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靠!真的有陷阱啊!

    更新时间:2017-08-06 10:25:13本章字数:3317字

    “啪”,又是一群噬魂蝉被清理完,吴小兵“呼”了口气道:“这次我比杰少你还多干掉两个,嗯,照这样下去,我很快就会超过你了!”

    黄小杰听了,还没来得及对他说反讥的话,突然,从前面传来“轰”的一声闷响,整个保护罩也是大震,接着就听到吴小邪对他们喊:“大家都停下”,边停止跑动,左手往俩人的方向伸出,后面保护罩的口子就瞬间合闭,然后无数的噬魂蝉都接连撞到上面,“叮叮”声响个不停。

    在吴小邪的声音响起时,他们三人也停止了跑动,由于太过突然,后面的黄小杰还差点刹不住车,撞上前面的吴小兵呢!

    不等他们发问,吴小邪就苦笑道:“前面不知道哪来的一大团噬魂蝉,突然就撞了上来,阻止了前进,加上我们跑动的速度又不足,外层也没有火护罩,所以不像刚开始冲的时候一样,所以就被迫停下了。不过没没关系,我们跑了这么久,就当是停下休息一会吧!不过后面再行进的速度可能就更慢了,走,我们靠到墙壁休息,也减少保护罩的一面攻击。”然后他控制着保护罩往右边墙壁靠去,快要靠近墙壁时,右边护罩的噬魂蝉像是怕被挤压似的,纷纷展翅飞散了。

    在保护罩触到墙壁时,吴小邪放下了一直控制保护罩的手,前端的箭形也恢复了原状,只让护罩本身的形态抵挡噬魂蝉就行。

    靠在墙上休息后,看着保护罩上趴在密密麻麻闪烁着绿光的噬魂蝉,和那连绵不绝的

    “叮叮”声,吴小兵就有些担忧的说,“邪少,这保护罩上面趴的噬魂蝉越来越多了,你这保护罩能不能撑得住啊?怎么感觉再被它们怎么叮下去,好像随时要裂开似的,要不你再多加几层吧,让护罩更牢固点,我们也安心些。”

    “关你的机吧!不知道就不要乱说,还好像要裂开?你的感觉很灵吗?怎么我又没有这种感觉呢?如果真有,我怎么会不知道啊?真是的,居然敢怀疑本少的能力,真是该惩诫一下,你自己说,回去以后要接受什么样的惩罚?”吴小邪‘气愤’的说道。

    “就是,邪少的能耐兵少你怎么能够怀疑呢?是应该惩罚,邪少,我看应该给他一个难忘的惩罚,不然说不定以后还会再犯。嗯,我看不如到时候就给他施一个‘腹泻咒’吧,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我看兵少他也一定很想再体验当时那‘超爽’感受的,你说是不是啊邪少?嘿嘿…”黄小杰这时候怎么会放过落尽下石的机会呢!他马上就给吴小邪出了一个绝佳的主意,最后他好像看到吴小兵被惩罚的后果似的,奸笑出声。

    “嗯,杰少这个主意不错,既然要惩罚,那就要记忆深刻的,我相信这个惩罚过后,兵少也一定会永远记住这次的‘教训’,不敢再怀疑本少我的能力了。”听了黄小杰的提议,吴小邪摸着下巴,假装认真思考的模样道。

    一边的吴小兵已经听得是满脸惊恐,腿都有点打颤了,显然是想到了那种惩罚的后果,这时他心里是后悔不已:自己干嘛嘴贱要说刚才的话呢?明知道吴小邪是个喜听好话的贱人,自己干嘛要怀疑他本事,以他那贱人性格很有可能会真的给他那种惩罚的。所以他赶紧认错、求饶道:“不要啊邪少,我知错了,别用那个惩罚啊!不然会出人命的,我保证以后都不会怀疑你的能力了,你就当我刚才说的话都是放屁,放了我吧?”接着,他又瞪眼看着一旁幸灾乐祸的黄小杰,“有你什么事啊杰少,就会乱出鬼主意,你给我乖乖关机闭嘴,别在乱‘放屁’了!”

    “哎呦!你做错事了居然还敢说我?邪少你看,他现在都是个‘罪人’了还这么嚣张,我看他刚才的认错态度也不是认真的,没有一点诚意,所以你可别心软放了他啊!哼!本来还想你给我说两句好话,我还会帮你求求情的,没想到你居然哈哈‘威胁恐吓’我!让我闭嘴?你现在就是跪着求我都没用了!哼哼!”黄小杰一副‘不识好人心’的夸张模样,怪声怪气的说。

    吴小兵顿时就无语了,这贱人说得也太夸张了吧?还说我‘威胁恐吓’你?这冤枉得太离谱了,怕吴小邪有什么误会,他又是解释,又是一堆好话说过去,同时还不忘坑黄小杰,说他这么会说谎,他刚才心里肯定也是和我一样的想法,只是没说出来而已!要惩罚就连他也一起惩罚。然后就是两人不停的给吴小邪说好话,顺便再黑对方。

