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神器的召唤

    更新时间:2017-08-16 10:23:26本章字数:3376字

    书上村,吴小邪家。

    他家很宽敞,有三间平顶房,中间最大的是客厅和四间卧室,他老爸老妈睡左边的一间大的,另一间小的是书房,右边两间同样大小的房间是他们两兄弟的。

    主屋外是一个很宽大的庭院,铺了水泥,庭院左边,也就是南方位有三间房,他爷爷睡在左边第一间,再往左旁边则是个十平方左右的地方,里面有一口深井,几棵槟榔树,还有两棵木瓜树和一棵黄花梨树。

    左边房屋的中间处是大门,和一个宽敞的空间,可用来平常吃饭跟闲坐休息的地方。大门右边的两间房空着,用做平时亲戚过来时的客房,最后那间房的下首则是一间厨房和一间厕所和洗浴结合间。另外,厨房里还有一个小后门。

    庭院右边也是三间房,右上角同样是个十平方的空间,里面放了一些柴火,还有他妈妈养的十几只鸡,除此之外,里面还种了一棵吴小邪从东方老头那挖来的酸桔树,现在已经长有三米多高,结出很多的黄色、青色的小酸桔。

    另外三间房,右边那间也是当客房,中间那间却是用来放一些杂物和两辆电动车,还有吴小邪的一辆自行车。

    左边也是一间厨房和厕所洗浴间,不过,这边的厨房跟厕所都比另一边的大很多,而且平时做饭也多是用这边的,另外那间是过年过节有亲戚过来时才会用到。

    庭院下方是一堵高墙,墙外还有四五米宽的空地,也种上几棵遮阳的树。

    吴小邪父母的房间内,在吴小邪他们外出捕鸟到半夜十二点的时候,吴小邪的妈妈吕欣忍不住对还在看电视的他爸爸吴易说道:“他爸,你说小邪这孩子怎么还不回来?现在都已经是半夜了,这孩子,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你就放心吧,小邪他以前不也经常晚回来吗?说不定又跟小兵和小杰跑去哪捉鸟去了,现在是放假时间,就让他多玩玩吧!晚了他有可能又去东方大师那里睡去了!你就安心睡觉吧,我看完这一集再睡。”吴小邪他老爸看着屏幕头也不回的说。

    虽然知道儿子不会有事,而且吴小邪还跟东方大师那种人物学习法术和武功,那就更不会轻易有事了,但毕竟是孩子的母亲,不管孩子有多大的本事,在她心里他始终还是个孩子,现在听丈夫这么说,也就稍微放下心来,不过嘴上还是埋怨道:“小邪这孩子真是从小让他野惯了,现在长大了更是管不了,只希望他能跟东方大师好好学习,以后能做个有出息的人就行!”

    看着坐在床尾对着电视看得津津有味的丈夫,气得她一脚踹过去,顺手把墙上的灯给关了,“你不关心儿子就算了,现在多少点了还在看电视,你明天不上工了?”

    从地上爬起来的吴易赶紧对妻子说道:“老婆你别生气了,就这一集了,我看完这集就睡觉,而且明天是国庆了,得让工人们休息一天,我这个工头明天也是闲着的。我现在把电视声音关小点,老婆你先睡吧!”

    被窝里他老婆“哼”了一声,不再管他,她明天还要早起做饭呢!

    吴易见此也松了口气,又认真看起他的电视。

    ……

    两人在通道内跑了有两百米,前面出现一个入口,到这里时,吴小邪心里的那种呼唤更强烈了,他知道他要找的答案就在这个入口内。

    两人脚下不停,刚进入口,他们眼前一宽,里面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空间,凭他们的感觉,应该有近百米的长宽,足有十米高,而且最主要的一点是,这里不比他们到过的那些墓室都是黑暗的,这里有一种朦胧的亮光照射着整个空间,就是不用手电灯光的照看,他们也能大概看清这巨大空间里的情形。

    在这个空间中间处,有一座十几米宽,三四米高,很类似金字塔形状的玉塔,没错,就是玉塔,因为他们手上的灯光照射过去时,整个塔身呈现一种白色温润又有些透亮的玉质状,这是普通的石块比不了的。而塔的顶端却不是尖形,在往上逐渐缩小时就形成了一个小平台,目测有半米多宽。而且上面还插着一把兵器,兵器一大部分插入平台中,由于距离有点远,他们也看不清兵器上面刻画了什么,到底有多长。

    还有一点就是这把兵器的把柄比一些剑柄都要长一些,像是把能双手握住的兵器,但它的器身又比刀小很多,所以显得似剑非剑,似刀非刀。

    除此之外,玉塔周边四个方位各有一尊玉兽按四象首望塔顶。每只玉兽都有几米大小,分别是:东方青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

    并且这四只玉兽嘴中各嵌着一颗鹅蛋大小,正散发着莹莹亮光的圆珠子,这空间里的亮光显然就是它们所为,想来这四颗珠子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夜明珠了。

