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问清原由

    更新时间:2017-08-30 10:40:28本章字数:3065字

    听到他的话,众人虽然有所不解,但也不再说什么,因为他们想到东方大师在驱邪时也是跟他差不多,大多是先问清阴魂邪物这么做的原因,然后再行决定。

    而如果是已经害人作恶的,他则没有过问,直接就是道术消灭,不做废话。

    解释完后,吴小邪就走过去蹲下,右手剑指对光昌叔的额头上一点,就站起了身。

    过了两秒后,光昌叔的眼睛突然睁开,众人才发现他的眼睛里没有眼白,全部漆黑一片,大家都不由的惊呼出声。

    见此,吴小邪也没有意外,而是语气威严的喝问:“说,你到底是谁?为何要附他的身?”

    声音震得众人都觉得耳朵在“嗡嗡”作响,离得近的人都不自觉的倒退了几步,而‘光昌叔’更是眼中闪过一丝惧怕的神色,过了一会才开口出声,而声音却很虚弱无力,更是非男非女:“你是谁?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动不了了?”

    说话的时候,身体在轻轻的抖动,显然是想要挣扎着站起来,从新控制这副身躯。

    吴小邪“嘿嘿”的冷冷一笑,说道:“你别费劲了,我刚才用的是‘茅山道术’的‘定魂印’,把你的魂体和这个身体的魂魄都定住,要不然再让你们在这具身躯里挣来夺去的,迟早你们两个都要玩完。”

    说到这,他又是一声威严的大喝:“说,你是谁?既然已死,为何不去投胎转世?为何要夺人身躯?你有何目的?再不说清楚,本道爷我让你魂飞魄散!”

    身上的阳刚道气散发,让那邪灵惊惧不已,毫不怀疑他所说的话,只散发出道气就能让它害怕,说明他的道行不低,更让它不可思议的是这人居然还那么年轻。望着他那凌厉的眼神,它急忙说道:“大仙饶命,大仙饶命啊!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他的,我上他身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速速说来!”

    “是这样的,我叫关咏玲,本是‘博海市’人,今年到‘南海市’工作,但就在前几天我出了车祸,然后我只蒙蒙的感觉到我在毫无目的的飘荡了好几天,像是在往一个什么地方去,一路上还有很多像我这样的魂体,可是就在昨天我突然恢复了记忆,当我发现我已经死了之后,我心里想的就是去见我那唯一的儿子,只有见到了他,我才能安心的去投胎,所以半路上我就跑了出来,也许是我还是个魂体,跑出来后,我发现我居然找不到回老家的方向,想坐回家的大巴车,可由于车上人多,阳气太重,我根本不敢靠近,到了最后,不得已我才想到上人身再坐车回去。”

    “可能是我才死不久,魂力不够,不能随便就找个人上身,而且有的人身上阳气很重,不小心就会伤到魂体,所以我就一直在寻找,就在昨晚的时候,我才找到合适的躯体,就是我上附身的这位,我当时发现他的时候,他正在路上走,奇怪的是,他当时的感觉好像很痛苦,而且精神很虚弱,我以为机会来了,就跟着他回到了他的住所,在他躺在床上满脸痛苦的时候,我就上了他的身。”

    说到这里时,‘光昌叔’的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神色,然后他接着说道:“我一进去他的身体,就往他的意识海去,想要控制他的身体,可没想到一进入意识海,我就看到有两个魂体在缠斗,好像是在争夺肉体的控制权。其中一个魂体是这具身体的,而另一个却是古代人打扮,但他的魂力比这具身体的强很多,不过他好像无意伤害这具身体的魂体,而是在跟他解释着什么,说自己是他们村的‘灵童公’,还是很多年没被召上来的‘村主公’,这次重新‘召童’,他受到了感应,上来之后,他发现居然有两个适合他的承载体,所以他就分成两个魂体过来上两人的身,谁能更快适应他,配合他,就选择谁作为他的承载体。不过,这具身体的魂体好像不怎么相信他,一直在反抗跟他缠斗,而我就在旁边观望,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适合的躯体,我当然不会放弃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们缠斗了大半夜后,两个魂体都变得很虚弱,这时候我就趁机过去,想把他们驱逐到意识海的角落里,等我完成了心愿后再把身体里控制权交给他,然而,我没想到他们当时虽然虚弱,但却共同抵挡我的驱逐,不过这时候由于我的魂力比他们强一点,所以形成了僵持不下的状态,等到了今天上午时,我才占了一些上风,所以我就没等完全掌控这具躯体就开始去搭车,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具身体的意识还在的原因,对本体产生了影响,居然买的是回来他老家的车票,无法之下,我就只有想把身体的控制权完全夺过来再说,可是到了这里后,又有了意外,不知是不是这里是他们的家乡的原因,两个魂体的力量突然增强了,所以我们三个之间又开始了争斗,之后的事你们也都看到了,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光昌叔’说完后,众人已经惊呆了,没想到事情这么蹊跷、不可思议:

    “原来光昌他也是‘村主公’的承载体之一,我还以为他在外面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惹回了不干净的东西呢!”

    “是啊,没想到事情还挺复杂的……”

    “这个叫关咏玲的邪灵挺可怜的,死了都想着自己的孩子……”

    “对啊,而且她也没有做出什么恶事,要不小邪帮帮她吧……”

    “是啊,小邪你帮帮她吧……”

    “……”

    这就是乡村人的热情,看到可伶之事,他们都很有感触,人群中有几个感性的妇女都开始低声哭泣了。

    听到众人的话,‘光昌叔’突然对吴小邪哀求道:“大仙,你帮帮我吧!我求求你了,我真的没有恶心,我只想去看看我的孩子,看完之后,我保证不再留恋时间,回到地府,听候安排,求求你了,大仙……”

    她一边哀求着,眼里更是泪水不要钱的流出,而抱着她的光昌叔的母亲则心有不忍的帮她擦着眼泪,自己也不自觉的流泪了。

    而那个关咏玲的邪灵心里也清楚,现在能帮她的只有面前的这个少年了,不仅是她在之前的争夺战中消耗许多,再争夺下去可能就是个两败俱伤的下场,而且以他的道行,就算她掌控了躯体,他一样能把她打出来,所以她只有求他帮忙这一途了。

    听了她的哀求,吴小邪瞬间也有点心软,但他还是面不改色的喝问:“你说的可都属实?如有一点假话,我能让你比下十八层地狱还痛苦!”

    “真的,我说的全是真的,不敢有一点欺瞒大仙!否则,不用大仙出手,我宁愿被天雷打个魂飞魄散!”关咏玲发誓道。

    吴小邪眼神威严的看着她,关咏玲同样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十几秒后,吴小邪才脸色轻柔了点说:“好,看在你没有作恶,做这些都是为了看望爱子而了了心愿的份上,我就答应你,帮你这一回。”

    闻言,关咏玲顿时惊喜不已,不停的对他表示感谢,如果不是身体不能动的话,可能她都已经跪在他面前了。

    其实吴小邪心里已经决定要帮她了,因为他早已发现她不是个邪恶的魂体,刚才的表现只是震慑她,让她心里一直记得完成了心愿就要回归冥府,别有一时的贪念,想要再多留些时间,这样只会助长她的心中的魔念,不肯离开人世而成为一个魔魂体,那她到时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兵少,你回去东方老头的房间,把他的朱砂、黃符和笔拿来,快去吧!”吴小邪转头对吴小兵道。

    “好”,吴小兵应了声,就跑了回去。

    这时,吴小邪他爷爷过来问道:“小邪,你打算怎么帮她完成心愿?”

    吴小邪微微一笑,道:“这个我自有办法,一会你们就知道了。”

    “臭小子,连你爷爷都保密。”他爷爷轻拍了一下他的头,笑骂道。

    “嘿嘿!这不叫保密,一会我说出来大家都知道不是更好吗?”

    “儿子,妈妈就知道你是最棒的!”吴小邪的妈妈抱住他高兴的说道:“而且小邪你刚才做的很对,妈妈也是个母亲,能够体会到她的那种思念孩子的感情,她连死了都想见她儿子一面,说明她是一个好母亲,所以小邪你一定要好好帮她,知道吗?”

    “知道了老妈,你快放开我吧!这么多人面前多不好意思啊!”吴小邪‘害羞’的说道。

    “嘿,你小子会不好意思?你这脸皮厚的都能当墙了,还在这里装娇嫩!”他老爸吴易揉了一下他的头发打趣道。

    “老妈,你看老爸说的,好像你儿子我是个不要脸的人一样,而且他还乱摸我头发,搞得你儿子我的英俊形象都没了,你也不管管他,以后我要是不能给你找个漂亮的小媳妇那就全都怪他!”吴小邪在他'妈妈'的怀里“撒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