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好一个娘炮

    更新时间:2017-07-01 00:10:56本章字数:3116字

    “妈,妈,你开开门啊……”

    辛淼淼双手扒着家门,低低求着,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被主人又撵又打的可怜猫咪,左邻右舍都探出头来看着她摇头叹气,她也不知道他们在同情自己还是同情自己的老妈。

    甭管他们同情谁,现在能让她进家门才是大事,她挤出甜甜的笑脸想让这些平素熟悉的邻居们帮忙劝劝她老妈。

    “糟糕,我饭烧焦了。”

    “哎呀,我水壶的水都烧开了。”

    “艾玛,我孙子哭了。”

    ……

    不等辛淼淼开口,门“砰,砰”地全关严实了。

    求别人不如求亲妈去。

    辛淼淼转身就去扒自家的门缝,这会子,也不顾什么脸了,哭天抢地地就是一顿哀嚎。

    “妈,妈!我的亲亲妈妈,我可是你亲生闺女啊,我的亲妈妈……”

    “你就是叫天王老妈也没用,今天你不去向陈一堂先生道歉再陪他吃完饭,你就别想进这个家门!”老妈的河东狮吼从门内传了出来,震的辛淼淼的小心肝儿颤了好几个颤。

    她撇撇嘴,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半个小时前,她化的跟妖怪似的吓跑那第三十八次的相亲对象。奔三的女孩怎么了,不想嫁人怎么了,女人就必须得嫁人吗?

    但是辛淼淼却越想越低下了脑袋,她这么想没用啊,她老妈一放假就给她安排相亲,用她老妈自己的话说,她此刻是火急火燎地想把辛淼淼这盆水泼出去啊。

    辛淼淼抹了一把脸,一脸英勇就义的模样,得,看来老妈这回真的是生气了,为了能回家抱着心爱的电脑睡那温暖的被窝……豁出去了。她利落地从随身包里掏出化妆盒,以最快速度补了一个小清新的妆容,下楼,牵出她的艾玛小电驴,重返“案发”现场——花房餐厅。

    她要了一杯白开水,一边上着QQ跟老妈报告进度,一边等那个陈一堂。这一等便是半个小时,当她看到那个穿着粉白格子西装打着白色领带的陈一堂出现在面前的时候,还是克制不住地想翻白眼。

    她侧头,背着陈一堂翻了一下眼,以解心里如潮水般涌起的想恶整他的念头。

    “陈先生,刚才真是不好意思,还希望你大人大量不要跟我计较,我就是想脑子短路了那一小会,嘿嘿,平时我不是那样的。”辛淼淼起身,迫使自己堆了一脸讨好的笑容,眯起眼睛态度特别真诚地道歉道。

    没办法,只有眯起眼睛才能尽量缩小看清他的可能,不知道为嘛,辛淼淼对粉色特别反感,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全身粉色的男子。如果可以,她很想把什么东西从他那梳整整齐齐的头顶倒下去,肯定又好玩又好看。

    陈一堂半天没等到辛淼淼的下一步举动,不悦地从鼻子里发出个“嗯”字,拿出白色手绢铺在座位上,这才优雅地坐了下来。

    辛淼淼忽然觉得屁股下像长了针似得,因为她想起来刚才这个位置是陈一堂坐的,而他现在坐的位置是她刚才坐的……丫丫的,真是恶心死她了。

    为了给老妈一个交代,老娘就先忍了你,辛淼淼深呼吸了口气,忍住想拔脚走人的冲动。

    “陈先生,为了表达我诚恳的歉意,今天这顿饭我请。”辛淼淼笑眯眯地说道,她把包放在座位上,很自然地挪到里面一个位置上坐下,这样就距离粉红色先生远了些。

    “你请?嘻嘻。”陈一堂翻着菜单,心情大好地道,“这样怎么好意思,那我就不客气咯。”

    辛淼淼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我的亲亲老妈啊,你什么眼光,什么家世清白事业有成,我看明明是娘炮一个。

    “这个季节的鲍鱼最嫩,又养颜美容,我就点一份吧,还有排骨炖杏鲍菇,米饭就不要了,对了,饭后水果给我来红心火龙果拼盘,嗯……先点这些。”陈一堂把菜单递给服务员。

    借着服务员挡住陈一堂视线的那一会,辛淼淼对着陈一堂做了个鄙视的手势,嘴里无声地咒骂着,死娘炮说不好意思还点那么贵的菜。

    “请问……”

    “给我来两份米饭,还有一盘梅菜扣肉。”辛淼淼甜笑看着转身来问她的服务员道,她这个变脸比翻书快的表演技能都是被她的亲妈训练出来的,真怀疑那是不是她亲妈。

    她瞥一眼陈一堂,又瞥一眼,得等这货笑的时候抓拍一下上传到扣扣上让老妈过过目,好报销这顿饭钱。

    陈一堂左手手背托着下巴,右手扶着左手的手臂,一边看她一边摇头叹气。

    “陈先生,我……脸上有东西?”辛淼淼动了动脸颊,转了下眼珠子,自己觉得这个样子定然是可爱的很,为了进家门,还得牺牲美色勾搭这个娘炮,她容易吗她。

    “你的妆化的不好,因为我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你黑眼圈很重,”陈一堂俯身,右手兰花指轻轻戳了一下辛淼淼的脸,“还有你的脸都是肉,以后你得减肥了。”

    减肥?减你的大头鬼,还以为老娘真的想嫁给你?呀呸!

