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1:45:37本章字数:3436字

    第二日大雪,不知谁的天真单纯铺了一地,不知谁的乱绪碎了一地,不知谁的遗恨随风飘逝,不知谁的坚硬悄然融化,这漫天大雪又不知遮住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情义…..

    子清缓缓醒来,看见子彧侧倚在床边似乎还未醒来。欲用左手悄悄撑坐起来,却被身后一股力量扶了起来。

    “好些了么”子彧在其身侧轻声问道。

    “好些了”

    子清缓缓下床,只觉得身上如撕裂般,一动就要疼死了。子清深吸一口气,还是想来到窗边,慢慢打开窗子,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吧。

    “真美”若说子清喜欢雨是因为某些目的,那喜欢雪便是毫无杂念,只是喜欢。

    “等你再好些,再出去”子彧语气平静却怎么也藏不住透着的温柔。

    “知道了”子清转身,就近坐在了琴前,轻轻抚着琴弦,一遍又一遍。

    “多谢了”

    “…无妨”

    “…当真好些了么?”

    “昨日已经心中苦闷全然倒给了你,自然好些了”

    “.....”他不语,一个微笑从嘴角漾开,又到脸上,眼角散开来去。

    “这琴上为何有个言字?”子清悠悠问道,语气倒不像是不知道的样子。

    “知韵,给子清处理下伤口,另外拿套衣服来暂且给穆小姐换上”子彧只向门外候着的侍女吩咐道,便出去了,这一刻,他心中有些慌乱,他喜欢听她叫自己的名字,很喜欢。

    “穆小姐忍着点,凌非公子这药擦在伤口上虽疼了些却是极有用的”一个侍女恭敬道。

    “无妨”这点痛对子清来讲固然可以轻易承受。

    “子彧可有倾慕之人?”子清轻轻问道,她也许知道答案,可还是没有十足的自信,难以察觉的孤独感在身体里悄然发散。

    “属下不知”侍女却在暗笑子清不知阁主倾慕的正是她。

    “这屋内的琴和正堂的琴可是一样的?”

    “这屋内的琴是无念琴,是老夫人留下的,阁主大概很是喜欢才放在自己的屋内”

    子清忽而觉得胸口像一个火炉温热的不像话,这竟是他的房间。

    “正堂的琴是攸宁公子送予阁主的,阁主爱琴可是却不总弹琴”

    “爱琴却不弹琴…子彧还真是有趣”

    “属下跟着阁主已有多年,穆姑娘是唯一一个叫阁主名字,阁主却不生气的女子”知韵笑着,“穆小姐衣服脏了先换下吧,衣服虽不合身却也干净舒服些”一侍女道。

    子清换上一身白衣,如戏服一般大,不过清理过后换上新衣果真舒服了许多。

    “子清可好些了?”攸宁一大早就冒着风雪赶来了雅玄阁。

    “好些了…”攸宁才放心下来,许是昨夜没睡好的原因,眉眼间透着难得一见的憔悴。

    “你这衣服 ..”攸宁转身看见子清走进堂来,忍不住笑了。子彧也不知说些什么,隐不住嘴角笑意。

    “本叫你们拿件你们的干净衣服给子清换上,怎拿了我的来。”子彧今日的责怪竟也异常温柔起来。

    “属下不知”知韵说着就要跪下。

    “无妨无妨,你们下去吧”攸宁让侍女退下,“子清今日一身男儿装扮竟也多了些英气” 

    说话间,子彧俯身用短剑将子清拖拉在地的衣服割掉,又起身低头将长袖轻轻系起,能使子清露出手来。子清看着子彧贴近耳边的侧脸,有些发愣,还有些慌张蔓延。

    “好了,去吃饭了”子彧往侧厅走去。

    “子清多吃些”攸宁笑道,同子清一起也往侧厅去了。子清坐下身来,默默喝粥,心思有些乱,连攸宁与子彧说话的声音也模糊起来。

    “你姓言?”

    攸宁一听险些喷出饭来。

    “就叫子彧吧”子彧淡淡说道。

    又是一阵静默。

    “今日我与攸宁要出去一趟,我已吩咐了凌非照顾你,记得吃药,就待在这哪都不要去”

    “嗯...”子清有些脸红。

    “真是一副浓情蜜意,这雅玄阁啊就要有女主人喽”

    “闭嘴”谁知子清与子彧竟一同说道。攸宁笑个不止….

    “对了,黛云在清幽园” 

    “嗯?”子彧转头,二人相视,子彧便也明白了。

    “我一早就让北风去止云轩告知了”

    “也是可怜人,暂且容她在你那缓一下吧”

    “嗯”

    “回来再与你细讲”子彧见子清一脸茫然。

    “好”

    “轩主放心,园主说等黛云姑娘什么时候想回来便派人安然的送回来”

    “多谢园主相助….”慕言心中悬着的石头送算落了地,激动地快要跪下去。

    “北风告辞了”

    慕言一直送北风出去,直到看不见北风的身影才缓落下眼泪。

    “从头到尾…竟是我作茧自缚了,那杯酒是,楚岑是,黛云也是…”

    “慕言…”她从他身旁擦过,不知是不敢还是不想,眼神终未落在楚岑身上…

    “慕言,我们走吧,离开这些是是非非….”

    “别再说了!”

