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1:39:53本章字数:4219字

    又两日后,子清于洛城街头往白府走去,白衣长剑,不露杀气,身侧跟着文茵。琼华和沛聆早已在白府正对的茶馆悄然坐下,若一刻钟,子清未出二人便会破门而入。而稍远处的阁楼,也坐着两位公子,时刻看着这白府院内的场景。

    子清扣门,立马有人开门相迎。“二位姑娘有何事”开门者小心询问,总怕得罪了贵客。

    “找你家主人”文茵说道。

    “二位姑娘请先到院内暂留,我马上去告知我家主人。”说罢小厮退去。

    “还真是头一次见杀手敲门而入,给人以充分的准备机会”攸宁笑着,觉得很有意思。未见子彧嘴角也有一抹笑意。

    子清与文茵进入府内,院内一片花红柳绿,很是杂乱,难掩糜腐之气,想来这白巧颜定是整日陶醉于纸醉金迷之中。

    只一会儿功夫,白巧颜从屋内走出。

    “二位美人,有何贵干呐”白巧颜身着绿衣,衣襟微乱,一身脂粉气味,让人作呕。

    “杀你”说罢,子清剑已出半鞘,文茵也正要起势。

    “且慢且慢,你知我是谁,我却对你无所知,刀剑无眼,万一伤到美人,都不知送回谁家去医治,这岂不是要让我心伤”巧颜狂言道。

    “齐光殿穆子清。”

    “吉甫作涌,穆如清风,不错不错好名字。”巧颜知来者不善,稍整衣襟,从长袖内滑出长剑。

    “巧舌如簧,颜之厚矣,你的巧颜,也是好名字。”说罢,三人剑起,声音刺耳,几番纠缠间文茵剑刺巧颜后腰,却被弹回。

    “小姐,他有软甲”

    “不仅有软甲,还有迷迭香,可是很好闻的”巧颜得意一笑。

    只见文茵踉跄倒下,勉强用剑支撑着身体。原来方才在文茵刺向巧颜时,巧颜就势转身,衣袖从文茵脸上略过,迷香被无防备的文茵吸入体内。

    “无耻之徒”远处的子彧望着院内,淡淡说道。攸宁一笑不语。

    “二位美人貌如天仙,何不从了我好共享逍遥”那白巧颜笑的轻浮。

    “无耻”子清已显怒气,寒气逼人。弹指间与巧颜只剩一尺之隔,巧颜一惊,本想以内力集于掌心逼退子清,不料却被轻易挡过,剑光闪烁,周遭的风也显得凛冽起来。子清步步紧逼,巧颜显然有些招架不住,正欲以一旁的文茵作人质自保,只见子清大步流星一同长剑从巧颜身旁拂过。巧颜向后倒去,颈间一道血痕,嘴角微动再说不出话来。

    子清用白帕擦去剑身的血迹,长剑回鞘,双手有些颤抖,用一张方帕遮住巧颜的脸,留给他最后的体面。

    屋内众人闻此动静,怎么也不敢出来窥探,更没人敢上前帮助,只怕误伤了自己。

    “原来起初是试探”攸宁对她又多了一些欣赏与敬佩。

    “走吧”子彧淡淡说道。

    “走,去看看你的穆妹妹。

    “别乱说”

    “我知道我知道”攸宁大笑着和子彧往白府走去。

    子清扶着文茵走出白府,琼华和沛聆立马迎上前去。

    “文茵可是伤着了”琼华忙问。

    “知道华哥哥担心文茵,我怎敢让她伤着,只是那巧颜乃无耻之辈,用了迷药,让文茵一时无力动弹。”子清笑着调侃,故作轻松。

    “既然都无大碍,快上马车回去好生歇息。”沛聆说着打开了车门。

    “好嘞”子清俏皮一笑正要上车。

    “子清真是好身手,让攸宁好生佩服”

    “前辈说笑了”子清笑着躬身示意。琼华沛聆也接连行礼。子彧假装不在意的扫过子清时,发现子清手指仍在颤抖,心疼起来。

    “琼华,你和沛聆带文茵先走,我与子清去雅玄阁歇息片刻,然后亲自送回齐光殿,放心吧”

    “…好…麻烦前辈了”

    子清刚要说些什么就被攸宁拉着走“子清可不要推辞,就当赏我个面子”

