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魔气吞噬

    更新时间:2017-09-15 12:23:03本章字数:3705字

    在看到女鬼已经没有了魔性后,道人脸上又恢复了原来的温暖祥和,然后转身面向吴小邪。

    见状,吴小邪赶紧深深一鞠躬,尊声说道:“感谢道祖神降,助弟子驱邪除魔,现在魔已驱除,恭请道祖回宫。”

    道人微笑的点点头,眼中闪现赞赏之色,什么也没说,浑身化为光点,消失空中。

    到这时,吴小邪再也支撑不住,向后踉跄两步,手捂胸口,又吐出一点血,脸色比刚才更苍白。

    “小邪你吐血了?是不是受伤了?”

    刚刚重新回到门口的几人,看到吴小邪在对一个道人恭敬的说话,然后道人消失他就吐血了,林月凝也不管那女鬼就在前面,还有没有危险,焦急的跑向吴小邪,扶住摇摇欲坠的他。

    后面三人也反应过来,跟着跑去,不过在来到吴小邪身边时,吴小兵和黄小杰俩人却还警惕的盯着茫然四顾的女鬼。

    “不要紧,我能撑住,”吴小邪尽量露出一个让他们安心的笑容,可是那苍白的脸,怎么看都没有让人放心的感觉,接着他就对在警惕的俩人说:“放心吧,她已经没事了,魔气被驱除,现在已是正常的鬼魂了!”

    闻言,两人都放松下来。吴小邪闭着眼深吸了口气,稍稍稳定了下震荡的神魂,走到女鬼面前,问道:“你是何冰学姐吗?”

    女鬼转头看着他们,茫然的说:“我是何冰,你是谁?我又怎么在这里?”

    “何冰学姐,你已经死了,可是你又满身怨气的回到这里,想把这楼里所有的人杀死,难道你不记得了吗?”吴小邪问。

    “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

    听到他的话,女鬼喃喃自语,忽然,她的眼神一亮,变得不再迷茫,看着他道:“对,我记得了,我确实是已经死了,我记得我是在沟边走,不小心滑落下去淹死的。”

    见她好像想起了以前的事,吴小邪心下一喜,赶紧问:“那学姐你还记不记得你是怎么会有魔气在身的?”

    “魔气?”女鬼先是疑惑,然后再恍然道:“我记得在我灵魂顺着一道指引的光芒飘动时,突然出现一个人,她说她能够让我不去地府受罪轮回,还能给我强大的力量,地府的拘魂使者也奈何不了我,我听了很心动,就答应了,然后之后的事就不清楚了!”

    说到这,她有些迷糊的说:“在我的模糊意识中,好像做了一个梦,梦到我自己好像在作恶,要伤害别人,之后就有一个很厉害的人出现,经过几番打斗,最后一下我就醒了,接着就看到你们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我梦到的都是真的?”

    “是真的何冰学姐,你被附身魔气后,变得充满怨气,还想要杀死林老师和于蕾学姐呢!幸好我们来得及时,不然学姐你的孽债又多了一分。”吴小邪还没说话,吴小兵就抢先说。

    女鬼一呆,惊讶道:“啊!?是真的吗?我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那林老师、小蕾真是对不起啊!我一点都不知道,我有没有伤着你们?”

    看向林月凝俩女,满是愧疚。

    林月凝摇摇头,笑道:“我们没事,你不用内疚,再说这也不是你的本意,与你无关。”

    “是啊小冰,你一定是被邪恶的人控制住了,才会那样的,而且我跟林老师也没受伤,你就放心吧!”于蕾也说道。

    “嗯,谢谢,谢谢你们的谅解,尤其是小蕾你,我很兴庆能跟你在一起解题作答,逛街聊天,那是我在学校最开心的日子,希望下辈子我们还能够认识,在一起读书玩耍。”女鬼憧憬道。

    “会的,一定会的,呜呜…”

    于蕾已经说不了话,手捂着嘴,哭出声来。而林月凝也是眼睛微红,显然是个感性的人。

    吴小邪虽然对她们的友情有触动,但却不得不把事情问清楚,看着她问:“何冰学姐,你说的那个让你拥有魔力的人是谁?长什么样?”

    女鬼暂时放下遗憾的心情,回忆了几秒钟后说:“那个人是谁我不知道,但她却长得非常美,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生,尤其是她的气质,别说是男生,就是我看到都有些被迷惑住了,说她是完美的女生都不过分,她当时穿着一身,一身…”

    说到这里时,她突然说不下去了,眼睛里露出一种痛苦了恐惧,而且身上冒出一丝丝黑气。

    见状,于蕾叫道:“小冰,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了!”

    女鬼左手抓着胸口,右手伸向于蕾,艰难的说出:“小、小蕾,救我,救我…”

    “小冰,小冰,”于蕾哭喊着,就要手伸着走过去,但却被黄小杰拉住了,她赶紧回过身去,拉着吴小邪求说道:“邪少,求求你救救她,你看她这是怎么了?求求你了……”

    “学姐你别着急,我这就去看看,你们也别过来,这是魔气,可能有危险。”

    吴小邪说着就要走上前时,女鬼身上忽然冒出更多的黑气,瞬间把她整个吞噬掉,然后黑气“嘭”的一声,全部消散了。

    半步都没走的吴小邪愣住了,更别说是其他几人,都已经惊呆了。安静了几秒,于蕾哭着跑到女鬼刚才所站的地方,大声的喊着:“小冰,小冰,你在哪啊?你出来啊?你快出来啊……”

    “邪少,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她已经没事了吗?为什么还会这样?”回过神来后,吴小兵问道。

    吴小兵问过后,众人都看着他,这结局太突然了,都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呢!连喊了半天都没得到回应的于蕾也跑过来,急声问:“邪少,小冰她那是怎么了?你能不能把她救回来?”

