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章坑娃的老爸

    更新时间:2017-09-04 11:53:06本章字数:3311字

    “原来是这样!”吴小邪恍然,接着他就劝说道:“现在你也上了他的身,折腾过他,那你也该气消了吧?可别再做错事,损你在阳世时所积的阴德。”

    听到这,‘林二婆’沉默了,眼神不再变得狰狞,眼中的的灰气也有恢复平静的征兆。

    见此,吴小邪赶紧对钟平叔夫妻俩使眼色,并小声地说道:“你们俩赶紧去烧三支香,然后跪在她面前,请求她放过小光。”

    俩人愣了一下,就赶紧去拿香,接着就各拿三支香走到‘小光’面前跪下,小光的妈妈秦莲声带哭音说道:“二婆,您就放过小光那孩子吧,他还小,打破您和二爷的相片那是他无心的过错,您放心,明天我就去给您把相框送去修好,一定跟原来的一样。”

    “是啊,二婆,我们一定给您修好,您就放过小光吧!他还是个小孩子,您这样上他身折腾他,可能会给他的身体带来影响的。您放过他,我们也一定经常给您烧纸钱,逢年过节也给您留一个席位,供奉您。”钟平叔诚恳的说道。

    “是啊妈,您就放过小光吧,他也算是您的孙子了,您平时不是很疼他吗?小孩子他不懂事,做错事他恐慌,不知道怎么办,所以他才会选择躲避的,您就原谅他这一回吧!”林二婆的大儿子吴钟仁也来到前面跪下求道。

    接着,他老婆陈惠,他弟吴钟义、弟媳王雪梅、大妹吴琳、小妹吴雅全都过来跪下。

    “妈,您就原谅小光吧!他是钟平哥唯一的儿子,您可不能再伤害了他……”

    “妈,是我们这些做子女的不孝,没有看好您,您要有怨气就都怪我们,千万不要伤害了小光……”

    “妈,都是我们不好,我们一定多烧纸钱,您就好好安息吧……”

    “妈,放了小光吧……”

    “……”

    也许是听到了儿女的哀求,或是老人她灵魂深处的善心触动,‘林二婆’眼中的灰气逐渐消失,取代的是平静,看着跪在地上的众人,‘林二婆’语气不再粗矿似野兽,而是变得宁和:“你们都起来吧!妈的死,都是命数,阎王要拘魂,躲也躲不掉,不能怪你们。你们都是好孩子,有孝心,妈走得也知足了!只是这一事是我的执念太深,对你们父亲的死还是放不下,所以才造成今天对孩子的伤害。”

    听到这里,大家都欣喜不已,显然‘林二婆’已经回复了善念,不再充满暴戾。

    跪在地上的众人都是高兴的站起了身,钟平叔夫妻俩更是连连对她表示感谢。

    吴小邪这时候走过去,对他们说:“好了,既然‘林二婆’已经恢复本念,原谅了小光,那就该送她回亡体,不然她出来过久,不仅是对被附身之人的伤害更大,而她的魂体也会有所消耗,这是很不利的。你们都让开,我现在给她施条归魂路,让她能顺利回去。”

    闻言,众人都赶紧让开,吴小邪就对后面的吴小兵招了招手,吴小兵就把手上拿的东西交给他。

    吴小邪把东西放到供灵桌上,提笔一蘸朱砂墨,快速的在符纸上画符。

    吴小兵这次机智了,没有再多拿符纸,除了画符用的东西,符纸就拿了一张。

    画好符,走到‘小光’身前不远处,右手两指夹着符,口中念咒:“桥归桥,路归路,尘埃落定,魂归原处,三清在上,赐吾引魂归,引魂咒,敕!”

    左手在符前虚画片刻,语落左手剑指一点符咒,“嘭”,符咒瞬间燃烧。

    接着吴小邪把燃烧的符纸往‘小光’面前一送,符纸在空中很快就烧完,在符纸烧完的瞬间,突然就发出一道金光,金光不是很强烈,照射到‘小光’身前的脚下,然后在“小光”和棺材之间形成了一条淡淡光路。

    接着,众人只见从小光的身上现出一道淡淡的灰色人影,身着寿服,踩着光路往棺材走去。

    这人影正是林二婆。

    见母亲,林二婆的子女就要开口喊出声,但被吴小邪及时拦住,再示意众人都不要说话,然后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林二婆的魂体慢慢的走到棺材边,之后化为灰光进入了棺材里。

    而在此之间,林二婆的子女都是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林二婆进入棺材后,那道光路也消失了。到这时候,亲属们才终于忍不住,扑到棺材上,放声大哭。

    而没有了亡魂附身的小光则软软的倒在了草席上,他的父母赶紧上去照看他。

    吴小邪这时候才对他们解释为什么刚才不让他们出声:“引魂归棺是不能够有影响的,特别是你们这些子女,要不然她可能生出不走的念头,那时候对她的魂体伤害是很大的,说不定会有魂飞魄散的危险。”

    闻之,正在哭泣的亲属们都心里暗怪自己差点莽撞误事,幸好吴小邪及时阻止。

    这时,在照看儿子的钟平叔见到儿子脸色有点苍白,闭目沉睡,就赶紧对吴小邪问道:“小邪,你看小光他怎么还不醒啊?而且脸色还有点不好,不会有事吧?”

