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1:44:05本章字数:5932字

    “子清可准备好了?”今日中秋,于情于理都要去穆府向父母请安才是,吃过早饭,子衿便来催促了。

    “好了”

    “那我们便出发了”

    一路上,几人虽也说也笑,可子清心里总是有些抗拒,或者说退缩更准确些。

    “少爷,小姐”门口的家丁一见来人便纷纷上来迎接。

    随后由家丁引着几人去了正堂。

    “父亲,母亲”

    “子衿来了”穆夫人正给穆老爷斟茶,穆老爷闻声才缓缓睁开眼睛来。

    “快坐快坐,先喝些水”穆夫人欢喜起来,吩咐了白水。

    “谢母亲,怎的不见子织”

    “子织今日同私塾师傅去赴诗会了,怕是晚些才回来了”穆夫人说着又接过侍女端来的果盘坚果放在了子衿与子清之间的桌上。

    “母亲不必忙了,快歇着吧”见着母亲的热情,子清紧绷的弦好似也松了些。

    “你们聊着,母亲先去吩咐下午饭”

    “母亲辛苦了”

    “我们已与柳家联姻,今日中秋,子衿也该去拜访你未来的岳丈”

    “是”

    “子清眼看就要二十二岁了,也是时候着手婚嫁之事了”穆老爷喝着茶,像主宰者定夺琐事般的神态。

    “子清暂无此打算”子清心中一惊,转而又被深深的无力感而覆盖。

    “该打算起来了”

    “.…”

    “我看柳家公子就不错,况且与你青梅竹马,也是个可靠人选”

    “父亲不必替子清操心了,她也大了,且由她去吧”

    “这是什么话,婚姻大事怎可任自己儿戏”

    “父亲…”

    “你闭嘴,管好你自己的事就是了”

    “...”

    “子清,你的意思呢”

    “子清于柳公子并无男女之情,恐怕是要辜负父亲好意了”子清心中苦笑,笑她与哥哥同父亲说话时的拘谨小心。

    “江湖儿女最不可儿女情长,你既对他无意,那便是最合适的人选了”穆老爷把茶杯随意的放下,仿佛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决定都不可以质疑和反驳。

    “父亲…”既是意料之中,也是超乎意料,子清还欲争取些什么,被穆夫人打断了话语。

    “我已吩咐好了菜品,做的都是你们爱吃的”穆夫人欢笑着,却见座上几人皆面带不悦之色。

    “等子衿大婚之后,便开始操办子清的婚事”

    “怎的…如此快了”穆夫人也似有些无措,看着几人却也没得到答案。

    “父亲…子清断是不会嫁于柳公子的”子清顿觉悲伤和愤怒一齐涌上心头。

    “放肆!”穆老爷一掌拍上桌子,力度之大使得桌上的茶杯也震出了声响。

    “父亲息怒,婚姻大事子清慎重些也是好的,父亲且容子清考虑斟酌”子衿连忙劝和,不然子清定是又要吃苦头的。

    “孩子们本是来借着节日之喜来团圆的,老爷怎又生这么大的气了”说着穆夫人给穆老爷又甄满了茶。

    “我看她不是来与我团圆,倒是特来气我的” 

    “老爷也要改改脾气了,越发暴躁了”

    “放肆!”穆老爷眉头一皱,蓦地盛怒起来,茶杯被狠狠的扫在了地上,穆夫人本能躲开却在挪步之际一个踉跄跌在了地上,只红着眼眶,不敢言语。

    “看看你教出的好儿女!”

    “父亲何苦迁怒于母亲!”子衿把母亲扶在椅子上,越发不理解父亲古怪难以捉摸的脾气。、

    “父亲息怒,子清之命皆由父母所恩赐,今日又惹父亲盛怒,子清心中惶恐至深,恐以后还有不愿从命之事,父亲自不必再怒,把子清这条性命收回便是了”子清跪下,语气平静落寞,溢出眼角的苦涩与无奈,她深深把头贴到地上,好好行了一大礼。

    “穆子清!你…”

    “子清不敢再扰了父亲的清净,先回齐光殿了”子清缓缓起身,背影决绝而孤单。

    “子衿快去看看子清,可别做出什么傻事才好”

    “那母亲好好休息”

    “快去吧”

    “父亲,子衿也先走了”

    “哼”穆老爷拂袖向里走去,留下一片狼藉自生自灭。

    “子清”子衿追出门去,把子清抱在怀里。

    “哥哥,子清错了么”

    “子清没错,父亲年纪大了难免爱发些脾气,子清莫要太挂怀了”子衿轻抚着妹妹的头发,面对高高在上的父亲也是无能为力。

    “小姐莫要在心伤了,老爷总是这样,也不是独对小姐如此”

