无法找人帮忙,丫丫已经受伤这么久了,再不能想到办法,那她的丫丫岂不是….

    少女绝望之际,忽然,一点星光自远处传来,立于少女眼前,随后慢慢涣散开来,光线变得愈发的透明柔和,待光线散去,一女子出现在少女身前。

    “小莜,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狼狈?”秋夕望着眼前满身伤痕的夜玄莜诧异不已。

    “秋夕姐姐,丫丫被夹子夹住了,快死了,你快去救救它.”夜玄莜见来人竟是秋夕,不由得心下大喜。

    “丫丫?夹子?”秋夕不由得皱起眉头来。

    “具体的一会再说,你快跟我来”

    来不及解释清楚,夜玄莜拉起秋夕飞快的向丫丫跑去,却是奇怪,明明这会比方才更是天黑得彻底,自己一路跑来却一次不曾摔倒,细想之下,只当是秋夕姐姐在助她罢。

    待来到丫丫面前,秋夕才算是明白事情的大概,来不及多问,她从腰间取下一锦囊,倒出一些白色粉末,在丫丫身边四散开来,浮于空中而不坠。

    随后秋夕拔出小刀,划破自己的手指,一滴鲜血随即飘出,亦是有灵性般浮于空中,接着,拔剑出鞘,剑尖碰到血滴的那一刻开始舞动。

    慢慢的,漂浮在丫丫身边的白色粉末变成了红色、紫色,最终变成了黑色,随着一声轻响,巨大的夹子四散开来,而丫丫受伤的脚也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迅速愈合着。

    “好了,它已无大碍,只是这腿脚,可能无法做到以前那般灵活了。”剑舞结束之后,秋夕收起配剑,略显疼惜的望着夜玄莜。

    “没事,没事,只要能活下来就是万幸了,谢谢你,秋夕姐姐”,夜玄莜激动的抱起丫丫,语调里住不住的激动。

    两人回去的路上,秋夕似是突然想起什么。

    “小莜,刚才是你在闯结界吗?”方才她着实吓得不轻,以为有人硬闯结界,故而飞速赶来。

    “结界?姐姐,什么是结界呀?”夜玄莜怀中抱着丫丫,心情甚好,双手时不时的抚摸着它的毛发。

    “结界就是……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不是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你无论发生何事,不可下山的吗?”秋夕回过头来,神情严肃。

    “秋夕姐姐,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可是当时丫丫都快死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我……”

    夜玄莜急声道,虽然知道姐姐一向温和善良,对自己更是疼爱有加,即便自己调皮闯祸,也是从来不曾责罚自己,但仍不免心中愧疚。

    “罢了,幸而这次也并没有出什么大的问题。”

    听着秋夕温柔亦充满溺爱的语气,夜玄莜一下扑进秋夕的怀抱。

    “我最喜欢秋夕姐姐啦!”

    正在思考其他的秋夕,听到不由身体一僵,伸手缓缓抚摸着夜玄莜的长发。

    “姐姐也喜欢小莜,所以小莜一定要听话,姐姐不想小莜受到任何伤害。”

    “嗯,姐姐放心,小莜一定乖乖的,不让姐姐担心。”

    秋夕看着怀中这个一手由她带大的孩子,不由一阵担忧,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人离去之后,这结界的力量一日日衰减,那捕兽夹……,山下凡人竟已能穿过结界,可见如今,结界的力量也只能维持于保小莜不出,无力阻挡他人的闯入了,也许终有一日……

    “小莜,今年冬至日,秋夕姐姐便不来探望你了。”

    “为什么啊?”夜玄莜不满的问道,一张小脸都快皱成一团了。

    “姐姐一年只能来探望小莜一次,今日既已来了,冬至日便来不得了,不然姐姐要被处罚的,说不定以后都不能来看小莜了。”看着抱着自己胳膊撒娇的夜玄莜,秋夕颇有些无奈。

    夜玄莜略带不甘的应了一声,虽是不舍,但夜玄莜却是更加不想秋夕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受到处罚,也便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现实了。

    秋夕则是一直盯着夜玄莜,思索着将有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无法来“探望”夜玄莜,而此时结界日益衰弱,万一……,如此想去,秋夕不禁心头一惊。

    “小莜,如果姐姐同意你下山,你想去看看山下的世界么?”

    “姐姐你刚告诉我不能下山那会是有些好奇,不过,现在其实也并没有那么想去啦!”夜玄莜也乐得在山中自在生活,虽然偶觉孤单,但也从不觉乏味。

    “一直以来你都是一个人住在这里,会觉得孤单寂寞么?”秋夕略带不解的看着夜玄莜。

    “不会啊,姐姐你不是每年都会来陪我嘛,还有丫丫一直在。”

    “也许有朝一日,当你去到山下,怕是不会如此想了。”

    “秋夕姐姐?”夜玄莜疑惑的看着秋夕,不知是否她的错觉,她总觉得今日的秋夕与平常不太一样。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之处,秋夕掩去复杂的心绪,走到夜玄莜身边,轻轻将她搂在怀中,低声问道。

    “小莜,万一,我是说万一姐姐哪天做错事了,很错很错的事,小莜会愿意原谅姐姐么?”

    “秋夕姐姐,小莜现在长大了,倘若秋夕姐姐犯错了,这次轮到小莜保护姐姐了。”

    秋夕略带惊讶的看着夜玄莜,也只是片刻,随即摇摇脑袋,对着夜玄莜笑道。

    “罢了,姐姐许久不曾见你,方才多啰嗦了几句,你不必放在心上。”

    夜玄莜在秋夕背上静静躺着,她很是喜欢秋夕姐姐的怀抱,很温暖,很安全,许久之后,不由得迷糊欲睡起来。

    “困了么?”秋夕轻声问道。

    “嗯。”今日折腾了一整日,神经紧绷,疲惫不堪,这会放松下来,夜玄莜顿时感觉倦意涌来,迷糊回应了秋夕一句,便沉沉睡去了。

    待到回到住所,秋夕看着眼前安然入睡的夜玄莜,不禁一阵迷惘,那人失踪之前给自己的最后一个命令,一年照看她一次,确保她不会离开这结界,倘若结界不保,便…解开封印。

    秋夕低头看着手中的玉佩,心下烦躁不已,旁人已能轻易闯入这结界之中,可见,结界不久之后定然崩塌。

    只是,这封印一旦解开,那便是谁也控制不住,亦是停不下来,如若不解,哎,自己又如何能违背他的命令。

    纠结许久,终是没有头绪,夜已深,秋夕看着身边熟睡的夜玄莜,时不时的傻笑,时不时的嘟嘴,该是做着开心的梦吧,深深的叹了口气。

    罢了,这世上又哪有那么多万全之策,现如今她也只能尽力而为,听天命了吧。

    想罢,秋夕小心的取出符咒,将它置于玉佩之上,悠悠念道。

    “朗朗魂玉,得我明令,山雨欲来,乾坤封灵!”

    只见符咒慢慢融化般消散开来,一点一滴的融入玉佩之中。

    术毕,秋夕将它挂在夜玄莜的脖间,轻轻帮夜玄莜盖好被子,便起身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