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悲惨的死法

    更新时间:2017-08-04 20:20:25本章字数:2365字

    在独孤安娜转过头后,许久都没说话吴小邪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俩人一眼说,“那俩贱人就是事多,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玩,还是这种方式玩,真是服了他们。”

    不过,在他转头看向独孤安娜时,却被他眼中所看到的景象给吸引住,一时间心跳有些加速,呼吸混乱。那就是由于在奔跑中的原因,独孤安娜那被暗红紧身衣包裹住的丰满胸部也正随着她的跑动而小幅度的上下抖动着,再加上皮衣的链子处露出一点白嫩的肌肤和若隐若现的无底深沟,显得煞是诱人,让他一时转不过头去。

    独孤安娜点点头笑道:“是啊!小兵,小杰他们挺会乱搞的,还能想到这样玩,真是脑洞大开得不行……”可是她说着说着,突然发现吴小邪的眼睛盯着自己不动了,准确的说,是盯着她的身体某个部位。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才发现他在盯着自己的因奔跑而跳动的胸部,顿时让她脸色微微一红,但她很快调整心态,左手伸到他的腰间,抓着一小块肉左右扭动着,脸上一副笑眯眯的表情说,“是不是很好看啊小邪?要不要再凑近点看呀?嗯?你再看一会,那我们可就要撞墙上了!”见他一脸呲牙咧嘴后,才放过他的腰肉。

    吴小邪“呵呵”傻笑的揉了揉被掐过的腰间,虽说这贱人皮糙肉厚的,但独孤美女可不是个娇柔女子,手劲也是有点的,虽然没有疼得他表现的那么夸张,但也让他回过神来,听到她的话后,又不舍的看了那诱人的‘美景’一眼,才转过头去看着前面的方向。在此之间,可能是他的心绪不稳,他用右手保持的前端箭形护罩已经变回原本的椭圆形了,而且这个形状的前端护罩也让更多的噬魂蝉撞到上面,无形中也增加了他的负重。

    意识到问题后,他就赶紧集中精神,施放念力,把保护罩又变回了箭形,才减轻了压力,又开始了穿梭前行。

    再说到吴小兵和黄小杰这边,他们在听到独孤安娜的提醒后,赶紧转头去看,只见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断隔后,终于又来了十几只绿光闪闪噬魂蝉,看到这,吴小兵略显无奈的说,“看来,我们的比拼要终止了!”右手一挥,“啪”的一声,那只被他们玩得已经发不出叫声的噬魂蝉又被他打到对面去。

    “等我们把它们清理出去的时候,有机会的话,我再留下一个,接着我们未完成的比赛!”黄小杰也回了一‘球’说。

    “好!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先打眼下的淘汰赛,等有机会,再较量我们的友谊赛,”吴小兵看着又向他飞来的噬魂蝉,说了一句让它想死的话,“朋友,你给我们当这么久的‘乒乓球’玩也累了吧?那我就大发慈悲,让你去‘休息休息’吧!看我的终极暴射球,我打!”抡起拿符咒的右手,用尽全力从右往左把它给打飞出了保护罩的口子。

    而那只心里只觉得活着比死还痛苦的噬魂蝉脱离毒手后并没有停在空中,而是直掉到地上,显得奄奄一息似的,身上的绿光只微微的闪了几下后,就全熄灭了,显然,这只噬魂蝉在坚持了它短暂的辉煌后,终于结束了“悲惨”的命运。

    我想如果它能说话,它最后临死前的话一定是对折磨它的俩贱人大骂:我滚你们个王八蛋的,老子我是来给你们玩的吗?我那是被你们强迫的好不好?还说让我‘休息’这种没人性的话,这根本就是让我永久的‘休息’啊!可伶俺还是个小处蝉一只,还没有留下子孙后代就这样悲惨的归西了!苍天啊!我诅咒他们俩木有小鸡鸡,额,要不然就让他们越长越短!噢!我死了……

    把那只可伶的噬魂蝉拍出保护罩后,这贱人还摆造型竖起两根手指,大喊一声:“耶!满分!”

    黄小杰只是给了他一个白眼,就去看那已飞进来的十几只噬魂蝉。

    吴小兵自恋完后,突然瞥到那只被自己打出去的噬魂蝉居然掉到地上,一动也不动了,而且身上的绿光也不再闪烁了,见此,这贱人忽然非常夸张的“悲呼”道:“‘蝉兄’,你到底怎么了,‘蝉兄’?为何你掉到地上再也没起来了呢?我只是让你休息一下,你怎么就休息没了呢?‘蝉兄’你‘甘愿奉’献生命给予我们快乐,你的这份‘恩情’我们会永感于心的,你一路走好,‘蝉兄’!呜呜……”到最后还假装仰面‘悲哭’,好像他跟人家有多深的‘感情’似的,不见刚才把人家‘玩’得那么惨,现在还在这里假慈悲,如果那只噬魂蝉地下有知的话,一定会非常后悔自己对这贱人的诅咒不够,应该让他这辈子都不能碰女人,让他跟自己一样,到死都是一个可耻的小处男。

    听到吴小兵的‘悲呼’声,黄小杰也看了那只噬魂蝉一眼,果然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没有发出了绿光,显然是已经死了,顿时让他心里觉得好笑,连吴小邪施放的火法术都烧不死的噬魂蝉,居然被他们给这样玩死了!不过想想他又释然了,被他们那样来回击打那么多次,就是石头都能给玩碎了,何况是个有生命的东西呢!

    “好了,不要再鬼哭狼嚎了,难听死了!”黄小杰打断还想继续‘悲呼’的贱人兵,“兵少,你这演技不够啊!一点都不真情流露,有种你流下几滴眼泪给我看看?那我就佩服死你了!”

    “额,呵呵……不好意思,献丑了,小弟是刚学表演的新人,还没学到随时随地流眼泪那种深度的‘课程’,所以就不在这里献丑啦!”吴小兵没有一点出丑的表情笑道。

    瞥了他一眼,黄小杰回过头去,注视着已来到他的攻击范围的几只噬魂蝉,可就在他刚要挥手攻击时,突然,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瞪大了眼睛看着这群噬魂蝉后面的保护罩口处,回过头来对着吴小兵满脸惊异的叫道:“不好了兵少,这回可不只是一群噬魂蝉飞进来,后面又出现一群差不多数量的噬魂蝉啦!”

    吴小兵闻言,也赶紧往后看去,果真,在保护罩口外又出现了一群噬魂蝉,再加上先来的那群,那就有二十多只了,看到此处,俩人均想到:难怪之前他们打了那么久的‘球’,却没有出现一只噬魂蝉,原来是它们也学精了,是要等两波一起再出现的。

    “别管它们来多少了!先把它们清理了再说!”吴小兵一边对前一波进来的噬魂蝉攻击一边喊道。

    他喊出声的时候,下方的黄小杰已经跟先头部队的几只噬魂蝉开始短兵相接了,他边拍打边回声道:“兵少,别忘了我们还有比分比赛的,你的比分还落后着呢!这回来了这么多你可要坚持住啊!可别被‘针’扎了哦!”

    PS:嗯~我是个无语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