    “哥哥还要去柳家,莫要在和子清浪费时间了”子清离开哥哥的怀抱,拍了拍脸上零星的眼泪。

    “那子清可莫要在难过了”子衿温柔的擦去妹妹脸上还残留的泪痕,“让沛聆和文茵陪你先回齐光殿”

    “哥哥放心吧”

    “楚岑曾经可对日后的心许之人有所幻想?”黛云与楚岑依旧相依在那日的小溪边。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我先说”黛云嘻嘻笑着,“我之前幻想着,将来要遇一人,他白衣翩翩,幽默风趣,谈笑风生,我善琴他喜长笛,就如伯牙遇见钟子期,他也是我的知己,我二人琴乐相融,高山流水”

    “可是我无一符合”

    “可直到那天见着你,你的样子便成了我想要的”

    “....”

    “那现在轮到楚岑了”黛云满眼期待的看着楚岑。

    “总无言,也相依”

    “不行不行,楚岑耍赖,这顶多是你日后的期望”

    “大概我没想过”楚岑面露自嘲之色,这场情爱里,他是俘虏,一败涂地。

    “你可真是笨”黛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神情拂过,大概初恋中的小女子都是想听也爱听甜蜜情话的吧。

    “那我再问,你可曾有心许之人?”

    “...”

    “何为不语?”

    “…”

    “罢了罢了”黛云心中暗暗念叨着这个榆木脑袋,“走吧,我们去街上吃个饭,然后就等着天黑起来的时候看花灯去”

    此刻天已薄暮。

    子彧同攸宁坐在侧厅长桌之上,两侧侍女静立。

    “阁主,止云轩求见”

    “不见”

    “是”

    “可真是有趣,你说爱一个人到这种地步是好事还是坏事”攸宁话音刚落下,又见方才的守卫躬身于前。

    “阁主,轩主执意相见,不肯离去”

    “罢了罢了,请进来吧”

    守卫看向子彧,见未有拒色,便躬身退去。

    “是”

    “毕竟女子家,还是要留些面子的,况且也是无趣,且看她今日唱些什么戏”子彧只喝着茶,不知思量着什么,仍不接茬。

    “慕言见过阁主,园主”苏慕言不知提着什么,恭敬的行礼。

    “轩主今日怎倒如此客气起来了”

    “园主说笑了,慕言乃晚辈行礼自然是该的”

    “今日团圆夜,慕言父母已去,今日连妹妹也同幽人相会,我一人可真是好没意思,料想二位怕也是没什么趣味,特来作陪”苏慕言转言道,一个眼色,一旁跟来的侍女便恭敬的把苏慕言手中的食盒接过,转放到桌上,把内里精致的小菜一一摆开。

    “轩主可真是费心了,怎还站着,快坐下吧”子彧自始不语,只随着攸宁应付。

    “不费心不费心,慕言今日特地做了几道小菜,一点心意罢了”

    “轩主手艺可真是不错”攸宁颇为捧场的尝了一尝。

    “园主过誉了”苏慕言还是那种招牌似挂着笑意,言语间自然的窥视着子彧的表情神态。

    本是三人戏,奈何有一人撂了挑子,连戏服也未换。

    “小姐,殿主拜访过柳家后,又去了别处,说今日宿在友人处,小姐若觉闷得慌可去雅玄阁打发些时间”自打从与哥哥从穆府碰了灰回来,子清便有些烦闷,整个下午都在书房里,正觉有些乏味,把弄着书本却也着实看不进眼去。

    “殿主怎的一逢节日便定会去友人处?到底是什么友人如此重要?”文茵也是问出了子清的疑惑。

    “啊...是殿主一个知己,殿主重情义,恐知己一人孤单才去陪伴”沛聆支吾着。

    “罢了罢了,哥哥散散心也是好的”子清放下书来,有些疲惫的伸了伸胳膊“你怎未同华哥哥一起陪着哥哥”

    “殿主不放心小姐,让沛聆回来相陪”

    “小姐可是要去雅玄阁”文茵见子清站起身来。

    “也好,兴许能寻些什么趣味来”子清今日实在是有些低落。

    “阁主,穆小姐来了”

    “请进来”

    子彧一愣,也或者是一惊。

    “是”

    苏慕言脸上似有窘迫与为难之色。

    “哟,今日雅玄阁真是蓬荜生辉了,竟得穆大小姐亲驾”攸宁一见子清也是喜悦,也再顾不得慕言的面子。

    “不知雅玄阁有贵客到访,今日子清真是冒失了”子清没料到苏慕言也在这里,许是实在烦于应酬敷衍,本想来寻个自在清闲,谁知竟不如意,顿生退缩之意。

    “坐吧”这是自苏慕言来后子彧第一次说话。

    “子清妹妹来了,上回是姐姐做了错事,一直没有脸面去谢罪,今日一逢,姐姐敬你一杯,日后若有难处姐姐自竭尽全力,万死不辞”苏慕言顺势拉过子清坐在自己旁边,义气凛然的样子堪比桃园三结义。

