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1:43:14本章字数:2854字

    “子清可在?”

    “在,柳公子暂且等一下,我去告知小姐”这一日一大早,柳佩玖就来了齐光殿。

    “多谢了…”

    “佩玖哥哥今日怎来的这么早”

    “今日正巧无事,一大早来稳妥些,省的与你又错过”

    “可吃过饭了?”子清淡淡一笑。

    “吃过了”

    “文茵,去倒些茶来”

    “是”

    “子清,父亲催促我婚姻大事了,我该怎么办”

    “这可是好事啊,可有中意人选了?”不知怎的,子清心中一惊,绝不是爱意,大概是用来包装孤独的外衣碎掉了。

    “子清,你知我中意于你”

    “...”

    “子清,相信我…”

    “佩玖哥哥今日没喝酒怎得说起了醉话”

    “子清…”

    “小姐,茶来了”

    “放着吧”子清示意文茵先下去。

    “你到底在等什么,你究竟想要什么样的归依…”佩玖有些无力,有些无奈,有些心酸,他明白,她想要的始终都不是自己。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说出来便不美了”

    “子清,你根本说不出来,何苦如此…”

    “算了,你不懂我,何必再说下去”子清有些烦躁起来。

    “我很懂你!”

    “一点也不”

    “子清!”

    佩玖看着子清扬长而去的身影,浮上心头的滋味的化成嘴角一抹苦涩的笑意。他明明爱她,可是他却无法改变自己,有时他自己似乎也迷茫起来,说不清楚自己爱的是她,还是爱执着于她的那个自己。

    两日后,子衿回到齐光殿内,稍显憔悴,如同经过挣扎般。

    “殿主”文茵行礼。

    “子清呢”

    “在房中”

    “这几天还好么”文茵将这两天发生的事又与子衿说了一遍,子衿一叹向子清房间走去。

    “子清”

    “哥哥回来了”子清放下手中的书,起身相迎。

    “子清这下如了心愿,成了一个不会打杀的文雅女子”子衿宠溺道。

    “哥哥怎么知晓”

    “文茵方才跟我说的”子清知定是凌非告诉了文茵,这个子彧,明明答应我不告诉哥哥,却还是让凌非说出来了。

    “子清不必担心,哥哥不会拦着你出去的,只是你解封经脉之前得让沛聆或者琼华跟着”子衿一眼便看出了子清的心思,“子清以后要更小心,你越惹人注目,危险便越多”

    “哥哥放心,子清小心便是了”,清轻松笑问道,心中万是感激哥哥的如此宠溺,“哥哥怎突然回家去了,可有什么要事?”

    “要事没有,倒有一件喜事,哥哥要成亲了”

    “谁家女子竟有此等福气”子清惊讶道。

    “柳家小姐柳汐月”

    “并未听说哥哥与她往来,为何突然就要成亲?”

    “你知父亲退出江湖后便迷于弄茶经商,近来听闻柳家传有一茶有天上人间之美称,柳家拒收重金只求两家联姻,父亲便一口答应”子衿笑道“我本不依,可谁知一见那小姐,便倾心了”

    “当真?”子清有些疑惑。

    “那还有假,半月后大婚,过几天父亲母亲还有子织要一同来了,你也好生跟着准备。”

    “子清好生休息,哥哥还要出去一趟”说罢子衿离开,不等子清还要问些什么。

    子清疑惑,怎得如此仓促了起来。

    “文茵,去雅玄阁”

    “子清姑娘”子清一下马车便听见有人唤着自己的名字。

    “姑娘可还记得我?”子清记得,前几日刚见过。

    “何事?”子清不喜欢苏慕言,黛云纯洁,不似慕言世俗,倒算不上讨厌。

    “听闻姑娘前几日遇刺,不知可好些了?”黛云从心底里喜欢子清,只是欣羡,绝非嫉妒。

    “好些了,多谢姑娘挂怀”说罢子清欲与文茵进雅玄阁去。

    “姑娘且慢,姑娘可知此事是谁犯了糊涂?”

    “听姑娘的语气,像是知道?”

    “不..不知…”

    “阁主请子清姑娘进去”楚岑上前行礼。

    “姑娘也回去吧,这乱七八糟的事打听清楚了对你来说倒未必是什么好事”子清确有意劝告黛云,真不希望这琐事又扰了一个姑娘的天真。

    黛云在原地看着子清二人进去,也许是她的这份坦然与真实赢过了姐姐吧….

