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童子尿砖头

    更新时间:2017-07-03 18:39:10本章字数:3329字

    “咯咯……”这是鸟儿在网里挣扎的惊叫声,黄小杰又捉到一只鸟,而且又是一只野鸽子,不过这是只白色的。黄小杰把鸽子抓出来,吴小邪就拿出绳子绑住,然后给吴小兵拿着。现在吴小兵两只手都有几只鸟抓着,这是他们在这附近转了一个小时左右才有的成果。不过除了刚开始的第一只野鸽子外,另外几只都是别的鸟,共有两只黄鹂还有两只小麻雀,加上现在抓到的这只鸽子,那一共就是六只鸟了。这已经很不错了,以前他们能一个小时有两只鸟就不错了,看来他们今晚的收获不错啊。

    吴小邪看着吴小兵手上的鸟说:“我们今晚的运气真好得不得了啊,才没多久就捉怎么多,还有两只野鸽子,一定是祖师爷保佑,看能不能再多捉两只。”

    黄小杰不屑道:“靠,我们今晚多捉了几只鸟就是你那祖师爷保佑了,那我们以前捉得少的时候怎么祖师爷不保佑啊?”

    吴小兵听了他的话后憋不住的笑道:“哈哈……杰少说得对,我们今晚捉的鸟多关你祖师爷什么事啊?那是我们自己的运气好而已。我看你那祖师爷指不定现在在哪睡觉呢,哪能那么多的保佑啊。”说完跟黄小杰俩人都笑了起来。

    吴小邪满头黑线无语的看着那俩家伙不停的笑,终于扳起脸来说:“你们两个再笑,以后遇到什么难事可就别再来找我帮忙了啊!”

    他们听了像吃了苍蝇一样赶紧闭了嘴,俩人对视了一眼求饶的说道:“别别……邪少,我们不笑了,不笑了,我们刚刚是说笑的。今晚我们运气这么好一定是祖师爷保佑的,一定是。”说着俩人还有模有样的向天上拜了拜。

    吴小邪听后转过了头,嘴角却得意的翘了起来,哼,让你两个嚣张,还笑话我,没有我帮忙,你们以后不知道有多麻烦呢。

    至于原因,那是因为他们经常跟别村的同龄人打架,如果没有吴小邪在的话,那他们俩会被揍得很惨的。因为都是附近的村子,相隔都不远,有时会经常碰面的。虽然他们俩都有练过一些拳脚,可以一人打几个,可是架不住人家有十几二十个人啊。可吴小邪就不一样了,那是有真正的功夫在身,一人对付十几个都是很轻松的。还有就是他们要碰到厉害一点鬼怪东西,那也得吴小邪帮忙才行,所以说他们是不得不求他啊。

    吴小邪听着他们的求饶,觉得戏也做足了,就转过身来说:“好了,看在你们那么诚恳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们了,不过下次就说不定了。”说着自己就往前走了,不过没走几步就哈哈的笑起来。

    而他们俩个听到了他的笑声,就反应过来他刚刚都是装的。顿时就气了,靠,刚才老子要死要活的求你,你居然还骗我们,这还了得,不教训教训他还不翻天了。俩人大叫一声:“靠,你小子敢骗我们,站住”,就朝吴小邪追了过去。吴小邪见了,就嘻嘻哈哈的赶紧跑了,只留下一声声叫骂声,然后渐渐远去。

    三人大闹了一阵,就到了一条小湖附近,湖宽就四五米,不过湖面大部分都长满了水葫芦,只有靠近坡边才有两三处一米宽左右有水的地方。

    而他们来这里捕鸟的地方是距离他们的村子有两公里左右的山林地,这附近有一个村叫‘分洪村’,是取自距离他们六七百米左右的一条大河‘分洪河’命名的。这条河说是淡水河,其实它的源头是从一条大海分流过来的,而海水经过长时间的淡化,就变成了一条淡水河。这条河的河面起码有一百多米宽,河水也深浅不一。由于是跟海水接壤,这里有一些适应了淡水的海水鱼和淡水鱼交'配,河里有很多的一些大型的杂交淡水鱼,比如有一种头很大的杂交鱼,不过鱼肉有很多的骨刺,但是鱼头用来熬汤是最好喝的。这种鱼平均都5、6斤重,有的十几斤的都有,不过那要看运气才能钓到;还有一种叫河斑鱼,跟海里的石斑鱼有点类似,也是杂交的,最大也有几斤重。这条河经常有人钓鱼,他们三个也不列外。

    看到这条小湖,黄小杰说:“这里应该没什么鸟抓了,我们再往另一边有树的地方找找看。”说着就要掉头往另一边走时,突然,从小湖那边吹来一阵阵的冷风。

    吴小兵缩了缩身子,打了个颤说:“怎么突然变得有点冷啊,现在还没到冬季啊!”

