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意外收获

    更新时间:2017-08-25 00:28:54本章字数:3066字

    独孤安娜说完后,不仅独孤鸿已经说不出话,就连开车的战洋都忍不住惊叹:“那位邪少这不是个凡人,会那么多的道术,而且武功还那么高,年纪轻轻就有此修为,当真是资质非凡,而能教出这样的天才,那他的师父跟师门一定也不简单。”

    说到这,他回头看了下独孤安娜,问道:“对了,安娜小姐,你知道邪少的师父是谁?又是师承何门的?”

    这时候独孤鸿也不再吃惊了,而是伸长了耳朵,显然也想知道这个问题。

    独孤安娜想了想,觉得告诉他们应该没事,就说道:“小邪他的师父是‘茅山宗’的一位东方大师,据小邪说他跟那位大师修习了几年道法,而且他就居住在他们村。”

    “啊!小邪他师傅居然是茅山宗的大师?”独孤鸿惊叫道。

    “难怪邪少的道术修为那么高,原来是有大宗门的高人指导啊!”战洋语气有些羡慕。

    独孤安娜点点头,她没有告诉他们吴小邪不止学了茅山道术,还修习了一本有更多高深法术的《玄天道法》秘籍,不告诉他们也是因为刚才的担忧。

    “这小邪的资质和机缘是有多逆天,不仅能遇到茅山宗的大师,还能在短短几年内有这么高的成就,真是让人都无力嫉妒啊!”独孤鸿‘啧啧’说道。

    独孤安娜心底暗笑,如果他们知道吴小邪是被那个大师骗着收为徒弟,还用了‘阴险’的手段的话,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和自己当初听到时一样,笑出声来。

    “娜娜,你有没有觉得小邪他对你挺好的?”独孤鸿用手肘碰了碰独孤安娜,眨了下眼说道。

    独孤安娜一时没反应过来,顺口说道:“是啊!小邪他挺好的,很乐意帮助别人。”

    独孤鸿无奈,只好语气更隐晦的说:“我的意思是,小邪好像对你的感觉有点特别!”

    看着他脸上有些暧昧的表情,独孤安娜终于反应了过来,瞬间脸上微微一红,娇嗔道:“哥,你说什么呢?我跟小邪他只是朋友,哪有你说的什么特别感觉!”

    “是吗?那在主墓室里的时候,你那么主动的扑上去抱他,而他又那么维护你,不让你抱小兵、小杰他们,你说这不是对你有意思是什么?”独孤鸿紧追不放问道。

    “我、我…不理你了,你坐过去,我要休息了!”独孤安娜顿时无言以对,推了独孤鸿一把,然后整个人趴在车门上,头埋在双臂内,好似真的要休息似的。

    望着耳朵微红的妹妹,独孤鸿心里暗笑,也不再说破。对于吴小邪,他是非常喜欢这个少年的,武功高强,道术高绝,身后又有茅山宗那样的大宗派师门,所以他是很希望他们能在一起。这不仅是为家族考虑,更是为独孤安娜着想,虽说他们独孤家族从没有过把子女的婚姻当家族利益的牺牲品,子女的交友或结婚伴侣都是自由选择,但还是希望他们能找个门当户对,或是有背景、自身实力强的人,这样对两者都有好处。而在独孤鸿看来,吴小邪不管是哪方面都是适合无比,所以他心里暗想着以后要多多劝说独孤安娜,有时间再把吴小邪找来,两人多聚聚,总会有开花结果的那一天。

    而不知她哥哥所想的独孤安娜则是脑子里胡乱的猜想着,有时脸上还露出若有若无的笑。

    …………

    再来说回吴小邪他们这边。

    他们已经离村子越来越近,三人一路上都没说什么话,而这时,吴小兵突然叹气道:“唉!我们这次真是亏大了,捉到的鸟儿没有了,连拿到的古董都没得卖钱,现在真是夜宵钱财两失啊!”

    “好了你,别再发牢骚了,我们这次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而且还见到了第一代先祖,这可是非常重要的,别总是想着那些俗物。”黄小杰鄙视了他一眼说。

    “好,我是俗人,你不俗,那你的网还是你自己拿着吧!”说着,把一直拿在手里的网杆往他丢去。

    黄小杰连忙接住,然后白了他一眼。

    “嘘!你们看,那是什么?”这时,吴小邪的声音传来。

    俩人往他手上的灯光看去,“哇!是田鸡,好多的田鸡啊!”

