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1:42:47本章字数:4611字

    天色微暮,子清走在依旧热闹的街上,心不在焉若有所思。忽然,不远处看见那片上次未能近赏的园子,子清提起兴致向之走去。

    这各色的夏瑾花开的极盛,花丛再往前不知是些什么树,葱葱郁郁也是养眼,子清一时看呆了眼,远处的阁楼之上,一位公子,也看呆了眼。

    “姑娘,我家主人请您过去一叙”子清正闻着花香,忽而四个男子从天而降,躬身行礼。

    “报上名来”子清转而警惕,淡淡一语。

    “我家主人说与姑娘为旧相识,姑娘一去便知”

    “今日无闲暇,改日再亲自登门谢今日推辞之罪”子清转身要走,那男子一转便又挡到子清面前。子清暗叹:竟有如此速度。

    “姑娘不要让属下为难”那男子恭敬说道。

    “你家主人是让你等请我去,还是绑我去”子清厉声一问。

    “属下只知完成主人的命令,若有不周冒犯之处自会向我家主人领罪”那男子又恭敬道。

    子清以为,哥哥此时回穆府,来人又不报名讳非要带自己去见什么主人,莫非穆府出了什么大事。断不可与这些人前去,以防若是落在仇家手里不免牵绊了哥哥。

    僵持之下,子清一笑“好一张巧嘴!”说罢便要向那男子一掌劈去。

    “得罪了”那男子躲开子清一掌,抽出长剑向子清刺去。那速度之快让子清惊讶,子清无剑在身本就吃亏,再加上近日有些虚弱,以一敌四太过耗力,几招过后已显疲惫。子清无路可退,只勉强打起精神使出穆府绝学绯雪忧扬,只见那手势如剑,速如日光,霎那间放佛一缕红光在指尖散放,再是一瞬,那一持剑男子跪在地上,渗出一口鲜血。而子清也已极其疲惫,正要离去,刚才一旁的三位男子又一齐攻上前来,子清暗想:罢了,今日怕是走不了了。

    “看什么呢这么出神”攸宁悠然走进堂来。

    “没什么”说罢转身走到书桌前,拿起笔来。

    “莫不是我们阁主如今也患上了相思病,学会在窗前思慕未在眼前的恋人了”攸宁调侃。

    “闭上你的嘴”子彧想,子清大概已被齐光殿的人带回去了吧。原来,子彧以为那些男子乃齐光殿手下,转身之际正错过子清与那男子厮杀的场景。

    “不说我说,你得抓紧时间啊,江湖多才子风度翩翩者更是不在少数,不然万一你的穆妹妹突然倾心他人可就晚喽”子彧不语。 

    攸宁起身踱到窗前“我也来看看这窗前有没有我倾心的女子”

    攸宁心头一惊“子彧快看,那可是子清。”

    子清未能躲过这迎面而来的一掌,跌倒在地,一口鲜血吐在地上,溅到白瑕的袖子上,早时包扎好的手臂也跟着渗出血来。

    “你们好大的胆子,可知我是谁,竟要与齐光殿作对”

    “属下不敢”说罢男子示意二人去扶子清。二人扶子清起身之际,子清指尖又现一缕微弱红光,朝二人劈去,二人措不及防跌倒在地,子清吃力的站着,此时已无力气再与其纠葛,看着那人又上前来,子清却控制不住向后倒去的身体,无奈…闭上了眼睛。

    “天言剑”那人一惊,不敢再上前。

    子清发觉自己并没有等到那重重的一摔,而是好像有人扶住了她,而她已无力去想到底是落入了谁的怀中,只是觉得颇为熟悉。

    “阁主”那最初被子清打伤的男子与三人一同行礼。

    “真是放肆”子彧把子清交给攸宁,淡淡的语调里显然动了怒。

    “阁主恕罪,属下不知...”还未等那男子说完,天言剑一起,只觉那剑光寒冷刺眼,那男子身旁三人倒地,经脉断绝骨裂而亡,而看上去竟如睡着一般安详。

    “回去告诉你家主人,雅玄阁要一个解释”

    “是”那男子仓皇逃去。

    他擦去她嘴角血迹,轻抱起来。攸宁前去查看这三人身上可有什么暴露身份的东西。

    “阁主”守卫见阁主竟抱着一个女人难掩震惊。

    “去叫凌非”

    子彧小心把子清放在榻上,容凌非诊看。

    “子清姑娘比常人要略为虚弱,本不适习武,既勉强修习至今怕是也吃了不少苦,那日一战本就劳损,今日又费了些力气,再加上子清小姐可能于打打杀杀的场景本就有些惧怕,体力恢复的慢些,本该慢慢调养,却又遭武功高深者步步相逼,倒行体力伤了身子”