    “告诉你姐姐,阁主已然知晓了,快做些打算,最好能求得穆小姐的原谅”楚岑凑到黛云耳边轻声说道,黛云只觉得心跳快的要冲出胸膛来。

    “嗯…知道了”忙的转身拉着身旁的侍女跑到了街上,只希望让着冷风快些吹散脸上的红晕。

    “攸宁可在?”子清一进便问。

    “正与阁主喝茶”身侧侍女恭敬答到。

    “攸宁可知哥哥为何突然与那柳汐月成亲” 子清一进到三楼堂内便问道。

    “怎么不问与你一同来的沛聆”攸宁一笑。

    “何必明知故问,沛聆乃哥哥心腹,哥哥若不肯予我说实话沛聆自然也不会”子清淡淡说道坐到桌前。沛聆有些不自在“我与文茵还是先去外面等候”说罢便同文茵退了出去。

    “果真要听”

    “快说”

    “听说是柳家小姐听闻有此机会,便借机求了他父亲,非要嫁于子衿”

    “那哥哥对那女子可当真倾心?”子清缓缓问道。

    “好生安置在齐光殿养着罢了”

    “大概啊,我也逃不过这任人安排的命运了”子清看着窗外,难掩失落。

    “你可不一样,子清必能嫁得如意郎君”攸宁看向子彧会心一笑,子清此时正伤未听进耳去。

    “对了,还有一事,那日伤你的人找到了”

    “是谁?”

    “苏慕言”攸宁淡淡说道,一向风淡云轻的脸上不知怎么也添了一丝恨意。

    “何以见得?”

    “那日我走后又让北风好生盯着,看看可否有什么端倪,北风细心,泥土自上次雨后仍未干透,在那尸体周遭,发现几处好似鞋底纹络的图案,看着有些特别,便誊画下来,问遍鞋庄今日才打听出来,为止云轩苏慕言独有”攸宁欲把誊画的纸递给子清。

    “我与她尚无恩怨,为何如此?”子清方才明白,今日碰见黛云怕也不是巧合了,想必是来打听一下口风?姐妹二人果真都是心思缜密,子清没有接过来画纸,实在无意去看别人的鞋底是什么样子。

    “大概是嫉妒你与子彧亲近吧”

    子彧只听着,时不时看一眼子清的表情。

    而子清只觉得好笑,这一掌挨得有些冤枉了。

    “你想怎么做”

    “只是因为误会罢了,她也是爱之太深,一来毕竟有子彧的面子在,二来我也没什么大事,就算了”子清像是故意如此说话以刺激子彧,也或者是…..

    攸宁只觉得听着迷糊,越发不明白子清在说什么。

    “我和她无任何关系,不用看我的面子”

    “我可不信你的话”子清似有些赌气道。

    “我从不说虚假之话”

    “那为何明明答应了我不与哥哥说我受伤之事,转眼间哥哥就知道了!”

    “我可没说”攸宁见子彧看着自己忙撇清关系。

    “凌非”

    “文茵问我,我便没想这么多,我..我便说了”凌非也有些慌张,支支吾吾,不敢看子彧。

    “凌非也随你处置了”

    “凌非是你心腹,我可不敢!”

    “好了好了,凌非也是无恶意,况且子衿也并没有囚着你的自由,子清大人不记小人过”子清不再说什么,只觉得胸口像堵着什么东西。

    “那就这样饶过苏慕言了?用不用让她去登门谢罪?”攸宁本想岔开话题,让气氛缓和一下,可谁知…

    “我怎么受得起!只请阁主转告你的慕言姑娘,可别再误会了”子清也不知怎么如此烦躁,只气冲冲的转身离开。攸宁有些呆住,竟不知所措了。

    “愣着干什么,快去送!”子彧有些急躁,冲着同样愣住的凌非微怒道。

    “是”凌非慌忙退下,犹如脱了困境般。

    “你何必与她说子衿的事情,惹得她不高兴却要冲着我来”子彧只觉莫名其妙,自己多久没被人顶撞了,今日竟一并都还了。

    “…我…子清问我,我能如何?…我上哪说理去”攸宁只觉不可理喻,猛喝了一杯茶,忽然明白了什么。

    “子彧你怎得越发蠢了,难道没看出子清是以为你与苏慕言有瓜葛,吃醋罢了”攸宁只觉得心底有一丝说不清的情绪拂过,却也懒得去弄明白。

    “...当真么”子彧情绪这才平复下来,心里有些不自禁的欣喜。

    “当真当真,子清喜欢你,心里也有你”

    “这美人生气也是依旧赏心悦目,子彧你有福气了”攸宁说着却不像调侃,倒是有几分认真,不知认真的是前半句,还是后半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