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洞中有洞

    更新时间:2017-07-07 07:52:30本章字数:4140字

    外面狂风呼啸,大雨倾盆,树枝被大风吹得‘哗哗’作响。在黑暗的雨夜中,远远望去,只见一个小小的洞口里散发着一阵阵摇动的火光,而在火光后的墙壁上,也有几道人影随着火光的摇动而晃动着,显得很是诡异。

    “真是气死我了,本来我们今晚我们运气那么好,有可能捉到比平时更多的鸟的,哪知道又是狂风又是大雨的,就不能晚点再来吗?搞得我们要躲在这个破石洞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停雨。”黄小杰边往火堆里加柴火边气愤的说,没能捉到更多的鸟,显得很不开心。

    吴小兵听了安慰地说:“好了,不要再埋怨了,谁料得到会突然下大雨的。能找到这个地方避雨就不错了,我们还是等雨停了之后再说吧。”

    “对了,我们总共捉了几只鸟了,再好好检查一下,别让哪只逃了。”吴小邪这时道。

    那些鸟从一开始都是吴小兵看管的,他刚才一进洞的时候就把那些鸟都放进捕鸟网里,网口也用绳子绑住了。听到吴小邪的话就说:“放心吧,我都放网里了,安全着呢。”说着把网拿过来,又对着火光数着里面的鸟,让心里再有一个数。过了一会,他就说:“一共八只,两只大的是野鸽子,另外四只里有两只是黄鹂,还有两只是比黄鹂小一点的灰头鸟,剩下两只最小的麻雀。”

    “嗯,虽然不是很多,但也就比平时捉的少那么几只,况且我们还多捉了两只野鸽呢,一只也等于别的两只了,也差不多够我们吃了。”黄小杰道。

    吴小邪只是“嗯”了一声,就不再说话,显然对黄小杰说的差不多有点不满足,眼睛直盯着前面的火堆。一时间,窑洞里就安静了下来,只听到火堆里干柴燃烧发出的‘啪啪’声。

    安静了一会,黄小杰就站起来说:“靠,老天爷在撒尿,搞得老子也要撒了。”走到身后右墙角的一小堆断砖前,拉下裤头就对着墙角撒起尿来。

    吴小兵见了就讥讽地说:“真是肥人屎尿多,自己想要撒尿还怪人家老天爷了。”

    吴小邪也“呵呵”地笑了起来,显然他也同意吴小兵说的。

    黄小杰白了他俩一眼,懒得跟他们争辩,吹着口哨继续撒尿了。但是撒着撒着,他觉得奇怪起来,只见他对墙角撒尿的地方,那里原本有一小块砖墙已经掉落,露出了里面的黄土。然而在他的尿水冲刷下,那些黄土居然一块一块的掉落下来,现出了一个有半米宽的洞口来。他赶紧撒完尿,拉上裤头对火堆前的俩人惊奇地说:“你们俩快过来看啊,这里有个洞口。”

    听到了他的话,俩人赶紧站起来,疑惑地走过去,一看之下,果然是个洞口,而地下则是有一摊水迹,周边还有一些湿掉的泥土。

    看到那些泥土,吴小兵开玩笑的说:“我说杰少,你这泡尿是不是憋了十几天了,威力怎么这么大啊,把墙土都冲掉了,还打出了个洞口,真是佩服啊!”说完嘴里还‘啧啧’称赞着。

    黄小杰笑骂道:“滚你的蛋,净在这里开老子的玩笑,你怎么不说我是用机关枪扫射的呢?”

    吴小兵‘嘿嘿’的笑了声,就不说话了。黄小杰就对吴小邪说:“邪少,你看这怎么回事?”

