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章玩乐的一天

    更新时间:2017-09-02 11:48:26本章字数:3277字

    “启冥鸟?这是什么鸟?”

    大家不解的看着他,因为这鸟的叫声跟猫头鹰非常像,怎么吴小邪会说不是呢?

    “哦,‘启冥鸟’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咕咕鸟’,只是在道家学说里称它为‘启冥鸟’。它有能见阴魂,预人生死的奇异能力,它出现在哪个地方,那里就会有人死亡,虽然它的叫声和猫头鹰很像,但如果仔细听,还是能分辨出不同,猫头鹰的叫声是短促,而且时间隔也短一点,而‘启冥鸟’的叫声则略长,时间隔也长一点,给人的感觉也更恐怖,心头发麻。”吴小邪解释道。

    众人点头恍然,这‘咕咕鸟’他们也是知道的,经常听老人们说那种鸟很邪,全身是红色,连眼睛也是,听说它那叫声一出,能把半死不活,卧病在床的老人或是即将被死亡降临的人给叫死,很是恐怖。而且从没有人敢赶走它,说是谁一赶它,下次死的就是谁。

    吴小兵听了一会那叫声,发现果然是要比猫头鹰的要长一些,他有点惊疑的说道:“现在这‘启冥鸟’出现,难道说我们村里是有谁要过世了?”

    “不清楚,希望没事吧!”吴小邪叹了口气说。

    之后,他们不再多聊这个话题,继续喝茶乱侃,但是听着那时不时的“咕咕”叫声,大家的心头都有些沉闷。

    今晚吴小邪难得在家里睡觉,在他们撤桌吴小兵和黄小杰俩人回家后,吴小邪就回房间打坐修炼两个小时,十二点前才睡觉。

    在他醒来的第二天,突然听到一个消息:村东边的一个老婆婆死了!

    村里有人过世,全村的人都要去烧香祭拜,吴小邪和他哥哥也跟在父母的身后过去,而他爷爷早已过去帮忙主持丧事了。

    在半路上的时候,遇到了吴小兵和黄小杰跟他们的父母,然后大家就结伴同行。

    “你们说,这林二婆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死了呢?”黄小杰的妈妈谢春芳问道,

    “是啊,这两天我还见到她,能走能动的,这突然就过世,也太意外了!”吴小邪的老妈点点头说道。

    “我听说,林二婆是昨晚起夜上厕所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吓到,倒在地上,然后今天早晨她大儿媳妇起来才发现的,发现的时候听说就已经死了。”吴小兵的妈妈王秀萍突然压低声音说道。

    “真的?那知道是被什么东西吓到的吗?”众人好奇的问。

    “这个就不清楚了!”王秀萍摇了摇头。

    大人们在前面说话,吴小邪三人也在后面聊上了,黄小杰语气怪异的说:“昨晚那个什么‘启冥鸟’一出来,居然真的有人死了,这种感觉真有点怪怪的。”

    “谁说不是呢!这鸟也太邪了,它是算准了要有人死吗?”吴小兵点点头。

    “唉,这就是该来的总要来,避不了的。”吴小邪摇了摇头说。

    不一会后,众人就来到发丧地,一路过来大家都跟他们打招呼,尤其是吴小邪,他们显得很尊敬。

    这个林二婆家比吴小邪的家要小一些,也是个四合院的样式,总共三间屋,中间的是大屋,左右两间小一些,有厢房,也有厨房厕所,而灵堂就摆在大屋,老人躺的棺材就在大屋的客厅放着,前面有张桌,上面放着纸屋,中间是老人的照相,桌子前边就是一个插满香的大香炉和两根大红蜡烛。

    跟着父母点着香先是向灵像拜了三拜,然后又转身对着门口拜三拜,这才把香插上,这时,就有女家属过来每人一个红包。

    拜完灵后,吴小邪他们的父母则是留在屋内跟家属和一些村里的大人聊天,他爷爷也在,大家都是坐在地上的草席上,而吴小邪他们就出了外面。

    来到外面,就有人把他们请到一张桌子上坐着,拿开一壶茶和几个一次性杯,然后问他们要不要吃饭,他们摇头表示已经吃过,那人就去拿来一盘肉包子和一些瓜果,再给他们倒了杯茶就下去了。

    现在这不大的庭院上方已经拉起了一块蓝色的帆布遮阳,帆布下放着五六张大桌子,而大屋的门前顶上挂着几张长长的黑布贴白纸字的挽联,边上还放着两根没地方挂串了竹竿的,这些东西到时候都是要小孩子拿着去墓葬地的。

    现在才是刚死第一天,那些敲锣吹号子的师傅们都还没来,要等到第三天才行。

    屋子里的人进进出出,不时有人进来烧香吊唁,而有事情的聊两句就走,没事则就在灵堂或坐到外面,喝茶品果。期间,凡是过来的人,看到吴小邪都会热情的跟他打招呼。

    三人喝着茶吃着东西,吴小兵看着周围情形,感叹道:“唉,人这一生就是这样匆匆而过,几十年后,只留一堆尘土,不知道我们死的时候又是个什么情形?”