    子彧眼一闭,就算把这幕后之手撕碎也难解心头之气。

    “那伤的很重么”攸宁问道。

    “内力受损,气血於结,好好恢复一段时间即可,只是恢复之前断不可再强行应战,否则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只是不知为何姑娘体内寒气异常之重”

    “可是那日淋雨寒气侵体了?”攸宁似乎有些急切。

    “只那一日怕是不会如此程度”

    二人都不再说些什么。

    “属下先去煎药”说着凌非退下。

    “可有什么线索”

    “没有,刀剑平常,衣上也无标识,我本想随你放走的那人去看看,结果刚出梅林就发现了那人的尸体。”攸宁也有些疑惑,不知这到底是冲着齐光殿还是雅玄阁。

    “你不该放那人走,好生拷问兴许现在已经有了结果”子彧不语,只要一牵扯到子清,他便如同没了思考能力的野兽,丢了以往的谨慎周全,也没了分寸没了理智。

    “罢了,我稍后再派人留意,以后好生保护就是了”攸宁又说。

    “好”子彧一副漠然样子,如同等待多年寻来的至宝竟被人伤了般。

    “子彧啊,别担心了,凌非不是说了么,修养一段时间就好”攸宁本想安慰却又笑了起来。

    “笑什么”

    “我啊,笑我们言大阁主是不是当真动了情”

    “是”攸宁一惊,没料到子彧竟承认了。

    “你先回去吧”子彧缓缓闭上眼睛。

    “真是一帮废物”苏慕言不知为什么皱着眉头,急的在屋内来回走。

    “姐姐怎么了,何事如此头疼”

    “我本欲同那穆子清相叙,恐她拒绝只让人去请了来,可谁知她竟宁死不依,伤了自己不说还惊动了雅玄阁”

    “姐姐何不直说,何苦用这让人不齿的招数”黛云知此事错在姐姐。

    “穆子清对我一向冷淡,我去齐光殿她都不见,怎肯来我这止云轩,我本欲让你出面与她相聚,你乃小辈任性些本也无妨,可谁知她武功竟如此不低,能与我四个弟子一同相抗到这般地步”

    “那雅玄阁可知此事与止云轩有关?”

    “我之前让他们除去一切与止云轩相关的物件,一时该不会被查出”

    “姐姐心思缜密,办事周全,唯一没料到的怕是雅玄阁竟也出手了吧”

    慕言一愣,被说中了心中软肋,瘫坐在椅子上。

    “子彧竟因她一句话便同意了林未昔的请求,竟同她在雅玄阁内相聚,竟…竟抱着她…我从未见过子彧抱过谁….我好嫉妒她…我想明白这是为什么…他二人若有什么青梅竹马的情分在…我也就认了….”

    “姐姐…世上好男儿多的是,何苦偏执念于一个不在意自己的人”

    “这世间的爱意…怕是最不能掌控的了…”

    “姐姐…”

    “黛云只听了便罢了,不必参与进来,白惹了心烦”慕言轻轻擦擦眼泪,又得马不停蹄的去想这件事该怎么办才好。

    “不妨让黛云借故去雅玄阁去借口去看望,好打探一下此事会不会被深究下去?”

    “依你吧…”

    窗外月已悬挂,不知过了多久,子清模糊醒来,本以为已被那四人抓去,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正舒服的躺在什么地方,咦?这是谁的脸,清晰的轮廓竟如此好看。那人倚在榻上,修长的手指撑着头,闭着眼睛,鬓间的青丝就在自己的头边,子清这才发现,自己正枕在什么人身上,好柔软的衣服,还有一股竹香气味,真是好闻。子清就势翻个身,双手相错放在耳边,本想再睡一会,却听见有人说话。

    “阁...阁主,药煎好了”凌非一进来,见子彧竟把手搭在子清腰间而子清还枕在子彧腿上,颇为震惊。

    “先放这”子彧睁开眼睛。

    “你去趟齐光殿,就说子清在梅林受伤,已无大碍,暂且在雅玄阁休息。”

    “是”凌非退了出去。

    子清一惊,立马坐起身来,牵了心口的伤来,不免眉头一皱。

    “醒了”子彧故作平静。

    “你....救了我?”子清有些支吾着。

    “嗯”子彧竟怕若在说多竟会像子清一样支吾。

    “...多谢了”。

    “无妨”

    “…可知今日是谁非要带我走”

    “还不知,放心,一定会给你个交待”

    “可否先不要告诉哥哥,不然哥哥肯定不许我再自己出去了”

    “知道了”子彧突然觉得好笑,觉得可爱….

