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决战

    更新时间:2017-06-30 14:20:06本章字数:3474字

    黑色袭卷了整片幽深的脊岭冰丘,几道闪电在远处的天空划开道道痕迹,闪电下暗黑色的迷雾笼罩着大地,高出迷雾的山脊染上了幽灵的白血,散布着渗魂寒气,血迹斑斑,满地堆积着尸骨,寒风掠过,毛骨悚然,像是要吞噬这片早已无可吞噬的大陆。

    突然,某处传来一声撕裂心肺的悲惨的咆哮声,空气顿时弥漫着凶气,随即模糊的天际略过一道身影,速度之快,闪电下,只见他头带抖笠,身披斗篷,一身黑色与黑夜融为一体,转眼就消失在刚才那声咆哮的方向。

    这里像是一处已经废置千年的古老宫殿,宫殿早失去了原有的面貌,唯独三根巨大的石柱依然屹立不倒,直耸入云,它们三角成形正好围城一个三角形局域,也许它们见证过宫殿曾经无比的辉煌。那一道身影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这里,从这里被造成的破坏以及血腥味能判断出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他心急如焚又必须小心翼翼,借着闪电的瞬间,他看到了满地幽灵和异兽的尸体,截断肢体流淌着的斑斑血水,白色的蓝色的血迹涂满了断裂的岩石。见他从背上拔出一物,在刹那闪烁的光芒下看清了他斗笠下的脸,完全就是人的脸庞,冷峻的双眼注视着周围可能发生的一切,手里的悬剑随时会砍下一头异兽的首级。

    这是一片介于人界与灵界的大陆,至于它的存在无人知晓,可以说这里是人类和异灵类的最后栖息之所,也是重生之地,这里本来是无战争,无抢夺的和平世界,十七年前因为某件事情的发生改变了这片大陆,血腥将一直延续到人界和灵界,同时将带来灭世灾难。

    “卡斯,快离开这里,卡斯”一个虚弱伴随着急促呼吸的声音从某处传来,

    “卡斯,快•••快离开这里”声音断断续续,似乎已经有谁知道了这位身穿斗篷之客的到来,

    “曼盾,曼盾,你在哪里”斗笠客人听到声音便大声呼唤起来,他手握宝剑并快速往声音传来的方位移动。这时在石柱上方的天空突然出现了蓝光的光芒,并照蓝了石柱围成的三角区域,黑云已经散去,可以清楚地看到这里发生的一切,早已经堆积如山的幽灵和异兽尸骨,这里无疑就是亡灵之地,而且刚刚又添加了新成员,满目凌乱的尸体,叫人惨不忍睹。

    声音是从一块断裂掉的岩石下面传来的,黑色身影赶到了这里,只见一头灵兽被压在了碎岩石下,仅仅看它还露在外头的上半身就能判断,这是一头白麟灵兽,灵兽中的王族,狮子的头颅,头长着白色麟角,白色的身躯,附有鳞片的脖子上还不断流淌着鲜血,白色的长须和脖子上的绒毛已被鲜血染成了蓝色。

    “曼盾,你没事吧,曼顿,坚持住,我这就把你救出来” 卡斯着急地说道,同时双手举起悬剑,

    “不,卡斯,你赶紧离开这里,现在的你还不是它的对手,求•••求求你了,赶快离开这里”曼盾近乎哀求地喊道。

    “别说了曼盾,我怎么会不顾你的安慰自己离去,你是我唯一的伙伴,我现在就把你救出来”说着卡斯握紧手中的悬剑,重力一挥,压在曼盾身上的岩石便被砍开两半,这时白磷灵兽曼盾的面貌才完全看清楚,狮子般的身躯,一身白色的鳞片,还有一双能让他在空中飞翔的羽翼。曼盾用尽全身的力气也站不起来,就更别说重返天空了。

    “卡斯,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出现的,真是没落的一族,居然为了一只已经没用利用价值的宠物甘愿冒险,今天就让我把你们葬送在这亡灵之地吧”伴随着一阵狂笑,又一个身影出现在卡斯和曼盾身后的岩石上,高高在上。他就是卡斯和曼盾一直在苦苦追寻并试图杀死的敌人-灵兽•普鲁仆,虽然是人型,但是原来兽型的某些特征是不可能磨灭的,鹰嘴加上两颊上的灰色鬓毛,这样的特征是灵兽中的肆狼兽,是灵兽中非常凶残的一族。

    “三年了,这个伟大的时刻终于要来临了,我追随的诺尔王,马上就可以统治新世界了,哈哈哈哈哈”肆狼兽-普鲁仆说完对天咆哮,露出了他原来野兽凶残的本性。

    “卡斯,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应该是……”曼盾挣扎着想从血泊中站起来却显得无能无力,只见他嘴里不断地呕吐着蓝血。原来就在出发前曼顿在卡斯的酒里放进某种草药,此草药并无毒性,却能让卡斯睡上一天一夜,可不知道为什么卡斯却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但是现在不时追问这些的时候,因为曼顿知道卡斯已经身陷意想不到的陷阱之中。

    “卡……斯,你……快走啊”曼盾说话已经上气不接下气,涨蓝的双眼,视线变得模糊迷离。

    “曼盾,你不要再动了,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的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吧”卡斯愤怒地说着,“今天我一定要为我们的家人报仇”卡斯紧紧握住手里的悬剑,此时他的眼睛充满了蓝色的血丝,凶狠的眼神似刀尖刺向了不可一世的普鲁仆,如此凶悍狂暴的眼神,是多年相依为命的曼盾也未尝见到过的,像是一只被激怒的野兽。

