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妖王紫陌

    更新时间:2017-07-07 15:55:28本章字数:2545字

    莫名其妙地被签下主仆契约的紫陌不可置信地看着手腕上的契约纹印,脸色发青地瞪着她家主人脑袋顶上打着哈欠的小白猫道:“月璃!你给我解释清楚!”

    从紫陌施展幻术起就华丽丽地闪到一边看热闹的的不负责任的兄长大人沐辰不知从哪冒出来问道:“妖王和麒麟神认识?”虽说这一任的麒麟神年纪太小尚且不能化人,然而神兽生长一向比其余神祇缓慢,小月璃今年至少也有个几百岁,但对面那位今年可有七千岁高龄,修为也比这名不符实的麒麟神深厚地多,他可不认为那位美艳妖王和这只从小赖在他家混吃混喝的小麒麟能有什么交情,除非……是忘年交?

    “我和它小姑月姬是旧识。麒麟神不同于其它神祇,传承特殊,与修为天赋无关,族内只要出现兼具水火风雷四重属性的麒麟便可传承麒麟神位,既有麒麟一族的神祇护佑,想必你们是沐氏一门的嫡系血脉。既签了契约,本王也不是矫情的。在下妖王紫陌,月辉白狐族,请教主人名讳。”紫陌侧身行礼,并无半分不愿,反正只要白白嫩嫩的小冰淇淋拐到手了就行,管它是个什么契约。

    而此时从签契起就一言不发的她家小主人沐沨上神此时的内心犹如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一直在心中碎碎念:尼玛,本神竟然拐了只妖王拐了只妖王(重复ING)……小白猫见她家主人依旧沉浸在拐了只妖王的吐槽中无法自拔,只得代她回答:“紫陌大婶,我家主人很有名气的你绝对听说过,她就是那个长得妖孽地不能更妖孽的龙神白墨的大徒弟。咱家主人现在就读于圣代学院大一,幸亏大婶你没和我家主人签成平等契约,否则你把魔君她家闺蜜拐走了,魔君那个醋坛子肯定要暴走了……”

    紫陌难得忽略月璃对她的称呼,实在是震惊于她家主人的身份,虽然月璃絮絮叨叨地讲了一堆废话且半个字没提她主人的名讳,但即便紫陌一千年不曾出过洞府也知道那位前任东方神王的座下首徒就是当今神界宣告诸天的继任天帝。如此一来便可解释为什么契约条例会自动更改为主仆契约了,排开人家的血脉不提,她家主上的手里可还有一柄神界五大至尊神器之一的神剑。否则即便是沐家血脉又当如何,论血脉她狐王紫陌是妖皇同族,论实力她自信也绝不会逊色于七阶神祇。

    认完了主,紫陌便带着那几位回到校长办公室,本次实习收获颇多,还收了只剽悍的小狐狸,就算是结束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其他组的进度还没到一半呢。小紫,好久不见啊,果然被小殿下忽悠出来了啊。”棕色的大花猫趴在沙发上摇着长长的尾巴。

    “君上,即日起吾所管辖之域烦请君上照看。”小白狐狸从她家主人怀里跳下来化作人形。

    “嗯,紫陌,你千年不曾出门,此次随殿下去小住几日也是好的。妖界近来无甚大事,本座放你半年假如何?”听说自家勤劳的同僚打算休假,狼身的妖君甚为欣慰。(众:你们是怎么从一头狼身上看出表情的。)

    自打前任花王芷兰过世,前任妖君落流月卸任云游,紫陌便每日闷在洞中闭关,逢妖界或族中有大事时,才出来置喙一二。妖君也是无奈之下,才设计让旧友小白家的大徒弟去把那只白狐狸给忽悠出来,免得天天闷在家里长出尸斑来。

    “非也,吾此番随我主前去,族中事物已交代完毕,若有要事可告知主上,吾已在府中置一传送阵可随时回来。”

