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转机

    更新时间:2017-07-05 20:11:18本章字数:2546字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张床上。身上因为挨打受到的疼痛这时候开始发作起来,我费力的支撑起自己的身子。

    这时候,走进来一个青年,端着一碗稀饭。冲着我说道:“嘿!小子!你总算是醒啦!睡了整整一天了都!都没见过你这么能睡的。”青年一边说着,一边把碗放在桌子。对我接着说着:“一会把粥喝了,完了我再来找你”

    我莫名的感到一阵温暖,我毕竟也好久没有吃东西,已经饿的不像样了,于是捧起碗来就喝,然后……

    就烫到了……

    我轻轻吹了吹,慢慢的开始喝粥,同时四处打量这的环境。挺“简陋”的一个房子,就是水泥砖砌成的,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张桌子一张床。角落里还有几瓶白酒的瓶子,还有一些骨头,上面已经沾满了苍蝇。

    我慢慢的喝完了粥,身体也恢复了一点力气。身体的残破,让我每挪动一步都要倒吸一口凉气。我走到门口,看到院子里正在锻炼的青年。院子里木人桩,杠铃,单杠什么的都有,虽然做工粗糙,但是应有尽有!

    应该都是他自己做的吧,我心里这样想着。

    现在时间已经正值傍晚,阳光撒在他身上,一种莫名的帅气,我怀疑自己如果不是男人的话一定会爱上他。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回头冲我一笑:“出来啦?身体好点没?”

    我点了点头:“谢谢!”说完我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谁能体会我当时感到有人关心自己的那种感动。

    “唉!卧槽!咋又哭上了!我叫凌森!你叫啥?”

    “我叫徐铮……”我擦了擦泪水,呜咽的说道。

    “行了!别哭了,昨天都嚎了一个多小时了!”我听着他的话一阵阵的无语。

    “开门!开门!森娃子!快给劳资开门!”门外一阵粗狂的声音传了过来。凌森慢悠悠走过去,边走边骂:“牛脑子!让你买个酒你又去逛窑子去啦!”说罢便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人:“哟!这小子醒啦!”然后直接走过来我这边。放下东西捏了捏我的身子,摇了摇头:“体质真差!”便再度提着东西走进屋子里,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桌子旁边。

    他将东西“duang”的一声丢在桌子上,然后就开始闭目养神。

    我站在门外不知所措,看看这个叫“牛脑子”的人,又看看凌森。尴尬!所有的尴尬貌似都汇集过来了。

    凌森还在院子里锻炼,而我站在一边,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打破尴尬。

    这时候又进来一个人,微微瞟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直接进到屋子里。径直坐在了首位。 

    我更加的尴尬了。凌森哈哈一笑:“来齐咯”关了门拉着我就坐了进去。那两个人都盯着我看着,顿时我觉得阵阵压迫感向我袭来。

    我微微抬头打量着他们。凌森面目清秀,一个很帅的小伙子,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而那个“牛脑子”五大三粗的,身上的肌肉将衣服绷的紧紧的,很大的块头。但是却带着一副眼镜,一脸的老实模样,和他的身材性格实在不搭。最后那个人……我连抬头看他的勇气都没有……他似乎有一种天然的霸气吧。

    凌森开始说话了:“那个!我来介绍一下,徐铮!”他指了指那个被称作“牛脑子”的人说道:“他叫刘振!说话就爱咋咋呼呼的。脑子不太好使!”刘振似乎想反驳几句,可是他看了看我就没有再说话。

    凌森又指了指坐在首位的那个人说:“这是曾祥辉,算是咱老大吧”哟!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从一开始就觉得凌森不是简单的人物,他的老大,一定更是人中之龙吧。我微微抬头,果然那个气势就如同天生的王者!面庞虽然不如凌森那般清秀,但也有一种独特的雄性魅力。

    我咽了咽口水叫到:“辉哥,振哥,森哥。”他们都没有说话,刘振直接拿出酒来,咋咋呼呼道:“比比叨啥啊!开喝啊!”坐在首位的辉哥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我的脸红到了脖子根,这个尴尬啊!而森哥似乎是看出了我此时的尴尬。悄悄对我说:“别在意,你跟他玩熟悉了你会发现他这个人很好亲近的。”我只有默默的点点头。

    “来喝点?”辉哥先打破了我的尴尬,对我沉沉的说道。我紧张的立马坐直身子,答道:“报、报报、报告!我不会喝酒。”得!说话都结巴了。

    “哈哈哈!还报告呢!让你喝你就喝!”直接递了个杯子给我。森哥和振哥在旁边笑做一团。我畏畏缩缩的接过杯子,一狠心一口全闷下去了。卧槽卧槽!好呛!不过这时候发出的全是“咳!咳咳!”的声音,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了。

    辉哥看着笑了一下,也同样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跟我的窘迫相比显得一份淡然。说:“说说吧!昨儿个是咋回事呢,嚎了好半天,哥几个酒兴都被你嚎没了!”这句话一问,森哥和振哥也同时看向我。

    我眼泪又开始打转了,就把在学校发生的事跟他们说了。辉哥听完就不说话了,振哥也摇了摇头,我只有眼巴巴的看着森哥,我真的希望他们能帮我报仇。森哥也低下了头,不在说话,我又再次感到一阵阵的绝望。

    “那这样吧,我问你,你有想过要反抗吗?”森哥抬头说道。“想过!可是我打不过他们!真的打不过。”我又委屈的要流泪了。

    “打不过?打不过就不打了吗?”森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怅然的说道。

    “喂!那小子!想跟我们混不?”辉哥这时候发话了。此话一出,振哥和森哥都诧异的看着他!“你们……”我很犹豫,真的!我想考大学,我虽然每天被欺负,但是我成绩真的不错,也可能是因为我们那个破学校确实没有多少人学习吧,我是真的想上个好高中,读个好大学。可是,每天被欺负,哪有心思去学习呢……

    “草!什么玩意!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跟我们辉哥混吗?还犹豫!犹豫尼玛个币啊!”振哥一脚踹在我的凳子上。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身上本就有的伤牵扯的我龇牙咧嘴。

    辉哥对着振哥摇了摇头。“这样吧,你回去报仇,动静能闹多大闹多大。只要不死人!我给你兜着!”辉哥说道。

    “啥!?我一个人!?他们有十几个人啊!”我诧异道。就连从地上爬起来的动作都忘记了。

    “没错!敢不敢吧?”辉哥再次问道。

    我想了想自己以前的往事,不能在因为害怕而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于是便咬咬牙,说道:“敢!”

    “行!这样才像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来啊!来!喝酒!喝酒!”森哥永远给我一种大哥哥的感觉,听他说话总觉得很舒服,总是会适时的化解尴尬。不会像辉哥那样令人胆战心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体内的热血渐渐被他们点燃。心中一股嗜血的念头仿佛被沉睡了许久的狮子,终于要被唤醒了!

    我带着心里头的恨意,看着他们的洒脱,即使是第一次喝酒,也很快和他们融合在一起,似乎我天生就适合和这样的人来往!

    喝着喝着,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嗷!”的一声叫了出来!把辉哥他们都吓了一跳!

    他们纷纷问我:“怎么了?伤口疼?”

    我摇了摇头,哭丧着脸对着他们说:“我好像是旷了一整天的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