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惨遭陷害

    更新时间:2017-07-04 20:04:42本章字数:2071字

    她来到这儿已经三年了。

    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已经从婢女口中了解。只是,她不知道该怎么离开,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这副身体,极尽尤美,可也只得终日待在这一处及其偏僻的院子里,无人知晓。纵有天人之姿,也只能待在这小院里不见天日。她试过出逃,可还没踏出门槛,便会被看守的侍卫给逮回来。

    这个院落中就只有她和她的婢女两个人,若说还有人,那就是院子四周的侍卫们了。

    今日,她如往常一般坐在院落中,白纱遮面,一手撑住下颔,一手绕着秀发,观赏者院落一角的桃树,似是到了春天一般,桃树的片片叶中夹杂着些许桃花,开的花是粉白色的,娇嫩的花瓣在微风中微微抖动,与付青衣一般,慵懒至极,无暇烦恼。

    这三年来,日日如此,她已经习惯了。

    发呆瞌睡都快成为她的嗜好了,现在除了这两件事她真的不知该做些什么。她往桃树的方向望着,实则是想看见外面的世界,人家穿越都是到处吃喝玩乐还有美男环绕,怎么到了她这就是囚禁被关……

    她起身,拂了拂衣袖上的尘土,准备往屋子里走去。

    忽的,“吱啦”的一声,院子的门被打开了。一个青年男子带着几位侍女缓步走了进来。每位侍女手中都端着一个小木盆,盆里都装着水。

    付青衣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面弄得不知所以。

    只见青年男子一手抬起,手指微微一动,那些侍女便端着一盆盆的水进了她的屋内。

    而后青年男子缓缓向她走来,温柔地说道:“小妹啊,今天是你及笄之日,三哥送你一份礼物,明日三哥便带你离开这里可好?”说罢,轻抚她的柔发,转身离开了。

    付青衣正摸不着头脑,那几名侍女便从屋里出来了。她们将付青衣带至里屋后,伸手解她的衣裳,只见屋里摆放着一个大浴桶,正是她平时沐浴所用,而桶里,装了大半冒着气的温水。

    想来是刚刚端进来的那些。

    等等,这大早上的给她洗澡?付青衣本能地抗拒,轻推那些给她解衣服的侍女,不料却遭到叱喝:“小姐,奴婢劝您乖乖配合,否则休怪奴婢们不客气。”难怪,连平时照顾自己的丫鬟都不见了,她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可也无力反抗,只得任由她们将自己泡入水中。

    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异样,可越泡,便越发感觉身体燥热,隐隐透出一种无力之感,却又没有其他不适。

    待到泡完,几名侍女便离开了。她也渐渐恢复力气。这时听雨也回来了,想着给她穿好衣裳。伸手将付青衣扶起,可指尖刚碰到肌肤,付青衣便感觉有一股电流从听雪的指尖传入自己的身体,伴随着这股电流感脱口而出的是一声呻吟。

    她的肌肤变得异常敏感!

    呵,这就是她收到的及笄礼物么?给她送礼的人,真的是她所谓的三哥?伴随着种种疑惑,她无奈自己穿上衣服,将听雨打发走,而后向床榻走去。

    她不知道自己能做点什么,只是漫无目的地躺在床上,不明白这具身体于她三哥究竟有何用处,无依无靠,只得听天由命。

    不一会儿,便入梦了。

    吱啦,房门被打开的声音?躺在床上的付青衣一睁眼,便看见一名侍女正提着食盒缓缓进房。

    慢慢的从床上坐起,仔细端详那名女子。

    那侍女动作迅速地把食盒放在桌上,转身离去,顺带把房门关了起来。

    付青衣没想太多,平时也是这个饭点。

    “正好饿了,吃点儿东西再说。”于是打开食盒,拿起筷子坐在桌边狼吞虎咽起来,不一会儿,装着满满食物的食盒就见底了。

    可见付青衣是有多么能吃!只是……这便如了门外人之意了。

    忽的,付青衣感觉头晕目眩,而且,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

    这时,付青衣门外传来仓促离去的脚步声。只可惜,她听不见。

    付府偏院

    “事情办好了吗?”一位蒙着面的黑衣男子对着眼前的女子低声问道。

    不错,这女子就是给付青衣送饭那个侍女……

    “是”那女子平淡地说道。

    说罢,黑衣男子便迅速往东苑赶去。

    东苑,正是付青衣住所。

    到了东苑,只见那黑衣人破门而入,扛起付青衣就走。一路轻功,直奔翠竹楼。

    翠竹楼,就是所谓的青楼。不知为何,今日青楼过分冷清,上上下下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男子来青楼都不走正门,轻轻一跃就直接到了第二层。

    他扛着付青衣进了拐角处的一个房间,粗鲁地踢开房门,将付青衣安置在床上,随后便出了内间

    付肆,即付青衣的三哥,今早安排人给她洗肤,使之成为敏感肤质的那位。

    付青衣就这样安静地睡在那,对这期间发生的事浑然不知……

    而此时城郊却是另外一幅景象,“墨兄。这是我寻一巫师用精材所制,换上可与平常无异。”一位白衣男子将手中的人皮递给即墨尘。

    入夜

    即墨尘来到了翠竹楼,进了二层拐角处的一间房。

    而此时,付肆已经在外间的座椅旁坐着,手指在桌面有节奏地敲打着。像是已等候多时。想到里间的付青衣,他所谓的四妹,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太子来了?坐。”付肆见即墨尘进来,甚是欣喜,却在极力掩饰着。

    “嗯,不知公子今日约挽尘来此所谓何事?”即墨尘云淡风轻地问道,丝毫不在乎付肆到底是否欢喜他的到来……

    “太子说笑了,信里不是说的明明白白的吗?今天我付某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世人皆知付某的四妹有天人之姿,只要太子愿意将你的影卫借我,我便将我的四妹赠与你,不知你意下如何?”

    付肆心里的小九九即墨尘岂能不知?他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公子的四妹?”即墨尘饶有兴趣地问道。

    即墨尘并不知道他口中的四妹就是付青衣,所以便没多想。

    “不错,付某的四妹付青衣可是京城里出了名的大美人儿”付肆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太子,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