    “呦,我们兵少居然还会有这样的感慨,怪事哦!”吴小邪看着他,怪声说道。

    “我和邪少是什么情形不知道,但是兵少你肯定是比我们先死。”黄小杰嘴里嚼着包子脸带笑意道。

    闻言,吴小兵脸上顿时憋红,抓起一个肉包丢过去骂道:“你个死杰少,居然敢咒我先死,我打你个死人头,就你这不健康的身材,指不定谁比谁先挂呢!”

    几人聊天大闹一会后,就起身回去了。

    走在路上,他们都把红包拆开,每人都是五块钱,丢掉红包盒,看着五块钱黄小杰提议道:“邪少,现在也不知道去哪玩,要不我们去镇上的网吧上网打游戏吧!”

    “上网?这五块钱每人只能上两个多小时,打游戏都不过瘾,有什么用?要我看,我们还是去打游戏机吧,以我们的技术,怎么样都能玩一整天,而且拿几个币去赌马说不定还能赢钱呢!”吴小兵立即反驳道。

    “打游戏机什么时候都可以,我QQ飞车差一点点就升级了,而且上次我们比试还没过瘾呢,你难道就不想再来?还是说你怕比不过我?”

    “切,我会怕你?每次比试都是我赢多,我都想让着你点了!不过我们就五块钱,玩两个小时后又干什么?所以还是去打游戏机比较好。”

    “说到底还是你怕了……”

    “打游戏机我们也可以比武啊……”

    “……”

    看着各不相让的俩人,吴小邪想了想说:“好了,都别说了,我知道该怎么玩了!”

    “怎么玩?”

    闻言,俩人都停止了争论,好奇的看着他。

    “这样,我们先去打几盘桌球,看时间早晚再去玩其他的,你们说如何?”吴小邪微笑说。

    “这个…也行,反正我们也很久没玩桌球了!”另外俩人考虑了一下,也同意了。

    就这样,他先去吴小邪家,开出电动车,带着十几块钱,三人就前往镇上去了。

    他们去的打桌球的地方是五毛钱一盘,这是最便宜的地方,也是他们经常来玩的老地方,当然,价钱便宜货肯定不怎么好,每一张球桌都是破破烂烂,桌面的绿色毛垫都是这里破个洞,那里缺个口,桌球更是坑坑洼洼又粗糙。

    不过,相比起那些二十块每小时计时玩的,这已经很不错了,而且一局你想打多久都行。

    三人里吴小邪的球技是最好的,两个人先打,谁输了就换另一个,而吴小邪几乎是都没换过,对此,吴小兵和黄小杰俩人每次上场都要他让两个球,还任他们选是让头两个还是最后两个,不然他们就会输得更难看。

    不过最终的结果永远是吴小邪站得最久,玩得最欢。

    玩到大中午的时候,他们也玩了十局左右,然后他们就去吃他们当地的小吃:酸粉。

    两块钱一份,付完钱后他们全身只剩四块钱,所以他们就决定去打游戏机,附近刚好就有几家游戏机店,他们来到经常去的那家,游戏店里有好多台游戏机,有上千种游戏选择的,有水果机,有赌马机,还有打牌和麻将的,各种各样,应有尽有。里面已经有二十几人在玩,各种游戏的声音不绝于耳。

    把所有的钱都买了游戏币,一块钱六枚,一共24枚。

    分配好游戏币,吴小兵和黄小杰俩人就去一台机选了拳皇2002比武。而吴小邪则去他们旁边一台水果机玩,每个币十分,放进两个币,压好分后就按开始。

    随着红色灯光不停的转动,最终停在了大西瓜上面,而吴小邪刚好压了五分,得了150分,真是赚大了,15个游戏币啊,比他手上的还多,吴小邪高兴得笑出声来。

    惹得在激烈比武中的俩人都停下了手上的操作,转头去看他,发现他赢了游戏币后,也一样高兴。

    之后的时间就在他们欢乐的游戏间度过,到了下午四点钟时,他们身上的游戏币都差不多用完了,吴小邪在最开始赢了一些后,运气开始下降,之后的结果就是输多赢少,气得他直接转身去玩赌马了。

    不过赌马的运气也不怎么好,到最后剩下几个游戏币后,他就和黄小杰合作玩‘三国战纪’,这个游戏他们玩过很多次,尤其是其中的结合技能非常的炫酷,这个游戏要通关都要一个多小时,所以,这才是他们消磨时光游戏的最好选择。

    三人回到家时,已经差不多五点,等各自吃完饭,洗好澡,都已经天黑了,这时候,他们就来到东方老头的宅屋,吴小邪去了修炼室观看那本《玄天道法》,吴小兵和黄小杰俩人则在他们的房里打牌。

    时间来到晚上十点左右时,本以为这也是个平静的一晚,吴小邪都打算出去跟他们一起打牌了,谁知道屋外的大门被人敲响了:“小邪,小邪你在不在?快出来啊!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