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七绝咒灭罪域生

    更新时间:2017-07-04 18:42:32本章字数:3011字

    话说同至六界交界处的几人,在虞卿和夙央走后,便一直守在交界处,如今已有两日了。几人心中念着封印的事,却久不见虞卿和夙央归来,都不由暗自焦急。但那佛界三人却一直在打坐,纹丝不动,未见半分忧虑。单是这份定力,就教人佩服得紧。

    绯色靠在一根石柱上,脸色略显苍白,如黑曜石一般的瞳孔中闪着几丝忧虑。

    他举目望向天边,忽见一个黑点向这边移动。黑点越来越近,轮廓也愈发清晰,原来竟是一只鹏鸟。而那鹏鸟背上,似乎还有两个人,一坐一站。绯色如释重负地笑了笑,他知道,这两人必是虞卿和夙央无疑。

    虞卿和夙央自鹏鸟背上一跃而下,鹏鸟也立时化为人形。

    那人面若刀削,衣衫不整,手上还拎了个酒壶。他的眼睛,似多情,又似无情,“风流”二字,被他诠释了个淋漓尽致。此人,正是沧溟。

    沧溟走上前去,笑着对仙帝见了一礼,道:“小神见过仙帝。”

    仙帝顿时笑逐颜开,抚着胡子连声道:“好!好!小子五百年未见,依旧如此俊郎。”

    沧溟晃了晃酒壶,大笑道:“估摸着是这五百年来酒喝得畅快。”

    一听这话,仙帝气得胡子一翘,这死小子竟还改不了他嗜酒如命的性子。

    绯色挑了挑眉,甜腻腻地说道:“依我看,战神倒不是喝得畅快,而是醉在了温柔乡里。怎么,都五百年了,战神竟还不打算给大伙儿瞧瞧你的红粉佳人么?”

    沧溟嘴角一抽,红粉佳人?天尊在上,他沧溟可一直是清清白白的。

    忽然,他瞟了一眼夙央,便什么也想通了。想通之后心中便不由怨道:这五百年来,名声也不知被夙央败坏了多少。

    沧溟深吸一口气,岔开话题,说道:“我此次是来协助你们加固封印的,以防万一,咱们还是快些开始吧。”虞卿点头表示同意,其余众人也随之附和。

    六界交界处黑云滚滚,一条条银蛇在黑色的云海中翻腾,其间还夹杂着“嚓嚓”的闪电声。黄埃散漫,风仿佛凝结成一片片刀刃扑面而来。如此情形,便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也不敌它万分之一。

    《九言》上书:“七绝咒集天地之势,六界之力,所缚者永世不得出矣。”

    虞卿记得《九言》上是如此说的,但时至今日,她方觉得书上所述实在太过浅薄,远不及亲眼所见来得震撼。但就是这七绝咒竟也困不住重华,重华其人,由此可见一般。

    虞卿,绯色,仙帝,萧琰,莫忧,阿难尊者六人皆运功站在一根石柱前,沧溟则站在虞卿身旁,几人手掌中皆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其余众人站在石柱外围等候,或焦急,或好奇,唯有夙央,面上无悲无喜,谁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石柱中央涌起一串赤金色的符文,如锁链一般;符文中央又有一团黑雾,挣扎着想要向外逃窜出去,却无奈被符文困住。

    渐渐地,赤金色的符文竟有些黯淡了,似被黑雾腐蚀了一般。

    虞卿脸色蓦地一白,低喝道:“沧溟!”

    沧溟一听,立时上去顶替了虞卿的位置。虞卿心神一松,只觉眼前有片刻昏暗,但她不敢懈怠,一跃便来到那团黑雾前。

    但见她双手飞快地结印,沉声念道:“六界之约,以血为契;天道所安,地法所守;七绝不灭,终古无绝!”

    念罢,她正欲将结印向前一送,忽然间,一阵掌风自身后袭来。

    而那出掌的人,竟是妖王绯色!

    虞卿虽为魔尊,但终归太过年轻,修为远不如绯色深厚,况且方才她动用了七绝咒,如今已是虚弱至极,所以绯色的这一掌她是万万避不开的。

    千钧一发之际,夙央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了虞卿身边。但他终究是迟了一步,结印消散,虞卿亦被一掌击中肩胛。

    虞卿怒道:“妖王,你莫不是要弃天地大义于不顾?”

