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1:47:40本章字数:2629字

    子清缓缓睁开眼睛,发觉眼前不知是什么挡住了视线。

    “醒了”子清这才发觉自己正在谁的怀里,猛然起身。

    “你怎么在我的床上!”子清看着子彧敞着衣衫,自己的衣衫也有些不整的样子,又羞又惊。

    “你昨日抱着我偏不让我走,手还不老实的伸到我衣服里来,好不正经”子彧也懒懒坐起身来,看着子清脸红模样,止不住的笑意荡漾在脸上。

    “我!”子清一脸不相信,脸却更红了些。

    “况且这本就是我的床,是你整日在我床上”子彧靠近子清,子清本想推开,手却推在子彧胸前,贴着温热的胸膛。

    “你昨日便是这个样子”子彧顺势抓住子清的手放在心口。

    “你不正经!”

    初试云雨的子清已要羞到极限,抽回手来,拉起被子盖住自己。

    “好了,快些起床吃饭”子彧笑着,捡起床边掉落的衣衫。

    “姐姐姐姐,哥哥来看我们了”子织推开门来,却看见子彧好像刚穿上外衣般,整理着衣襟。

    “姐夫可曾见到姐姐”

    “还在躺着”

    “姐姐快些起来,哥哥来了”子织跑到床前,试着拉开被子。

    “知道了知道了”子清脸红仍未退去,不情愿的起来。

    “子衿怎么今日来了,昨日去了何处啊”攸宁与子衿一同坐在桌上,攸宁虽是问句,却实为调侃。子衿虽不及子彧和攸宁从小的情分,却仍是江湖中志同道合的知己。

    “何必明知故问”子衿懒得理他的样子,攸宁却在笑。

    “你啊,要多个妹夫了”攸宁见子彧进来,便悄声说道,子衿不大明白也顾不上再问。

    “子彧快坐,我二位妹妹承蒙照顾多日,真不知怎么才能谢你了”子衿说道,对于子彧,至始也是敬佩的。

    “我倒知你该怎么谢我”子彧悠然坐下,一副得意样子。

    “哦?快说来听听,我一定倾尽所能”子衿大笑,转而说道。

    “让子清嫁给我”子衿有些惊诧,以为自己听错了。

    “好事好事,二人乃绝配,子衿不必考虑了”攸宁一听,便随着附和。

    “太...太突然了,子彧与子清何时已相熟至此?”

    “不止相熟,他们二人早已相许,只你不知道罢了”攸宁道。

    “哥哥”子清与子织也一同过来。

    “子清当真与子彧早已情投意合?”子衿仍在惊诧之中。

    “当真当真”子织抢着说道,子清却有些扭捏,文茵也在一旁笑着。

    “看来果真只有我这个哥哥不知了”子衿假意一叹,高兴却更多。

    “方才子彧说要你嫁于他才能谢多日关照,你意如何啊”

    “啊?”

    “我...”

    “…还是哥哥做主吧”

    “我上次见子清如此娇羞模样还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子衿明白,子清是真喜欢子彧才会如此模样,而子彧竟能与自己说这话也必定是真情。

    “哥哥竟也调侃起我来 !”子清怪道。

    “我回去就让琼华火速回府,向父亲母亲告知此事,早日定下婚期,也算了了我一桩心愿”

    “恭喜言阁主喜得娇妻”攸宁微微躬身行礼,要笑弯了腰。

    “子织有姐夫喽 ”子织也欢快说道。

    “你们,你们可真是坏,子彧怎也不管管”子清急道。

    “实在无从责怪”子彧转而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甚是好看。

    “你!”

