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7-11-16 00:18:37本章字数:2633字

    晚间,顾府两位主子各自用过晚膳后又忙起了自己的事儿,一个下午的时间父女两人愣是没有见过一面。对于这样的事,生活在顾府的人早已习惯了,不是父女两人关系不好,只是两人都是忙起来就不管不顾的人,而且也不看重规矩,顾府的规矩有时真的不像是一个大儒的府上,反倒像是一个富庶点的不甚懂什么学问的商户宅中,只堪堪有着些许皮毛的规矩。

    顾延在书房中专研着一本新得到的书籍,他已经看了一整天了,还是一点头绪也没有,甚至他都怀疑其实这本书就是一本普通的书,没有任何他们想要找寻的东西。但这本书是今早那个人奉命亲自送来的,听说就这一本看似普通的书已经沾染了十几条人命了,就为着这个他也必须要重视它,不论真假。罢了罢了,暂且将它放在一边,因着它整日头脑都是乱的。

    顾延将手中的书放置于一旁,右手按压着太阳穴揉了揉,头脑胀疼得实在难受,不由得闭上眼整个人放松仰靠在椅背,静静地等待那种眼疼头胀的不适感缓过去一些后,才又坐直了身子唤了守在书房外等候吩咐的小厮进来,吩咐了他去打热水来给他醒神净面,又让他叫人去将管家顾长忠叫来,之后又打起精神来将午后递来的拜帖给看了下。今日回府后他便一直在琢磨着那本看似普通实则只要有一丁点儿消息流传出去就会引起风云涌动的烫手山芋,对于其他事物他是一概都没有理会的,收到的拜帖也只吩咐着放将于桌上,还未看过。也只怪这烫手山芋偏偏是自己所求的,半点也耽误怠慢不得,更莫说扔了,只得生生地受着,还要不遗余力的去护着它,乃至剥了它,最好则是还要将它一点不剩的吃下去了才好。

    顾延现下尚有重重心事,将其中一份拜帖捡了看来后倒是松开了紧紧皱着的眉头,嘴角也牵出一抹欣慰的笑意来。又将另一份拜帖拿起,看了后挑了挑眉。

    “赵骁,倒是难得。”摇了摇头想起那个即使是一身青色书生儒衫打扮也透着一股如同出鞘的宝剑般刚劲气儿来的少年人,那种锋芒毕露、寒光凛凛的感觉令他在书院中轻易地脱颖而出。不止书院的学生们一个个虎视眈眈地盯着他,那些夫子们也是在背地里对他是大谈特谈,只是每每看到他一有空闲就跑去了北山校场去训练,学生们是纷纷松了口气,夫子们则是一个个急得胡子都掉了一大把,用着恨铁不成钢的眼光在背后直摇头。想到那少年的身份,将门之子,还是那个大老粗家里的,入伍从军仿佛都是自他出生起就注定了的,即使一个个都想拦着护着,但那一身从战场上沸腾着回来的血液又岂是那么容易冷却的,只要有那么一丁点儿的火苗它就会重新沸腾起来、燃烧起来。这么一个心中燃着铁马兵戈的血液的人来拜访他这个书院山长,世人口中的大儒倒是有些令人不解,不过师者从不拒绝任何一个好学之人。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且看他此次来访所为何事,传道授业解惑,师之职也。顾延浅笑着放下手中的帖子。

    “怎么样?我爹找了那本《孟子注疏》吗?”顾瑾瑶正躺在床上抱着一本书翻着,看着青霜进来后忙把书一放坐起身问道,不难听出语气中暗含着些许紧张。

    “小姐,没有~”青霜不等放下手中端着的冒着腾腾热气的水,听着自家小姐的话就忙回了。待放下水就蹭蹭蹭地跑到顾瑾瑶身边,勾着唇得意的笑着,像是在等待着表扬。先前在一旁伺候的青月看着她这副摸样抿唇一笑,放下手中的绣棚往梳妆台走去。

