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椰子馅追来

    更新时间:2017-07-18 13:17:26本章字数:1632字

    木屋外,小桥对岸,司督护已经派兵坚守了一夜,断断续续的喊话声也持续了一夜,邵离不理不睬,激怒了负责看守的侍卫队长。

    现在,一队皇家侍卫向着小桥走来,每人手里都压着一个人,这些人有老有少,就是木屋前居住在古树下的那一村人。

    “木屋里的人听着,我没有耐心再跟你们饶舌,古树村的人都是粉红犰狳一脉的人,都是当年被剥夺了血脉的一堆蠢货,如今就剩这点人儿了,如果你们再不带着粉红犰狳出来,我每隔一刻钟,就杀一人。”说着拿出了一个沙漏放在旁边,一脸阴笑的坐在旁边。

    这里是祖屋,是他们犰狳一脉的祖屋,但他这个侍卫队长,却进不去。这只能再一次说明,他还不配,还得不到祖屋的认可。他愤怒,这么几百年了,余峨山在他们的治理下,蒸蒸日上,但是就没有一个晚辈能走过木桥的,要不然这近一百年,这祖屋周围为什么再无人迹。实在是可恨,可是站在这里,他也害怕,在祖屋恣意妄为,会不会以后永远进不去了?侍卫队长把一腔怒火都记在了邵离他们身上。

    “离少爷,怎么办?万一他们说的是真的,福来可是会伤心的。”奉一也不知怎么办好了,一脸彷徨的看着邵离,期待他拿出主意。

    “看他们的架势,应该说得八九不离十。福来恐怕真的是这里的王者后裔,我们也是借着福来的血脉才能进入这里的,如今我们前途未卜,自身难保,如果救下这些人,后果难以想象。如果不救,将来可能会后悔。重要的是,他们是否已经确定,福来跟我们在一起这一点,还不确定。”邵离紧皱眉峰,说出他的想法,“福来,如今这个局面,你考虑考虑,是现身出来,还是……你自己拿主意。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福来睁眼的那一刻,他就身在青石草木空间里,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虽然后来契约了邵离,拥有了生死相依的伙伴,但是,来到余峨山的那一刻,他血脉的悸动就令他兴奋,尤其是回到祖屋以后,血液的兴奋,她感受得到。如今,面对这样几个老老少少,他血脉仿佛要燃烧起来一样。

    “离,放……。”福来的话还没有说完,侍卫队长已经不耐烦了,他拽过一个小孩子,“一刻钟已过,我请你们出来,你们不听,这孩子就是你们害的。你们看着。”说时迟那时快,一把长刀囫囵着抡起,眼看就要劈到孩子的脖颈。

    “畜生!他是你的同族,你用同族的生命威胁一个外人?你好胆!”愤怒从冒火的双眼喷射而出,一根银针悄然射出。

    “孙儿!孙儿!爷爷对不起你,爷爷对不起你!”花白头发的老头老泪纵横,紧紧闭上的双眼哆嗦着,但挺直的脊梁却怎么也压不弯。

    “爷爷,我不怕!”稚嫩的声音面对死亡,坚定而勇敢,颤悠悠的回声里让人听了心疼。

    孩子紧闭着双眼等待着,但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怯怯地睁开眼睛,“混蛋,这是谁的兽宠!”一只浑身包裹起来的豹子露出了两颗尖锐的獠牙,趴在侍卫队长身上,怒瞪着他,那把长刀已经脱离侍卫队长的手,掉进旁边的水塘里。

    “你敢伤我?你不要命了!”侍卫队长丢了长刀,又羞又恼,在这么多手下面前,砍一个小孩子,还把刀弄没了,这个场子不找回来,他以后怎么带兵?侍卫队长一跃而起,豹子力压不住,被反弹出去,包裹的棉布上有渗出缕缕鲜血。

    侍卫队长右臂弯曲想要抽出腰间软剑,刚一动,骨碎般的疼痛立刻袭满全身,“你最好不要动,腋下二寸已经钉入我一根银针,多动一下,就像心脏挪动一分,不想死,就别动。”邵离飞过木桥,落在豹子身边。

    “椰子馅儿,是你吗?你怎么来的?”抱着小豹子,邵离哽咽抽泣。这浑身裹着棉布,看着渗出的鲜血,这是受了多重的伤,才到这里啊。“我可找到你了,主人。豹组现在都在十方森林。”舔了舔邵离的脸,小赤红豹就晕了过去。

    当初,邵离从芙月湖刚出来的时候,他就派小赤红豹去找自愿跟随他的猎户们,当时他给这组人起名就是豹组。因为小赤红豹跟着他时间长了,邵离发现小赤红豹最爱吃的是椰子,不论什么,凡是裹着椰子的食物,小赤红豹都吃的香甜美味,从此,椰子馅儿就成了小赤红豹的名字。

    昨天家里来客,好容易等客人走了,我献血的后遗症来了,头昏眼昏,只想睡觉,和平时相比早早的我就睡了。码字又是随写随发,所以,昨天没更。原谅我自己!期待橄榄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