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更新时间:2017-07-18 00:05:32本章字数:3101字

    顾瑾瑶的四个侍女,青风,青霜,青雪,青月。青风的年纪是最小的,她是一个孤儿,三岁时饿晕在路上被顾瑾瑶带回去养活的孩子,顾瑾瑶待她如同妹妹,她却认为是顾瑾瑶救了她的命,她的命就属于顾瑾瑶了。后来就一心认定了顾瑾瑶,每天跟在顾瑾瑶身边,执着地要成为顾瑾瑶的侍女跟在她身边保护她。青风比顾瑾瑶要小三岁,性子比较冷不喜笑,可以说除了顾瑾瑶,她一般不会对其他人有笑容,并且也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每天都是冷着个脸,紧闭着嘴巴提着一把比她人都高的剑跟在顾瑾瑶身边。她如今不在府内,五年前被顾瑾瑶的父亲送去习武去了,要今年中秋后才会回来。

    青霜是管家的女儿,与顾瑾瑶一样大,从小与顾瑾瑶一同长大,两人虽为主仆却情同姐妹,平时的一些行为话语也比其他几个侍女要放得开些。她是个活泼的性子,又极为胆大,不过可能是装作的胆大。是个倔强嘴硬的人,心肠软,贪吃好玩,算账特别厉害,是个十足的财迷,也是个铁公鸡,轻易不能让她拔下一根毛来。

    青雪是顾瑾瑶到了南溪后在南溪买的侍女,是南溪镇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的人。家中兄长要念书,可是又没钱,农村人重男轻女严重,她又不是家中长女,年纪小又不能帮到家里的忙,五岁时就被父母卖给了人伢子。也是她运气好,正逢顾家新搬来,又要给家中独女买新的侍女,顾瑾瑶的母亲在挑选时就看中了她,将她买下给了顾瑾瑶做侍女。她被卖时正是记事的时候,记住了狠心卖她的父母,所以后来她从不提她进府前的事,她只当以前的她早已死了。她的性格并没有受到小时经历的影响,一直都是个很开朗活泼的人,还有些泼辣,只是有些小迷糊,而且也是个贪吃的人,倒是厨艺非常好。

    青月是顾瑾瑶六年前在码头买回来的侍女,买下的时候她已经病得快要死了,顾瑾瑶能买下她也是个偶然,那天她带着青风偷偷跑去码头看热闹,正好看到病得昏迷的青月被丢在地上贱卖,她看到后心软就给忽悠着买了下来。后来青月就一直跟着她了,青月本来不叫青月的,叫林月,做了顾瑾瑶的侍女后她主动改的。青月不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都是几个侍女中最好的,性格非常温柔,脾气也好,女红是几个侍女中最好的。

    林潜带着赵骁一直走到了清和巷的一间宅院前,宅院很普通,和周围的院子没什么两样,连门上挂着的匾额也是普通得很,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起眼,但是匾额上的三个大字却是夺人目光的很,写得那叫一个龙飞凤舞,放荡不羁,都要让人觉得是鬼画符了,但相比于字体,字意更能夺目些,“沁芳园”三个笔画缠绕在一起的三个大字刻在匾额上让人想忽视都难,几个字排列得如同哪家青楼的招牌一样。

    赵骁看着林潜带头走进那间宅子,宅子看门的老头对他的态度很是恭敬,可以看出宅子的主人就是林潜。抬头再一次看了眼匾额上的字,忍不住扶额,无奈地想着林潜这个起名废,能有这样的名字就不错了,反正是他的,自己又不经常来,索性就无视好了。

    林潜走了几步没看见赵骁跟上来,回过头招呼着赵骁快进去,却见赵骁站在门口抬头望着门上。

    他以为赵骁是在欣赏他的字,忍不住自夸道:“怎么样?大吃一惊吧,我这字啊不是我自夸,我这手草书可比那什么书圣的草书强多了,行云流水,奔放不羁,练了我可多年了,没练成前我都没在外写过,就等练好了好让你们大吃一惊的。瞧瞧,给惊着了吧。”那一副骄傲的模样,如果再有人夸夸他,给他点认同的称赞,估计都能上天了。

    “呵呵……呵呵。”赵骁听了他那骄傲地不能自已的口气,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强行地笑了几声,言不由衷地夸着他。“你这字是真的好啊,豪放不羁,简直是太……太不羁了。”

    “你也这么觉得吧,我和你说,这最好的还不是这字,是这名儿。“沁芳园”,这名好吧。”林潜完全没听出他的言不由衷,只觉得有个人欣赏他了,还是他的好兄弟,乐颠颠地跑出来和赵骁站在一排,一手背着一手指着上头的字给赵骁看。

