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太极玄印阵

    更新时间:2017-08-08 08:36:58本章字数:4021字

    保护罩内,吴小邪和独孤安娜又连续奔跑了十几分钟,中间还时不时的说话聊天,这也是两人都练武身体好的因素,要是平常人早就玩完了。

    独孤安娜的家族流传这么多年,除了那些玄门道术,还有家族中人专练的内功心法,名叫“煌灵心法”。这功法是他们祖先根据他们独孤家族人的体质而创作,再加上修炼之前要喝秘制的练气之药,否则是修不出真气的。而只要修出真气后,以后就不用再喝就可以正常修炼下去了。

    天资越好喝的次数就越少,修出真气的时间就越早。所以独孤家族的人个个都是练武之人,这不仅是因为他们的职业需要敏捷的身手,更是为了遇到危险时能够保命。

    所以独孤安娜从6岁起就开始修炼家族功法了,并且她的天资还不错,只喝了5次药就修出内气,现在在家族年轻一辈中也是功力最好的前三名。功法分为十二层,现在独孤家族里修为最高的是她的爷爷,已修炼到第九层,不过想要再进一步就有些难了,毕竟是年纪大了,心力不足,如果没什么机遇的话,也就止步于此了!

    就在他们聊天的时候,一直看着前方的吴小邪突然一脸惊喜的大喊:“安娜姐姐你看,我们到出口了,我们终于到出口了,哈哈…”

    高兴的大笑出声,跑了这么久,终于可以休息,摆脱那些烦人的噬魂蝉了!

    闻言,独孤安娜顺着保护罩的前端看去,虽然前面还有很多噬魂蝉在飞舞,但她的视线还是从它们的间隙看到大概20米外出现一个漆黑给我闪烁着绿光的口子,显然是噬魂蝉都往通道这边飞来,而出口外没有了噬魂蝉,所以才形成了两种不同的情况。

    见到果然是出口,独孤安娜也显得很兴奋:“真的是出口啊!我们终于跑出来了!再跑下去,真的是腿都要跑断了……”

    过了这个出口,不仅是能摆脱这些噬魂蝉的麻烦,而且她感觉距离他们这次进古墓的目标更进一步了,说不定在不久还能碰到她的那些伙伴呢!所以她显得尤为激动。

    “安娜姐姐,一会到出口的时候我先把你送出去,我再施法把这些噬魂蝉挡在通道内。”吴小邪开口提醒道。

    独孤安娜闻言,赶紧点头回应。从看到那出口开始,她也没有出口问他如果他们跑出去那些噬魂蝉还紧追上来怎么办?因为她知道吴小邪肯定想到这个问题,并也有应对的方法,不然看到出口他也不会那么高兴了!

    在他们说话间,二十多米的距离很快就临近了,在离出口两米时,吴小邪加大了念力的输出,让保护罩前端变得更长,然后前端分开,他赶紧把独孤安娜拉到身前,说了声“安娜姐姐你先走!”,然后右手抵在她后背,用柔力把她推了出去,落下出口几米外。

    接着他再两手一张,把分开的保护罩变宽变大,快速往通道两边伸去。因为在他们跑近出口时,前面已经没有噬魂蝉了,所以保护罩往两边伸去后,整个保护罩就形成了一堵淡金色的‘墙’,把靠近出来一米多处给堵满,密不透风。

    把噬魂蝉隔离后,吴小邪也松了口气,这样他就有一些时间来施展更厉害的防护阵,把它们阻挡在通道内。

    这时,从护罩墙那边传来“咚”的撞击声,而且那层护罩墙还凸出一大块,然后护罩墙上金光一闪,那凸起之处又反弹了回去,但是那淡金色的护罩墙却显得暗淡了一些。

    出现这个情况原来是后面一大群噬魂蝉冲过来,然后撞上了护罩墙,等护罩反弹时,很多的噬魂蝉趴在上面“叮叮”的扎个不停,而更多的则是堆挤在一起,把通道都给堵满了,从他们这边看过去,全是密密麻麻闪烁的绿光。