    绯色并未答话。

    眼见虞卿有些身形不稳,夙央忙扶了虞卿一把,之后手腕一转,沉渊剑出鞘,带着前所未有的凌厉直直向绯色刺去。

    绯色慌忙闪身,虽然堪堪避过剑刃,却仍被剑气削了一缕头发。

    夙央见此,又掐了个字诀,带着雷霆之势向绯色袭去。

    忽然间,一团墨色铺天盖地涌来,自墨色中缓缓走出一个人来。

    只见那人微一抬手,一把剑就从旁刺来。剑势看似柔弱,竟生生挡下了夙央的一击。

    虞卿心中骇然,要知,九渊上神夙央在六界之中鲜有对手,而挡下夙央一击的那把剑,不过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铁剑而已。这人是谁,竟有如此本事?

    虞卿心思流转间,绯色已恭敬地跪在一旁,高声道:“属下恭迎帝君!”

    虞卿心中一沉,罪域封印已解,这人,竟是帝君重华。

    据说,上古时期,天地未开之时,于一片混沌之气中孕育了两人。一人顺天而生,为天尊明弋;一人逆天而生,为帝君重华。之后盘古开天,衍生六界万物,六界中自少不得法度约束,于是明弋创立并掌管天地法度。

    重华本就逆天而生,再加上他行事乖张,不受法度约束,多次挑起六界争端,甚至创立罪域,妄图一统六界。天尊大怒,下令斩杀重华。当时的六界之主和战神玄凰虽然倾尽全力,甚至动用了七绝咒,却也只能将重华暂时封印。重华被封印后,罪域便也跟着被封印了。自此之后,六界战乱终于平息,十万年来,各界相安无事。

    虞卿看着重华,但见那人一身黑衣,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火红的花纹,仿佛从炼狱深处走来。银色面具覆在面上,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但那双眼睛,却似恒古的叹息。

    这双眼睛,像极了一个人。

    风势渐渐小了,天地重归于寂静。

    一串宫铃声响起,铃声在一片寂静中显得格外清脆。

    虞卿看着自己腰间的银色宫铃,这串宫铃,已五百年未响了。

    虞卿又抬头盯着重华的眼睛,她知道那是重华,却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是谁?”

    重华微勾起嘴角,带着三分凉薄,缓缓说道:“我叫——重华。”

    虞卿还欲再问,却忽然一阵眩晕,直直地倒了下去。依稀间,她仿佛听见了夙央在唤道:“小虞……”

    夙央接住虞卿,之后抬眸看向重华,低声道:“真是没想到,你竟回来了。”

    重华说道:“十万年了,本座自然是要回来的。”

    夙央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但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低声叹道:“你为什么要回来呢?我实在不愿杀你。”

    重华冷笑道:“仙界小辈当真狂妄!”

    夙央此时已确定了心中的疑惑,当下也不在试探,而是问道:“如今你封印方解,与我对战,你也讨不到丝毫好处,既然如此,何不各退一步?”

    重华说道:“这可不一定。”

    说罢,他一挥手,墨色愈发浓重起来,身后一座宫殿便缓缓升起,待黑雾散尽,一大群士兵便出现在了宫殿前。

    夙央瞳孔微缩,他冷声道:“看来,你是不愿让我们走了?”

    重华嗤笑一声,道:“这也不一定。”

    夙央一时拿不准重华的心思,所以并未开口,而萧琰却忍不住怒道:“重华,你是在戏弄我们吗?”

    重华啧啧叹了两声,道:“这位就是人皇吗?比之十万年前的人皇差得太远了。”重华继而又笑道:“罢了,本座今日心情实在很好,便放你们离开吧。”

    萧琰听他如此轻视自己,早已怒火中烧,正待反驳,却被夙央冷眼一扫,顿时只觉寒冷彻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夙央淡然说道:“走吧。”

    其他人虽心有不满,却知道这是已最好的结果,若冒然与重华交手,他们没有任何胜算。

    夙央带着众人离去了,临走时,深深看了重华一眼。那眼神虽然依旧没有波澜,但重华似乎看见了一片剑影,满带杀机,却于转瞬间消失无迹。

    夙央抱着虞卿,带着众人一路向天界而去,行至中途,阿难尊者却忽然停了下来,对着夙央施了一佛礼,说道:“我佛如来向来不理红尘,如今罪域封印已解,六界苍生自有其定数,贫僧便是留在这里也是徒劳,是以,还望上神准许我等先行告辞。”

    夙央略一思索,便点头同意。他倒并不疑心阿难尊者在此时离去是有什么图谋,只因佛界中人本就淡然,更何况,如阿难尊者所言,六界苍生自有定数。

    待佛界三人离去,夙央心中不由闪过一丝隐忧,六界中,妖界已投靠重华,佛界不理世事,人界太过弱小,如今便只有仙、魔、冥三界可以担当大任,而重华,实在是个强大的对手。

    忽然,他又低头看了看怀中的虞卿。虞卿脸色煞白,深蹙起眉头。夙央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她便是在梦中也不得安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