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1:47:47本章字数:2388字

    “子清,这是要去哪” 齐光殿内,子衿叫住子清。 

    “哥哥”

    “我要去藏书阁找了书来,可有什么事么?”

    “子清…不知为何父亲近日精神恍惚,易怒易躁,母亲又要在一旁照顾,脱不开身来,你大婚之日二老怕是不能来了”

    “无妨,有哥哥在就够了”子清心中有一间屋,那些让她脆弱流泪的往事都被安静的锁在里面,钥匙丢掉,再也不去触碰。

    “今后便多了个人来疼爱子清了”宠溺的眼神中闪烁着不舍,见子清没有太过伤心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也多了个人可以帮助哥哥了”子衿轻柔的抚着子清的头发。上天还是偏爱我的吧,父亲的疼爱虽有残缺,却给了我这样的哥哥,这样的妹妹,这样的子彧….

    “子清快去吧,哥哥还要好好交待他们可把这齐光殿也装饰的漂漂亮亮”

    “那可多谢哥哥了”子清笑着快要眯上了眼睛,愉快的往藏书阁去了。

    子清本欲把上次拿走的书一并放回来,俯身间,大约就在那书空出来的位置,不知谁放着一张纸。子清拿起一看,竟是那日的诗文,她只笑着,又好似本能的往腰间掏些什么东西,才想起来那日自己放在腰间的诗文不知去了哪里。

    “子衿,你要小心”汐月见子衿进房来,说道。

    “何出此言?”

    “汐月总觉得父亲精神恍惚之症并非如此简单”汐月想到前几日自己的父亲劝告自己万事不要替穆府出头,只好生躲着。

    “知道了,快休息吧”子衿若有所思。

    “子衿…可曾怪我当日非要嫁于你?”

    “不怪,毕竟我们两家联姻也是各自为了自己”

    “父亲本不应,是汐月苦苦哀求,父亲才不得不同意的…”

    “那也没什么好怪,倒是该好好谢谢你。我知就算不是你会有别人,若是别人倒不如是你”子衿有些愧意,“只怪我没有福气,不能与你举案齐眉,我倒怕你怪我耽搁了你”

    “有子衿此话...汐月还有什么可遗憾的”汐月之情之卑微,哪怕付出换回的只有一丝怜悯和愧疚便心甘无怨。这情爱大概就是这么没有道理…

    大婚那日,雅玄阁张灯结彩 ,一片鲜红,红绸红纱一直从雅玄阁绕过长街再接到齐光殿,街上行人无不惊叹,不食人间烟火般的雅玄阁主今日竟如此铺张大婚。那日,子清透过红纱,第一次见到子彧的父亲言天此,见那老人面容慈善,和蔼可亲,举止谈笑间未显一丝沧桑,子清便多了敬意。

    雅玄阁一层四面大敞,正堂满座宾客,有人诧异,有人祝贺,也有人难掩眼中的心碎。

    行礼间,子清感叹,自己一路走来,兜兜转转,数不清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总想着日后要遇一人相知,把自己的喜怒哀乐都与他分享,可相遇却如迷了路般那样慢,也想过放弃,却总也无法真正放弃,等有一天真正与他相遇时,一路走来的孤单与辛苦便全然被那份羞涩与幸福所消释,原来这世间一切都是值得的,你过往的挫折与失败,只是让你在另一条路上好好远走,因为这样,方便遇见他。

    “礼成”

    座下欢声一片。子一袭红衣,忍不住横抱去同样一身红装的子清,凑在耳边说道“这几日不见,真是格外思念”嘴角笑意灿烂,子清只勾住子彧的脖颈,埋在怀间,不言语。

    “快把娘子送去房间,可别忘了回来啊”攸宁大笑调侃,好似早已忘了那些不清不楚的情绪。

    “娘子可要等我,我尽快回来”子彧把子清放在床上,揭下红纱,吻上额头。

    “知道了”子清笑意也浓。

    子清在早已熟悉的房间里转来转去,有些无聊,还好子织来了,添了许多乐趣。

    “姐姐一向绝色倾城,今日却最美”子织走进门来。

    “姐姐只等哪天也见见你一身红衣的样子”

    “姐姐莫要说笑,我还早着呢”子织接着说道“方才席间,攸宁跟我说从未见姐夫如此笑过,就好像遇见姐姐之后姐夫体内的自己才被真正唤醒般,才有了情感”子清只笑,“我说姐姐也是,姐姐与姐夫是彼此的钥匙,互相唤醒”子织一脸祝福的笑意。

    “那攸宁可是子织的钥匙?”子清说着坐到子织身旁来。

    “我只觉得遇见攸宁后,之前所有的幻想竟好像都有了着落,无法言喻的奇妙”

    “子织果然长大了”姐妹俩相视一笑。

    “姐姐,哥哥今日又要我回齐光殿,说不能打扰你与姐夫,我只好从命,一会儿宴席散了我就和哥哥回去了”

    “好好好”

    慕言收了心伤,又笑的世俗起来,见攸宁在一旁,要过去打个招呼。黛云跟在身侧,见攸宁正挽着一个漂亮女子,亲密的在说着什么,心头莫名其妙的一紧,转而又有些庆幸。

    “攸宁园主近来可好?”苏慕言客套的问候着。

    黛云插不上话,也懒得插上话,只觉得无聊,示意姐姐后,独自坐了一旁喝起酒来。

    黛云暗嘲,这情绪来的没道理。天知道她如今的云淡风轻背后究竟藏了多少个撕心裂肺的夜晚,她爱的纯粹也天真,爱的寂寞却不执著,爱的热烈却也非放不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不再像之前一样勇敢无畏,开始变得脆弱,开始懂得小心翼翼的藏好自己的情愫,也开始等待,开始观察… 她太单纯,太容易放一个人到心里来… 

    黛云又饮尽一杯酒,倒也算不上悲伤,罢了,让那份还没有发芽的相思到此为止吧。她也开始觉得酒有时候真是个不错的东西。

    这阁间的另一角,不知谁,一杯接一杯的往嘴里倒酒,嘴角在笑,眼角却浸着泪,好莫名其妙。

    “公子,少喝些”

    “初相见自倾心,相思入梦,朝朝暮暮情。似花绽放魂绕牵,只盼执手长相依,奈何。

    独转身空悲伤,情如落花,我知春曾盛。叹他人不怜春意,惟愿此生多欢笑,勿念。

    你可知,这世上有多少深爱不能言。”

    黛云起身,欲去外面透透风,起身间,在远处似乎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来。黛云只笑了笑,与那身影越来越近,近到擦身而过。

    “父亲慢走,改日与子清回府看望”子彧行礼送别父亲,不知怎的,父子之间好像少了亲近。

    “快回去陪子清吧”言天此豪爽笑道,便与人一同出了去。

    子彧推门而入,“姐夫来了,那子织便先回去了”子织颇有眼色的退了出去。

    “娘子久等了”子彧双手绕于子清腰间,眼带笑意。

    “子清知道夫君有应酬在身”

    “你叫我什么”子彧贴近子清,一脸满足的笑意。

    “夫君”子清羞中带笑,笑中都是幸福。

    “真好听”子彧吻上子清,爱意全在吻里。

    “是不是该去休息了”子彧贴着子清的额头,轻声问道。

    “夫君作主便是”子清依在子彧怀里,只见子彧闭着眼睛,一脸享受模样

    “娘子今日真是乖巧”说着便把子清抱在床上,红幔垂下,遮不住溢出来的浓情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