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更新时间:2017-10-16 15:35:03本章字数:3551字

    一辆青帷为幕的骈车轱辘辘地出现在南巷中,缓缓地在巷子中行驶着,最后停在了顾府门前。听到熟悉的声音探出头来张望的司阍见着马车停下忙出来迎接,快着几步走上前恭敬地站在马车跟前候着。

    赶车的随从跳下车来,将手中的鞭子递给一旁的司阍,这才掀了帘子唤起车里的人来。

    “老爷,到府上了。”

    车里的人仍然专注地看着手中的书籍,对他的呼喊没有半点反应。那是个看起来大概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面容柔和,鼻梁挺立,双目有神,皮肤白净,一对剑眉耸立在那双眼波深邃的瞳仁之上给他添了几分威严,打理干净的胡子则为他的书生气更增添了几分,但若不是那把胡子若有人说他不过二十四五也是有人信的。

    他一身竹灰色长衫,左手拿书,右手放在右膝之上,手指还一下一下不停地点着,眼睛盯着书册,似在认真看书,但仔细看去却能发现那书都是倒的。

    打着帘子的顾长信见着顾延没有丝毫反应,一点也不奇怪地提了声音又叫了几声,直到里面的人终于开始起身才终止。

    “老爷。”顾延一出来,一旁候着的司阍就赶紧上前行礼。

    “嗯。”顾延手中仍拿着那本书,眉头有些微皱地点头,脚下半点不停地走进宅院,直奔书房而去,跟着他的顾长信也赶紧跟了上去,身后的司阍则将马车往后门方向赶去。

    一路上行礼问候不断,而顾延脚步没有半分停顿地朝着书房迈着。

    和风院,两个看门的小丫头正凑在一起玩耍,天真无邪的笑声时不时响起,惹得人想要探过头去看看两人究竟在做些什么。

    “你们两个在干嘛!凑一起找鬼呢。小黄毛丫头,不好好干活儿,贯知道偷懒。”但是这样悠闲嬉闹的时光是不属于她们的,这不就被一个穿着看起来不一般的妇人抓住给训了。尖利的声音从不远传来,原是门外站了一个妇人。那妇人一身玫红色细绸布衣裳,梳着高高的堕马髻,金饰钗环亮闪闪地堆在头上,当真是富丽堂皇的很。

    她此时扭着腰向着两个小丫头走来,一手叉腰,一手翘着兰花指拧着一张粉色的绣着花团的手帕。她边训着小丫头,边伸了那只拧着手帕的大掌来掐两个丫头的耳朵,嘴上也半点不饶人。

    “死丫头,月银白拿啊!玩玩玩!成天就知道玩。”

    “哎呀!林妈妈好!”

    “哎呦!林妈妈,我们错了,我们错了。”

    两个小丫头都机灵的很,特别是小的那个,早在听到林妈妈的声音时就与她的小姐妹分开了,见着林妈妈伸手来也灵敏地躲了开来,口中还不忘叫着人,给行着礼。而那个看起来大点的没有那小的灵活,虽然也往旁边躲了,但还是没能逃得了林妈妈那只手艺纯熟的魔爪,给拧了个正着。

    “疼疼疼!林妈妈,您饶了我们吧,我们知错了。”此时姐姐被拧得侧着身子不住求饶,疼得脸都扭曲了。

    “哎呀,妈妈,妈妈,好妈妈,您饶了我们吧。”躲过一劫的妹妹看着姐姐已经红掉的耳朵,不自觉地退了一小步,虽然害怕,但这会儿却是对姐姐的爱占了上风,鼓起勇气求着情。六岁小姑娘软软糯糯的声音甜甜地撒着娇,声音里还有着丝丝害怕。

    “林妈妈,您行行好,饶了我们这次,再也没有下次了。”

    “林妈妈,饶了我们吧,再也不敢了。”

    “饶了你们,没有下次?”林妈妈那张扑了厚厚一层白粉的脸皱成了个鬼样儿,声音拔高尖利地叫着。

    “没有下次,没有下次!”

    “对!保证没有下次。”两姐妹忙不迭地点头。

    “哼!死丫头,下次再被我看到就逐出府外,让你们上街讨饭去。”手狠狠地甩下来,一阵“叮叮咚咚”的脆响在她手间发出来。接着她瞪了两姐妹一眼,一扭身子进了院子,走时还放下句话来。

    “还杵着呢?不知道干活。”

    “是(是)!”两丫头赶紧站在门边上看着,再不敢有小差。

    顾瑾瑶如今还端坐在书房内认认真真地临摹着笔迹,从她手边被翻开的书籍看去已然是写了不少了,若无意外在努力个一天的样子,到明天这个时候就能完成了。

    “啊呀!真累。”她放下手中握着的笔伸了个懒腰,一副累得不行的样子。身后候着的青霜已经上前来给她捏起肩来。

    “舒服!”她顿时叹谓一声,缓缓地呼出口气来,同时浑身就跟去了骨头似的软软地倚靠在椅背上,双手摊开在两侧,眼睛轻轻地闭上,还不时指使着青霜捏捏这捏捏那。

    “小姐,林妈妈来了。她若看您这样只怕又要唠叨了。”青月推了门进来看着顾瑾瑶一副纨绔子弟的摸样瘫软在椅子上,指挥着身后的青霜给她捏肩、捏手、捶背,无奈地出声提醒。

    “啊!林妈妈来了。”顾瑾瑶还没什么反应,青霜先跳了起来,然后开始四处寻着,焦急得很。

    “青霜,你干嘛呢?”看着青霜突然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转,顾瑾瑶很是疑惑。

    “小姐,她躲林妈妈呢。”青雪端着一壶热茶进来,脸上是明明白白的嘲笑。

    “林妈妈?”顾瑾瑶仍是不解。

    “是啊。小姐,就是林妈妈呢。她啊上次被林妈妈训了几次,现在见着林妈妈就躲呢。”青雪一边说着一边将茶水摆好,笑声藏都藏不住得从她嘴角泄出来。

    “她是偷懒被林妈妈抓住了吧。”顾瑾瑶了然,睨了青霜一眼。

    “小姐,我没有。”收到顾瑾瑶的眼神,青霜心虚地反驳。

    “青月。”顾瑾瑶不理她,眼带询问地看向青月。

    “小姐,林妈妈如今在前厅侯着呢。”

