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更新时间:2017-07-20 00:16:26本章字数:3254字

    “你要让我看什么,还不拿出来。”赵骁放下茶杯,抬眼看了林潜一眼。“总不会是让我来看你这奢侈生活的吧。”

    “当然不是。”林潜放下手中的茶壶,马上正经起来,转头向外看了一眼。赵骁蹙了下眉,挥手让赵磊出去守在门外,他心中有些疑惑,有些不明白是什么东西值得林潜在这江南小镇也如此小心谨慎。

    待赵磊出去门外守着后,林潜才行至书柜前伸手在书柜中摸了一会儿,摸出个薄薄的木盒来。木盒大概也就两个指头厚,整个大小就和一本普通的账本一般大,盒子上刻着百花的图案,栩栩如生的花朵枝叶缠绕。盒子从表面看不出如何打开来,没有看到任何一个角落有类似锁一样的东西。

    林潜把盒子放在书桌上,从笔架上取来一只毫无特色的笔。赵骁看着他一手按住木盒,一手把笔尾插入盒面上的一朵不起眼的小花的花蕊中细细地拧动笔杆,一会儿盒子就发出“咔”的一声来。

    “这木盒的机关倒是精巧。”赵骁放在一旁的毛笔拿在手中观察,一支毫无特色的笔,不管是材质还是花纹看起来都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笔尾上有着些凹印,稍不注意就不会发现。

    “这可是我找璇玑阁的机关大师做的,听说是以前墨家的传人呢。”林潜已经将盒子打开了来,从中取出一册薄薄的破旧不堪的书来,书本的边缘很黑,可以看出是常年浸在灰尘中的,上面被灰尘染黑的已经脱不掉了,有些甚至还有虫蛀的痕迹。书本的封页有些卷角,甚至上面的字迹也被晕得有些模糊,但还是可以模糊地看出写的是《司马兵法》。

    “就是这个,你看看是不是真的。”在林潜将书取出时,赵骁的注意力就已经集中在了书上,待林潜将书递过,他已是迅速地拿过手中。

    “《司马兵法》!”一看到书籍的名字,赵骁就瞪大了眼睛,一双眼迸发出灼人的光来,不自觉地就拔高了音量,一双手小心地翻阅着书籍,书籍的内页中画着阵图,每一个阵图后面都记载着详细的解释,阵名,作用,用法,如何布阵,以及此阵在哪些战争中曾使用过,效果如何?还有如何破阵?书中都有着详细的记载。

    手中紧紧握着书,赵骁抬眼看着林潜,压抑着激动的情绪。“确实是前朝司马大将军李毅的《司马兵法》,这一本是的阵图卷,这书是真的。”

    “只是这一卷不完整,只有「太白营图」、「偃月营图」、「阴阳队图」。”从头到尾将书粗略地翻了一遍,赵骁的话中有着浓浓的遗憾。

    “这书你是如何得来的。”他心中怀着浅浅的希冀,若能够将剩下的阵图找到,即使不能得到完整的《司马兵法》,对于一个梦想着上阵杀敌,保家卫国,想要成为将军的人来说也足够欣喜了。

    “不是完整的?我也不懂兵书。”林潜从他手中接过书翻了两下,抱着满满的歉意对他说道:“恐怕要令你失望了,这书是我在这间宅子的书房中找到的,后来我又找过再没有其他的了,这宅子以前的主人不姓李,我也打听过他的家眷中也没有姓李的,所以他家应该没有前朝司马大将军李毅的后裔。这书藏的地方还挺深的,若不是我要凿墙倒还发现不了它,书应该不是他家的。”

    清和巷,居住的都是南溪镇内较为殷实的人家,这里的每户人家或多或少都会有两到四个仆人,雇佣的,买来的都有。巷子也如其名,人来往较少,清净,谐和,但同样的也会显得有些冷清。

    赵骁从沁芳园中出来后,一路上脸色都有些沉郁,他一直在想着事情。不是在想剩下的书册在哪里,也不是在想如何能后找到剩下的书册,他在想着边关,想着他那些从军的在战场厮杀的亲人,好友,还有那些抵御驱逐侵略者,保卫边疆的将军战士们。

    近几年西北各地的部落经常跨越边界到大祁这边来烧杀抢掠,拦截过往商队,牧民,抢掠附近的农户,城镇。最过分的是抢掠了还不够,还要杀了那些无辜的百姓们,甚至还有做出屠城这等事的。

    西北各部落本是附属于大祁的,刚开始发生这样的事时,大祁本是凭着大国之姿惩戒了主谋之后便宽恕了西北部落,但是没想到西北各部落却不知感恩,反而变本加厉更加的放肆起来,从本只是拦截商队,抢劫商队的财物,慢慢的变得开始不管是商队还是其他都抢,还开始杀人,到后来是直接跑到位于边疆的城池内开始抢掠,甚至还屠过城,劫杀过出使西北以及西戎的使臣。