    见此,吴小邪也不再多浪费时间,走到离出口还有一米的左墙壁前,看着右手的中指,闪过一丝肉疼之色,然后毅然决绝的放入口中,用力一咬,顿时手上一阵疼痛,原先被咬过已经不流血的手指又破皮,流出血来。接着他就并起剑指,用流血的中指在墙壁上画起符咒,边画嘴里边小声快速的念着咒语,大概十秒后就画好了符咒,然后走到右边同样画一个符咒。

    吴小邪现在所要施展的法术也是《玄天道法》中的一种高级防护道术,名叫“太极玄印阵”,是一种能在空间相对不宽阔的地方才能更好施展的防护法阵,也叫防护墙,而像这个通道的大小,施展起来正合适,如果相距太远的话,法阵的力量就会有所减弱。

    本来这个防护法阵用朱砂来画才是轻松又方便,但吴小邪他们今晚是来捕鸟的,身上哪会带那种东西,更没想到他们会遇到这种情况,所以,他只能选择咬破手指用血来画符。并且由于符咒是用他的纯阳之血所画,所以法阵的威力要比朱砂所画的要更强,不过缺点也是有的,只看吴小邪画了两个符咒而有点苍白的脸,就知道他的付出也不小了。

    画完右边的符咒后,他就走到两边符咒相对应的通道中间,然后蹲下在地板上画了一个太极阴阳图,没多大,差不多二十多厘米,如果是用朱砂来画,那当然是越大越好,可还是刚才所说的原因,用他的血来画,就算很小也比朱砂所画的威力强。

    画好了太极阴阳图后,吴小邪站起身来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想这次回去一定要多吃点补血的东西,把今晚流的血补回来。

    符咒画好后,现在只需要用法力启动就行了。至于他手指上的血,在他撤回内力,没有了内力推动后,就已经停止了流血,把手指上的污尘一擦,就看起了防护墙的情况。

    这时他才发现,那防护墙已经整体向这边逐渐凸出来,只过了这么短的时间,那后面有更多的噬魂蝉往这边飞来,一层撞一层,重力之下,把防护墙给压成了这样,看样子这防护墙应该就要法力尽失而破裂消散了。

    不再迟疑,吴小邪退出了通道口,双手开始结印,边结边念道:“无极生阴阳,阴阳乾坤转,太极生两仪,两仪万法成,太极玄印阵!启、启、启!”

    结完手印,念完咒后,右手变剑指往墙壁两边的符咒一指,每指一下就喊一声“启”,被指的地方都会发出淡淡的红光,而到了地上的太极阴阳图时,他就变成了双手相合,拇指相扣,食指弯曲指甲相抵,无名指和小指往里放,只余竖起的两根中指相贴,之后就用两指对着地上的太极阴阳图一指,再喊一声“启”,话音落下,不仅地上的图发出强烈的红火,连两边的符咒都一样,因为他用法力指完三个地方后,就是法阵开启之时,所以发出的红光要比以前强多了。

    红光一发出后,就迅速的形成一层红色的防护墙,而接着从地上的太极阴阳图处升起一道红色的太极图虚影,停在防护法阵的中间,缓缓的转动着,看上去妖艳又美观。

    在法阵形成几秒后,那鲜艳的红光渐渐淡了下来,只形成一层淡淡的,若有若无淡红色防护墙,连太极虚影也是淡若不可见。

    就在这时,他们耳边传来“叮”的犹如玻璃破裂的清脆声,抬眼望去,只见第一层防护墙已经变成了透明的颜色,而且整个防护墙突出非常的大,表面上也出现了好几道裂痕,刚才的声音就是被挤压的裂痕上发出。再然后,就是不断的“叮叮”的响声,透明的墙面上裂痕越来越多,而且防护墙还在抖动着,显然后面还有无数的噬魂蝉撞上来。

