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章被整蛊

    更新时间:2017-09-23 13:14:22本章字数:3328字

    “既然没事了,那大家就洗涑睡觉吧!”刚才第二个开口的女生说。

    “悠悠,别怕,一只猫而已,现在已经不见了,去睡觉吧!”第三位也就是王悠悠喊她‘小琴’的女生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说。

    “嗯,谢谢你,小琴!”王悠悠点了点小脑袋,感激道。

    “我们去刷牙了,你们呢?要不要一起?”拿上洗涑的东西,另外俩女问。

    “不用了,我们刚才已经刷过了,你们去吧!”李雪白赶紧摇头,她根本就没有刷过牙,现在她也不敢去了,要是还遇到之前的情况真的是要吓死了。

    “那我们先去了!”小琴笑了笑说。

    等三人离开房间后,冯艳立即把她们俩人拉到旁边的床上坐下,才严肃的告诫她们说:“你们记住,刚才发生的,还有我们看到了什么,都不可以告诉别人,不然别人会以为我们发疯或神经病的,到时候别说交朋友,可能连学校都上不了了!”

    听她这么说,俩人心里也恍然,难怪她刚才拦着她们,毕竟鬼怪这种东西还没人见过,也不知道存不存在,如果她们冒冒失失说出,也许就会被人当做神经病,那付出的代价可就大了,所以听到这里,她们心里突然有点后怕,也幸亏冯艳想的多,及时提醒了她们。

    李雪白这时候瞥了眼那桌子,犹豫的说:“那小艳你说,刚才那只鬼是不是那个……碟仙?”

    “我猜,应该是,”冯艳沉吟了下,点点头说:“平时怎么没有见到鬼,而今天就看到了呢?而且还是我们在玩碟仙过后,还有那碟子破裂,很可能是我们没有把碟仙请走,所以……”顿了一下,她的眼神闪过一丝惊恐:“如果网上那些传言是真的,没有把碟仙送走的后果,那就是碟仙可能已经盯上了我们,打算对我们下手,这下我们麻烦了!”

    说完,满脸苦笑的看着她们。

    “啊!?”

    俩女刚放松了一点的心又提了上来,李雪白声音惊恐道:“那怎么办啊?我们以后岂不是要经常被那只鬼折磨,最后像网上说的那样不是发疯、精神错乱就是跳楼什么的自杀身亡?”

    闻言,王悠悠已经快要吓呆住了,可爱的脸沮丧着说:“不要啊,我才不要那样死,那多恐怖啊!而且我还小,还没上大学谈恋爱呢,这样死了多不值得!”说着,她赶紧拉着冯艳的手问:“你快想想办法啊小艳?用什么办法把碟仙送走,或是找大师来驱除她啊?”

    看着她着急害怕的样子,冯艳刚想解释说她也不知道再次送走碟仙的方法,也不认识什么大师时,就听到外面传来另外三个室友说话的声音,显然她们已经洗涑完回来了,怕她们看到俩人害怕的样子而有所猜疑,她心里一动,对她们说:“大家先别怕,也别着急,这样,我们上午下完课后,就一起去‘灵人山’上的‘青莲寺’看看,去那里问佛求签或是求符咒护身,我听我家附近的人说过,好像挺灵的,而且那里还有一些老和尚,再不行,我们就请求他们下山捉鬼,反正一定会保证我们的安全的。”

    “真的吗?”

    俩女眼睛一亮,高兴的问道。

    “是真的,这么多人都说好应该不会差到哪吧!”冯艳催促道:“好了,不说那么多了,她们回来了,都去睡觉吧,什么事明天再说。”

    之后,她们就各自回自己的床睡觉去,至于她们睡不睡得着,那就没人知道了。

    ……

    话题回到吴小邪他们这边。

    在王悠悠她们送走碟仙失败的时候,吴小邪他们就已经各自散去,林月凝俩女回宿舍休息,而吴小邪三人则打算去吃点冷饮再回去睡,因为现在还有点早,平时没有十二点左右他们是不会睡的,而吴小邪有时更是直接在床上打坐修炼,明天醒来比睡觉更有精神。

    因为俩女不喜欢晚上再吃东西,所以拒绝了他们的邀请,三个男生也没什么好聊的,所以他们就去吃了二十多分钟就回宿舍,这时候差不多也十一点了,梅姨一家都已经关门去睡了,来到他们的房间,看时间还早,三人就打起了斗地主,也没赌钱,就是贴字条,赢的人在纸条上随便写什么都行,但都是嘲讽、互骂居多,然后就用胶布输的人身上、脸上或头上。

    三人玩到十二点时,各自的脸上和头上都贴满了字条,各种脏话乱骂都有,对此,三人相视一笑,拿掉字条后就去洗涑打算睡觉了。

    吴小邪这几天都很少睡,一到晚上该睡觉时就打坐修炼,想把刚晋升的境界稳固下来,而今天也不列外,关了灯就直接在床上盘腿坐下,运起“玄天九龙决”,慢慢的增加修为。

    ……

    早上照样7点左右起床,刷牙洗脸吃早餐,然后就去学校,路上,凡是二中的学生,见到他们都会礼貌的打招呼,他们同样是微笑回应,如碰到两个熟人还热聊几句。

    来到班级外,同学们好像都在专注的闲聊,而教室门有一扇关了一半,吴小兵和黄小杰俩人不以为意,就要推门进去。

    “等等!”

