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灌木也有童年

    更新时间:2017-06-29 13:11:09本章字数:1502字

    灌木也有童年

    红木的意义是什么?没有过多的去思考,在她的领会里,红木只是比其它更具生命和色泽的树。“表皮只是外在的颜色,她更喜欢探索它内在细腻的红色盘纹,红的是心,是寄予生活更多的想像与完美。”

    她出生在70后的岁末,对于新世纪的孩子们来说,她也许就是古董或历史。她可能并不这么觉得,心态很好,很多时候都会很平和的笑一笑,在回忆里搜索拼凑曾经的过往。

    人也许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长大的,她能记事大概四岁左右开始。家在农村,爸妈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爸爸个头不高;稍有偏瘦,妈妈却高大魁梧;在刚刚分单干的那个年代,就生的一副挑担做农活的好身板。

    她就在这个家庭出生了。还有一个大二三岁的哥哥。听妈妈讲:“以前别人介绍和爸爸认识时,也有介绍其它人,别的条件或许会更好一些。

    她很难抉择,有次晚上做了个梦,梦到靠爸爸这一方的天逐渐放亮,她认定:“光明就是希望!”就没在犹豫,没嫌爸爸贫穷或矮小,向着梦里的方向,选择了爸爸做终身伴侣。”

    但命运弄人,在婚后不久,爸爸的腿上开始发炎,而且越来越严重,经检查确诊就是骨髓炎!!!

    也许那时候医院条件太差,爸爸在家是长子,还有五个弟妹,家里的生活仅靠奶奶挣工分拉扯,爷爷是在爸爸十六岁那年就出世了。家里没有更多的钱可以帮爸爸治疗,腿上逐渐化脓,慢慢就卧床了。

    那个时候妈妈也已经怀孕几个月了,仍有很多好心人都劝妈妈打掉孩子离开爸爸,说爸爸的腿以后肯定就瘸了,下半生都要在躺在床上度过,没有条件治疗还能活多久谁都不知道。

    当时妈妈也很动摇想要离开。也许是还未曾出生的孩子;也许是她和爸爸的情怀,也许是道德与责任;她决定留在这个家。

    后来听妈妈说当时就是想:“女人就是个菜籽命,撒到哪都是一辈子,滚的好就能长的茂盛,滚不好就难开花结果,这都是命!”

    她只希望爸爸能活下来,那怕能在家看个门就行。那时的爸爸非常恨自己不能给妈妈幸福,不能像其它男人那样经营这个家。

    要想改变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治好自己的腿。爸妈找了一个稍好点的医院做了检查,医生建议马上手术,锯掉一条腿;不然骨髓炎扩散会影响全身,更会有生命危险。爸妈都已经绝望了,就是锯腿也还愁手术费呢?

    一个祖公公知道这个事,坚决说腿不能锯,腿锯了就残了什么也没有,就是讨饭也得要能走路才行。父亲每次讲到这里,眼圈也都不由的红一次,她能理解父母的当时绝望。总会问后来呢?父亲说后来想想也是,在农村没腿还能做什么,除了锯腿其它的方法都想尝试一下,其实爸妈心里都清楚,“骨髓炎很难冶,”也都只是想尽下心。

    因为没钱抓药,祖上有懂医术的,就让用土方治疗。“在山里取的《羊屎和蜈蚣做药引》,把蜈蚣和羊屎都放在火炉里烤焦,蜈蚣碾成粉末直接吞服。然后用烧红的铁片深入骨髓溃烂的地方搅拌,肉都烧得起烟,直到把乱肉去掉,然后把羊屎填满。”妈妈看不下去,说别治了,因为他们看到很多这样的病例,在医院住着都不治身忘。爸爸说这是在挽救生命,只有这样也许还有机会活着。

    也许是妈妈的伟大激发了爸爸的勇气,也许是爸爸的内疚和责任让他顽强的和病魔做斗争。爸爸“内疚”的不是病,而是他骗过妈妈一次,在没有结婚之前,妈妈有听说爸爸的腿不太好确;爸爸说没事,要不抽时间到医院检查下。在爸妈去检查的前一天,爸爸前去跟医生打了招呼,说明天对象要来,让医生把病情简化一些,说只要问题不大,就可以成一个家了。当时腿确实也不太严重,在加上提前有嘱托,医生给出了很好的结果。

    也许就是这样的爱的谎言。差点就悔了妈妈的一生。庆幸的是爸爸的腿逐渐好转,伤口处慢慢渗出红的血,慢慢生出新的肉,慢慢有了知觉可以走动了了。疼却喜悦着,很多年很多人都说这是个奇迹,爱的奇迹!爸妈最终赢了生活,赢了病魔,赢了家庭,赢得了哥哥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