    忽然,见卡斯身体往前一跃,他的身影闪电般的往普鲁仆方向奔去,普鲁仆从背上取下他的三角尾叉几乎是同一时间向卡斯俯冲下来,速度之快肉眼根本无法捕捉,一刹那,两兵相杀,只能以兵器相撞时发出的声音和火花来判断他们的位置所在,剑锋的寒气刺向岩石,瞬间岩石四分五裂,叉尖击到地上,地面被击破砂石飞溅。边上急切但又已无能为力的曼盾只能着急地注视着激战中的卡斯,此时他本应该与卡斯并肩作战的。

    就在卡斯赶到之前,曼盾带领着由幽灵组成的武士军队在这里与异兽进行了一场残忍的大厮杀(幽灵和幽灵变化而成的异兽之间的相互残杀),这本该是由卡斯领导的最后决战,激战下幽灵和异兽的尸体堆积在一起成了山,白血和蓝血混在了一起成了河,双方伤亡惨重,场面惨不忍睹,在曼盾的凶猛攻击下,胜利在望之际,肆狼兽•普鲁仆终于出现了,也许他等待的就是这个时机,它趁曼盾不备之时,锋利的狼牙撕开曼盾脖子上的鳞片,深深扎进了曼盾的喉咙,一声惨叫响彻整片大陆,它猛地一甩,只见曼盾重重地撞在了岩石上,随即曼盾被埋在了撞碎的岩石下昏迷不醒。最后剩下的幽灵不是死在普鲁仆的爪牙下,就是四散逃命去了。

    “卡斯”曼盾大喊一声,这时一道身影从曼盾眼前掠过,紧接着是身后岩石被撞碎的一声巨响,是卡斯被撞击在了岩石上,只见他嘴吐紫血,被刺穿的手臂蓝血不断往外流淌,他扑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宝剑掉落在身侧,斗笠也散落在一旁,这时才看到卡斯头上长着一对尖尖的长耳,应该说,他的长耳就长在头上,这也许就是他身份的象征。

    “哈哈哈,就凭你也想打赢我简直是痴心妄想,没有那只宠物就连速度也跟不上我,还想杀我,哈哈哈”站落在岩石上的普鲁顿冷笑着说,“这三年来,忘了你们一次次挑战我的下场了吗,还说什么报仇,简直是痴人说梦话,看这场面让我想起了三年前那场血腥大屠杀,追后你的母亲苦苦哀求我放你一条生路的时候我差点就被感动了,真是感人肺腑啊,如此高贵美丽的美人儿就这样死在我的脚下太可惜了,哈哈哈”普鲁普的笑声让人寒颤。

    曼盾撕蓝了眼,它挣扎着从血泊中站了起来,对着普鲁仆愤怒咆哮着,咆哮着,见他张开血迹斑斑的双翅,顿时闪电般的向普鲁仆扑去,锋利尖锐的牙齿似乎马上就要撕碎普鲁仆的喉咙,从此再也笑不出声来,可结果并没有撕碎普鲁仆的喉咙,就在那一瞬间,曼盾被踢飞了回来,撞击在岩石上,身体穿过了岩石,飞出巨大石柱之外,他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只见一只庞然大物出现在已经勉强回复神志的卡斯面前,普鲁仆的真面目,肆狼兽兽型,体型足足有曼盾的两倍大,鹰的头颅,狼的身躯,力量也远远在早已遍体鳞伤鳞伤的曼盾之上,一脚便就把曼盾踢出几里开外,他再次对天咆哮着,似乎在宣誓着他的强大。

    卡斯重新爬了起来,紧紧握住他的悬剑,血从手臂一直流到剑柄最后流过剑尖。忽然整把剑闪射着蓝色的光芒。他抬起头,蓝色的双眼死死地注视着那头巨兽。此时早已变得异同寻常的天空也开始变蓝,光也是蓝色的,一个巨大的磁场在改变着这个区域,只是此时的卡斯已经注意不到这些变化。

    一瞬间,卡斯消失在巨兽的眼前,忽然又出现在离巨兽不到一丈的地方,速度之快根本看不到他是怎么移动,像是瞬间的转移,他手起刀落,狂妄的普鲁仆还没来得及反应,剑锋所到之处留下一道蓝光,一条兽臂已经被砍了下来,蓝血四溅,这是普鲁仆万万没有想到的,失去平衡的巨兽跪倒在地上,嘴里撕碎的叫喊着,声音撕心裂肺。这时蓝了眼的卡斯已经失去了理智,他已经发起最后一击,剑锋正刺向眼前这头巨兽的心脏。

    这时巨大石柱上方的空间突然形成了一个巨型漩涡,高速的旋转使整个空间失去了重力,碎石和尸骸开始离开地面,很快就被漩涡吸了进去。卡斯的剑锋对准了巨兽的心脏刺了过去,刺过去的瞬间由于漩涡的原因使巨兽的身体失去平衡,蓝剑没有刺到心脏却穿透了巨兽的身体,同时漩涡旋转到了极限,随著又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漩涡消失了,悬剑掉落插进了没来得及被吸走的岩石里,蓝光消失了,巨兽消失了,卡斯也消失了,世界恢复到原样,黑云重新席卷这一区域,狂风闪电,笼罩着这片大陆,依旧觉得恐怖气氛。寒风中,只有失去意识的曼盾躺在碎岩石上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