    看到这空间里的一切,独孤安娜已经呆了,不是她没见过这么豪华阵容,用这么大块玉来装点古墓,她以前盗过的几座战国和晋朝时期的国王墓里就有用十多米大的玉做成放王棺的玉台,她惊讶的是那些玉兽,雕刻这么大的玉兽不仅是件庞大的工程,而且这四只玉兽都雕刻得那么形象逼真,那就需要非常高超的雕刻技术了,并且还是四只,想想就知道有多困难。起码在她家族的盗墓生涯中还没见过有这种雕刻技术的大型玉器。如果这四只玉兽出现外面的话,绝对会引起全世界的震惊,不说它的份量大还有时间长远的问题,单是这雕刻的艺术都可以说是世间仅有了,这已经是不能用价值来比较的东西,而是世界上最顶级的艺术品,还是两千年前的。

    而吴小邪从进门开始,眼睛就一直盯着玉塔顶上的那件武器,看到这把武器,他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他曾经拿着这把武器对天下作恶的邪魔妖道大杀四方的畅快,和寻到遗失已久心爱之物的一丝激动、喜悦。

    吴小邪知道那心中的呼唤应该就是这把兵刃了,可他清楚自己根本没见过这把武器,所以对自己心里出现的感觉让他很是惊奇和不解。

    两人在门口处呆看了一会,就向身下十几级石阶走下去,站到下面的石板上时,独孤安娜惊叹道:“想不到在这古墓里会有这么大的玉雕艺术品,真是世间绝无仅有啊!还有这夜明珠,这么大个的已经很少见了,这里居然有四颗,连一些普通的诸侯、小国王的陪葬室都没有这种待遇,看来这墓主人生前一定是非常富有。”然后她话音一转:“只是很奇怪,为什么这么珍贵的玉雕品和这些夜明珠不用在主墓室做陪葬品,而要用到这看似无用的地方呢?”

    她心头疑惑,转头却见吴小邪的目光直视着玉塔顶上的兵刃,就问道:“对了小邪,之前你说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你,现在知道是什么了吗?难道就是玉塔上面的那把兵器?”

    吴小邪回过神来,看着她点头道:“嗯,应该就是那把兵器,我能感觉到我对它有种熟悉感,好像我曾经拥有过它一样,很玄妙的感觉。”

    闻言,独孤安娜眼睛一亮,高兴的对他说:“是吗?那真是太好小邪,这可能是你和这把兵器有缘,所以它才会对你发出呼唤的。我曾听我爷爷说过,有一些真正的神兵利器是会自主的选择主人的,别人都碰不得,只有遇到有缘人时,它才会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来通知那人,而你现在能感应到它对你的呼唤,还有熟悉的感觉,应该是它觉得你是它的有缘人,想让你成为它的主人,所以才会这样的。而且这兵器能在那么远的时候感应到你,还有这里布置得这么豪华只用以供置它,就说明这不是一把普通的神兵利器。”

    听她这么说,吴小邪也是很认同的点了点头,接着独孤安娜的声音催促道:“那还等什么啊小邪?快点过去把它拔出来啊!有了它,你以后要是再碰到厉害的邪物,也能多几分胜算了!”

    吴小邪也不多说,“嗯”了一声就往玉塔那走去,他现在心里也很想看看那到底是把什么兵器,又有些什么特殊的功能。

    可是,就在俩人走到南边朱雀玉兽近前时,本来只是发出淡淡荧光的四颗夜明珠突然间光华大盛,并且强光中出现四只玉兽的虚影,就在玉塔的四周,四兽齐鸣,然后就向闯入者齐冲而去。

    在景象突发的瞬间,吴小邪就拉着独孤安娜疾退了几米,现在看到四‘神兽’对他们冲来后,就运起法力,准备拼尽全力来抵挡它们的攻击。因为他感觉到这四只‘神兽’非常强,很有危险性,

    然而,四兽还没攻到近前,突然像是遇到了同类或是它们的掌控者,全都停在空中,看了吴小邪一眼后,就都化为虚光飞入了玉兽之中,而那四颗夜明珠的光华也暗淡下来,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好像刚刚的景象从没发生过似的。

    两人很是困惑的对视了一眼,不明白那四只‘神兽’为什么突然放弃对他们的攻击了!虽然不清楚什么原因,但吴小邪还是要去把玉塔上的兵器拿下来。

    可刚要前行,就被独孤安娜给拉住,她有些担忧的说道:“小邪你先别过去,不然可能又会触动那几只‘神兽’发起攻击的,我们还是观察一会再说吧!”

    “不用担心的安娜姐姐,如果刚才那些神兽要攻击的话,早就行动了,不可能再平白无故的隐退回去,这其中肯定有原因,它们刚才不攻击,如果我再去的话应该也是安全的。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安娜姐姐你就在这等着,我一个人去就行。”吴小邪道。

    “不行,既然小邪你决定要过去,那我也一定要去,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独孤安娜抓着他的手反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