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江临楼

    更新时间:2017-07-02 16:36:38本章字数:2128字

    苍蓝城背靠蛮荒山脉,作为方圆百里内唯一一座城池,但凡前往蛮荒山脉的冒险者都会选择在这里歇脚,也导致这座城池人声鼎沸,繁华与争斗并存。

    江临楼,是整个苍蓝城内最大的酒楼,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倒不是因为它真的临江而建,而是因为这座酒楼属于江家,富可敌国的那个“江”。

    江临楼座落在苍蓝城中央区域,楼高七层,每一层的消费方式都不尽相同,可以说这七层楼涵盖了整个苍蓝城的阶级人民,只要你有钱消费,那么任何人都可以来到江临楼。

    江临楼内的每一天都是人声鼎沸,尤其是属于佣兵团的下三层更是热闹,毕竟对于这些在刀尖上生存人来说,能够在一场冒险中生存下来,是一件很值得庆祝的事情。

    不过今天,好像有些不太一样。

    啪!

    一道酒杯摔在地上的声音盖过了所有的喧闹声,令得这大厅内陷入了短暂的平静,同时也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循声望去,可以见到在大厅内的角落处,有着三个大汉凶神恶煞的站在那里,脚边有着破碎的酒杯。

    而在大汉的面前,则是一个穿着破旧衣衫的小女孩,大约只有十来岁,小脸上满是灰尘,脚下的鞋子更是露出了脚趾,小乞丐肩膀抖动,大眼睛中更是有着泪花闪烁,俨然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三个壮汉却是不依不饶,其中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大汉更是大喊:“江临楼管事的人呢?怎么连乞丐都能进来,江临楼已经堕落成这个样子了吗?”

    一楼的客人们见此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毕竟这年头敢在江临楼闹事的存在可不多了。

    “闹什么闹,吃就吃,不吃滚蛋。”跑堂的伙计不耐烦地骂道。

    围观的客人脸上的兴致更盛,没有人会因为一个跑堂的伙计敢让客人滚蛋而意外,因为这里是江临楼。

    “呵,赶紧把这脏兮兮的小乞丐轰出去,别打扰大爷们喝酒。”刀疤男狞笑一声。

    伙计冷笑:“你以为你是我们江临楼的高执事么?想轰谁就轰谁?”

    “小林,怎么和客人说话呢?”

    有些低沉的声音从伙计的背后传来,而伙计的脸色也变得谄媚起来,转过身对着身着黑色长衫的中年男子躬身道:“高执事,您来了。”

    高执事横了伙计一眼:“发生什么事了?”

    小林连忙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一番,最后低声道:“高执事,需不需要找人将他们打一顿轰出去?”

    在场的众人都为这三个大汉默哀起来,显然都将这三人当做了初来苍蓝城的愣头青,敲竹杠居然敲到了江临楼的头上,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高执事在此时居然抬手给了小林一巴掌,呵斥道:“江临楼的宗旨就是要让来到这里的每一个客人都能够开开心心的吃喝,所以不论是某些污人眼睛的乞丐,还是一些态度不好的伙计,我江临楼都不允许存在。你和那个小乞丐一起滚吧。”

    哗。

    在高执事的话音落下后,整个大厅内尽是哗然,显然没料到一向店大欺客的江临楼,在今天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转变。

    “什么!”小林也是大惊,要知道之前任何一个敢在江临楼闹事的人,都会被打成死狗一般扔出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

    事已至此,他也不敢反驳什么,因为他知道这不是他所能改变的事情,所以他攥紧了双拳,双腿如灌铅般走向了小乞丐,然后在小乞丐的哭泣声中一起走出了江临楼。

    “哈哈,高执事果然是个明白人。”刀疤男洋洋得意地大笑一声

    “好了,让诸位见笑了,大家继续吧。”高执事对着周围拱了拱手,然后转身便要离去。

    而其他人在对着高执事还礼之后也没多说,毕竟连傻子都能看出来,高执事和那三个闹事的家伙之间肯定有问题,但没有人会站出来挑破这件事,所以大厅内很快便恢复常态。

    不过就在此时,江临楼的大门外却是传来了一道声音:“诶,那个什么执事?姓高是吧?”

    刚刚抬起脚的高执事听到这有些轻挑的声音皱了皱眉,然后放下脚看向门外,沉声道:“谁?”

    突如其来的声音令众人看向门外,正好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俊逸少年。

    少年身上的白袍脏兮兮的,同时也有些破损,不过还是能够看出来这原本应该是一件极为华丽的衣服。

    在少年的身旁,是一个穿着粗布衣衫,身体有些佝偻的老者,看上去暮气沉沉,而在少年的身后,则是刚刚被赶出去的小伙计和小乞丐。

    落魄的小伙计,脏兮兮的小乞丐,暮气沉沉的老者以及衣衫褴褛的少年,这样的组合,看上去像是逃难而来的难民一般。

    “刚才是你在说话?”高执事看向少年,声音低沉。

    少年上下打量了一眼高执事,轻笑一声:“你就是那个什么高执事吧?我问你,江临楼待客的准则是什么?”

    “你什么意思?”高执事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而少年仿佛根本不在乎高执事回答与否,而是自顾自地说道:“江临楼待客不分三六九等,任何人都有资格进来,谁给你的权力把人轰出去的?”

    “高某代表江家管理江临楼,自然有这样的权力。”高执事冷笑道。

    “这样啊……”少年低头摸了摸下巴,然后抬头对着高执事灿然一笑,“不好意思哈,现在我来了,你的权力被剥夺了。”

    高执事渐渐冷静下来,他能够成为江临楼的主事者,最起码的察言观色还是有的,这种看似平静实则嚣张的态度,他只在一种人身上见过,那就是——江家。

    只有江家这种财大气粗的家族,才能培养出这种自带嚣张气质的少年,再加上他之前收到的消息,心中俨然已经猜到了眼前的少年是谁。

    想到这里,高执事也不得不压下心中的怒火,对着眼前的少年行礼:“敢问可是江枫少爷?”

    少年上下打量了一眼高执事,咧嘴道:“眼力还不错,是本少爷,以后这家酒楼归我管了。”

    少年的话音刚刚落下,大厅内有些胆大的更是高声问道:“江枫少爷?敢问可是那江三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