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1:43:37本章字数:3046字

    冬风萧索,万物皆显寂静,齐光殿却越发热闹,进进出出的人们把这齐光殿装饰的很是漂亮。

    “小姐,你整天待在这屋里看书已有五日了,为何不出去转转”文茵觉得小姐最近尤其低落,只在房里闷闷看书,少了一股活泼。

    “一来外面冷的很,也没有什么好转的,二来我内力暂封,出去还要麻烦你们陪同实在少了兴致。”子清懒懒说道。

    “小姐自打得知殿主成亲的消息就有些低落,可是担心与新夫人相处不来?”文茵傻傻问道。

    “当然不是,行了行了,快做你的事去”子清打发道。

    “小姐,殿主请您去正堂,有贵客造访”琼华说道。

    “知道了”

    一进正堂,便看见子彧和攸宁在同哥哥说些什么。

    “见过二位”子清也未行礼便坐在了椅子上。

    “子清,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子衿嗔怪道。

    “无妨”子彧淡淡说道。不知怎的,看子清多了些倦怠,五日不见,竟有些消瘦,不免眉头一皱。

    “正是,子衿无须多礼,子清与我二人很投缘,如朋友一般,无妨无妨。”子衿笑道。

    “听闻子彧曾救了家妹,子衿一直想亲自登门道谢,可谁想自打回这殿来琐事颇多,未能抽出身来。”说罢看向子清“子清,还不快好好谢谢子彧”

    “谢阁主救命之恩”子清不太情愿向子彧略行一礼。

    “子衿快要大婚,今日我与攸宁特来道贺”子彧微微一笑,示意子清快起身来。攸宁暗笑,道贺是假,特来看看子清才是真。几人一阵寒暄后,子彧同攸宁告辞。

    “子清,快去相送”

    子清只好送二人到殿外。

    “子清这几日怎么不去雅玄阁了”攸宁问道。

    “内力被封,乏的很,走不动”子清不满道。攸宁一听便知是借口,大概还在因子衿大婚的事耿耿于怀,或者是因为误会未消,还气着罢了。

    “哪日想去让子彧亲自接你过去”攸宁又在调侃。

    “…我与苏慕言真毫无关系”

    “为何突然说这个”

    “...”子彧也能算得上能言善辞了,却总被子清的问的不知如何回答。

    “子彧清傲,孑然一身,不想被人误会罢了,子清快进去吧,莫要着了凉”子清看着攸宁拉着子彧走下殿去,只觉得有些好笑,还有些满意。

    “你怎的如此突兀”攸宁只笑这情爱让子彧成了傻子。

    “我不想让她再误会下去”

    “太着急了,这种话应该只你二人在的时候再说,让她看着你的眼睛,让她明白你的心意,然后水到渠成的拥她入怀。”

    “闭嘴,整日都想些什么”子彧却不得不承认,心底的期待。

    远远的二人就看到雅玄阁门口似乎有一个女子在与楚岑说着些什么。

    “多谢你那日提醒”黛云有些扭捏。

    “不用谢我,要谢就去谢穆姑娘没有计较吧”

    “那是自然…可是还是也要谢你”

    “现在已经谢过了…”楚岑觉得有些这番谈话实在有些耽误时间。

    “给你这个”黛云把早就绣好的方巾塞到了楚岑手中,不及楚岑反应,便上了马车逃去了。

    “阁主,园主”楚岑把方巾忙塞进怀中。

    “莫非楚岑与黛云….”攸宁盯着楚岑打量着,想要找出一丝慌乱与羞涩,却全然未见。

    “园主误会了,我并非有意于黛云姑娘”

    “可黛云确对你有情,可别耽误了人家”子彧悠悠说道,那股洞察一切的精明又似回来了。

    “是”

    “诶,楚岑好好想想,莫不是与子彧一样,当局者迷吧”

    “你闭嘴”

    攸宁大笑,扬袖进了雅玄阁去。

    楚岑不语,他清楚明白自己的心思。

    “黛云又去干什么了,这几日怎见你心神不宁的样子”慕言一见黛云回来便问道。

    “我…没什么啊,出去转转,有些无聊”

    “当真?黛云不是答应过姐姐,什么事情都不瞒着姐姐么”慕言自然不信。

    “哎呀,好吧好吧”黛云坐到慕言身边来,“黛云…黛云有心上人了”

    “是哪家公子啊,怎么如此好福气”慕言从心里为妹妹高兴,妹妹终于成了大姑娘了,日后也算除了自己有了依托。

    “是…楚岑”黛云只说出这个名字来,便红了脸。

    “...那他对你的心思呢”慕言顿有些无措,她当然知道楚岑喜欢的是谁。

    “不知…黛云欣赏姐姐为了心上人的勇敢,黛云也要作者勇敢之人,纵使没有结果,那也无憾了”

    “好…好…”断不能让妹妹如我这般…

    “轩主,雅玄阁楚岑求见”姐妹二人皆心头一惊,一个因听见了雅玄阁,一个因听了楚岑的名字…

    “让他到堂内等我”

    “是”

    “姐姐去看看,你先在这里歇会”

    “好”

    “楚公子有何贵干?”