    吴小邪想了想说:“我们现在在这里的窑洞跟这个出现的洞口应该不是相连的,刚好是隔着这面墙,时间久了,土墙就酥松了,上面的土就也来越来薄,所以才会被杰少的尿冲刷下,就露出了后面的洞,看样子,里面的洞穴应该起码有好几十年的时间了。而且我看这个洞口不应该只有这么大,嗯,这上面的砖墙应该跟那些土墙一样,费不了多大的力气就能推倒了。”

    这就是吴小邪的聪明灵活了,他的‘道佛同体’资质自从学了道法佛法后,脑子就更聪明了,转的更快了,所以吴小兵和黄小杰又很多不懂的都会问他。(虽然有一些他也不懂,但他却喜欢在他俩面前装牛`逼,看他们‘崇拜’的模样。)

    吴小兵听了,有些高兴地说:“邪少,你刚才说这里面的洞穴起码有几十年的历史了,那里面可能有一些古董呢。说不定这里面是以前古代人为了躲避灾祸而修建的地下密室呢,很有可能有一些非常值钱的东西呢!”说着看见吴小邪一脸‘你想多了吧’的表情后,就解释道:“现在古董老值钱了,前几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个鉴宝节目,随便一个清朝时期的土碟土碗就价值几万块啊!如果我们在这里找到一些更精美的瓷器或金银首饰,那我们不就发了吗?嘿嘿……”说完一脸财迷的笑起来。

    听了他的话,黄小杰心里很是心动。因为他们三个平时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去哪玩,只有在他们每个星期天过后上学校,他们父母才会给他们每人两百块钱的一个星期伙食费,就算用剩下的也就只有几十块,上几次网玩游戏就没了。而且他们都是住在学校外面的私人宿舍,还是吴小兵家的亲戚开的,对他们的收费要便宜些,并且还是他们三个住一间,其他的几间都是六七个人一间。正是因为他们是在外面住,怕他们乱花钱,父母才不敢多给他们的。也不是他们家里穷,其实他们三人的家境也挺不错的,比村里很多家庭都好,不给他们多钱是不想让他们养成花钱大手脚的习惯。所以现在可能有发财的机会,他们肯定是会有些心动的。

    黄小杰也同意地说:“我觉得兵少说的有点道理,毕竟没有进去看过,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再说了,现在外面下那么大的雨,也暂时回不去,待在这个窑洞里又太无聊,不如我们进去这个洞里看看,如果真有什么古董的话,那就是意外之喜了,要是没有,那我们就当走走看看,消磨时间也不错啊!”

    吴小邪看了看洞外的风雨,又觉得他们的提议也不错,反正在这里待在还不如找点事来做。所以他也就不反对了,“那好,那我们就一起推开这些砖墙,进去看看吧。”说着就先用手抵着墙,用力推着试了试,就感觉到石墙轻轻晃了下。吴小兵和黄小杰俩人见了,也赶紧各站一边,把手抵到墙上。然后他们就一起喊了声“一、二、三,用力……”,只见他们一用力,那墙面就向里凹了一下,然后就‘轰’的一声,倒塌出一个宽一米,高有一米六左右的大洞来。

    然而就在墙壁倒塌的瞬间,突然从里面吹出来一阵‘呜呜’声的冷风,窑洞里的火被吹得‘呼呼’作响。

    吴小邪这时说了声“小心”,就赶紧把他们俩拉倒自己的身后,然后满眼警惕盯着那个倒塌出来的大洞,手里下意识的拿出一张符来。

    看到吴小邪这个样子,他们就知道肯定是有什么‘脏东西’,不然吴小邪是不会把符拿出来的。

    过来十几秒,见里面没什么动静,黄小杰就好奇地问道:“邪少,刚才那是什么东西?”他旁边的吴小兵也满脸疑问。

    这时吴小邪也感觉到没什么危险了后,就放下心来,收起符说:“刚才是一股很强的阴气,而且还夹杂着怨气,我以为是会有什么厉害的鬼魂出来。看样子是以前有一些作恶多端的人死在里面,又投不了胎,所以才会聚集出这么强的阴气跟怨气。”

    俩人听了都有点害怕了,看着那个露出的大洞,就像一只等待他们进去的邪恶兽口一样。吴小兵有点胆怯的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用进去了,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或是什么我们对付不了的鬼怪,我看我们就在这里等雨停了回去就行,对不对杰少?”

