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幻境

    更新时间:2017-07-05 11:36:51本章字数:1016字

    四幻境

    路灯睁着昏昏欲睡的眼睛把夜弄得很迷离,东一缕西一缕的夜精灵手拉着手在这个小城市里跳着舞,我感觉象在梦里一样。头虽然晕乎乎的可想着后备箱的宝贝,有一丝抑制不住的兴奋从心底升起。生活象无赖,老是会找它看着不顺眼的人欺负,我就是一个:三十多岁、单身一人在一个不是故乡的小城市谋生,白天忙忙活活,倒还充实,但到了晚上,酒吧就是我唯一的去处,酒精在麻醉我大脑的时候,也麻醉了寂寞。

    头越来越沉越来越沉,我强打精神,突然我感觉下雨了,很细很密典型的秋雨,奇怪地是路两旁地楼房竟然慢慢不见了,长出许多树来,柏油路也变成了沙砾堆,肯定是喝多了是幻觉,我使劲摇摇头,放慢速度,然后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手,疼,钻心的疼,说明我不是在做梦,一种恐惧在心底一下跳了出来,迅速弥漫了我的全身,我感觉一瞬间我所有的毛孔都打开了唰的一下,冷汗弥漫了我的全身,旋即有感觉自己所有的寒毛立了起来,头发根都树了起来,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肾上腺激素在滋滋的分泌。我强迫自己镇静下来,我知道这一切可能是后备箱里的弓在作怪,它想喝我的血。

    有了这个念头,我反倒镇静下来,因为我知道所有超自然力量杀人,都是通过一种办法,就是通过人的潜意识放大人类积累了千百年的恐惧,让人出现意识混乱,然后做出疯狂的事情来。

    “镇静,镇静,都是幻觉,疼痛也是幻觉,你在自己的梦中”我安抚着自己,顺便把车停了下来,但是没有熄火。透过后视镜我突然看到车的后座上坐着一个穿黑袍子没脸的人,我猛然回头,却什么也看不到。

    “别看了,我在你心里,现在我们是一体的,我就是你自己”一个冷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

    “你是谁?”横竖一死索性我冷静下来,这个世界又有多少让我留恋的东西呢,正如西方一个哲人说,生命就是一种死亡到另一种死亡的过程。

    “我就是那张弓,那张陨铁弓。”声音再次响起。

    “你想怎么样?”虽然在意料之中,还是有一股凉意从我心底升起,我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已经不再流动。

    “吃人,我要吃了你,你们都该死,我恨你们。”

    “恨,你的恨从哪来,弓是活在冷兵器时代的东西,冷兵器都很冷血,希望喝热血来温暖你们自己对吧”

    “错,真正喜欢喝血的是你们人类,你连自己同类的血都喝,在你们人类的早期你们还吃同类的肉,现在拿出所谓文明的外衣来包装你们自己,但是我依然能看到你们的尾巴,你们虚伪,你们自私,你们为了一己私欲,自相残杀,为了蝇头小利可以充卖自己灵魂。我就是你们害死的,但是我从来没有过放弃报仇的欲望,我要吃魂、吃你们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