    吴小邪刚开始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看他们互撕,顺带享受他们的好话。过了一会后,他才假装想了想说,“嗯,不管怎么说,都是兵少你错在先,既然你也诚心的认错,而且现在休息的也差不多了,这次就饶了你吧!”不等吴小兵高兴的叫出声,他的话音一转,“但是,虽然大的惩罚没有了,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嗯,就罚你以后骑车载我三个月吧!你没意见吧?”心想:哼,不能就这么便宜你,让你当三个月‘劳工’算是给你轻的惩罚了。因为他们村离学校有四五公里,所以他们来回都是骑自行车,不过他们是寄宿在校外的宿舍,也只有星期天和假期时才回家,到上学前一天晚上再骑车上来。

    闻言,吴小兵刚提的心又放松下来,心想:载他三个月又没什么,除了星期天和节假日,也载不了几次,这惩罚可比那个轻松百倍,傻子才有意见呢!然后他就赶紧答应下来。

    见他‘认罚’的态度良好,吴小邪也满意的点点头。

    另一边的黄小杰见此,却是很不满,显然吴小邪给的惩罚太轻了,可以说是没有惩罚,但他也不敢说出来,谁知道吴小兵会不会把他也拉下水,只是心里一时诽腹不已。

    “好了,我们也休息差不多了,现在就继续出发吧!”吴小邪走到保护罩之前跑动的位置说道。

    操控着保护罩移动,然后再顺着墙壁摸索前进。因为现在保护罩后面的口子也封住了,想象之前那样跑动就很难了,如果再打开口子,那瞬间就会飞进无数噬魂蝉,只会让他们更危险麻烦。并且前端都爬满了噬魂蝉,已经没有可看清前路的视线,所以他们只有这样靠着墙壁行进。

    他一走动,另外三人也紧跟前进,这时,他旁边的独孤安娜好奇的问道:“小邪,你们刚才说的那个‘腹泻咒’的惩罚,小兵他怎么那么害怕?难道你以前对他用过?”

    “呵呵…”,听她这么一问,吴小邪顿时就笑出声,显然他也想起了对他俩用过‘腹泻咒’的情形,“那是因为以前我刚学会这个咒术的时候,曾经‘叫’他们去试验过,结果他们只泻了五次就受不了了,而且那次我还没学解咒的方法,因为东方老头不肯教,可能是怕我解了我身上的咒吧!我当时一时兴起,忘了还没学会解咒,就对他们用上了,正巧那天东方老头还不在,所以他们就悲剧了。不过也幸好没多久东方老头就回来了,给他们解了咒,但也给他们留下这‘深刻’的记忆,所以才会让他们闻之色变。”

    “咯咯…“听他这一解释,再想象一下当时他俩的囧况,独孤安娜差点笑得直不起身,好一会才平静下来,然而当她刚要开口说话时,俩人身后传来黄小杰的惊呼声“啊!什么情况啊?!”

    俩人回身看去,只见在黄小杰靠墙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一米多宽的开口,靠着墙壁走的黄小杰一时没察觉就像后倒去,而且他手上一直和吴小兵抓着杆子,由于事出突然,向那口子倒去的他下意识拽紧手上的杆子,这样就形成了连锁反应,把不知情的吴小兵也给带着倒去。因为他们俩距离近,等吴小邪和独孤安娜看过来时,吴小兵就已经快被带了进去,这时,只听吴小兵一声惊慌的大喊:“我靠,真的有陷阱啊!!” 声音刚落,整个人都摔进那门里。同时,那突然出现的口子也在瞬间合闭,看上去一点缝隙都没有,就好像那个口子从没出现过一样。

    “兵少、杰少……你们在哪里啊?有没有事啊?喂…”在口子合闭的瞬间,吴小邪就快速赶到墙壁前,想把他们拉出来,可事发太过突然,在短短一两秒的时间俩人就已经摔了进去,在他赶到时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他就拍打着墙壁着急的大喊。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会有陷阱出现,也不知道他们掉进那个地方危不危险,所以他心里非常担心。但是不管他怎么拍打喊叫都没有任何回应,只听到一阵‘啪啪’的拍墙声。

    独孤安娜这时也来到了他身边,不过她没有吴小邪那样焦急,在那合闭的地方拍打着听声音,然后她就要开口安慰吴小邪时,这时,吴小邪就焦急地对她道:“安娜姐姐你快让开,我现在用内力把墙壁打开救他们出来。”

    “等等小邪,你先不要着急,刚才我看了下墙壁,硬度跟厚度和之前的那个墓室是差不多的,所以用蛮力是使不通的,”独孤安娜赶紧拉住他说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他们会有什么危险,以我的判断,这个时候出现的陷阱既然只是把他们关闭在另一个空间,而不是直接出现危险的机关,我想应该是这墓主人给来到这里的人的一线生机,否则的话,就以这通道内无数的噬魂蝉就足以消灭很多进来的人,何必再弄一个只是让人掉进的陷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