    看着他对自己眨眼睛,黄小杰立马会意的点点头说:“对对,兵少说得对,反正我们在这等一会雨也可能就停了,我们就不用进去浪费时间了。”

    俩人忘了他们刚刚还在极力劝说着要进去找古董呢,现在好像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一样。不过也不能说他们胆小,因为他们也从没见过吴小邪像刚才那样严肃过。虽然他们以前也遇到过一些邪灵鬼怪,但也大都是能力不是很强的,就算厉害一点的吴小邪也能搞定了,没有像刚才那样警惕。这次吴小邪只说那阴风怨气就很强了,那要是见到真身那不得更厉害啊!他们可不想无缘无故去冒这个险。

    吴小邪这时却反对地说:“不行,东方老头说过,凡是为非作歹,心有恶怨的妖魔鬼怪,如果化解不了,那就打得它们魂飞魄散,让它们不能再为害苍生。再说了,这面墙是我们推开的,如果我们不管,它们就会出来危害百姓,胡乱作恶的,那我们就有了恶因,会减寿的。”见俩人还是有些胆怯,就安慰他们,“不是还有我吗?怕什么,也可能是里面的东西虚张声势,故意放出阴气和怨气吓唬我们的呢,可能我们一进去它们就跑了也说不定啊!还有里面还真可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呢。难道你们就不想发财吗?有了钱我们就可以吃好吃的,玩好玩的,想干什么都行,你们说是不是啊?嘿嘿……”说完还学着刚刚吴小兵财迷的样子笑起来。

    不得不说吴小邪是很了解他们两个从小玩到大的贱友啊,先是用危害百姓和减寿的话吓唬他们,然后又诱惑他们说会有值钱的东西,还会发财,让他们燃起发财的心,减少恐惧。

    果然,听了吴小邪的话,他们俩也渐渐不再害怕了,心里俱想着:邪少说的也对,里面不一定就有什么厉害的东西,那些小鬼小怪邪少就能轻松搞定,而且我们还喝了他师父加持过法力的中药,之前还拿了几张符在身上,普通的鬼怪也动不了我们啊!还有要是真的在里面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就算有什么鬼怪那也值了。想到这表情也都放松了下来。

    看到他们表情放松不再害怕了,吴小邪心里也松了口气,接着说:“而且东方老头也说过让我们多锻炼锻炼,这也是一个锻炼的机会嘛,我们可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哦。”说完他心里还是有点小兴奋的:学了那么久的本事,今天终于可以见识一下厉害的角色了,这回本少可要好好‘表现’一下了。

    如果他们知道吴小邪的心里所想,一定会气得吐血,再跟他拼命的,你小子想‘表现’一下,居然把我们都骗了,真是兄弟都是用来‘出卖’的。

    之后,吴小邪就要率先走进去,这时吴小兵喊了声“等一下”,就见他跑到火堆旁,把装着那些鸟的网拿了过来。

    黄小杰见了就说:“用不着把这些也带着吧,我们又不是不回来了。”

    吴小兵拿着网走到他们身边说:“不是,我是怕我们去久了,有蛇进来把它们都吃了,那我们今晚不是都白忙活了吗,我是以防万一嘛。而且有棍子在手上也壮胆嘛。”

    俩人也不再多说,反正又不是自己拿。

    吴小邪拿出他的手电筒打开,先朝洞口走去,顺口说了句“就开一把手电灯就行了,你们两个的省着轮流用。”跨过石堆,慢慢走进了洞口。

    俩人听了就放回刚要打开的手电,赶紧跟上他,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是一个比洞口还宽一米多的通道,左右两边都是石墙。

    看到这,吴小邪就说:“这里看来不是普通的地下洞穴,是地下室了。”

    没走几米,地下就看到一些生锈的铁制品,像是一些铁盒或类似军用的装水壶,还看到一些堆满灰尘快腐烂掉的衣服。

    他们现在都不说话了,通道里安静的吓人,就只有他们脚下走路的声音,和心跳声。

    现在他们是吴小邪走在中间,黄小杰在他左边,吴小兵拿着捕鸟网在右边,并且他们两个手上都拿出了从吴小邪那拿来的符,紧紧地举在胸前。虽说不怎么害怕了,但他们还是觉得有符在手里,多少都有些安全感。

    随着他们越走越深入,空气也逐渐有些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