    吴小邪走过去看了两眼,就让旁边的人去到一碗水来,然后左手端碗,右手剑指在碗上方虚画符咒。

    “魂归神定,阳魄聚顶,宁魂固元,敕!”

    一个淡淡的金色符咒出现在碗口上空,右手剑指一敕,符咒进入水中消失不见。

    把加了符咒的水递给钟平叔,说:“这是宁魂固元的道术,给小光喝,能让他的魂魄安稳,增阳固元,减轻被附身过的伤害,不过,他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元阳不比成年人,所以过后还会再生病一场,但你们都不要紧张,也不要去看什么医生,过个两天他自己会好的。而且也不要给他吃什么补的东西,就平常的饭食就好,等他好了之后,就用柴火烧一桶热水给他泡一下就行,记住,不能让烟雾进入煮水的锅里,泡过以后就什么都不忌了。”

    给小光喂过水后,钟平叔夫妻俩赶紧点头记下。

    然后吴小邪就让他们带孩子回去休息,而吴小邪他们就在那里吃了点瓜果宵夜后,也就跟家属告辞过去了。当然,在钟平叔他们走之前,按惯例是要给‘辛苦费’的,都是同村人,而且他们家条件也不是很好,吴小邪只是意思一下,收了他们三百块。当然,回去的时候,钱肯定又流回到他老妈口袋里。

    对此,他们夫妻俩对他更是千恩万谢。

    走在回去的路上,几个大人们手上都拿了手电筒,这时候,走在吴小邪三人左边的吴小兵爸爸吴天川说道:“这两天可真是怪事连连,昨天才光昌出事,今天林二婆就突然过世,现在更是出现亡魂附身,话说我们村已经好久没出什么鬼怪事了,这一来就接连来两次,是不是它们都知道东方大师不在,所以都要出来‘活动’一下!”

    “确实是,不过也幸好有小邪这个小大师在,不然就麻烦大了!”走在右前方黄小杰他爸爸黄光雄回过来笑道。

    “是啊,这次多亏了小邪他,以后就是东方大师有事不在了,大家都不用担心再出这样的事而着急了!”黄小杰他妈妈也说道。

    其他几人听了都赞同的点点头。

    对此,吴小邪他爷爷跟父母都很得意,吴小邪能有本事,让所有人都赞扬他,尊敬他,作为他的长辈,心里是非常自豪的。

    “没有,没有,叔叔婶婶们过誉了,这也是运气好,这两天碰到的都不是能力很强的阴魂,不然我也不会那么轻松解决。”吴小邪难得谦虚说道。

    听到他这话,经常跟他在一起的吴小兵和黄小杰俩人顿时翻了无数白眼,心里更是诽腹不已。这贱人就只能在不知情的人的情况下说谦虚话,要是只有他们的话,他那鼻孔还不朝天了!

    不过他们却不敢多说什么,就怕到时候他们父母又会拿他们跟吴小邪作比较,说什么人家小邪多好,勤快练功,刻苦学道术什么的,你们呢?学习学不好,武功也不见多高,以后长大了能干什么……

    所以为了避免魔音绕耳,他对吴小邪在他们父母面前的表现就是眼不见为净,鄙视不已。

    虽然他们不说话,但不代表没人说,这不,吴小邪他老爸就开口了,语气里还带点讽刺:“呦,我们脸皮厚得能跟墙一比的小邪大师还懂得谦虚啊!真是了不得喽!看样子我们得去买烟花回来庆祝这难得景象啊!”

    这话一出口,吴小兵和黄小杰俩人已经是狂笑不已,而他们父母则是愣了一下,也是“呵呵”笑出声。

    “你干嘛呢?干嘛这样说小邪,脸皮厚不好吗?脸皮厚才能吃个够,还不会吃亏,以后泡妞也不会害羞了!”他老妈吕欣用手肘撞了一下身旁的丈夫,不过说到最后她自己都有点忍不住要笑出来,只好用手捂着嘴。

    吴小邪的爷爷则镇定一些,昂首走在前面,不说话,也不回头看他们。但如果谁能看到他的嘴角的话,就会发现他的嘴角却是高度的上扬,显然他内心不像表面那么平静。

    而我们的主角吴小邪却是脸色全黑了,由于是晚上,旁人也看不到,不过看他沉默无语的样子,就能够想象他现在内心的郁闷,居然会被自己的老爹坑了,可见此刻他的心情是多么的崩溃。

    最后,吴小邪三人又回到东方老头的地方去,在三人的时候,吴小兵和黄小杰对他的嘲笑、挖苦都没有停止过,都说他活该,还称赞他老爸是个敢说真真话的人。

    这让他更是郁闷,一路上追着他们乱打一通,回到地方后,看大屋中间挂着的时钟,已经快十二点了,三人不再多闹,去刷牙洗涑睡觉去了,明天还要考虑去哪里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