    俩人顿时两眼放光,小声的惊呼出声。

    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是村子的东南边,距离黄小杰家有几十米的一片田地,而发现田鸡的那块田地上还没有耕种,湿洼洼的泥地里有好多只肥美的田鸡在“呱呱”的叫着。

    三人这时对视了一眼,然后兴奋的大叫出声“抓啊”,对着田地里的田鸡追去。

    吴小兵和黄小杰把手电筒咬在嘴里,黄小杰更是挥舞着网杆,一网对地上的田鸡罩去,三四次就能有一只入网。

    吴小邪更是直接把大手电筒放到干净的草地上,对照着田地。

    “哇哈哈!我捉到了两只,杰少,快点,拿网过来,都装到网里。”溅了一身泥水的吴小兵高举着两只田鸡,对不远处还拿着网杆狂挥的黄小杰喊道。

    同样一身泥水的黄小杰赶紧拿着网跑到他身边,张开网让他把田鸡放进去,而网内已经有不下五只田鸡了,现在再拿网捞已经不可能了,所以他只好一手抓着网,一只手去追四处奔逃的田鸡。

    “杰少,赶紧过来,我这里也有两只,啊哈哈…真是太爽了!”吴小邪喊道。

    黄小杰又赶紧跑到他那边,刚把田鸡装进去,吴小兵那边的声音又响起:“快过来杰少,又有两只,而且还特别肥。哈哈…今晚的夜宵有着落了!”黄小杰又跑去。

    “杰少这边……”

    “杰少快来……”

    “杰少……”

    “杰少……”

    “……”

    接下来的时间,黄小杰根本没有闲着,刚装完这边,那边又捉到了,到最后,他却变成了拿着网跟在他俩身后,装田鸡。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浑身已经没有一处不脏的三人终于停止了这次田鸡捉捕行动。看着满满一网,不下四十只田鸡的捕鸟网,三人开心不已。

    “哈哈…我就说了我们今晚的运气不会差的,你们看,没有了鸟儿,我们现在却捉到这么多的田鸡,简直是我们有史以来最丰富的夜宵啊!”黄小杰看着那些田鸡,就差流口水了!

    “嗯,我们今晚劳累了一整夜,都饿得要死了,走,赶紧去东方老头那里去,一定要来个青椒爆炒田鸡才行!”吴小兵舔着口水说道。

    之后三人就赶紧往东方老头的大宅院走去,而身后则留下一片被他们践踏过的坑坑洼洼的田地。

    “嘭”,一声用力的撞开大门声,伴随着吴小邪的喊声响起:“东方老头,起来啦!起来吃夜宵啦!你这次有口福了!”

    “啪!”随着大屋左边厢房的灯光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男子,他边走边嚷道:“谁呀?是不是小邪?你这臭小子半夜不睡觉又来这里干嘛?”

    走出没有关门的大客厅,才看清男子,也就是吴小邪口中的东方老头的真容。

    东方老头的样子40到50岁,感觉好像从吴小邪他们五年前见到他到现在都没什么改变一样,容貌清逸,一样不伦不类的长发随便扎着,两鬓还是一样的斑白,脸上隐现红润,双眼深邃有神,身穿一套灰色练功长服,身材清瘦,走路轻飘无声。

    走过有些弯曲的鹅卵石路,三人来到东方老头面前,吴小邪指着黄小杰手上的满满一网田鸡说道:“东方老头,好东西啊!你看!”

    “东方爷爷好!”

    吴小兵和黄小杰对东方老头微微躬身问候。

    虽然他们在外面可以和吴小邪一样叫他东方老头,但在真人面前他们还得老老实实的喊‘东方爷爷’,毕竟他们没有吴小邪那种胆量,更没有他那样逆天的体质,如果被他们父母知道他们乱叫东方大师为‘东方老头’,那可少不了一顿打,屁股开花还是轻的。

    “嗯!”对于俩人的招呼,东方老头微微点了点头,这时他还能显出一代大师的风范,可随之他的目光望向网里的田鸡时,他却不淡定了,“什么?居然这么多的田鸡?你们哪抓来的?”两眼放光,喉咙上下滑动,还不时伸出舌头舔一下嘴唇,比之他们刚看到田鸡时的形象还要不堪,大师风范瞬间丢光。

    “嘿嘿…这事说来话长,容我一会给你慢慢说来。我们今晚遇到的事情可是非常离奇,可以说是一个既惊险又刺激的故事!”吴小邪对他眨了眨眼,卖关的说道。

    之后他们就去厨房,锅碗瓢盆拿出来,砧板菜刀拿出来,清洗干净,然后就开始清理田鸡,连东方老头都加入帮忙。

    破皮挖肠去头,几十只田鸡在他们几个馋鬼手下不到十分钟,就被他们清理干净了!期间东方老头还问吴小邪他们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搞得那么神神秘秘的,但吴小邪却是死不开口,一直说等炒好田鸡肉再说。就连他问吴小兵和黄小杰俩人也一样莫口不言,搞得他郁闷无比,但也更挑起了他心里的一丝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