    顾瑾瑶身后带着青月、青雪两人自楼上下来进了厅内,刚一出现,林妈妈已迎上来见了礼。

    “哎呦!我的小姐,老奴许久不在您身边,您都清瘦了不少,这真真是让老奴心疼啊。”林妈妈那张脂粉肆意的老脸凑上前来,顾瑾瑶脚步一顿,不由得往后轻退了一步,青雪也是懵了下,好在青月上前扶住了顾瑾瑶,不动声色的隔开了两人。

    “妈妈,却是许久不见了,近来可好?”顾瑾瑶只受了她半礼,回过神的青雪就将林妈妈扶起了。

    林妈妈是顾瑾瑶的母亲顾云氏的乳母,之前一直跟在顾云氏的身边,在顾瑾瑶三岁时她的乳母离开后就被派到了她的身边照顾她。直到五年前她说在南溪镇周边的乡下找到了个与她同宗的远房侄儿,说是愿意给她养老,她就向顾延请求出了府去。本就是顾云氏身边的老人,又是顾云氏的乳母,更是照顾了顾瑾瑶近十年,顾瑾瑶与她的感情可谓是深的。原是想着待以后府上给她养老,也就没同意此事,与她道过府上会负责她养老一事后,想着林妈妈会欣然接受,可却是被林妈妈给拒绝了,坚持要去她那乡下侄儿那去。

    那时顾云氏刚去世不久,顾瑾瑶尚处于丧母的悲伤中,又闻照顾自己七年的林妈妈要离开,禁不住大哭,随后更是大病一场。林妈妈当时在顾瑾瑶大病时也没松口要留下来,只照顾着顾瑾瑶过了顾云氏的百日就急忙离去了。此后林妈妈也甚少来顾府看望顾瑾瑶,久了顾瑾瑶与林妈妈的情分也就淡了。

    林妈妈离了顾府后四年不曾来过顾府,却从去岁中秋开始林妈妈再次与顾府走动起来,且基本上月月都来,她除却先前两次以及过节时会去拜见顾府主人顾延外,其余时候都只奔顾瑾瑶的和风院。她人本就是老人了,也从没犯过什么错,只除了几年前她颇有些绝情地离开让人有些不满外,都做的很好,所以顾延和顾瑾瑶也都给她这个脸面,她来了也就都待她如以往一样,只却心里是真的回不到从前了。

    先前说了她从不曾犯过什么错的,是以她本事还是极大的。不过半年时间,府里的新人旧人都重新认识了她一遍,都识得她了,特别是在和风院,还立下了一番威信来,她每每声色俱厉的训斥都让人怕得很。

    “妈妈,坐吧。”

    “诶!”林妈妈一颔首忙在一旁坐了下来。

    “青雪,看茶。”顾瑾瑶转头吩咐一旁的青雪,复又回过头来微笑着看着林妈妈。

    “林妈妈,你瞧瞧,你不在这几年这几个小丫头啊越发不知礼了,也不知道要先上茶。”

    一旁的青雪已经退了下去,出了门往一旁的小厨房走去了。

    “确是如此啊,小姐,院门那几个小丫头我刚进来时还在偷懒呢!您身边几个到还好,特别是青月姑娘,真真是人也俏,手也巧的。”说着那双在粉白脸上镶嵌着的显得异常幽深的眼睛还不住地往青月身上扫视着,不时地透出满意的光来。

    那跟探照灯似的眼睛盯住她时,青月不由地心里一颤,手中的帕子被重重揪了一下。

    “青月姑娘今年双十了吧……”

    “不知今日林妈妈来寻瑾瑶是有什么事儿么?”听着林妈妈就要揪着青月说事儿了,顾瑾瑶忙扯过话题堵了林妈妈继续说下去。

    待送走林妈妈后,躲在帘后的青霜才出来。一出来她就忙跑到门外探头看,看着青月和林妈妈已不见了人影才进来,不一会儿青雪也端了壶茶和盘点心过来。

    “诶?林妈妈呢?”青雪将东西一端进来就假模假样地张望起来,像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好奇样。

    “哎呦!你就别装了,你个死丫头,叫你上个茶,你就等人走了才来,真是太宠着你们了啊,还好是林妈妈。”顾瑾瑶睨了她一眼。

    “嘿嘿嘿,小姐,就是因为是林妈妈才这样的嘛,别人我们不都做得很好么。”青雪一把将东西放下,扯着顾瑾瑶的衣袖一摇一摇地撒起娇来。

    “是啊是啊,小姐~”青霜在一旁也扯着另一边衣袖晃着。

    “哎呀!好啦,你们两。”顾瑾瑶一甩手臂,把两只手解救出来,左右看了她们几眼。

    “以后不可如此了,特别是你青霜,还给我躲起来。”没好气地瞪了青霜一眼,转身向走向内屋。

    “小姐,我……”被瞪的青霜好不委屈的张了张口,在顾瑾瑶听到声音回头看她的眼神的威逼下又把嘴给闭上了,悻悻地跟上顾瑾瑶。一旁的青雪低着头吐了吐舌头也跟在了后面,顺手将刚端来的点心也给抄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