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难道他是王

    更新时间:2017-07-15 21:52:40本章字数:1524字

    关于福来有可能是犰狳王的消息,还是因为秦山所处家族,才能知道内部消息。而南城里沸沸扬扬的讹传着皇室公主被人族拐跑啦,侍卫将皇妃放走啦,他族公主到余峨山朝拜,路上被刺啦,等等消息解释着司督护为什么大张旗鼓的搜查。

    余峨山的人们,没有过多的关注这些皇室的丑闻,他们有他们的日子要过,自然就不会等着邵离两个陌生人了。可司督护在城里掘地三尺也没找到人的时候,只好把搜索范围扩大。

    邵离要想解决困局,找到他的师傅,也不能只在市井里游荡,他们决定潜伏进皇城,最好的方法就是应征进侍卫队。只是福来就不能再有出来透气的机会了。

    无奈之下,两人一兽还是决定回山顶木屋去商量商量再说。他们刚一进东城树林,就感觉到了异常,平常这个时候,前面村庄里已经炊烟袅袅,如今冷灶凉囱。事出反常必有妖,邵离立刻进入了戒备状态。

    他们绕过大路,从林中小道悄悄摸进了小村庄,看到十几户人家都被赶到了村中古树下,几十个侍卫将他们包围在中间。有两个年轻猎户瞪着眼睛看着他们,侍卫恶狠狠的一顿拳打脚踢,把两个年轻猎户打的跪在地上,用长枪压着他们的后背,厉声问道:“说,村后瀑布上的木屋是不是你们进去了?”

    “没有,我们没有任何人能走过那架木桥。我们没人进去过!不是我们!放开我!”

    “不是你们,那是谁?留你们在此,就是让你们守护木屋,不被外人损坏,可现在你们去看看,那里已经有人进去过了。你告诉我,谁进去了?”司督护慢悠悠走到年轻猎户面前,一脚踩在他的后背上,听着温言细语的声音,却让人忍不住打哆嗦,让人脊背生凉,感觉阴森森的。

    “我们不知道,不知道。哪里谁也过不去,我们根本……”被压弯脊柱的年轻猎户抬头,看见了掩藏在灌木中的邵离和奉一。“啊,是他们!他们不是我们的人。”年轻猎户伸出手指向灌木,司督护一惊,已经近在咫尺了吗?他怎么什么也没有感觉到,难道是高手?

    等侍卫一拥而上,灌木丛里哪还有人?“你敢骗我?你不要命啦!”司督护一把掐住年轻猎户的脖子。猎户张着嘴,发不出声音,头努力的后仰,看见古树枝桠上坐着两人,“呜,呜,呜”伸手向树上指去。

    司督护豁然转头,看到一闪而逝的身影,“追!”侍卫们丢下一众老小,奔着邵离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等到他们追到水塘,跳上木桥的时候,莹莹的红光将这些侍卫弹了回去。只有司督护能够走上木桥,但是却倍感重力加大,越往前走,越迈不开步伐。只好又退了回来。

    “你们是谁?身上可有一只粉红犰狳?你们能进祖宅,就不是外人。你们不用害怕。”司督护无奈只好运起玄气向对面喊话。

    “祖宅?你骗谁啊,我们来的时候,你知道这里什么样吗?祖宅?我们是小孩子吗?”邵离嘟嘟囔囔的回答了一句,还是让司督护听见了。

    “荒芜一片,杳无人迹。就是因为祖宅有一层限制,我们血脉低的都进不去,祖宅才会荒废。”司督护解释了一句,说完又觉得没必要解释,自己暗暗生气。

    “血脉低?我们根本不是你们这的人,难道我的血脉比你高?进不来不要给自己找借口,行不?大叔!”

    “这正是我们疑惑的地方。请你们出来,配合一下我们,咱们一起找到原因。”司督护见邵离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便好言哄骗。

    “不用,你说我听,能解答的自然告诉你。”邵离也想知道更多一手信息。

    “粉红犰狳可在?只有她在,咱们才能好商量。”

    “你威胁我?我就不怕威胁,爱说不说。走,回屋。”邵离也是倔强性子,迈腿就进了屋。关门之后,迅速反身趴在门缝上仔细瞧。

    司督护招过一个侍卫,耳语一番,侍卫就急急忙忙的走了。“你们应该就是我要找的人,粉红犰狳也在你们身上。恐怕他到现在也无法化形吧?”威胁不行,就利诱,司督护就不信,十三四的孩子还能比他老奸巨猾?

    福来听着,想着,越加感受到木屋里精纯的血脉之气日益旺盛。难道他真的是王?这可真是不可思议,想他在青石空间里逍遥自在,那才真是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