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启冥鸟

    更新时间:2017-09-01 11:46:21本章字数:3668字

    回去的路上,黄小杰碰了一下吴小邪问道:“邪少,你就这样让光昌叔他一个人去,能行吗?你就不怕到时候那个鬼魂出来不走了,或者又上光昌叔的身怎么办?”

    听到他的话,吴小邪的爷爷、父母包括吴小兵和黄小杰他们的父母也都看着他。

    “呵呵,这个问题你们不用担心,不说我之前的威严形象已经震慑到她,不敢随便造次,”不理会俩贱人的白眼,吴小邪说道:“单就是她之前的发誓她也不敢乱来,鬼魂是很注重誓言的,如果违反,实力不够,就会有严重后果的,所以你们就都放心吧!”

    “哦”,众人恍然,不再疑虑。

    “邪少,现在还早,要不我们钓鱼游泳如何?”吴小兵突然提议道。

    吴小邪还没得及说话,他老爸吴易就开口了:“你们这几个臭小子,不在家好好看书就知道去玩,老师布置的作业做了没有?还有你小邪,你哥整天在家看书学习,你呢?窜来窜去的,一天不安生。”

    听到他老爸的话,另外俩人的父母也连连点头,表示认同,自家的儿子真是太伤脑筋了,就好像对学习过敏一样。

    这回连他老妈都站在他老爸这边,“小邪,你爸说得对,就算你不喜欢学习,起码多认识点知识也好啊,走吧,跟妈回去,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去问你哥他。”

    说着就要拉着他回去,但吴小邪却躲了过去,对他们仰着头说道:“整天就知道学习有什么好的?当心把人读成书呆子,现在的社会又不是只有读书才能出人头地,只要有本事,做什么都能成功,你说是不是啊爷爷?”

    看向了他爷爷,寻求帮助。

    “读书有读书的好,但小邪说的也不无道理,就像刚才‘村主公’说的,我们小邪现在就有这样的修为,以后肯定也会是跟东方大师一样的人,只要你想做的,做对的,爷爷都支持你。”他爷爷慈祥的摸着他的头,“呵呵”笑道。

    其实在当时得知吴小邪已经被东方大师收为徒弟时,他们家都是惊喜不已,村里很多人都羡慕非常,大家对吴小邪也显得尊敬了一些,毕竟以后谁都不知道自家会不会出个不好的事,或惹上脏东西,但大家对他的尊敬还是有限的,更多是有他是东方大师的徒弟的风头在里面,可经过今天的事情后,大家对他的尊敬比以往更甚了,甚至不在他爷爷之下,这也是能从大家的眼中感受到的。

    所以在听了他爷爷的话后,吴小邪他父母也不再多说,毕竟谁都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成大才,现在儿子这么受大家尊敬,做父母的当然应该高兴,这好像也不比能获得好成绩要差啊!

    见到他们不说话了,吴小邪赶紧对他俩施了个颜色,然后就往外溜了,边跑边大声说:“我们先去玩了,吃饭前再回来!”

    看着瞬间跑没影的三人,他们的父母相看了一眼,都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就各自回家去了。

    三人跑了之后,就回到东方老头的地方,从里面拿出他们经常放在这里的小竹子做的鱼竿和东方老头用来料理园地的小锄头,就往村子外那条很大的河沟走去。

    那是条经过长年雨水堆积的低洼处形成的宽大河沟,不怎么流通,但里面确实有很多的鱼,还有河虾,这附近的村子里的孩子们最喜欢来这里游泳了。

    河沟四周有很多的树木,尤其是那十几棵椰子树可是他们的最爱,每次过去都要上去摘几个。

    来到地方后,他们先去附近的田地里挖蚯蚓,很快,他们拿来的矿泉水瓶已经装有小半瓶,然后三人来到河岸边,穿好钓饵甩入水中后,就来到岸边的一颗七八米高的椰子树旁,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没人愿意动身上树。

    无奈,吴小邪只好说道:“我上次已经摘过了,这次就轮到兵少你了!”

    “啊?干嘛是我啊?每次来都是我们两个上树,怎么不让杰少他上啊?他最悠闲了。”吴小兵看着另一边好像没他什么事的黄小杰说道。

    闻言,黄小杰看了眼自己的身材,托了托腰上的胖肉夸张的说:“我?你认为就我这个身材那些椰树枝能支撑得住我?”

    “额…”吴小兵顿时没话说了,这椰树枝跟别的树不一样,要爬到顶上就不能抓最下面那层树枝,因为那层树枝是最容易脱落的,所以会爬椰子树的人都是抓第二层树枝,有下面那层树枝做阻挡,抓第二层就不容易脱落,而黄小杰由于太胖,爬这种直上直下的椰子树很不灵活,所以多数时候都是他们俩个爬树。

    而且看他那体重,就算他爬到树枝下,恐怕那第二层的树枝都不足以支撑他上去,所以吴小兵这时候只能默默的去爬树了。

    不到一分钟,身材瘦弱的吴小兵就爬到了树枝下,然后他抓着第二层的树枝灵巧的一伸腿,搭在第二层的树枝上,手上一使劲,人就上到了树顶。

    接着他就开始寻找肉嫩多汁的椰子,每在一排椰子前就用手拍拍,听听声音,分辨它们是不是饱满肉嫩的。

    这个方法只有经常吃椰子的人才会猜得精准,而吴小邪和他都会。

    不一会,吴小兵就选中了一排,抓住一个椰子就开始转动,椰子的蒂如果没有带刀,就只能靠转动来摘它,不然就会很费力。

    几秒后,吴小兵抱着摘下的椰子对下面俩人喊道:“这些很嫩的,丢哪里啊?”