    “你确定?”顾瑾瑶顾不得其他,翻身下床瞪着一双水汪汪的杏眸满含期待地看着她。晕晕的烛光下那双眸子仿若星辰,湿漉漉地望着人有种让人什么都答应她的魔力。这会子的青霜也被自家小姐这对漂亮的眸子晃了晃神,即使她早已看惯了。不过她只愣了一会子,还不到令人察觉的目地就回过了神,转眼就继续巧笑嫣然地答道:“我刚刚在厨房遇见老爷院里的引疏了,就是那个打扫书房的小厮,他给老爷打水净面呢,我就问了他。”说到这她突然停了会儿,笑得神神秘秘的。

    “他说什么?别给小姐我卖关子,赶紧说。”正紧张的等着下文的顾瑾瑶没好气的推了她下,转过脸作势要生气。

    青霜这丫头和她混惯了,不怕她这点只嘿嘿的笑。一旁的青月小心地将一个巴掌大的青瓷瓶里的花露倒了几滴进热水盆,见着两人如同小孩儿一般玩闹不由轻叹一口气,芊芊素手抬起轻点了下青霜的额头轻叱道:“还不赶紧将得来的消息说与小姐听。”

    青霜偏了偏头道,“嘿嘿,他说啊老爷今日一回来就一直在书房忙着呢,好像是新得了一本书正琢磨着,没寻别的书来看。”

    “那我爹也没问我今天的事儿吧。”得到满意的消息松了口气的顾瑾瑶继续问。

    这次青霜倒没有买什么关子了,迅速的回答。“也没有,估计老爷今天是忙坏了,没时间管您了。”

    “哎呀!那真是太好了,等明天我爹在知道我今天跑出去还和心儿在街上吵的事儿气就没那么大了。”一听这话,顾瑾瑶顿时兴奋地一拍手,心满意足的笑起来。

    “那小姐今天还誊那本书么?”青霜有些好奇。

    “不誊了,反正明天谢大哥会来拜访我爹,想来他们是要谈一天的。”已经觉得失去警报的顾瑾瑶现在心里可谓是轻松的很,信心满满地推测着第二天的的事儿。想着想着调皮地调侃起她的老父亲青云书院山长顾延来,一双大大的眼睛泛着可爱又灵动的光。

    “我爹身为一个书院山长、当世大儒真是太忙了,吩咐厨房明日多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我的父亲大人。嘿嘿嘿。”

    看她笑得跟个小狐狸似的,说到好吃的时仿佛喉咙还下意识地动了下,怕是想到了什么吃的嘴馋了噢。

    “小姐,小姐,净面吧,水要凉啦。”青月忍不住催道。

    “嗯?啊,哦哦。好啦好啦,我等会儿要沐浴,快去看看青雪准备好了没。”

    在此时,北巷的一栋宅院中。

    “呼!”

    劲气十足的风声呼啸响起,树叶颤动的“飒飒”声在这样静谧的夜色中显得非常突出。

    一个黑色的人影在一片空地中腾空而起,手中握着的长枪横扫而过,扫落一地的枝叶。人影在一落地的瞬间手中的长枪又是几个利落的招式出来,拦、拨、点、刺,微微月光下,寒星点点,银光颤颤,尽显凌厉之势。又是一个跃起,手中武器猛地往前一劈,夜空下划出一道弯月般的寒光来。

    待舞动的人影收势后,一旁的阴影下又走出一个人来。走至先前的人面前接过了他手中的长枪,又将手中的巾子递了去,恭敬的站在一旁等候着。月光移了移,终于照在了两人身上,那在擦着汗的人正是赵骁,而一旁的则是他的随从赵磊。

    月光下,赵骁仰头擦着脖颈上的汗液,薄薄的月色打在他尚有些青涩的脸庞上,将他的脸更衬得有些冰冷、刚毅来,却是气势更甚了。

    月光渐渐又暗了些,空地下已没有了刚刚矫健的身姿,只余满地残枝落叶。

    书房内,暖暖的灯光从窗透出来,一个执书细看的人影映在窗上,即使是近乎静止的身影也透着凌厉,隐隐能和那个空地里的人重合。

    夜色昏昏,灯光晕晕。

    忙的人还浸染在烛光下,而闲的人已沉溺于梦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