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1:47:13本章字数:2598字

    日子平淡温馨,转眼间来到年下。

    “子清,看我给你带谁来了”子彧正教子清弹琴,攸宁忽进堂来。

    “姐姐”

    “子织”说着子清起身相迎。

    “子织怎突然来了,家里人可知?”

    “父亲不知怎的,越发暴躁,我觉得太过压抑便求了母亲让我去找哥哥,昨日刚到齐光殿,今日就让文茵带我来找姐姐了”子织孩童般笑着。

    “喝杯茶,坐下好好歇歇”还未等子清坐下,攸宁便已给子织倒好了茶,子清一笑。

    “再过几日便是新年了,哥哥不知为何总往外跑,齐光殿只剩我和大嫂,大嫂虽温柔贤惠,可我与她却总有些拘谨,整日相对也颇为不自在,所以这几日子织可否和姐姐同住在这雅玄阁?”

    “当然可以”

    “我看攸宁怕是也要住在这里了吧”子彧笑着说道,子织不禁脸红。

    “听闻姐姐在这雅玄阁过着幸福生活,那这位公子可是姐姐的意中人?”子织俏皮问道。

    “子织是长大了还是和某人学坏了,竟调侃起姐姐来了”子清瞥一眼攸宁说道。

    “姐姐最坏,明明是姐姐与姐夫一直在调侃子织”子织羞道。

    “过了年都是二十岁的女子了怎说话还如此调皮”子清也羞了起来。那几人却笑作一团。

    “这堂太小,我们在这不免打扰了子彧子清的闲适,子织不如与我同去转转?”攸宁转而问道。

    “真是巧嘴,明明是嫌弃我二人在这打扰了你与子织,竟能颠倒过来。”子清笑道,“好了,快去吧,让文茵跟着,别回来太晚。”

    “知道了”说罢子织与攸宁便欢乐着出去了。

    齐光殿内,柳汐月在这偌大的房间里独自叹息,子衿虽不爱我,却也不曾亏待了我,我该如何做才能让我这从头至尾的单恋得以善终。

    “未见子清姑娘之前,这雅玄阁内整日肃静冷清,直到姑娘来了这雅玄阁,便是从未有过的热闹与欢笑,阁主的笑容也多了不知多少倍来”凌非笑着说道。

    “若子织也能常住,那这雅玄阁岂不是便要改为大笑堂了”说罢二人皆笑。

    “好难听的名字”子彧缓缓进堂来。

    “哼”

    “凌非快看看我恢复的怎样了,好让子彧快给我解开经脉。”子清说着便抬起手来。不知不觉出初江湖的自己已许久没有打杀了,哥哥的安排也因意外而不能进行下去,自己如小时的愿望般,成了一个文雅女子,读诗写文,看竹赏画,有人相伴,竟过了许久安稳人生。

    “有我在要这武功作什么”

    “省的日后有人欺负我竟无力抵抗”

    “谁敢欺负你?”

    “你”

    “那你倒是说说我如何欺负你了?”

    “你!”这二人斗嘴的可笑坏了一旁的凌非。

    “好生做你的文雅女子”子彧俯身在子清耳边轻轻说道。子清不语,却感受到一直渴望的依靠正环绕着她。

    “姐姐,这街上当真有趣,好多好玩的东西”子织与攸宁一同进到堂内,喜悦投在脸上。

    “快让我看看,都买了些什么”子清饶有兴趣,子彧也凑了过去,四人在这堂内,时而调侃,时而大笑,如同这世间最幸福的人。

    又一日清晨,“子织呢”子清醒来寻不见子织便问道。

    “一大早和攸宁出去了,说这街太长,两日才能逛完,今日偏不让文茵跟着”文茵有些无奈。

    “无妨,攸宁在,不会有事”子彧说道。

    “子织看我这清幽园可还清净?”攸宁笑道。

    “倒是雅致,怎不见旁人,你家人也别府而居么?”子织问道。

    “我自小便孑然一身,轻松自在”攸宁一脸释怀模样,初时的落寞早已不见踪影。

    “子织自幼吵闹,那日后攸宁便自在不得了”子织怕刚才一问又让攸宁忆起伤心往事,转而安慰。

    “那更自在。”攸宁说着就要要靠近子织。

    “攸宁真有本事,独身一人便有如此作为”子织巧妙躲开。

    “上天公平,我虽懂事起便无依无靠,却总有贵人相助。”攸宁一笑,“我幼时曾遇一大户人家,怜悯我独自一人孤苦伶仃,便收留于我教我些东西,那人便是是子彧母亲,我与子彧也自幼便成为了朋友,同出江湖,同生共死到了现在。”攸宁有些出神,仿佛刚才种种就在眼前般。