    沛聆驾车离去,这三人也同上了另一驾马车。攸宁故意把子清挤在中间,子清无太大所谓,倒是子彧有些不自在。

    “子清方才一战,感觉如何啊”攸宁问道。

    “绰绰有余”子清像个孩子一样有些得意。还未等攸宁说话,一旁的子彧一哼笑出声来。

    “为何要笑”子清呵斥道。

    “我笑有人明明害怕到控制不住颤抖的手指,却还要逞强说还好。”子彧一脸风淡云轻却藏不住眼角的笑意。

    “你!”子清假意羞怒,纵容了指尖的颤抖,她心底却是感激他的细腻,或许她一直希望着,等待着有人能看出她的逞强,明白她的脆弱,只紧紧把她拥入怀中。

    “子清别气,子彧一根筋,如牛痴傻,没有半点情趣,别跟他计较”攸宁哈哈大笑。

    “我看也是”子清一听便笑起来,子彧险些看呆,忙转过脸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承担的东西,你活着便不易逃避。

    他们这些人,一出生便已在江湖,从小便肩负着家族使命,为了所谓江湖的和平稳定,为了家族的延续,不得不承受这许多的辛苦和恐惧。三人一路上说说笑笑,之间的距离似乎也更近了些。

    “阁主,园主”雅玄阁门口的守卫一齐行礼。子彧自顾先行,子清跟在攸宁身后正左顾右盼的打量着雅玄阁。

    “不知姑娘是....”一个守卫小心问道。

    “你们将来的阁主夫人”攸宁凑到守卫耳边,小声说道。那守卫一惊,躬身后退。

    行至三层正堂,几瓶绿竹,几副丹青,一张卧榻,一张书桌,一张琴,窗前一方桌供人饮茶,侧厅一张长桌可宴请友人,宽敞简洁却又不失气韵。

    “子清,看子彧对你多好,这间屋子他可不是什么客人都让进的”攸宁边调侃边躺在榻上。

    “我这还不是占了前辈的光”子清一笑。

    “你也不用叫我前辈,毕竟比你也大不了几岁,就同你哥一样叫名字吧。”

    子清默许,要叫如此一个年轻公子前辈总觉得拘谨有些距离,叫哥哥又叫不出口,罢了,就依他叫名字吧。

    子清在书桌前转来转去,看着白纸上,字迹清秀诗文隽永忍不住感叹。

    “起初还险以为子彧乃轻浮无礼之人,真看不出来,竟有如此境界。”

    “你叫他什么?”攸宁忍不住问道,又惊诧又想笑。

    “他不叫子彧么”子清似一脸天真。攸宁心想,子彧无需介绍自己,又很少有人敢叫他的名字,总也无妨。大概是这子清以为子彧便是他的全名了,也好也好,亲近些也是好的。

    “哦!对!我们都叫他子彧。”攸宁大笑,子清浅笑,没有理会。

    “你方才说他轻浮无礼?此话怎讲啊”攸宁觉得颇有意思。

    子清转身,拉过凳子坐在榻前,与攸宁说起那天的事。攸宁听罢又哈哈大笑,这子彧明明就是动了心嘛。

    “从远处就听见你二人的笑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雅玄阁易主了。”子彧悠然坐在窗前。

    “子清再跟我说你们初见的事呢,子彧啊没想到你竟是轻浮无礼之人”说完又笑,子清也笑。

    子彧不语,初见?我与你初见时,你冷若冰山,可不是现在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我让人准备了午饭”

    “好啊,别忘了备几壶酒,给我们子清庆功。”子清未理会二人,子彧只瞥见子清正自顾在书桌前翻看诗文。

    “十年独行,十年修心,却因你一笑如春,乱了分寸。”子清见此诗动情至深不自觉的诵读出来“真是秒极了,想不到子彧竟是这等用情之人”子彧一惊,有些慌乱,这女子真是放肆。

    “我看看我看看”子清便把诗文给攸宁递了过去。

    “是子彧的字,不知我们阁主情许何人啊”攸宁故意说道。子彧正要起身拿回诗文,却被子清一把抽去。

    “我只听闻雅玄阁主呼风唤雨,无所牵绊,没想到如今却被我发现竟也是有情之人,不可不可,这篇诗文我得好好保存,等日后得罪你时也好有个筹码”子清的冰冷和成熟只给陌生人和敌人,彼此之间一旦成为朋友,骨子里那个爱吵闹的调皮小女孩便会跑了出来。

    “还我”

    “偏不”

    子彧一抽身,又来到子清面前,却不料正撞上端菜进来的侍女。

    子彧的白衣上瞬间沾满菜汁,见状的侍女吓得赶紧跪在地上。

    攸宁和子清却笑的开心。

    “…罢了,退下吧”侍女如获大赦,慌忙拾起碎片退去。子清正笑着,眨眼间,子彧已站到子清面前,近到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子清敛去笑容,慌张后退却发现已顶住了桌子后退不得。

    “你在对我笑?”