    “轩主言重了,轩主当初若下令重了一些,子清怕是今日无法安然坐在这里了,该是子清多谢轩主手下留情”子清一进侧厅便见苏慕言有说有笑些什么,再加上长桌两侧皆姿色上乘之妙人,一股醋意油然而生。

    “妹妹这话便是不原谅姐姐了,姐姐当日鲁莽,又逢子彧无意追究,便一时侥幸,耽搁了赔罪,今日必自罚几杯,以消妹妹怨气”

    “既已过去的事了,况且子清大度并未深究,轩主莫要再提了”攸宁见气氛不大对了起来,子彧脸色也似要发作,只怕这话再说下去几人都是要下不了台的。

    “是是是,慕言刚喝了些酒,话便多了起来”

    “诶,子彧可是爱吃糖糕了,子清你不知,我未带菜来之前这大桌之上只一壶茶,两只茶碗,和这一盘糖糕,在两个玉树临风的男子面前倒也诙谐”苏慕言嬉笑着,似乎只想通过这言语上的调侃来显示她与那二人是如此相熟。

    “可是上次我带来的?”子清转而问着子彧,她当然知道那日带来作为谢礼的糖糕早已被自己吃的所剩无几了,左不过是气不过苏慕言故意问的罢了,不过也是第一次,她将自己的胜负寄予别人。

    “是,一直没舍得吃”他笑了,子清也险些噗嗤一声笑出来。

    “...我真是忙的糊涂了,忘了子彧爱吃糖糕了”只慕言勉强笑着,像被人揭露了谎言般尴尬。

    “阁主,柳家公子在门外求见”

    “今日可真是难得如此团圆了”攸宁饶有兴致,“请进来吧”

    “是”

    子清方才的笑意淡去,放下酒杯,别过脸,只看着窗外。子彧好似责怪的瞥了攸宁一眼,攸宁一时却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子清怎突然与柳佩玖生疏至此了。这一切,苏慕言自然也看在了眼里。

    “佩玖今日突兀了,还望各位不要见怪才好”

    “这是哪里话,柳公子快坐快坐”苏慕言如同女主人一样招呼着来客。

    “今日柳公子怎有空闲来此一坐了?”攸宁问着,也不忘打量着子清的表情。

    “我本欲去齐光殿商量些事宜,不曾想子衿去了别处,子清来了雅玄阁,索性我也来凑个热闹”

    “哎哟哟,原来是寻子清妹妹来的啊,可是有什么要事?”苏慕言心中一悦,如同找到了救星般,倒是柳佩玖,竟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轩主今日来寻子彧可也是有什么要事?”子清似笑非笑,强压着心中的不快。

    “姐姐随口一问罢了,子清妹妹怎的倒护起短来”苏慕言更加笑的猖狂了起来,“我可真是越发愚笨了,忘了你二人青梅竹马的情分了”

    “我二人之情单纯如兄友,倒是轩主,若是喝多了便回去好好歇歇,省的胡言乱语损了自己的体面”

    “子清妹妹若是害羞了,姐姐不说便是了”苏慕言稍收敛了笑意,一幅得意的样子。

    “子清所言极是,若你喝多了便回去就是了”子彧冷冷的扫过苏慕言,逐客二字显然已写在了面容之上。

    “我本开个玩笑罢了,好了好了,不说了就是”

    “柳公子这是要去齐光殿商量什么事啊”攸宁此问一出,子清的心中的弦便绷了起来,他若说是商议他二人的婚事,我便与他拼了算了。

    “汐月与子衿的婚期将近了,父亲让我与子衿就宴客名册一事做些商议”

    子清才算放心下来,殊不知子彧也松了一口气。

    “这是喜事,可定要好好张罗起来”苏慕言又接过话去。

    “这是自然”

    “子清也到了婚嫁年龄了,不久也要操办起来了”苏慕言死性不改,非要惹恼子清。

    “轩主怎又说起醉话来了”攸宁也收了耐性,似有些不耐烦了。

    “子清无知,以为说话得体为人之涵养,又以为涵养为世人皆应备之物,今日才幡然醒悟并非人皆有之,既如此,何怪哉”

    “是我失言了”苏慕言一时有些下不来台。

    “现在这个时刻外面也热闹起来了,子清可与我同去外面逛逛,也省的太过打扰了阁主”佩玖小心的打破方才的沉默。

    “文茵与沛聆陪着我就好了,不劳烦佩玖哥哥了”子清稍稍示意几人,便走了出去,柳佩玖见子清今日莫名冷淡也难掩心伤,而一旁的苏慕言正欲窃笑,却见子彧也站起身来,未说一字便也跟着去了。