    “这名儿也好,只是你不觉得有点怪吗?”赵骁干笑着,试图让他自已发现。

    “怪?不觉得啊,我觉得很好啊,沁芳园,好听又贴合我这间宅子,这不很好吗?”林潜不以为然。

    一听这话,赵骁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干笑都笑不起来了,只一甩手臂也背到身后去,大步朝门内走去。“算了,你是挺好的,你自己喜欢就好了。”

    在他身后跟着的赵磊也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匾额上的字,同样抽了抽嘴角,大步跟上他家公子的步伐进了宅院。

    “唉~我怎么觉得你这话不对劲啊……等等我啊。”林潜好像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但是他只皱了下眉,想了下没想明白就马上抬脚跟了上去。

    跟在他身后的墨点抬头看了下匾额,一副奇奇怪怪的样子,摸了摸头,嘀咕道:“这名字没毛病啊。”摇了摇头,一副不懂这些人的样子跟着林潜身后进去了。

    书房。

    林潜除了个别审美有些问题外,其他方面还是很靠谱的。比如书房除了比一般人家中的书房建的奢华些,舒适些也没什么毛病了,书柜上也是满满的书籍,多宝阁上摆着几样精巧的摆件和几盆娇艳欲滴的绿色植物。赵骁看了下,有一盆正在抽新叶的建兰,一盆旺绿的铁线蕨,还有一盆不清楚是什么的绿色植物,看起来倒都是些普通植物。桌上也摆了盆长得正是鲜嫩翠绿的文竹,衬得这间有些奢华的书房顿时多了几分雅致来。

    “咚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

    “赵公子,公子让我送茶来。”是一个婢女的声音。

    “赵磊。”还在打量着书房的赵骁头也没回地走到书架旁抽出一本书来,在一旁跟着的赵磊已经走到了门口将门打开放了婢女进来。

    婢女一身青色婢女服,梳着双丫髻,低垂着头,露出半截脖颈来,一双手端着茶盘,小步地走了进来。一双素手洁白无暇,细嫩光滑,可以看出不曾做过什么粗活,且看她熟练地将茶放在案上,又倒出杯恰到好处的茶水来,最后沉默地低着头双手拿着茶盘置于腹前轻轻地退出去,并将门轻轻地关上。这一切都可以看出她是一个接受了专门训练的婢女,只做端茶送水的工作。

    “公子。”赵磊将茶端到赵骁面前。

    赵骁伸手接过,轻抿了一口,抬眼看着手上的茶,轻轻转动着,忽的一笑将茶细细品味殆尽,将手中的书放下,自己走到桌前提起茶壶欲要倒茶。

    “公子,我来。”赵磊见赵骁亲自动手,走上前一步伸手要拿起茶壶给他倒茶,却被赵骁给压下了手。

    “诶!我自己来。”他轻笑着,提起茶壶倒满杯,而后轻轻地将茶壶放下,不曾发出半点声音。

    “林潜倒是会享受,这壶是紫砂壶,这茶是今年最新的迎春送雪,如今可是被炒得比同黄金,祖父那里都不一定能有多少。这泡茶的水想必也是今年收集的新鲜雪水,在这江南小镇还能用新鲜的雪水来吃茶可真是够奢侈的。”轻嗅着缓缓沁出的茶香,抿一口茶水细细品尝,眯着眼回味着茶水后续的回甘。“赵磊,来,你也尝一杯,这不喝白不喝的。”

    赵骁翻了一个新的茶杯倒满递给赵磊,自已又给续满一杯。

    “这……公子。”赵磊有些局促地端着茶,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公子,我不爱喝茶。”

    “喝吧喝吧,就当喝水了,这一杯茶可是堪比黄金了。”赵骁完全不在意的挥挥手。

    “是,公子。”说着就如牛饮般将茶灌进口中,灌完还皱了皱英气眉毛,显示出一副不满的样子来。

    “吱~嘎”门被推开了来。换了一身衣服的林潜一进门就看见赵磊牛饮似的灌着他的迎春送雪,还作出一副嫌弃的表情。顿时心疼地直抽抽,心痛得脸都扭曲了起来,转脸一瞪一旁愉快地品着茶的男人。

    “赵骁!你干嘛给赵石头喝我的迎春送雪,他那块不懂茶的硬石头懂得我的茶吗,给他喝完全就是暴殄天物啊。”快步地走到桌前提起茶壶,一提就发现一壶茶已经快要没了,顿时更加地心痛起来。抱着茶壶,一双眼满是指责地看着赵骁,就像个被抛弃的怨妇似的。“我的茶啊!我的钱啊!就这么没了。”

    “我喝怎么就是暴殄天物了。”赵磊冷着脸皱着眉道,将手中的茶杯丢在桌上,退回到赵骁身后,还忍不住皱着眉斜睨了一眼那壶被林潜抱在手里的茶,嫌弃的眼神一闪而逝。

    “你看看,他喝了还嫌弃。”林潜眼尖地抓住他的眼神,愤愤地冲着赵骁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