    大祁戍守边疆的兵马本就较多,自西北开始乱后更是增加了一倍的人马,后来边界局势紧张,戍守的人就又增加了两倍,但是没想到的是西北竟对大祁挑起了战争。战争一开始后,边界就再也没有安宁过,民不聊生也不过是这样了。

    赵骁的亲人,朋友们,除了不从军的,以及在其他边界戍守的,所有从军的都被派往了西北。西北如今虽不至于每日都在征战,但也已经没有多大的差别了,生活于那里的人每日每夜都提心吊胆地担心着明日会不会开战,一旦开战则又担心着能否守住城池,不被西北部落攻占。生活在安逸无战争之地的人则也是担忧着,有担忧着战争是否胜利的,有担心着驻守边疆的父亲、叔伯、兄弟、丈夫、孩子的,有担心着若被攻陷是否会攻进大祁内部的。

    赵骁如今想着近几年西北曾发生过的战争,每一场胜利将要牺牲多少人,每一场失败又将失去多少人。他想着每一场失败的怎样才能胜利,每一场胜利的怎样才能赢得更好,死去的人更少。想着他祖父的话,“胜利是看每一个士兵的,也是看每一个指挥的将军的。”。他希望他能够得到完整的《司马兵法》,将其中内容好好研习,而后能够上战场杀敌,指挥军队获得更好的胜利。他想着他那些一个个想到要上战场就热血沸腾的兄长们,既羡慕着他们,又担忧着他们,他想要快些寻到阵图卷,即使他不能够上战场也可以将阵图送去给他的叔伯,兄长们,让他们去学,去运用阵图,去保家卫国,去抵御外敌,去取得胜利。

    巷子里除了他和赵磊,一个人也没有,整个巷子显得极为空旷,冷清,孤寂,但是赵骁的心中却是一团火热。

    顾府内,顾瑾瑶任然在小心地抄录、临摹着她爹顾延在《孟子注疏》的注释,注解。如今是青月在一旁帮她研墨,青霜被她指派出去浇花醒神了。青雪则是又去了厨房研究食物了,每个人都好像很忙碌的样子。

    “哈~唔~”顾瑾瑶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犯困地伸了伸懒腰,迷蒙着双眼。

    “好困啊。”顾瑾瑶的声音有气无力地从她嘴中嘟囔着,一双美丽的杏眼如今正迷糊着,眨巴眨巴两下眼睛,眨下几滴生理盐水来,从眼角顺着两颊流下,流入了脖颈中,被早春的风一吹,凉凉的,不是很舒服。

    “啊~”还是困,泪水的浸润并没有让顾瑾瑶清醒多少,她用帕子将脸上残留的生理盐水一抹,刚清醒了一会儿的眼睛马上又开始沉重起来。睁开一下又马上眯上,又睁开一下,又眯上。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黏在她眼帘上一般,让她睁不开眼睛?

    “小姐,要不要再去泡壶浓茶来?”青月手上不停,脸上有着些担忧的神情。

    “不要了,浓茶没用。”想到浓茶那一股味道极重的苦味,就忍不住想要皱眉,青月为了给她提神所煮的茶实在是太浓了,苦得如同吃药一样,她可不想在碰了。

    “青月,给我端盆水过来吧,我洗下脸,这样应该能够有精神些。”

    “是,小姐。”

    顾瑾瑶将手中的笔放好。避免不小心将墨打在书册上。一旦再次将墨打了上去,那书毁了,她也要完了。她爹一定会狠狠地罚她,连同上次的事情一同罚。

    在等青月端水来的这段时间里,顾瑾瑶颇有些无聊地挑弄着桌上的一盆小花。弄着弄着她突然愣了下。“哎呀!”顾瑾瑶一拍桌子猛的站了起来。

    “哐当~”

    “哎呀!好痛~”

    桌上的东西被晃得东摇西晃的,差点洒了墨到桌子上。而顾瑾瑶自己也被撞痛了,两眼泛着泪花,一双杏眼瞪得大大的,里面满含着水雾。

    “小姐,你怎么了?没事吧?”青月端着水一进来就见顾瑾瑶有些冒失的撞到桌子上,痛得直泛泪花。立马将手中的盆放下,快步的走过来扶住她,心中不住的心疼。“嘶~”顾瑾瑶委屈地望着青月,一双眼睛泛出一圈红色来,水汪汪的眼睛上方的眉毛也疼地皱了起来。

    “疼~”她微弯着腰,一只手轻按着腿上被撞到的地方。

    “小姐,来,你小心点。我扶您过去软塌上躺着。”青月将顾瑾瑶扶过去躺下,轻轻地掀起她的裙摆将里面的裤腿撸上去,露出一段白玉无瑕的小腿来。

    “小姐,有些肿了。”青月不忍地看着顾瑾瑶膝盖上明显青紫的一块印迹,心疼地说着。在顾瑾瑶如雪的肌肤上,一小块青紫显得极为严重,看得青月一双温柔的眼睛都泛出泪花来,本就温柔的动作更加温柔起来,但她看着伤处竟不敢下手去碰触它,只瞪着一双满眼泪花的眼睛心疼地看着,不敢有任何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