    几秒钟后,充满裂痕的防护墙突然“呯啷”一声,整个破碎开来,由于法力尽失,逐渐消散在空中。

    防护墙一消失,那些犹如脱困的饿狮般的噬魂蝉瞬间就往他们这边扑过来。可是刚到半米左右时,又撞上了一层防护墙,“太极玄印阵”瞬间就红光大放,中间的太极图更是快速转动,好像要把那股撞击的力量卸掉一样,法阵只是微微晃动了几下,然后大盛的红光把撞上来的噬魂蝉都反弹出了半米,所有的噬魂蝉停顿了一下后,又接着往前冲。

    而在它们停顿期间,“太极玄印阵”的红光又淡了下来,恢复成原来的形态,可当噬魂蝉又撞上来之时,法阵又瞬间红光大盛,把它们又给反弹了回去,然后又暗淡下来……之后就这样开始循环上演这精彩神秘的一幕。

    见到吴小邪布的法阵把噬魂蝉挡下来后,独孤安娜心里也长舒了口气,虽然对他的法术有信心,但刚才看到那些噬魂蝉能在那么短的时间把第一层防护墙冲击碎裂,她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的。不过现在看这个法阵的威力明显要比之前那个强很多,在阻挡噬魂蝉的冲击时显得很轻松,就放下了心中的那点紧张和担忧。

    虽是如此,但她也没有高兴的叫出声,或是跑过去跟吴小邪开心的庆祝,而是走到他身边,看着他那有点苍白的脸色和还有着红血印的手指,眼中闪过一丝心痛,轻声问道:“小邪你怎么样?我看你脸色很不好啊?”

    见他看着自己傻笑的摇摇头后,责备的说道:“小邪你也真是的,干嘛要用自己的血来画符施法呢?难道就没有别的法术了吗?”

    听了她的关心话,吴小邪心里很是感动,感觉就算是流再多的血也是值得的,脸上故意露出轻松的笑容,笑呵呵的说道:“没事的,安娜姐姐不用担心,只是损失了一点血而已,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等回去后我让我妈多弄点补血的东西吃,很快就补回来了!”接着又解释道:“至于要用血来画符布阵,第一是这个防护法阵在这个情况下是最适合使用的道术,第二个那就是我身上没有朱砂,所以没办法,我只好用自己的血来画了,而且用血来画符咒,法阵的威力比朱砂画的更强,也更持久。这就是所谓有失有得,损失了一点血,但换来更坚强的防护,也算不亏了!”

    听他这么说,虽然还有点心疼,但这也是件无奈的事情,因为如果你身上没有朱砂,想要画符施法布阵的话,那唯一的办法就像吴小邪这样用自己的血来画,还能提高点符咒阵法的威力。

    见他脸色虽然有点苍白,但没有什么头晕不舒服的情况,她也暂时放下心来。然后她就从包里拿出几瓶水,两人喝点水歇息一下,从通道里开始跑动到现在,早就口干的很。

    吴小邪灌了几瓶水后,脸色看上去也好了一些,在休息了一会他就说道:“好了安娜姐姐,我们就不要在这里多呆了,还是早点走吧,早点找到你那些同伴和要找的东西就早点离开这里。也不知道兵少和杰少他们怎么样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逃出那个地方!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赶快完成这里的事,然后再去找到他们。”

    闻言,独孤安娜也赞同的点点头,不过,在他们就要继续前行时,独孤安娜忍不住回头指着那防护法阵问道:“小邪,这个法阵能挡住那些噬魂蝉多久?要是我们在它们冲破法阵之前还没有出去古墓的话,它们会不会再追过来呢?”

    “不会,安娜姐姐你放心吧,这个法阵以我看应该能阻挡它们三个小时的时间,这么长时间就算我们还没有出去,也已经走了不知多远了,而它们闻不到我们的阳气之后,就会自然的返回通道内,再继续结蛹长眠的。”吴小邪笑道。

    独孤安娜放心的点了点头,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之前的两个手电筒,吴小邪拿大的,她拿小的,开始观察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