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文 

    更新时间:2017-07-07 23:03:00本章字数:3718字

    无尽的黑暗笼罩着遥远的边际,每次望向远方,在她望过去的一瞬间总会被一种孤独的感觉惊一下,她总是习惯性地眨眨眼,轻轻地将目光收回,视线慢慢锁定在让她安心的地方。

    第一眼一定是暖白色的,她觉得这层白色是最神秘的,她总想用眼神撩开这层白纱,仔细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她会轻轻地往前倾一下,让眼神更加集中些,理所当然白纱里面的神秘会被她看得一清二楚。

    淡蓝色在白纱的衬托下显得那么清新,好像淡蓝中会掺杂一些浅绿,这三种颜色在乌黑的环境里显得有些发亮,但是很柔和。再往里些,她看到了她平时最喜欢看的,淡蓝的颜色正在逐渐加深,慢慢变成了深蓝,最后变成了一片大海,而淡绿的颜色也在逐渐加深,慢慢变成了翠绿,最后变成了一片森林。

    她总是更喜欢森林一些,她觉得森林里充满了灵性,每次都能看到不同的动物,不同的画面,这让她很满足。

    地上的一个洞突然冒出了一小溜鼻头,猛地又缩了回去,又冒了出来,这次是鼻头在洞的周围四处乱嗅,过了一会儿,鼻头又再次缩了回去,不过转身就是一个猛子蹿了出来,脑袋中间那抹白最印脑,把两个小小的眼睛平分开来,黑白相间的长毛披在他娇小的身上显得有些雍容,长而翘的尾巴与他害羞的神情显得格格不入。

    他往前没走几步,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他仰着尖尖的脑袋用圆圆的鼻头在空气中到处乱戳,身体随着脑袋一阵阵跳跃,味道越来越浓。不远处有一团阴灰色的圆坨,他本能的停住,那个圆坨在草丛中缓缓的移动,突然抖了一下,冒出两个长长的耳朵就跳走了。他愣了一下,使劲地闻了闻,一股温暖的感觉包围着他,脚不由地走起了快步。终于来到了气味的源头,是一个圆形的透明的大气团,里面游动着一丝丝像烟似的气体。

    他伸出手看了看自己锋利的爪子,下意识地将爪子使劲的往里勾,直到从他的视角只能看到灰褐色的肉掌。他小心翼翼地将气团合在两个掌中,他看了看脚下的路,确定回去的路上是没有树枝能绊倒他。他用力的将爪子勾住,一直保持这个状态,以至于不一会儿便感觉很酸。

    走累了他就会休息一下,回去的路在宽阔的平原上一眼就望到了,他总觉得一会儿就能到了,可是每次在休息的时候望过去都还有好远,一觉得远了他就会看看手中那裹着让他安心的气团,还时不时还会用鼻子闻下。

    就这样走走停停回到了他的洞里,他发现他阴暗的洞里根本看不见,于是没事的时候就会捧着他那圆圆的透明的气团来到洞口的阳光下,借着阳光他会仔细观察里面的物体,一丝丝的气体在里面凌乱的游走,刚刚这丝还在这边,马上就转到那边去了,游走得如此匆急,他看了竟也跟着心乱了起来,心里有一点发慌,他闭上眼睛努力回想当初那股被温暖包围的感觉,轻轻地他闻到了里面发出的味道,突然有一种飘浮的感觉,很轻盈,他很享受,可是突然起了一丝微风,淡淡的离开的感觉略过脑海,他急了,睁开眼睛用他那尖尖的鼻子小心地猛吸着,可是除了味道越来越浓外并没有什么感受,他惊愕地用小小的眼睛看着这在阳光下让他着迷的东西,勾紧的爪子稍稍松了一点点,他心里一紧,慌忙的将爪子使劲收回,他又看了看这个气团,里面那一丝丝的气体照样匆匆地从这边跑到了那边,还是凌乱的感觉,他觉得熟悉,又闭眼找回刚刚的感觉,尽情地体会着,他觉得生活很美好。

    不久,远处草丛中的叶子轻轻地在抖动,像是在炫耀它翠绿色的生机,他抱着那气团快步地走到洞口,眼睛顺着那抖动的地方望去,像是风在作怪,可是奇怪的是只有那一小掇在动,并且是呈S型扭动,他下意识地闻了闻,眼睛不敢移动,终于暴露在他面前的草丛的草杆那里晃动起来,他眼睛一紧,眼神紧紧地望着那里,突然钻出一个扁扁的脑袋,像是被石头砸过,眼睛圆圆的,里面是棕色的瞳孔,像一道闪电,整张脸被一块块菱形包裹,仿佛那是铬在身上的挡箭牌,不给他观察的机会,“他”拖着“他”长长的满身菱形的身体左扭右扭地离开了。居然是一条龙,他暗自高兴。

    他想认识他,想再看看“他”高贵的龙鳞,于是他经常捧着他的气团在洞口望望他离去的地方,他期待有一天能偶遇,也不是没有看见过,而且是看见了好几次,只不过每次“他”都只是给了他一晃而过的机会,就像是用了一飘白雪给他擦了一下眼睛,他原本只是希望看几眼就行了的,可是正当看了几眼之后他又想亲自摸摸“他”的龙鳞,感受那高贵的感觉,到那时,他一定是会把他的爪子紧紧地往里勾。

    终于有一天“他”不再是一晃而过,而是在那填充着石子的棕色泥土上弯曲着,长长的身体一弯一处微微地抽动着,他觉得“他”是在给他机会,他放下让他安心的气团,快步地向“他”走去,可是却在快靠近“他”时脚步不由地放慢了起来,脚上像踩上了胶水,每提一脚都感觉重千斤,心跳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手慌乱地不知摆哪儿,在那紧张的脑海中渐渐地浮现了那颗圆嘟嘟的气团,越来越大,味道越来越浓,将他的大脑整个塞满,最后竟然感觉要向空中飘去。