    俩人往四周看了看,吴小邪就指着几米外满是草的水泽地说道:“丢这里,这里的地软,丢下来应该不会破掉。”

    “好,你们站远点,我丢了!”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响,水花四溅,那草丛里就躺着一个青色的椰子,没有破,下面两人都松了口气。

    之后每过十秒左右就有一颗椰子丢下,一共丢了六个才停止,“好了,刚好每人两个,剩下的那些以后再来。”

    吴小兵说完就开始下来了,抓着第二层的树枝,脚先触到椰树干,然后双手抱着树干滑下来。

    在他下来时,吴小邪俩人就已经去把那些椰子都抱到河岸边,吴小兵过来后就每人选两个,然后他们就在附近找石块来敲开椰子皮。

    对他们来说,用刀去除椰子皮不比用手打开来吃得爽,所以每次他们都没带刀。

    用石头打掉椰子顶上的蒂根和硬盖后,他们就直接抓起椰子用牙咬,咬住上面的白嫩地方用力一扯,一块椰子皮就下来了,比用石头敲打再用手扒来得快,而且这些饱满肉嫩的椰子也经不起石头的敲打,很容易把那薄壳震破,而用牙咬才是最稳妥,又能喝椰子水喝得爽的方法。

    没过多久,椰子皮差不多去除完了,他们用手指在椰子壳软嫩的顶上用力一按,伴随着椰子水飞溅,壳上出现了一个口子,抓着椰子往嘴里一灌,甘甜的椰水进入腹里,俱是

    大呼了口气,真爽啊!

    而这时候吴小兵突然大叫了一声:“中鱼了”,赶紧跑到就近的一把插在地上的鱼竿,用力往右边一扬,随着水花飞溅,就拉上来一条头部范红的大鱼。这条鱼显然有点重,吴小兵抓的那把杆子都已经弯成了一个大弧形。

    见此情况,吴小邪俩人赶紧放下椰子去帮忙,一个去拉钓线,一个去把鱼抓住,这条鱼有点生猛,吴小邪用手根本抓不住,并且那大鱼背上那排鱼刺非常尖利,不小心就能扎伤手,所以吴小邪他就把它放到地上,然后用脚踩住它,掰开鱼嘴,才慢慢的把鱼钩给弄出来。

    吴小邪用手指穿过鱼鳃,从鱼嘴里伸出,就把它提了起来。

    看着那不下半斤重的鱼,黄小杰语气兴奋道:“没想到今天第一只开张的就是条这么大的福寿鱼(他们那边的叫法,其实就是罗非鱼),看来今晚有鱼汤喝了!”

    “邪少你抓好,我去找根‘芒草’把它串起来。”吴小兵就跑到不远处长在河水边的几根长长草,拔下一根后,就在草尾处打了两个结,再回到吴小邪身边,把芒草的坚硬部分从鱼鳃下串过,嘴里伸出,鱼刚好落到结堆处,掉不下去了。然后再把鱼放到水里,草头处就放在岸上用东西绑住,这样鱼跑不掉,也死不了。

    这是他们农村孩子钓到鱼没地方放时而用的方法,简单又方便。

    放好鱼后,他们又继续喝椰子水,然后就是鲜嫩的椰子肉。

    掰出一块椰子壳,伸到壳里面轻轻一扣,就是一块白嫩的椰子肉,放到嘴里,美味十足。

    不一会,他们就把一个椰子肉吃完,黄小杰这时说道:“吃饱了肚子该下去水里凉爽一下了!”

    三人很快脱掉衣服,只穿内裤从岸边跳进水里,舒舒服服的游来游去,不时还有鱼儿上钩了,他们再上来处理,然后再上饵甩进水里,又继续游泳去。

    最后到了下午五点左右时他们才收拾东西回去,他们这次的收获颇丰,两只半斤左右的福寿鱼,四个手指大的土鲶鱼一只,还有剩下十多只起码四个手指大的各种各样的鱼,那根半米多长的芒草差点都放不下了。另外那三颗椰子也在他们游累的时候给打开吃了。

    这些鱼最后拿到了吴小邪家,让他妈妈给搞定,而吴小兵和黄小杰俩人则回家洗澡换衣服,然后再过来这边吃鱼。

    吴小邪他老妈的手艺没得说,尤其是鱼,两只大的福寿鱼一只用来红烧,一只用来清蒸,剩下的那些全用来煮鱼汤。

    最后的结果是,一桌七人把那些鱼吃得一点不剩,吴小兵和黄小杰还直呼不够呢!

    这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他老妈已经把碗筷都收拾了,饭桌也擦干净放上一壶茶,由于蚊子多,桌子下也点上一根蚊香,吴小邪三人和他爷爷、老爸就坐在庭院里,喝茶聊天,至于他哥又钻进房间看书去了。

    “咕咕…”

    正在这时,一阵鸟叫的声音响起,而且就在他们家院墙后方不远的一颗椰子树上,这叫声非常的渗人,而且是叫一声过个七八秒后声音再响起。

    “这该死的猫头鹰,好端端的晚上不去睡觉跑在这里叫唤,害得老子赏月的心情都没有了!”黄小杰看了眼椰子树上方骂道。但由于天黑,加上椰子树又高,所以根本看不到身影。

    “就是,平时都是九十点左右才会有猫头鹰出来,怎么今天天刚黑就来了,真是烦人。”黄小杰喝了口茶道。

    “可能是这只猫头鹰恰好这时候饿了,想出来找点吃的。”吴小邪他老爸抽着烟,无所谓的说。

    然而,一边的吴小邪却没有他们那样的郁闷,而是微皱着眉头,在思索着什么。

    突然,他眼睛一亮,语气缓重的说道:“这不是猫头鹰,而是‘启冥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