    慕言布满红丝的眼睛瞪着楚岑,声音几近嘶吼。

    “我步步为营步步算计,可到头来还是失去了我能失去的!你让我一走了之?怎么可能!”慕言头痛欲裂,她心中的黑暗正在肆意的覆灭了她残存的良知与善,她明白,都明白,可是偏不甘心… 她依然无法控制对子彧的深情,只是那份当初小女子家的无私正一步步转变成不择手段的得到和占有… 她每多爱子彧一分,对子清的恨意,便多了两分… 大概她实在没有办法去恨那个深爱多年的人…

    子清懒懒的坐在榻前的那张书桌上 ,随手拿了一本什么书翻看着。恍恍惚惚一整天,这就到了亥时。

    “子清姑娘,该喝药了,阁主大概还得晚些再回来,您喝过药后就先早些歇息吧”凌非把药端来轻放到桌上。

    “谁说我在等他”子清一副好像被人知晓秘密般的羞恼样子,端起药来全然喝下,转身回屋子去了。

    子清躺在床上,莫名其妙的满足,仿佛生命中的漂浮有了归依... 微光朦胧中,似乎感觉正有人轻轻走来,盖紧了自己的被子。

    “阁主,阁主属下有错”

    “怎么了”子彧待到离子清休息的房间稍远了后才问道。

    “早间属下给子清姑娘清洗衣物的时候并未发现有什么异物之类,方才去收衣服才发现地上掉着一张诗文,属下想…大概是穆小姐的”侍女颤巍巍的递上,那诗文已然皱了,墨迹也点点的晕着,子彧接过轻轻展开,生怕一不小心弄坏了。

    “十年徘徊十年等待 却因你一纸情话 生了情爱”

    侍女只跪着,低着头,正在担心着会有什么处罚,却没见子彧快要温柔出水的眉眼笑意。

    两座冰山到了一起,竟相互融化了。

    “昨日休息的如何”攸宁一进园子,见黛云还在园中。

    “风雪满天下,知心能几人”只一日夜的光景,黛云言语里却平静了不少,一时分不清是释怀还是心如死灰,“我想了很多,也放下了很多”

    “我事务繁多,大早便出去了,青璃可还照顾的好?”

    “很好,多谢了”

    “快进屋里去吧,免得着凉”攸宁微微点头。

    “我可否在这暂住几日,我一时还不敢去面对姐姐”

    “当然可以”攸宁嘴角一勾,怕是你姐姐不敢面对你吧。

    窗外又亮了起来,透着窗子筛了一地阳光。子清侧身起来,打开门,深吸了一口气,感受那样异常少见的轻松。

    “醒了”

    “攸宁居然没在”子清一进正堂只见子彧一人在桌上喝茶。

    “昨日回清幽园去了”

    “禀告阁主,沛聆在外等候”

    “进来吧”

    不一会儿,沛聆便登上楼来。

    “小姐可好些了?沛聆昨日回殿方知小姐竟受了如此苦难”沛聆急切的样子如同心头被割了一刀,丝毫不输子彧的担心模样。

    “已无大碍”说着便欲抬起双手来,谁知右手还是有些吃力,不禁皱了眉头。

    “才不过两日,硬撑什么”子彧也跟着皱起了眉头。

    “哥哥与文茵可还好”子清没有理会子彧向沛聆问道。

    “殿主无事,文茵昨日便被关了起来,不过还好,有殿主维护,只是关着。”

    “是我连累了文茵”子清目光一黯。

    “小姐别说这话,倒是我们在小姐受苦之际竟不能帮助丝毫,若要是我在宁要老爷打死我也绝不让小姐伤半分”

    “怎又说傻话”

    “沛聆此话当真,绝非虚言”

    “我知我知,快坐下歇会吧”一旁的子彧却有了些酸意

    “沛聆待你真是好”

    “那是自然,我们四人自幼一同患难过来,如友如兄,旁人不会懂得。”子彧暗笑,大概只有你看不出沛聆对你并非兄妹之爱,而是男女之情。

    “殿主担心如若现做衣物来不及,特地吩咐我给小姐带来几件换洗的衣服,我今日一早便赶了过来,刚已交由阁主侍女,若还有其他需要再来告知我”沛聆一口气说道。

    “辛苦了”

    “只恨不能在小姐身侧照顾,只能白白担心。”

    “怎越说越伤了,你放心,叫大家也放心,我很好,只是些皮肉伤,你们干自己的事就好,不用挂念”子清见沛聆眼眶竟红了一时有些无措。

    “小姐可要好生养息,我不能久留,还有事要去做,只能先走了”沛聆眼中的不舍都快要掉在地上,仿佛再见已又不知何年何月般。

    “快去吧”子清本欲起身想送,也被沛聆拦下。

    “真是笨”沛聆走后,子彧淡淡说道。

    “什么”子清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你 真是笨”

    “莫名其妙”子清懒得理会,转身要走。

    “子清这是要去哪”攸宁正进来。

    “远离无礼之人”

    “又斗嘴了?”攸宁坏笑。

    “少胡说”子清本能用右手一打,刚要抬起就疼的放下。子彧一见便如天性本能般起身。

    “你看你看,我就说浓情蜜意吧 ”那二人都显然有些不自在。

    “好了好了,都快坐下,说些正事来”攸宁劝和道。

    三人同坐一桌。

    “柳家五日后宴客,子清可一同去?”攸宁问道。

    “为何突然想起宴客?”子清继而问道。

    “说是又要事商议,我看是久未沾染江湖之事,想念大家了”攸宁调侃一笑。

    “你不喜吵闹,还是别去了,好好养伤”子彧看着窗外淡淡说道。

    “正合我意”子清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