    “不用管他们二人,这下没人打扰咱们喝酒吃菜了”攸宁看着眼前有些愣住的二位,也颇为觉得好笑。

    “怎么走这么快”

    “...你不在屋里陪你的慕言姑娘,怎的跟我出来了”

    “乱说”

    子清才噗嗤一声笑出来,“难为人家把我当情敌,恨不得我马上嫁给旁人”

    “我本不想见她,是攸宁…”

    “诶,这话可不要和我说,省的传到别人耳朵里倒像是我挑拨了”

    “就是你挑拨的”

    “怎还不讲理了”子清一哼走快了几步,文茵跟着,沛聆和子彧走在了后面。

    “子清今日怎看着有些不高兴”

    “阁主不知,小姐和殿主今日回穆府看望老爷夫人,话没说几句老爷便盯上了小姐的婚事,要把小姐嫁给柳家少爷,小姐不从,老爷便盛怒不已”

    “...”

    “你与文茵先回齐光殿吧,晚些我送子清回去”子彧大了些音调,让走在前面的子清也听见。

    “小姐,那文茵与沛聆就先回去啦”文茵不顾子清快要翻到自己脸上来的白眼,拉着沛聆就走“阁主,我们回去啦”

    “为何要把文茵和沛聆支走”

    “...今日烦心是因为柳佩玖么”

    “也算是吧”

    “可有什么正经的解决办法”

    “大不了跳河去”

    “乱说”

    “我洁身自好,苦苦等候了这么多年,断是不肯轻付与将就之人的”

    “我可以帮你”

    “你?你怎么帮我”子清以笑掩饰了内心的紧张与期待。

    “我…可以…”子彧竟支吾起来。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且看日后会怎样吧”子清轻叹一声,转而调侃,“倒是你,连侍女都如此姿色,怎不收入房中一两个”

    “乱说”子彧手一抬,轻轻打在子清的头上,“我也是洁身自好之人”

    “阁主,子清姑娘”二人转着,正遇着楚岑和黛云二人。

    “准备干什么去”子彧见楚岑与黛云手中都拿着好些东西。

    “方才买了几盏花灯和一些月饼,店主便额外送了些孔明灯,我与楚岑这就打算去个稍微高些人也少些的地方去放灯呢”

    “可真有趣”

    “你若喜欢我们去也买些”

    “阁主与姑娘不必麻烦了,同我们一起去就是了”

    “那岂不是打扰了你们”

    “阁主何必调侃楚岑”楚岑也似有些局促,羞了黛云,笑了子清。

    二人随着前面二人走着,总算找到了一个人少些的宽敞地方。

    “哎呀,是不是我们忘拿了,我怎记得送了好些孔明灯,怎就剩了两个”黛云把一堆东西都摊在了地上,翻来覆去的找着,“楚岑你可是也拿了孔明灯?”

    “没有”

    “哎呀,这可怎么办”

    “我们一个,阁主与子清姑娘一个”

    “也好”黛云忽然娇羞起来。

    “子清姑娘,这是你与阁主的”黛云美滋滋的把孔明灯与白纸短笔一同递给刚刚才赶上来的子清,“我与楚岑,姑娘与阁主,一对人一只孔明灯,刚刚好刚刚好”

    “我…”

    “那多谢了”子清本欲辩解些什么,却被子彧拉到了一旁去。

    “你一半我一半”子彧把心愿纸一分为二,一半递给子清。

    子清白了子彧一眼,接过纸来便转过身去写了。

    “好了,给你”只不过眨了几下眼的功夫,子清便写好把笔递还给子彧。

    “我也好了”子彧又把写好的纸条递给子清。

    “你?”纸只折了一下,子清打开一看只有一个“你”字。

    “...谁让你看了”

    “那你给我作什么”

    “…灯在你那里,我是想让你挂在灯内,好一同放上去”

    “哦…我以为纸条要自己留着了”子清慢慢摸索着,把两张纸条小心挂在上灯口处,“算上这次,我只放过两次孔明灯,上一次还是同子织小时候一起看着哥哥放的,没有这个写的东西”

    “...”

    “...那你写的什么”

    “我才不告诉你”

    “...真是…无赖”

    “那就是了,你能如何?”子清得意的笑着,子彧呆呆的看着,只想抱住她,好想抱住她。

    “我们的心愿可会同这灯一样,越飞越高,越飞越远,越飞越小…直到我们再也看不见”

    “当然不会”子彧疼惜的看着忽然伤感的子清。

    两人在月色中并肩而立,子清满意的勾了嘴角。

    欲将烦琐与君说,待得君来怨却休。

    她的纸上只有两字:“与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