    而这时,他手上的那些鸟儿也都突然挣扎起来,还在‘咯咯,咯咯..’的叫着,好像要拼了命离开这个地方一样。但它们脚上绑着这绳子,还被吴小兵抓着,却怎么也飞不了。吴小兵看着这些鸟儿的异状就说道:“你们看,这些鸟怎么变成这样了。”

    然而黄小杰就要转头来看的时候,就突然听到了吴小邪的声音:“不用看了,你们看湖那边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俩人听了都往湖边看去,只见那湖边的一个有水的地方有一些雾气在水面慢慢飘荡着,而且还越来越多,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突然,那些雾气快速的聚集在一起,,渐渐的变成了一个有着一头长发,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影。不过不像是现代衣服的样式。而且人影是背对着他们,看不清是男是女。

    看着那突然出现的身影,吴小兵对吴小邪问道:“邪少,那是个什么东西?”

    吴小邪又看了那人影一眼,才回答吴小兵的话,“应该是一个淹死在这条湖里的冤魂,它可能是感觉到了我们身上的阳气,才出现想杀了我们,消除自身的怨气,好投胎转世的。至于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冷,那是因为阴魂本身就带着阴气,再加上它还是淹死的,阴气加水的凉气,就变得更阴冷了。”

    而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那阴魂的头就这么身体不动,直直地转过来。而他们在看到那鬼魂转过头来的瞬间,肚子都在反胃,就差把晚上吃的饭都给吐出来。

    只见那阴魂可能是淹死的原因,它的面容全是腐烂不堪,左边的脸直接露出森森的白骨,而右边却是只剩下一些腐烂的肉挂在上面。它右眼的眼珠子更是挂在右边脸的腐肉上,而左边的眼珠还在眼眶里,不过却发着一种青光。

    看着那阴魂丑陋有恶心的面孔,吴小兵突然破口大骂:“他妈`的老太婆,就你这鬼样子想吓住老子啊,滚你的蛋!”骂完他突然转过身去,掏出小弟`弟对着身下的一块砖头撒起尿来。刚尿完收回小弟`弟就抄起拿块砖头,骂了声‘草’,就对着那鬼魂扔了过去。

    只见那块带着尿的砖头越过十几米的距离,眨眼间就打到了那阴魂的身上。而那阴魂却突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惨叫“啊”,就开始浑身冒烟,不一会就全都消散了,连那鬼魂也消失不见了,就好像从没出现过一样。

    吴小兵拍了拍手,看着自己的杰作,得意的说:“哼,这下知道老子的‘童子尿砖头’的厉害了吧,就你这种小鬼还想出来害人,这回让你连鬼也做不了了。”而对刚刚受了吴小邪欺骗的闷气,好像也一下子就发泄了一样。

    不过相对于他的得意,吴小邪和黄小杰对他刚才的举动就有点郁闷了。吴小邪有点嫌弃地说:“你看你恶不恶心啊,直接撒尿在石头上就用手抓,一会你别用手碰我啊,不然我剁了你的狗爪。”说完还向后退了几步,好像怕他碰到自己似得。

    一边的黄小杰也附和的说:“就是,臭死了,你就不能让我们跟它玩玩再灭了它啊!好不容易我们捉鸟还碰到一个不怎么厉害的鬼魂,就一下给你弄死了,真是的。”说完还白了吴小兵一眼,接着他话音一转,“不过还真得谢谢邪少那个老头师父啊,不仅交给我们一些驱邪的招数,还给我们喝了那种他加持了符咒力的中药,让普通的鬼魂伤害不了我们,而且我们的尿还有了可以消灭普通小鬼的作用。不过可惜这种药喝一次只有一个月的有效时间,而且药材还有点难找,不能经常喝到。最可惜就是他那老头师父说咱们俩没有道缘,不然我们以后也能做一个驱魔降妖的大虾。”说完还无奈的叹息一声。

    那为什么吴小邪的师父不给他俩一些护身符或者防身小法器之类的东西呢?那是因为他师父说过,他们俩的命格是和吴小邪的命格相交在一起的,一辈子都是兄弟,出了什么事有吴小邪在都会逢凶化吉,那些东西用不用无所谓,就当是锻炼他们了。还说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数,有孽缘也有善缘。也不可以随便给别人护身的东西,或改人命数,这是有违天理,要不然自身是会有劫数的。而只有真正有需要的人或是跟自己有善缘的人,才可以赠与他人。

    吴小兵在听了他们的话后,先是很无语的翻了一下白眼,说:“我刚才想威风一下,发泄一下不行吗?”然后又接着黄小杰后面的话道:“我也赞同杰少后面说的,真是太可惜了,不然咱也能多了一个泡妞的技能了!对了邪少,你那老头子师父教给你的东西你都学会了多少,有没有学到一些独门绝技呢?”说着转头看向吴小邪。

    吴小邪听了他的话,顿时很牛掰的说:“切,东方老头教给本少的那些东西,本少爷已经学得差不多了,他的那些什么独门绝技、保命绝技什么的都被本少掏出来学了去了。还说已经没什么可交给我了,说我最主要的是缺少经验,还有功力还浅了点,要本少以后多锻炼锻炼,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再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