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1:38:36本章字数:2403字

    朦胧间又到了哪一日的午后,齐光殿外大雨滂沱,子清透过窗户,望着一片空荡,久久的,又红了眼眶……

    这二十一年的岁月,真是曲折充实,一路磕磕绊绊,该历经的不该经历的也都经历了,我终于失去了天真憧憬稚嫩童心,失去了父母的关怀,当然,也没有朋友… 总有太多的话,不能和哥哥家人说,自然更无人能去让我愿意倾诉,只得斟一杯酒,和着清泪,用悲凉搅拌,流进心里… 可我…却不能一个人喝醉…父亲母亲要责怪,哥哥小妹会担心… 只能任这心绪紧紧扼住喉咙,断了用烈酒浇灭的心思。到头来,总算炼就了我这颗满目疮痍却又坚硬的无比的心… 可是怎么每当我空闲下来,还是总有莫名其妙的孤独悲伤蚀上心头来,好像在寻找着什么,却不知要寻找的是什么…

    我这飘零的一生,究竟何时才能有个安息处…我这一腔情思悲凉何时才能有人倾诉,好让我这心也轻便些…

    “小姐,外面雨大可不要出去了”文茵见子清似乎正要出去。

    “哥哥呢”

    “殿主之前见要下雨的样子,便说要出去办些事情”

    “我出去看看,你不必跟着了”

    “小姐,可是…”

    “文茵…让我自己出去走走”子清眼眶红丝仍未褪去,似乎有些恳求的看着文茵。文茵心头一酸,知子清定是心中又苦了,却也只能没用的心疼着。

    “那小姐可带着伞?”

    “不必了”子清自顾走下殿去,立马融进了雨中。我喜欢雨天,因为没人识得出我脸上的是眼泪还是雨水,我可以自在的去脆弱…

    雨下的不很大,不至于浇的让人睁不开眼睛,只细细密密,连续又轻柔,刚刚好模糊了脸上的泪痕。子清走着,街上淅淅沥沥的人都在忙着收起摊位回家去,茶楼之上有的人说说笑笑,有的人一语不发,有的人咂一口清茶,装成满腹诗书的文雅之人似乎在感叹着人生百态,子清感受到些许异样的注意目光,倒没有什么不自在,只是暗嘲,自己的事许还未尽然解决,却有时间猜测一个陌生人,我如何,与你们何干。

    “莫不是因不想完成子衿的任务,以这种方法让自己病倒吧”不知走了多久,子清发觉没有雨再淋到自己身上来,反见身侧一白衣男子,颀长而白晳,青丝微动附丽态。那男子撑着伞,只看着前方,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有着怎样难抑的起伏。

    “何必来管我”子清语气平平,那日傲气不复,眼眸微垂,不知怎得竟有些委屈起来。

    “正巧经过”

    “那我们还真是有缘”

    “.…”

    “不必再与我走了”子清只觉眼泪又要下来,连忙躲出伞去,重新让雨落在自己的脸上。脆弱的时候,情绪总来的没由来,连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又不知走了多久,已然到了这街道的尽头,望见一片姹紫嫣红,不知是什么园子,本欲再去,又见林中土壤已为一片泥潭,便止了脚步,轻吁出一口气来,准备回去了。

    “你…”子清转身,一时错愕,见方才那白衣男子立在眼前,只不知什么时候没了伞,也已一身湿漉,同自己一样,面颊上,青丝上,指尖上,都挂着水滴。

    “武功不错,我竟没发觉你跟着我”不知为何,一瞬间,子清心头有些轻松起来,嘴角也不知不觉挂上了一丝浅笑。

    “你喜欢淋雨”那男子努力不让自己的语气平淡不太有波澜。

    “对”

    “我也是”

    “你为什么喜欢”

    “因为这样,别人便无法分辨脸上的眼泪和雨水”子清一愣,也生出了怜悯,同别人怜悯自己一样。

    雨下的越发小了,二人一同走着。子清不知,他对世事释然,怎会脆弱到要在雨中哭泣,其实他早已看出了她的眼泪,看出了她心底的脆弱与悲凉,他陪着她,就想陪着她,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只知道一定要这么做。

    “你今日有心伤之事?”

    “算是”

    “因为什么”

    他只看了一眼子清,已在心底回答:大概是因为你。

    “抱歉”子清见他不言语,想是自己有些唐突了。

    “无妨”

    二人继续走着,又是一阵沉默。

    “那我们现在是朋友么”子清有些期待的问着,文茵沛聆琼华三人自小与子清相伴,于子清而言是归为家人一类的。

    “你说是就是”

    “我们既有一起淋雨的缘分,那便是朋友了”子清又似乎明朗起来,情绪来去都匆匆。

    “好”那男子冰似的脸上,突然化开一抹笑意。

    “那多谢送我回来了,改日再见”转眼间,二人已来到了齐光殿外,子清俏皮笑着,辞别了“朋友”。

    “小姐回来了,文茵快带小姐去换衣服,再泡个热水澡祛祛寒气”子清一进殿内,便见着文茵迎上前来,想必自我走后,便在这一直等着,顿时心里有暖起来。

    “知道了知道了,你去忙些自己的事吧,我自己去就好了”文茵见子清同出去的样子相比又像换了个人,也舒心了起来,不管怎样,小姐开心就好了。

    “楚岑,子彧去哪了”攸宁在雅轩阁内找了一圈不见子彧,便问。

    “方才我办事回来时见穆姑娘在街上独自淋雨,便同阁主说了,阁主一听便拿着伞出去了,现在也未回”

    “穆姑娘?可是子清?”

    “正是”

    “当真?”攸宁止不住的笑了起来,楚岑知攸宁为何大笑,不免也觉得想笑。

    “什么事笑的这么开心”子彧闻声走进堂来,衣衫褶襞,薄纱贴在外衣上,显然一幅刚淋过雨的样子。

    “怎么淋成这样,莫不是与佳人雨中相会了?”攸宁仍笑着,暗自感叹情之妙,竟能如此改了一人。

    子彧未分辨什么,只瞥了一眼难掩笑意的楚岑,竟生不起气来,索性转身回房间换衣服去了。

    旁晚时分,子衿才迟迟归来。

    “子清可吃了晚饭了?”

    “刚刚吃过了,哥哥也去吃些吧”

    “我吃过了”

    “哥哥今日去了何处?”

    “之前和你说过的,朋友家”子衿显得有些躲闪。

    “总听哥哥提起,什么时候也请到齐光殿来做客啊”

    “他隐于山林,不喜热闹”

    “怎么打起喷嚏来了”子清刚要说话就被两个喷嚏噎了回去。

    “小姐今日又去淋雨了,定是惹了寒气”

    “文茵快去叫医者开些药来,趁着还不大厉害压一压寒气”子衿知文茵拦不住子清,固并不责怪。

    “是”

    “今日可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子衿斟了一杯热茶递到子清手边。

    “哥哥知道,从小的习惯了,见了雨就总想走进去淋一淋”子清接过茶来又递到嘴边,不知怎的想起陪了自己许久的子彧来。

    “真拿你没办法”

    “去找白巧颜的事先搁置几天吧”

    “这倒不用,免得夜长梦多”子清知道反正早晚躲不掉的事,何必推脱。

    “子清可万不要逞强”子衿显然有些不放心。

    “只是些许伤寒而已,哥哥不要担心了”子清挤出笑容来。

    子衿爱溺的摸摸妹妹的头发,知道拗不过,便也不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