    吴小邪叹了口气,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何冰学姐她确实是恢复原状,可最后出现的那些气体也确实是魔气,而且偏偏在她说那个让她入魔的人形象特征时才出现刚才的情况,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事和那个人有关,”停顿了一下,他眉头微皱说:“我想,这很有可能是那个人提前在她身上下了一道禁法,只要她泄露那个人的信息,就会被魔法吞噬,永无轮回。”

    “啊!!”

    众人惊呆了,没想到有这么狠毒的禁术,泄露信息就会永无轮回,那跟魂飞魄散没什么区别了。

    于蕾更是显得失魂落魄,嘴里一直喃喃说着:“小冰,对不起,我没能救回你……”

    黄小杰不忍,上前轻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于学姐,你也别太伤心,邪少刚才说的是他猜的,也不一定就是那种情况,说不定何冰学姐的灵魂还没消失,只是被那个人带走了,你不要灰心,要往好的方面想。”

    闻言,于蕾本来无神的眼睛顿时一亮,迅速回身对吴小邪期待的问:“邪少,小杰说的是真的吗?小冰她可能还活着?”

    不用黄小杰他示意,吴小邪就知道该怎么说,沉吟了下,才认真道:“我刚刚确实是猜的,也不一定就对,但她的魂体是不是还活着,我也不确定,就看她对那个人还有没有利用的价值,怎么说,这也是一个希望,所以于学姐你也要振作点,我相信如果何冰学姐还活着,她也不希望你伤心、难过的。”

    虽是这么说,但他的心里也没抱多大希望,那魔气吞噬有多霸道虽然他不清楚,但以刚才的情况,女鬼是凶多吉少的,但是一些能给人带来希望的话他还是很乐意说的。

    “对啊,小蕾,有希望就不能放弃,你一定要坚强,让小冰看到你活得辛福、快乐。”林月凝轻轻抱着她说。

    “你别看邪少他挺厉害的,他说的话有时候也不全对,所以于学姐你就把他刚才的话当没听过,或者当他的错话来听,要向前看,人生还有很多的精彩明天。”吴小兵也不落后来安慰道。

    不过他说的话好像得罪了某人,只见吴小邪在他后面对他的屁股一脚踹去,骂道:“你小子怎么说话的?你安慰人就安慰人,干嘛非要扯我进来?是不是想尝尝惩罚咒的滋味啊?”

    吴小兵被踹得向前一跳,赶紧摇手解释道:“没有,没有,邪少我怎么敢说你呢!我这不是拿你打个比方吗?”

    “打比方?在美女面前拿我打比方?想让我颜面尽失啊?你跑,你还想跑是吧?”

    吴小邪和吴小兵俩人围绕着其他人边追边跑,而吴小兵则是连连求饶,画面很是搞笑。

    这不,林月凝俩女就已经是笑得合不拢嘴了,黄小杰更是在旁边添油加火,责怪吴小兵他不对,怎么能这样说邪少呢?该打!

    其实,他们三人都是在演戏,他们俩从小跟吴小邪一起那么久,他说的话从没错过,现在俩人打闹只是为了活跃气氛,让于蕾的心情放松一下,也更增加他们说的话的可信度。

    停止打闹后,于蕾眼神坚定的说:“我一定会振作,坚强下去,我也相信,小冰她一定也还活着,我还要继承她爱学习的精神,更加的努力学习,争取以后考上好的大学。”

    对于她的伟大意志,众人都表示赞同。之后的问题就是事情已经解决了,那该休息了,吴小邪问她们还要不要去他们的宿舍睡,于蕾表示既然危险已经没有了,就不必再麻烦他们,就在自己的宿舍睡就行,而林月凝则是迟疑了两秒,也表示在自己房间睡。

    对此,吴小邪他们也无话说,在走之前,林月凝还是不放心的吴小邪的伤势,询问道:“小邪,你的伤真不要紧吗?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吧?别留下什么祸根了!”

    吴小邪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林老师,我这伤只要回去打坐一段时间就差不多恢复了,不需要去医院,而且去医院也没用,这种伤医院的医生也不一定有办法治好。”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林月凝也就不再多说,只是不断的吩咐他要好好休息,如果还没好,就一定要告诉她,然后去医院检查治疗,对此,吴小邪是无奈了连连点头。

    走之时,俩人发现黄小杰正在帮坐床上的于蕾按摩脚,好像是刚才被气浪冲击时扭到的,见此,吴小邪拍着旁边吴小兵的肩膀感概道:“杰少这泡妞还是有一手的,兵少你可要学着点!”

    吴小兵顿时无语,哪想到杰少这小子的动作这么快,还那么殷勤,虽然羡慕,但也为他高兴。

    最后三人在俩女目送中走了,下了两层楼梯,终于没出现之前一直走不完的情况,下面就是宿舍门,出门后,他们同样翻墙出去,吴小邪因为有伤,出去的时候没有进来时那么轻松、帅气,但也比他们俩好一些。

    走在回去的路上,三人边走边聊,却没有发现,在他们快要走过操场时,一个穿着黑色裙子的人站在宿舍出入口那里一直望着他们,直至不见,她才无声无息的消失,就好似从来没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