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诉状

    更新时间:2017-08-01 10:03:59本章字数:2275字

    从他们进入密道开始,就在小心警慎观察行走着,就怕这个通道又被墓主人设置了一些机关陷阱什么的,他们要是不小心碰上,在这三四米的通道内是很难躲避的,所以他们都打起精神。

    但在他们走了十多分钟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生,更没有什么机关陷阱的痕迹,这让他们松了口气的同时,也让他们想到可能墓主人对之前那个墓室里的机关很有信心,进入那里的人不会活着出去的,所以这个密道就没有设置了机关。

    稍微放下心的几人速度也快了一些,但也没完全放松警惕,谁知道这墓主人会不会玩什么心计,让他们放松的时候突然来个致命的陷阱,毕竟古代老祖宗们的智慧高着呢,这不得不有所提防啊!

    在这种气氛下,几人也没说什么话,就这么安静的往前走着,而这时,后面的吴小兵也把他那把手电筒打开,吴小邪见了就劝止他,让他省着点用,不然到时候全没电怎么办。在吴小兵要把手电筒放回去时,独孤安娜就让他不用,接着她从背包里拿出三把把手电筒,分给他们三人,告诉他们那是可以手动充电的,还防水防摔,让他们手电灯都开着,这样更明亮些。这回他们都不客气,每人开着一把,连独孤安娜都把吴小邪那把也开着,把这三四米宽,四米多高的的通道都照得通亮。

    又行走了几分钟后,大概是觉得气氛太沉闷了,或是想起了什么,独孤安娜就快走几步,来到吴小邪身旁,然后开口问道:“对了小邪,你的法术学的这么厉害,那你师父肯定也是一个道术宗师吧?那你师父是哪个道家宗门?学的又是什么道术?”

    “哦,我师傅他啊?他是‘茅山宗’的,学的是茅山道术。”吴小邪看了她一下,语气平淡的说。

    吴小邪说得轻松,独孤安娜却听得一呆,“啊!小邪你师傅居然是‘茅山宗’的高人?”在他们这种没有高深秘术的盗墓世家眼中,‘茅山宗’就是个超级大宗派,在道术修行界里那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连被之前吴小邪那“妖孽”给惊到已经有抵抗力的她,一听到“茅山宗”还是不由自主的惊叫出声,这也看出了茅山道术的威名有多大。

    像是没有听到她的惊讶似的,吴小邪有点嫌弃的口气说,“东方老头他那茅山道术也没什么好的,很多的都不能耍帅,又不炫丽好看,还不如那位前辈留下的‘玄天道法’里的那些法术好呢!比一下茅山术用的简单、方便,那些茅山术用的时候动不动就是要念很长的咒语,还要掐很多的指决才能施展,或者是需要摆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要不就是需要等到了时辰才能摆坛作法,真是学得我都快烦死了。所以我还是喜欢那位前辈留下的法术,很多的用得不麻烦,还威力大又炫酷好看。”

    “这样你还嫌弃啊小邪?你知不知道现在茅山道术在世间的名气有多大吗?而且还是‘茅山宗’的道术,我听我爷爷说过,‘茅山宗’是现在茅山道术里最正宗的几个门派之一,也是拥有茅山秘术最多的两个门派之一,另一个好像叫‘矛天宗’的,这也是几千年前茅山道派分裂以来最能保持茅山道法正宗的两个最大的门派。之后的很多道术都是从正宗的茅山术里面延伸变化出来的,像我们独孤家的道术也是一样,可以说,茅山道术是天下众多道术里威力最大,最高深莫测的一种术法,很多人想学都学不到呢,你居然还嫌这种道术麻烦、不好看?”独孤安娜顿时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吴小邪闻言,只是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而且各种道术秘法也有各种的妙用,不是说你学的那本什么‘玄天道法’上的法术好看就一定比很多的茅山术好用,再说,那本书上创出的法术也就两千年左右,而茅山道术的起源时间比它长远多了,说不定拿书里的一些道术也是从茅山道术中领悟出来的呢?所以很多的东西都各有各的玄机,你也不要嫌茅山道术用得麻烦,可能有些高深的茅山道术里的玄机是你学的那书里的道术所不能比的。”独孤安娜接着说道。

    “嗯,安娜姐姐你说的很对,茅山道术也有很多高深的秘术,有几个复杂的道术就很高深,很有玄机,我学了也暂时用不了,东方老头说我那是火候还不够,等我以后经验足,功力够了就能使用。”怕她还会说什么“教训”他的话,吴小邪赶紧顺着她的话说。

    闻言,独孤安娜对他赞许的点点头,也就不再说他了,而是话音一转,好奇的问道:“对了小邪,刚才我一直听到你称呼你师父东方老头的,那是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叫师父?这样叫他不是很不尊师重道吗?”

    闻之,吴小邪撇了撇嘴说,“那老头还需要尊师重道?记得当年我跟他学道术时,我本来是不想学的,可那老头太卑鄙了,最后骗我答应拜他为师后,他就……”吴小邪把他当时学法时东方老头对他所犯下的‘罪状’都说给了她听,尤其是东方老头答应他能随便用法术最后又反悔,而他去找他理论还被他整得很惨的事都说了出来,特别是说到最后那个‘腹泻咒’时,他说的是那个惨痛、悲凉,就差是‘声泪俱下’了,他接着说道:“安娜姐姐你是不知道啊!当时那个‘腹泻咒’弄得我差点走不了路了,屁股也是休息了好几天才好些的,所以你说那东方老头哪像个道家高人啊?居然欺负我一个小孩子,用这种方法逼我遵守他说的话,而且还不给我解清‘惩罚咒’,说是我以后要是再犯那就再继续惩罚。所以我就不喊他师父,因为我们全村人只知道他姓东方,所以我就叫他东方老头,反正那老头也不管什么尊师重道,随便我怎么叫都行。”

    独孤安娜听了之后,已经是哭笑不得,没想到吴小邪跟他师父之间还有这样有趣的事情发生,从吴小邪的话语中,她能想象出当时的情形有多好笑,更没想到他师傅堂堂一位“茅山宗”的道术高人,为了能得到他这一个资质逆天的徒弟,不惜使用欺骗的手段,又为了能让徒弟听话,更是用了各种惩罚的方法,想到此情形,她就觉得乐不可支,忍不住露出笑意说,“小邪,看样子你那位师父还挺特别的嘛!咯咯……”最后终于忍不住娇笑出声。

    就在吴小邪要开口说话时,身后传来吴小兵的声音,“邪少,前面好像有转弯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