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1:37:30本章字数:2844字

    天高云淡,骄阳不显焦躁,连这威严高耸的齐光殿也显得格外温柔。众人陆续坐满了大厅两侧,只剩大殿之上和两侧为首的重要位置仍然空着,难不成大人物都要最后上场才威风?正有人心中抱怨,忽见堂上正座多了一位公子,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又见那雅玄阁的主人正从门口悠然走来,众人纷纷颔首致意。

    “阁主何时竟得如此佳人陪伴在侧,真是羡煞我等。”原来是那紫府安歌公子起身相迎。他这才发现有一女子尾随并进,不过三尺距离他竟毫无察觉,一丝剑气涌出眼底,转身间正迎上那女子无畏凌厉的目光,可转而却又温柔下来。

    “姑娘果真好身手。”

    那女子目光一避,心中却是得意,只从他身旁走过自然的坐在椅子上。

    二人相对而坐,他目光随意,却总归没有离开对面的佳人。难以察觉的情愫正从他眼底积蓄。

    “子衿听闻各府别主人多有变动,特借今日鄙人生辰,召诸位相见于此以便日后多有照应。此日一见,我们当为莫逆之交,共保一方。”穆子衿微颔躬身以示尊敬。说罢,众人皆连声附和,殿外花鼓齐天,一副盛世之态。

    “雅玄阁 献上贺礼”

    “止云轩 献上贺礼”

    “清幽园 献上贺礼”

    “紫府 献上贺礼”

    “.…”

    殿内管家正安排各主随从献上贺礼,不出一会功夫横桌之上的礼品已达人高。子彧不语只把玩手中的茶杯,暗自思忖那女子为何方神圣,怎不见那女子送上贺礼。

    简单会面后,众人接连转去旁厅入席参宴,子彧起身却瞥见那女子纹丝未动。

    “多谢子彧今日捧场了”穆子衿对子彧舒然一笑。

    “哪里话”

    “莫在与我客套了,快去入席吧”子衿做了个手势示意,转而去引那座上女子向内堂里走。那女子本就如千年不化的冰山般冷艳,却在穆子清走去时露出笑脸,起身相迎间连那冰山也顷刻化为乌有。

    “子衿好潇洒,江山既起美人在侧,真乃天下最得意之人”子彧悠悠的言语却藏不住隐隐的酸意。听罢,那女子正要分辨些什么却被子衿一个眼神拦住。

    “子彧说笑了,前几次与会你皆未出,也难怪不知,这是我家二妹穆子清。” 子清一动未动面露不屑。

    “方才小妹出去溜达,与你一同进来还以为你二人已然相识了,这次是我不周了” 

    “子清,你辈分小,快向子彧行礼。”子衿又嗔怪道。

    “不要,如此无礼之人怎配我向之行礼。”这声音美妙放佛琴音沁入心骨,子彧一愣。

    第一次,竟不知如何应对,不明白自己一向谨慎周全为何今日如此沉不住气。

    “罢了罢了,小辈厉害些免得受欺负”一旁的苏慕言上前圆场,“走吧,子彧”说着就要挽起子彧的手臂。子彧冷眼略过苏慕言:“叫我阁主”说着绕开她上迎的手,转身离去,不留一丝情面,苏慕言一丝黯然上心头,早知如此,可还是想着有外人在子彧许会给自己留些颜面。而她却不知于他而言她本就是外人。子清只看着别处,也懒得敷衍,转身往内堂走去,留下大哥和那个游刃于世俗的厉害女人相互寒暄。

    “小妹初来乍到,自小颇为任性,还要慕言替小妹美言,子彧不要见怪才好。”子衿一旁劝和,给苏慕言摆了台阶。

    “殿主言重了,子彧虽已经江湖多年,性子到底还是我行我素不给人留情面,说来子清小妹和子彧还真是像一个人似的”。

    再说这齐光殿,四层为顶,虽未高耸入云,却也算得上光怪陆离应有尽有。一层为藏经阁,长宽浩荡的台阶从百米外直伸到二层正厅,而二层一进则为殿堂,从上到下每一处雕刻都精致到每个一个窗上的花纹都值得赏析。如此恢宏场面固然不是常人可进。这齐光殿被看作是江湖权利的顶点,齐光殿主则就相当于号令江湖的盟主地位。而能入堂与殿主同座者也都是有脸面的人物。东阳穆府三代入主齐光殿,除恶扬善,势力非同一般。而那雅玄阁素来有小齐光之称,同样无人敢得罪。

    “子清”