    “攸宁乃吉相之人”子织虽笑,对于攸宁的经历仍有一丝心疼。

    “嗯,不然怎会遇见子织?”

    “...”

    “子织真好看”攸宁把一花环带着子织头上,痴痴说道。子织害羞不语。

    “子织可想有一身武功?”

    “不想,从小见姐姐辛苦模样便怕了”

    “那子织出门岂不是总要有会武者相随,多不自在”

    “那也没有办法,家人是断不会允许我独自出门的”子织不免也有些无奈。

    “那今后,子织身后便只跟我一人可好?”攸宁转而问道。子织心头一震,有些慌乱。

    “子织可知子彧从而何开始便放不下子清了?”

    “不知”

    “那日子清从天降于这街道之上,只是一眼子彧便念念不忘,再放不下,我起初不懂,直到那日在齐光殿见着你,我便全然懂了。”攸宁难得的深情模样。

    “子织可知我对你的爱慕”二人站在树下,沉默片刻。

    “我知,我也知子织对攸宁的爱慕也是从那天便生出芽来”子织挽起攸宁的手来,笑如春风。 

    “恭喜攸宁朝思暮想的佳人终于在侧了。”子彧一见子织与攸宁挽手进来便笑着说道。二人只笑不语。

    “我说怎的今日不让文茵跟着,原来如此啊”子清也调侃起来。

    “姐姐”子织嗔怪道,回去了自己房里。

    “今日除夕,回屋收拾收拾一会儿出来晚饭”子清还向着子织说道。

    街道之上人声鼎沸,月色朦胧,却也透着一份妖娆。

    “希望我们四人,子织与攸宁,我和子彧皆能相伴到老,纵身入黄土也绝不相弃”子清已然醉了。

    “说的好 ! 为我们的相伴到老敬一杯”攸宁举杯,为着那些欢笑时光,为着那终于相遇的人,大家皆一饮而尽。

    “子清可还记得这在雅玄阁第一次喝醉?”攸宁问道。

    “我几曾喝醉过?”子清脸色红润,说话已飘飘悠悠。

    “子织可知,第一次我为撮合子清与子彧,假装喝醉,好让子彧送子清回去,结果第二天我看子彧再见子清时,他竟有些脸红了”

    “快喝你的酒”子彧笑着,看着子清,醉了的她,笑了的她,不管怎样的她,都看不够。

    “你心坚,她心坚。各自心坚爱也穿,谁道情难圆?”攸宁又一杯酒下肚吟起诗来。

    “小窗前,月婵娟。浓情蜜意人也甜,今宵续良缘!”子织也和起诗来。

    “愿长相知”

    “莫要再说废话了,来,再喝一杯”子清又举起酒杯来。

    “我只再喝一杯,实在不能喝了”子织说道。

    “今日也不早了,再喝一杯都去好生休息吧”攸宁也劝。

    一杯又尽,子清已直不起腰来,子彧只好抱着子清回房去。攸宁也同子织回各自房去。

    “你可知第一次抱你,也是在你醉酒时”子彧不禁一笑,对乱醉的子清说道。

    子彧把子清轻放在床上,却未见子清环在自己脖颈上的手有丝毫松开之意,子彧俯着身让子清枕好枕头,轻吻额头,正要离去,子清却突然勾紧双臂,子彧猝不及防,猛然凑到子清脸上。

    “子彧,别走”子清面色微红,双眸微闭,闪动的睫毛,微张的嘴唇似带笑意,子彧控制不住的吻了上去,子清炽烈回应着同样炽烈的吻,手竟伸到子彧衣服里去,子彧呼吸稍有急促,亲吻之间,在腰间的手解开了子清的衣带,不知谁的青衣飘然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