    “罢了罢了,不与你们计较”子清娇羞的厉害,转身回了房。

    “便是此处么?”柳汐月与身旁侍女立于山脚一间屋前。

    “孟兰已派人跟了多次,才知是这里的”侍女答道。

    “进去看看”

    “是”

    一进屋内,俨然四方,东西整齐摆放着,还有一股沁人花香,只听似有孩童的吵闹声音。

    “你是?”那屋内女主人见来人问道。那女子衣着简朴,算不上貌美却倒也耐看。

    “柳汐月”

    “所为何事”那女子却不惊讶,显然是知晓这名字。

    “汐月此次前来绝无敌意,只想见见子衿朝思暮想之人”原来那女子乃子衿至爱之人,为避琐事,才保护在这里。

    “我真是羡慕你”那女子不语,汐月继续说道,“我虽夜夜躺在子衿身旁,却跟独自一人无任何区别,他还是最记挂你”汐月难掩忧伤。

    “你是怎知晓我的”

    “子衿不喜装饰,却日夜挂着一个香囊在腰间,就连睡下时也非要放在枕边才算安心,我知那定于子衿有重要意义”汐月又添悲伤,眼中股股忧愁。

    “子衿记挂着你,重要日子定会来陪你,就连新婚之夜,大概也是来了你这里吧。”

    “可否让我知道子衿何时便非你不可了”汐月见她不说话,便接着问道。

    “我家人早亡,便终日居住于此,那日我见山前有一男子,乱剑挥舞,似有何心事,我便一直看着他,直到他坐在地上悲伤起来,我坐在他身旁,这便是开始了”那女子见汐月如此坦诚,便也敞开心扉来。

    “你整日在此荒芜之地不会有危险么?”

    “此乃穷乡僻壤,无盗无贼,就算有,我自小跟着父母学了些武功,后有子衿传授,也能自保。”

    “又为何不让子衿坚持娶你?”

    “你们名门都讲门当户对,我自知无门户相配,子衿乃贤德之人,我不愿他因我反抗了父亲,坏了名声,我亦不想搅入江湖之中,我要的只是他的情意,其余的皆不在我眼里。”那女子淡若清风,好似已超然于世间般洒脱。

    汐月明白,人生之相遇最为奇妙也最说不清楚,他要的你全然能给,却偏在他心许别人之后再遇着你,那你能给的便再不是他想要的。

    “我初见子衿时,他还是十几岁的少年,每见他时总是一副英气,让人驻目”汐月擦掉已流到脸颊的眼泪,

    “罢了,你好生休息,告辞了”汐月留下些钱财,收拾好悲伤便离去了。

    “小姐,殿主让我来告知你,两处都已周旋好了,你与阁主的婚期定在这月二十一,子衿午时才走,傍晚便派沛聆过来传消息。沛聆说着眼里尽是失落。

    “知道了,快坐下喝杯茶吧”

    “小姐,你可想好了?”

    “想好了”

    “小姐...我...”

    “沛聆怎吞吐起来了?”

    “沛聆替小姐高兴”

    “我虽大你一些,你却更像哥哥总是照顾着,不知不觉我都已要出嫁了,时光果真匆匆”

    “沛聆无兄弟姐妹,唯有小姐如...如妹妹般自小相伴,不久小姐便会成了别人的妻子,整日住在这雅玄阁,沛聆想到这便莫名难受”

    “今日怎如此小家子气,你以后常来看我便是”子清安慰道,也有丝心酸在胸口。

    “沛聆舍不得小姐”说着沛聆抱住子清,那一瞬眼泪竟已滑落。原来有些人,宁肯憋坏了自己也不愿自己的爱成为所爱之人的负担,原来有些爱,只能一人默默背负,尽管在这份爱中自己已尝遍酸甜苦辣,再见面时也只能以普通的身份拥抱….

    “好了好了,怎么突然像个小孩子了”子清笑道,轻轻拍着沛聆的后背。

    “沛聆走了,小姐不必想送”沛聆放开子清,黯然转身,看见子彧正倚在正堂门口,略行一礼,便离开了这雅玄阁。

    “何为要抱着他”子彧过来便一把抱住子清。

    “听说我要大婚便说舍不得我离开齐光殿,真像个小孩子一样。”子清也环住子彧,越发贪恋他的怀抱。

    “真笨”不等子清还嘴,子彧便吻了过去。

    “我可不笨”子清抽身坐到一旁,只不过装傻方便省去许多麻烦罢了。

    “子清过几日先回齐光殿”

    “为何”

    “不然大婚之日岂不是红轿都要省了?”他的手撑在椅子两侧,脸也凑到她面前,他要亲自从齐光殿把她大张旗鼓的接到雅玄阁来,让天下人全都知晓,子清是唯一,将是他唯一的妻子。

    “不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