    “啥?主人?什么情况!”妖君痛心疾首地看着神,原本只是想让小殿下把这只在家里闷了一千年的小狐狸带出去散散心,不曾想紫陌那喜欢可爱的事物的爱好过了这么多年竟然一点没变反倒变本加厉直接倒贴给人家当宠物!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看着妖君一副肉疼的表情,淡定自若的在一旁优雅地吃着水果沙拉的猫王腹诽,活该,谁让你闲着无聊没事干算计未来的天帝,这下傻了吧,小紫被神拐走了。“话说,小紫,我们都知道你喜欢殿下这样的孩子,但也不至于要倒贴去签主仆契约吧。”紫陌涂着紫色蔻丹的长指甲不动声色地掐了那只大花猫一把:“你以为我原本签的是主仆契约吗……”

    听完紫陌说明一切,猫王在一旁扶额哀叹自家同僚兼好友竟心宽到如此地步,不先探明对方身份就敢签契约,幸好神妖两界交情一向不错,若是换了仙界之人……她怕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反观一旁,雪山一般的妖君大人毫不心疼地拍着它昂贵的真皮沙发狂笑道:“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紫陌,我还以为你就这么心甘情愿地要去给人家当宠物了。幸好你这平等契约没签成,否则那位新上任的魔君大人可不会放过你。”

    紫色华服的妖王坐在一旁细细品茶,头也不抬地回道:“君上,你这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不是你的狼皮又痒了需要我请流月大人的宝贝三徒弟回来?”(落羽:原来我那个时候就已经能令万妖臣服了。)一旁的猫王的表情已从哀嚎状变成看戏:前任妖君出自幻璃蝶族,该种族远居员峤,因为与神界关系密切在妖界地位崇高,落流月与东方天帝沐溟月(沐沨的曾外祖母)便是金兰之交。她于千年前卸任不知所踪,临走时定了与她同族的三弟子落羽为现任妖君的继任,因此落羽自小极为受宠,从来都是潇潇洒洒地横行妖界,是众妖中极少数能整的了这逗逼的妖君的妖之一。

    雪狼抖了三抖,狼尾巴圈成一团,在一旁顾影自怜,犹如一条大白犬:“呜呜呜,紫陌你走了就别回来,呜呜呜。”(众:这妖君是不是太弱了点……)

    圣代学院,宿舍。

    “口胡!大婶,要讲先来后到的!主人是我的!”

    “先前本王念在你是个小辈的份上不跟你计较,抢主人是要靠实力的!”(众:抢……)

    “……好吵……”

    “打就打,本上神怎么着也是七阶神祇!”

    “水诀!”

    “你们两个!别打坏我精心收藏的茶具!”

    争夺主人陪侵权……怎么看怎么像后宫里的两个妃子在争风吃醋……某神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感觉校园生活又丰富了不少,不知师尊和师弟们现在怎么样了……

    杭州,西湖。

    一袭白衣的美人端坐在镜前,唯有“镜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可以称颂。见镜中水纹波动,清冷的凤眸中透出一丝嫌弃。

    “找本座何事。”美人冷淡的开口。

    “小白啊,不要这么冷漠嘛,你家小沐沨今日可是拐了我一只妖王呢。”镜子的另一头正是那二货妖君

    “是狐王紫陌吧。”

    “啊,小白,你真不愧是那个能以一己之力抵百万雄师的鬼谷子的关门弟子,果然没有你料不中的事~(以下省略奉承语N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五大妖王中只有紫陌的原身最符合我家沨儿的审美。圣代学院,现在想必很热闹。”想到自家一手带大的孩子,白墨上神不禁微微一笑,倾国又倾城。

    “啧啧,没想到你竟然舍得放你家宝贝大徒弟去圣代学院为祸人间,圣代学院今年的圣诞晚会的邀请函已经发到我这了,和我一起去看看热闹如何?”

    “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