    辛淼淼很想破口大骂,但是爪机上老妈发过来的信息瞬间就秒杀了她所有的怒气。

    “女儿,你和陈一堂先生合照一张传过来。”

    和这一坨粉红色合照?

    辛淼淼是万分不愿意,但是看到老妈随后发过来的坏笑,她妥协了。现在是晚上能在自己的小被窝里面睡觉最重要!

    辛淼淼放在桌子下的手偷偷学了一下陈一堂的兰花指,又鄙视了了他一下后拿出手机,诞着小脸挪到陈一堂身边,道:“我刚才在微信上和朋友们说陈先生是研究生,她们都不相信勒,让我和你合照一张,把先生的英姿发到微信上小小炫耀一下,呵呵呵。”

    陈一堂很配合地往里面坐去,辛淼淼看着他挪开屁股后的那一方白手帕咽了咽口水,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只恨不得狠狠削自己几下,这时服务员刚好来上菜。

    辛淼淼大眼转了几转,旁边有一盘绿色盆景。

    “陈先生,我们到那里去照,出来的效果会更好看。”话说完,她已经站到盆景边上了。

    这回陈一堂倒是很配合。

    辛淼淼看着照片上那个站在她身侧翘着兰花指的粉红色男人的笑脸,浑身汗毛都倒立了起来。她眼睛一闭,狠狠心,手指一动,给老妈发了出去。

    “淼淼,我们订婚后你把工作辞了。幼师说好听点就是老师,说难听一点就是个给别人带孩子的廉价保姆。”陈一堂一边说一边坐回座位上,似乎因为方才辛淼淼的示好,他的心情也好了很多,行为也放松了下来。

    辛淼淼生平最恨的就是那些说幼师是保姆的人,但她忍!今天怎么也得先让老妈满意了在言其他,她岔开话题:“陈先生吃饱了?”

    “幼师就是保姆,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陈一堂却完全不买账,他尖尖的下巴骄傲地一扬,不屑地道,“反正订婚后你就得给我辞职咯,就你拿点工资还不够我买护肤品的钱。”

    辛淼淼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跟陈一堂这种男人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且不说他是个娘炮,就算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她也不会想要跟这样自以为是的人在一起,更别说结婚了。

    老妈那边很满意她的表现,发过来一句:“女儿和陈先生玩的开心点,别惦记回家,今晚不回家也没事。”

    好!可以回家了。

    辛淼淼“啪”地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放,身子往椅背上靠去,浑身每一个毛孔都放松了。

    “还有啊,淼淼,你以后最好是不要吃肉了。我喜欢苗条的女孩子,你现在的身材刚刚好,今天是最后一次吃哦,以后就不要吃了。”陈一堂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你的脸是太胖了些,不过没关系,以后你多吃青菜少吃肉自然就会瘦下来的。”

    丫丫的,老娘跟你又没有熟到这程度,辛淼淼虽然很不爽,但还是心情很好地道:“让我不吃肥肉是不可能的。”

    现在她不用讨好他了。

    “怎么不可能?”陈一堂没有发现辛淼淼态度的转变,他正努力想把碟子里最后一块菇往嘴巴里送,但是那菇似乎是故意为难他似得,怎么也不肯上他的筷子,他便用筷头一下一下地把那菇片往碟子边缘扒拉,然后低头,伸长舌头,筷头一动,那可怜的菇片终于进了他的嘴里。

    陈一堂很满足地打了个饱嗝,响亮的让辛淼淼直恶心。

    “淼淼,天色还早,你请我看电影吧。”

    辛淼淼狠狠地抽了抽嘴角,这货真是男的?她一向是个直接的人,这么想的自然也这么表示了。没有了老妈压在头上,辛淼淼可就不打算和陈一堂虚与委蛇了。

    二楼包间里,一个男子缓缓把精致的茶杯送到嘴边,一双含笑的双眼透过落地玻璃窗看向他们。

    辛淼淼正把双脚平平放在座位上,懒懒地靠着,耳朵里塞上了白色耳塞,她在等陈一堂把他面前的火龙果吃完。

    “我说淼淼啊,你一个女孩子这么坐……实在是有失体面,”陈一堂嘴里塞满了火龙果,他张开嘴巴说话的时候,那紫红色的汁水让他看起来特别的狰狞。

    辛淼淼冷笑,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