    子清眼神慌乱闪躲,不敢直视。

    “什么...”

    “不是对你笑,是在笑你”攸宁上前解围,拉开子彧。在耳边小声说:不可太心急啊。子彧白了攸宁一眼,便换衣服去了。子清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出正堂,子彧便后悔自己怎得又失了分寸。

    “子清别见怪,子彧就是爱吓人,别理他就是了。”攸宁拉着子清做到侧厅,等着饭菜上来。

    “子彧总是喜欢在别人无防备的时候突然站到别人面前吓人一跳,我都习惯了”攸宁见子清不说话又说道。

    “真是怪人。”子清这才自在起来,不然总觉得有些怪。

    饭菜已齐,子清正要开动,见子彧换衣回来,似乎迟疑起来。攸宁见状责怪道“子彧啊,你真要改一改突然一下到别人眼前的毛病了,方才不仅吓到子清,还吓到了我,让我又想起来你之前忽然贴在我身上把我吓个半死的事来”

    子彧一听便知,攸宁是给自己找了借口摆了台阶,不禁暗笑,自己何时竟也需要这些东西了。不过好在攸宁在,却也少了许多尴尬与麻烦。

    “知道了”说罢便又忽然到了攸宁面前。攸宁借势装作吓了一大跳。子清大笑。气氛犹如当初。

    “好你个子彧,故意让我在子清面前出丑,罚酒三杯”

    “依你”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在雅玄阁的一片欢声中褪成淡黑色。

    “时间不早了,该送子清回去了”攸宁假装喝醉,说完便趴到了桌子上“不省人事”。

    而一旁的子清倒是真醉了。

    “不用,我自己能走”说着走进正堂,到书桌前坐下。“看吧,我到了,我说行吧。”嘴里已有些含糊不清。“扶穆小姐上马车”子彧吩咐两旁侍女。

    侍女小心搀扶子清,慢慢走下楼梯。子彧则在后面跟着。

    待二人离开后,攸宁便站起身来,从窗前看着侍女把子清扶上马车,子彧也一同上去,会心一笑,回他的清幽园去了。

    子清已近昏迷状态,在马车上就要睡去,时不时挨上子彧的肩膀又惊起身来。片刻颠簸后终于到了齐光殿下,驾车小厮恭敬的打开车门。子彧一愣,真是糊涂了,怎未叫侍女一同前来,好扶子清下车。片刻犹豫,子彧手臂环过子清,搀扶下去。

    “这是哪啊”子清迷迷糊糊的问着,勉强站直,却还靠着子彧。

    “齐光殿”子彧扶着子清走上台阶去。

    如此情景,也难怪觉得这台阶更长更难走了些。

    “这台阶怎会如此多,如此高,我都快要没力气了,快去叫我哥哥来背我上去”子清头一侧,依靠在子彧胸前,呼吸正撞到子彧的下颚,子彧一下子心竟砰砰直跳起来。

    紧接着,子清便觉得身子一横,脚步轻快起来,也温暖起来,枕着的不知是何物很是柔软,额头也暖暖的,总之很舒服。

    子彧脚步轻快,不一会儿便来到了齐光殿前,门前守卫一见是言子彧立马行礼,虽未看清怀中何人,却也不敢多问。

    “去叫子衿”

    子彧把子清安放到正堂的椅子上,站在一旁,看着子清嘴里嘀咕着什么。

    “多谢子彧把家妹送回”子衿还未到厅内便说道。一见子清如此模样忙问怎么回事。

    “你放心,只是有些高兴多喝了些,没想到酒量这么差,睡醒就好”

    似乎因听见哥哥的声音,子清又闻声而起。

    “哥哥,人生能遇知己乃大幸,今日我竟又添两个知己”说罢便拉着子彧“哥哥我给你介绍,这是子彧”然后又指着空气说“这是许攸宁”

    “快扶小姐回屋”子衿见妹妹已神志不清,便吩咐到。

    “看我这妹妹,总是一副孩童模样,拿她没一点办法”

    “不要和我客气了,快去照顾子清吧。”

    二人礼貌作揖告辞。

    一路上,子彧似乎还在想着刚才的亲近,竟有些沉浸。

    回到屋中,子彧正欲脱下外衣歇息,却发现衣襟处挂着淡淡的一抹唇红…望着…看着,好一会儿才移开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