    “把这个还给黛云”楚岑拿出那张方巾来。苏慕言心头一凉,示意两侧退下。

    “你可知黛云对你的心思”

    “知道,所以不能白白辜负了”

    “黛云纯洁无暇,一心待你,一提到你的名字就羞红了脸,你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你明知道…”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知不知道又如何,你只要…”

    “你明知道我心中早就只有你了”

    “闭嘴”苏慕言怒道。

    “这种话别再说了…你知道我心中只有子彧”

    “可你明明知道阁主心中有了子清姑娘”

    “穆子清穆子清,怎么总是穆子清!别再跟我提她!”

    “是她救了你”

    “这比杀了我更让我感到耻辱,去感激一个我讨厌的人比让我放弃对子彧的感情要更难!”

    “你变了…”

    “对!否则你让我怎么在这肮脏复杂的江湖中活下去?”

    “我除了心疼你,没有其他的想法”

    “...别说了,我无法对你心存情义,你的感情于我而言也是负担…”慕言有些感动,却只是感动。

    “别伤害了黛云,好生待她,把对我的情全然给她,我会感激你的…”

    “可是…”

    “去接受黛云,也许她才是你要找的”慕言像只会溺爱自己孩子的母亲一样,没了理智。

    “慕言…”

    “走吧,我会告诉黛云明日你会带她出去…”

    “不…”

    “别拒绝我…你可以无趣些,日后让黛云自己断了念头…就当是我恳求了,别让黛云像我一样,总是深爱不得…楚岑,你就当是为了我”

    “知道了”楚岑黯然转身,我不知怎样爱你,只好尽我所能,如你所愿…

    那一日,黛云早早起来梳洗打扮好,只等着心上人的到来。

    “黛云果然不一样了,今日怎得如此勤奋了”

    “姐姐…”黛云有些害羞起来。

    “轩主, 楚岑公子来了”

    “姐姐我去了”黛云一听便立即起身,迎了出去,来不及等慕言说完话。

    慕言看着黛云如此开心,便也开心,不去在乎这份开心怎么来的。

    “我们去哪?”

    “你想去哪,就去哪”

    “去小溪边吧”黛云心里像灌了蜜般。

    “好”

    “你自小就在雅玄阁么”二人并肩坐在溪边,看着已经冻成冰了小溪,身后一片梅林做景,别有一番风味。

    “算是吧”

    “阁主可是无聊的人?”

    “很有趣,不过很少人相信”

    “那你一路走来该没那么坎坷吧”

    “你一路来很坎坷么?”

    “我倒没有,只是姐姐辛苦了些”

    楚岑看着黛云,只心里觉得眼前这个女子如当日的慕言一般单纯,美好。

    “你真善良”

    黛云一听便又红了面颊,开心的不知要说些什么。

    久久的,黛云偷偷转过头来,痴痴看着楚岑的侧脸,觉得自己太幸福了。

    “怎么一直看着我”楚岑仍直直看着冰冻的小溪。

    下一瞬,只见黛云凑到楚岑耳边,轻吻了楚岑的侧脸。然后站起来跑开,像个偷吃了果子的小孩子。楚岑愣住,不知想了些什么,迟迟的才想起去追黛云。

    “怎来的如此慢”

    “有些不知所措”黛云心中偏爱楚岑的坦诚。

    两个人吃了饭,转了街道,于黛云而言,快乐的时光却如此快。

    “进去吧”楚岑已然把黛云送到止云轩。

    “明日中秋,一起去看花灯可好?”

    “若阁主没有任务,我便来找你”

    “好”黛云依依不舍,而楚岑,似乎也没有想象般的如释重负。

    此时天色已暮,子彧与攸宁正在喝茶,楚岑才进殿来。

    “这一日干什么去了”

    “去...和黛云出去了”

    “怎么,许你雨中幽会,不许楚岑也佳人在侧啊”

    “不再挂念苏慕言了?”

    “...”楚岑自知自己的心思瞒不过子彧,无话可辩,也不知如何去辩。

    “你自己选择,莫负了自己,负了旁人”

    “楚岑明白...”楚岑知道子彧是为了自己好,可也无奈,这世间的道理岂是明白就够的...

    “去休息吧”

    “是”

    “你说你看别人的事这么清楚明白,怎么自己的事却扭扭捏捏,吞吞吐吐”

    “...闭嘴”

    大概这世上有三类人,一类是高手,看事明白,于别人于自己都明白;第二类是常态,洞察秋毫却逃不了当局者迷;第三类则太过单纯,看不透别人,也过不明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