    他使劲闭了一下眼,就像猛地关上了一扇窗,脑袋终于有了一丝丝凉凉的感觉,心跳也终于慢了下来,他紧紧地往里勾了一下爪子,吸了一口气,看着阳光下那带光的龙鳞匀速地向“他”走去。

    “他”敏锐地盯紧他,金色的眼珠像要喷火一样,那道闪电般的瞳孔在金色的衬托下像一把出鞘的寒剑,每一片高贵的龙鳞像一件件出战的盔甲,“他”昂起“他”的脑袋随着他的步伐灵敏地晃动。

    他愣了,紧紧收住的爪子不听话地张开来,他慌乱地将爪子收回,明明离“他”只有几步之遥,却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寒气,可他依然被“他”那高贵的龙鳞吸引,只不过走得很小心,他将他那长长的尾巴轻轻地晃着,那雍容的长毛像一只打招呼的手在摇晃,他试探着安抚“他”的不安,可每一次试着靠近一点,“他”总是脑袋快速地昂起,眼睛死死地盯着他,长长的身体艰难地扭动着,以至于“他”的脑袋只能抬高一点点。

    “他”给他的这个画面让他回忆起了自己被追咬后不安的样子,他好像明白了,转过身径直向后走去,回到了他的洞中,他慢慢地将那个气团捧着,急切又小心地向前走,每当微风吹过来,他总是转过身将尾巴立着,身子躬起,脑袋埋下去,像护着刚刚出生的宝贝似的,生怕被风吹走了。

    他来到“他”的身边,看到“他”稍稍移动过,不过“他”依旧是那副寒气武装,高冷无情的模样,好像“他”昂起的头颅和“他”扭动的身躯是“他”的执念,一辈子也改变不了,这让他很无奈,他想帮“他”褪去环绕着的寒气,可他不知从何做起,一瞬间时间好像定住,他抱着气团望着“他”,“他”昂起头回望他。

    他想打破这种僵局,他缓缓地把气团从身体里拿出,紧紧地勾着爪子,长时间地勾着让他觉得很累很酸,可是他一点也不敢松懈,他将气团拼命地往外伸,脚却不敢移动半步,努力让气团爆露在阳光下,他只希望气团在阳光的照耀下是好看的,好让“他”能接受,能感到一些安心。

    他看到“他”没有动,于是他怯怯地往前挪了一小步,眼睛略微向下看,尽量让目光柔和些,他那长又翘的尾巴一点点地放下,显示他的善意,并且他现在已经不想去摸“他”那盔甲般的龙鳞了。

    他看到“他”的眼神有一丝丝的闪躲,但头和身体并没有动,他看了看“他”的龙鳞,感觉像一个个打完战在休息的战士,又回归到了它的高贵,最初的想法又涌上他的心头,想摸一摸那高贵的感觉,哪怕只是一下,可是他马上就抑制住了他的想法,他怕吓着“他”,也觉得自己心里有点害怕的感觉。

    他只是继续移动着他的小碎步,一点点,慢慢地向“他”靠近,仔细看“他”眼睛有没有变化,在离“他”很近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他的瞳孔收紧了一点,他马上停住他的脚步,全身上下就静静地停在那里,好像在等候“他”发令。

    阳光下的气团显得格外透明,里面的气体依旧左右乱蹿,只是显得有一些烦燥,他看了看他,等待着“他”的信号,“他”收紧的瞳孔终于松了,他没有继续,稍等了一会儿,他慢慢慢慢地将手放下来,尽量往“他”鼻子处送,希望能给“他”带去他当初的感觉。

    终于,“他”的鼻子轻轻地动了一下,突然,昂起的头颅像“他”的瞳孔一样闪电般抽了回去,全身急促但缓慢地向后蠕动着,不过“他”的瞳孔没有收紧,龙鳞紧紧地一片片挨着,看不出高贵,全身散发出的寒气也消失殆尽。

    他自然是吓了一跳,看着“他”不知所措,只是呆呆地任由“他”游走,目光锁定在他的龙鳞身上。

    “他”拖着长长的身体向前,猛地像遗忘了什么事,转过头来,望了一眼他,又望了望他手中的那颗透亮的气体,回过头又继续向前,直到消失不见。

    微风轻轻地吹过来,手中的气体差点摔落,他才缓过神来,他回味着“他”金色的眼睛,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气团,他眨了眨眼睛,单手拖着把它送到了自己眼前,还是那种感觉,只不过是很淡很淡了,他回忆着这段安心的日子,将另一只酸痛的手松开,露出了弯弯地锋利的爪子,在那颗透明的气团上划了一下,一丝丝左右乱蹿的气体像脱了疆一样消失在空气中。

    他来不及后悔,感觉那一下是划在他的心上,可是没有痛的感觉,他只是闻到了一股浓浓很臭的味道。

    他猛然意识到他只是一只失去了自卫功能的臭鼬,只是臭鼬而已。

    他不知道的是“他”只是一条受了伤的蛇,只是蛇而已。

    阳光照耀着这片森林,不同的动物组成了不同的画面,翠绿的颜色慢慢变成了淡绿,深蓝的颜色慢慢变成了淡蓝,暖白色还是暖白色,圆圆的像一颗透着颜色的气体,太阳呆呆地望着,散发着她那刺眼的光芒,她转了转身,也只呆呆地望着,只不过是望向那黑暗的边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