    “把药喝了”

    “不喝,文茵整日催我喝药,你怎也是”子清不听,只靠在榻上,最讨厌喝药。

    “你受伤了,不喝药便好不了”

    “谁说的”子清不信,正要起势,却发现自己竟毫无内力。不免有些惊慌。

    “你现在需要好好修养,我暂时封了你的经脉,免得你总爱逞强。”

    “你!”子清虽有些气却也深知自己的身体情况,倒是自己该好好向子彧道谢。

    “为什么要让我躺在你的身上!”子清话锋一转,又调皮起来,倒是子彧面颊见红,不知说些什么。

    “快些喝药”子彧转过头去,不去看她。

    子清有些得意的挪动着身子,正欲往桌边走去喝药。

    “多谢了”子彧又把药连同为子清准备的糖块儿和加了蜜汁的水一同端到她面前来。

    “无妨”

    “不错不错,还真是细心,知我最讨厌喝这苦药,还准备了糖水来”子清本想先喝写些水,却意外的发现格外甘甜,面露喜色。

    子彧不语,只要她笑,他便开心。

    “什么时候了”

    “子时”

    “已经去告知齐光殿了,今日先暂时歇下。”劳累了一天了也懒得去折腾了,子清默默答应,稍有些吃力的站起身来,只觉得胸口隐隐作痛。这一切,子彧都看在眼里。

    “扶子清去挑选房间”堂外侍女连忙进来搀扶着。

    三层西侧有三间小屋,往南面转去又有三间小屋,看着都很是精致。

    “就这间吧,位置不错,而且靠近正堂比较方便”。

    “不…”

    “好”子彧打断侍女的话。推开门来,示意侍女退下。

    “你是不是在每一间屋里都要放一把琴” 这房间布局竟与正堂别无二致,只是少了一张横榻与方桌。子清说着做到琴前,咿咿呀呀的弹着。

    “不是,大部分房间没有”

    “我弹的怎么样”

    “难听”子彧一笑。子清白了一眼,又缓缓走到窗前,推开窗,想看看夜里的街道是副什么模样。

    “好黑”子清打了个冷颤关上窗。

    “凌非说你寒气太重,下次别再去淋雨了”

    “有什么有趣的么,我这一日睡的太多,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子清只像没听见子彧的话般,自顾问道。

    “没有”

    “哼”子清躺倒床上,望着上方一眨一眨。

    子彧忽而做到琴前,传出悠扬琴音。

    “不错嘛”子清朝子彧一笑。子彧不语,只是在笑。

    翌日,辰时已过,侍女却还不见人从房内出来,又不敢打扰,只得候在门外。

    “怎么,子彧还没起来?”攸宁本想直接去正堂,可一到三楼看到子彧房门外候着的侍女,

    说着正要推门进去,正巧子清正要推门出来。

    “子清 !”攸宁又是一惊。

    “这么早就来了,子彧呢”子清一副慵懒模样。

    “子彧?没在里面?”

    “当然没有”子清推开攸宁打算去正堂喝些茶。

    攸宁看了两眼,子彧果真不在里面,便也跟去了正堂。

    “子清可好些了?”攸宁问

    “好多了”暗自赞叹凌非的药真是管用,今日走起来最起码不太费力了。

    正堂内,子彧本在书桌前小憩。听见说话声便睁开眼来。

    “你怎么不回自己的房间去睡,为何喜欢在这”子清边喝茶边说。

    “他的房间...”攸宁刚要说子清睡的正是子彧的房间,便被子彧打断。

    “闭嘴”

    “好好好,闭嘴”子清懒得关心他们再说什么,反正总是这幅模样。

    “我得回齐光殿了,不然文茵又该乱担心了”

    “不吃过早饭再走么”攸宁本欲挽留。

    “不了,与你们吃饭总要注意吃相,太不自在”攸宁被子清逗笑,越发欣赏这个女子。

    “攸宁,你送子清回去”并吩咐凌非把子清要喝的药一同送去。

    “是是是”

    “多谢啦”子清俏皮一笑。

    文茵得知子清回来了立马迎上前来。

    “小姐没事吧”文茵关切问道。

    “无事无事,放心”说罢与攸宁挥手,往内堂走去。凌非与文茵讲明经过,把药交予文茵,便与攸宁出了齐光殿。

    “没想到阁主竟对子清姑娘如此上心。”凌非道。

    “快跟我说说,昨天我走后你们阁主都干了些什么”攸宁饶有兴趣的问道,凌非一一讲来。

    天言剑出,无念琴响,竟还允许子清睡自己的房间,攸宁一笑,“子彧啊,是等到他要找的人了”

    “莫非阁主喜欢子清姑娘?”

    “不止喜欢”

    “怎么如此突然”凌非还是不明白。

    “这世间啊唯有这情,说不清摸不透,你以为他清心寡欲却不知他只是未遇乱他心神之人。人海茫茫,有的人迎面走来,你便知他将为你牵绊,也有的人一见便相许一生,还有的人只看一眼,便再也放不下了”攸宁一笑,似乎有些落寞。

    “那攸宁可曾遇一人牵绊至今?”凌非问道。

    “不急不急”凌非看不懂攸宁的表情,只默默揣摩着攸宁的话来,这世间情爱当真如此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