    这时,吴小邪拉住了他俩,见他们一脸不解,也不多做解释,一脚对着那扇门踢去,“砰”,“哗啦啦”,“哎呦,我去!”

    伴随着几声响,先是木门被踢开撞上墙壁的声音,然后是一个小桶从上面掉下来,桶里的水瞬间就倾斜而下,一大半的水洒在靠近门口的那张桌子上,坐在那里的肖奇顿时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从凳子上蹦起来,而坐他外面的那位男同桌则已经机灵的跑出座位,所以只有一点水溅到他衣服上,而肖奇就惨了,他坐里面根本就逃不开,蹦起来时,就看到他上衣下摆到大腿处都已经半湿,显得很是狼狈。

    “哈哈哈……”

    教室里安静了两秒,瞬间爆发出同学们的大笑,大家看着他,笑得很是幸灾乐祸,有几个坐后面的更是笑得人仰马翻。

    肖奇这时候尴尬的又拍又拧着衣服,抬头看着慢慢走进教室的三人,无奈的说:“邪少你这脚法真好,我身上都湿了一半了,”顿了下,他好奇的问:“邪少你是怎么知道那上面有东西的?我们都已经装得很隐蔽了,你居然很快就发现问题了?”

    “哼,就你们这两下子,也就瞒得过我身后那两位,想让我邪少中招?还差的远呢!”吴小邪半长的头发风骚的一甩,眼神充满不屑,而后他环顾了众人一眼,然后定格在肖奇身上,皮笑肉不笑的问:“说,是谁弄的这个东西想捉弄我们?还有,这个主意又是谁出的?”

    这话一出,教室内除了美女班长赵语外,所有人都低下了头,拿出课本假装读书。

    而吴小邪身后的吴小兵和黄小杰俩人心里也是郁闷不已,没想到这些兔崽子居然也想到整他们,而且刚才如果不是吴小邪拉住的话,他俩已经中招了,那让他们“贱少”的威名往哪放,所以俩人羞恼之下,也对肖奇问:“是谁干的?赶快说出来,不然就让你以后有得受了!哼哼!”

    看到俩人的样子,肖奇打了个寒颤,赶紧说道:“这不是我一个人弄的,是我们大家一起想的整蛊你们的办法,所有人都有份,不能只怪我一个啊!”

    “哦?所有人?”

    吴小兵和黄小杰不怀好意的扫过全班所有人,凡是被他们眼光看到的都是一副讪笑的表情,当然,赵语除外,她现在正拿着语文书在看,好像他们这边的事跟她无关。

    “兵少、杰少,你们以前整蛊我们那么多次,这次我们就整蛊你们一次,也公平的嘛!如果你们非要追究,那我们所有人都有份,难道所有人你们都要搞啊?”

    这时,第三组坐中间的一位长相有些蛮横的女生壮起胆,对他们挑了挑眉,笑道。

    那个女生说完后,全班所有人都赞同,说这个主意是所有人都同意的,你们不能随便单搞一个人,而且也没整到你们等等的话。

    看着“同心抗敌”的众人,吴小兵和黄小杰俩人快气炸了,这些个兔崽子,几天不搞他们就敢上房揭瓦,如果不治治你们以后还不翻了天,我们“三贱少”的威名何在?

    “你们这群兔崽子,真是胆大包天了,竟敢……”

    “算了”,俩人还没骂完,吴小邪就摆了摆手,制止了他们,然后看着众人微笑说:“难得大家能想到也整蛊我们,我们对此很欣慰,毕竟,如果只有我们整蛊大家也是很无聊的,这种游戏就要互有来往才有趣嘛!”停了一下,见众人一副放松下来的表情,接着他笑容不变,但语气却有点阴阴的:“不过,你们以后就得承受我们更‘痛快’的‘报复’了,嘿嘿…”

    听到他的话后,还以为他要就此放过他们的吴小兵和黄小杰俩人也是一阵“嘿嘿”的阴笑,看着众人的眼神更显贱意。

    然后三人在众人懊悔的表情中得意的走到自己的座位,刚放下书包,吴小邪才发现第四组最后桌李忠伟的座位上只有一个男同学却没看到他,就开口问:“李忠伟呢?都快上课了,怎么没看到人?”

    “哦,李忠伟那小子还没来呢邪少。”第二组最后位的高个子刘飞阳回道。

    听了,吴小邪顿时心里一动,想到了什么好办法,就对另外三组后座的几人眨眼说:“你们去把刚才那个小桶弄干,然后把一些粉笔敲成粉末倒进去,再放到之前门上的位置。”

    “邪少你是想?”

    刘飞阳看着他,脸上露出点兴奋的笑容。

    其他人听了,也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虽说刚才被吴小邪的“威胁”弄得有点郁闷,但是一会能看到有人被整,他们还是很乐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