    “佩玖哥哥来了”子清礼貌一笑,给来人斟上一杯茶。

    “好似已经许久不见你了,今日难得又能如此看着你”话者是柳家大公子,与穆府交好,与子清至少也算是表面上的青梅竹马了,而他对于子清的爱慕似乎人尽皆知,却又从未有人认真提起。

    “佩玖哥哥如今要务在身,自然少了空闲,不像子清,整日浑浑噩噩”于她而言,他可以是她的蓝颜,却永远没有办法再进一步,哪怕得不到想要的回应,也习惯去和他说一些心里话。

    “子清可是怪我了”

    “自然没有,佩玖哥哥可不要多想”子清喝一杯茶,语气平缓,始终没有那种悸动。

    “那就好…子清以后可是都住在这齐光殿了?”

    “应该是了”

    “…”

    “子清,我知你不喜江湖,不喜打杀,何不趁还未深陷另谋他路?”

    “子清肩负着父亲哥哥的期许,岂可任意妄为”他还是没有发觉子清划过眼底的黯然。

    “只要你想,我可以…”

    “莫要再说了,子清累了”她打断他,她知道他要说什么。

    “.…好,那你先歇着,我改日再来看你…”他犹豫着,最后还是无奈的出去了。他似乎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差了什么。

    “穆府什么时候多了个妹妹。”雅玄阁内,子彧椅坐着,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

    “不是凭空多出来的,而是你不闻琐事从不关心罢了,倒是今日怎么有兴趣打听穆府千金了?”声音出自清幽园主许攸宁,与言子彧为自小的生死之交。许攸宁眉如墨画,睛若秋风,鬓若刀裁,气度翩翩,谈笑风生,又一才子也,不过有一点趣味,便是藏不住的热心肠,天生好管闲事。

    “今日一见,只是有些意外”

    “我们言大阁主该不会也被美色所惑,动了凡心了?”

    “没有”言子彧轻描淡写扔下二字便起身去桌前,正要起笔写些什么。

    忽一使者前来通报“阁主,止云轩求见。”

    言子彧连头都未抬:“不见”

    “这个苏慕言也是情痴,多年倾心未见回暖却无丝毫放弃之意,可敬可佩。”

    “苏慕言深陷世俗,周旋于各色人中,心思不清,心府不静,于我而言很是讨厌。”

    “你那位穆妹妹呢”许攸宁调侃到。

    子彧瞥一眼攸宁自顾说道:“一股清和之气”

    说罢就见攸宁起身要走“又要去哪逍遥”子彧淡淡问道。

    “去齐光殿,感受清和之气。”

    “管好你的嘴”子彧轻蘸了些墨,他竟真有些担心攸宁嘴无遮拦让子清讨厌了自己。

    “不是去雅玄阁了么,怎得这么快就回来了”苏慕言黯黯回了止云轩,不知推开了谁的门,虽脸带笑意却难掩说不出口的落寞。

    “今日闲暇,我想还是来陪陪你”

    “黛云谢姐姐记挂”那桌前女子俏皮笑着,原来那是苏慕言的妹妹,苏黛云。

    “在作什么呢”慕言坐到黛云身旁,看着这各色的针针线线。

    “黛云想趁现在空暇绣些东西,留着给以后的情郎”黛云一脸憧憬未有羞红之意。

    “黛云是长大了,我看黛云此举怕是已有了心许之人了吧”

    “姐姐别胡说”黛云嗔怪道“姐姐只顾着自己便好,不要替我操心了”

    “好好好,黛云有自己的小秘密了,知道瞒着姐姐了”慕言作出一副伤心委屈的样子来。

    “哎呀,姐姐”黛云也有些着急起来“黛云他日若有心许之人定不瞒着姐姐”

    “好好好,姐姐知道,姐姐知道”慕言转而笑了起来。

    江湖之中,个个都表以豪气正义的漂亮面具,可怎么也遮不住贪婪,势力,阴暗,虚伪的嘴脸…

    慕言黛云姐妹两人自小相伴,父母亲早逝,照顾上下的责任自然落到了长女身上。好在止云轩也算江湖中的大族之一,靠祖辈父辈积攒下来的声望,让苏慕言一个女子在江湖中不至于受了冷眼。

    本是桃李年华,深闺中的小姐们,都看着诗书,做着美梦,痴痴地幻想着,被众人宠爱着,可这江湖中的名门小姐万是不可能的。没有闲暇享受,早早褪去了单纯稚嫩,换上一袭强韧外衣,只在厮杀角逐中生存,一年一岁每时每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