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寻找密道机关

    更新时间:2017-07-24 10:24:18本章字数:2292字

    “这个古墓是西汉时期左右的,这个青铜鼎保存得也很好,黑市价钱应该在四十到五十万,如果去正规拍卖行拍卖的话,价钱应该再往上涨二十万左右……”

    “这个青铜杯和刚才的青铜鼎价钱差不多……”

    “嗯,这把青铜剑还行,比那两件的价钱要高一些,黑色价七十到八十万,拍卖的话应该有一百万……”

    (本人对古董也不精通,价钱都是乱编,大家就不要去过多关注,看看就行。)

    听到独孤安娜说出的价钱后,三人都已经兴奋坏了,本来在他们想来这几件东西拿出去能卖个五六十万就不错了,没想到这几个青铜器单个的价钱就已经这么多了,如果全卖了那可不止一百万,简直是大大的发财啊!

    没等他们兴奋的大叫出声,独孤安娜的声音又传来,“这两个陶器的价值更高,每个不下两百万,如果再大一些的话,就能再翻倍。”

    闻言,三人差点惊掉下巴,没想到这两个不起眼的陶器竟然比青铜器还值钱,吴小兵更是不解的大叫,“什么?这陶器这么值钱吗?那为什么我在电视鉴宝节目上看到的那些价钱都那么低呢?还没有别人随便拿出的一些锈迹斑斑的青铜器值钱!”

    独孤安娜顿时“呵呵”一笑,“那些节目上的陶器大多是仿古的,多是几百年前仿几千年前的,那些陶器可没有汉朝或以上朝代的精品,还有的就是那些破碎的陶瓷片粘合起来的陶器,也根本没有多少价值,而且由于几千年前的古墓大都年代久远而坍塌,或被浸泡在水中,很多陶器都保存不下来,所以市面上有两千年以上的陶器非常稀少,完整的就更不用说,而这两个陶器不仅完整,做工也非常精细,它价值不仅仅表现在金钱上,更有考古和文艺价值,我之前说的两百万一个都算少的!”

    三人听得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到这时,黄小杰突然大叫一声,“我靠,原来那些用泥捏的陶器比青铜器还值钱啊!我之前还相信兵少说的青铜器比较珍贵呢!看来他都是乱说的,没一句真话。早知道这样,我就把那几个大的陶器也带来了。”

    吴小兵被说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尤其是还在美女面前,这不是说他无知吗?不过他也没有开口反驳,毕竟他之前确实说过那些话,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啊,他也是看了电视里那些青铜器是比很多陶器都值钱,他也就理所当然的以为青铜器比较值钱了,但这话他能说出来吗?那只会显得他更无知。

    把那些东西都小心装回网里后,黄小杰这时就催促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就赶紧回去之前看到的那些墓室里再拿一些陶器吧!”

    吴小兵听了也是很同意,放下网杆就要和黄小杰俩人往墓室口走去。

    “等一下”,这时,吴小邪的声音响起,已经走到石阶的俩人都停下了脚步,疑惑的看着他,吴小邪看着他们无语的说,“拜托,现在最要紧的是帮安娜姐姐先找到同伴好不好?那些东西放在哪里又不会消失了,我们找到人再回来拿也不急啊!”

    俩人这时也反应过来,心想自己确实是太心急了,现在是要先找到安娜姐姐的同伴,而且拿了那么多的东西也是累赘,毕竟他们也不知道那些人在哪,要找到什么时候!

    俩人又返回墓室内,都表示吴小邪说得对。独孤安娜见状对他们表示感谢了一番,然后就把包扎的那些东西放回背包,再把之前和恶尸大战时的那把剑捡起,扭了一下剑柄末端的一个地方后,就见整个剑身往剑柄内快速缩去,很快就只剩一个二十多公分长的剑柄在手,看样子这是把有收缩机关的脸,这样不仅携带方便,还不惹人眼,而且他们也看到那剑身寒光闪闪,显然是把锋利的好剑。

    黄小杰看着眼热,走过去问道:“安娜姐姐,你这把剑能让我看一下吗?我还没见过这样缩回去的剑呢!”

    独孤安娜笑笑,就递给了他,见她拿着剑柄翻来覆去的看,像是在找开启的机关,就开口提醒道:“抓住剑柄末端往左扭一下,就可以把剑放出来了。”

    在她刚说完话时,黄小杰手上的剑柄上端“嗖”的一下,剑身快速的从剑柄内伸出,顿时吓了他一跳,然后看着那寒光闪闪的剑身,他“哈哈”一笑,就开始小心翼翼胡乱的舞动起来,边舞边喊:“看我的‘独孤九剑’,喝,喝……”

    另一边的吴小兵也快步走来,对还在乱舞‘独孤九剑’的黄小杰鄙视道:“还‘独孤九剑’,就你这身材舞什么剑都没用,去犯贱还差不多,别把安娜姐姐的剑给弄坏了。”见他不理自己,就喊道:“快点,快点,到我玩了!”而回答他的还是乱舞中的黄小杰的‘呼哈’声。

    等他们三人轮流把玩之后,独孤安娜收回剑身,插在背包侧面一个小装口内,只露出一点剑柄的末端。

    “安娜姐姐,之前我们来这个墓室途中看到好几个分道,不知道你跟你的同伴是在哪里失散的,你又去哪些地方找过?”吴小邪这时问道。

    “我们是在这个墓室外面那条直线墓道右边末端的一个大墓室里失散的,我们当时在那里查看时,可能是谁不小心触动了机关,地面上突然升起了很多石墙,把我们都分隔开来,由于我当时是站在最靠近墓室口的地方,所以就先退出了墓室,而当我刚退出时,墓室口上面就落下一道厚重的石门,把墓室给关闭了。我在外面找了很久都没找到打开石门的开关后,就往回走,看看有哪条路能跟那个墓室想通的地方,因为我知道他们被困的墓室肯定会有隐蔽的出口,以他们的经验很快就会找到出口出来的,但是我找了很多的地方,不是你们看到的那种小墓室,就是外面那种分道,非常的多,我也不敢多走,怕彻底迷路了,最后就走到了这里来,之后发生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独孤安娜想了想认真的说,接着她环顾了下墓室又说,“不过以我的判断,这个墓室它不仅仅是放几个石棺,和里面的恶尸来护墓而已,这个墓室里应该还有通往别的地方的隐秘通道,所以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这里仔细的找找看通道的机关在哪,至于外面的那些地方也不用去看了,都是一些小墓室和分道,以我的猜想,那些墓室、通道都只是这个大型古墓的外围而已,如果我们能在这里找到隐秘通道,那才是真正的到了古墓的内部。”

    听闻之后,几人也不再多说,就在墓室内仔细找起机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