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3:11:31本章字数:2147字

    你若只经历过顺遂如意,眼中便只有姹紫嫣红的盛开;你若见过沧桑,眼中便会多了荒凉。

    子清已然从雅玄阁出来,往齐光殿走去,手执长剑,一身素衣,发髻简单,面若冰霜,如那日初来这街道上一般。只是她的眼神中不再同初来时一样无畏凌厉,而是多了隐隐的悲伤。

    “子清来了,快坐”言天此见子清手执长剑,表情阴冷,也不再以笑相迎。

    “子清还欠您一杯茶未敬,又未恭贺您新登之喜,今日特来请求原谅”子清说着缓缓拔出长剑来。

    “子清的方法可真是别致”言天此收了那副与世无争的面容,挽了挽袖子,“怎么?子清可是知道了太多不该知道的谣言,对老夫对子彧才有了误会啊”

    “倒是不多,只知道您如何精明的把父亲哥哥逼上绝路”

    “是不多,那需不需要老夫告诉你,子彧在这场胜利中的作用?”

    “...”子清倒吸一口气,心也跟着冷了几分。

    “罢了,该送你去与家人相见了,知道太多也没有用”或许是这个女子眼中的退缩与倔强,悲伤与坚强,让言天此想起了逝去多年的妻子,也不由得生了几分怜悯,便不忍再让这绝对致命的挑拨继续下去。

    此话说罢言天此指尖竟一缕红光乍现。子清便更相信佩玖所言不虚。言天此武功本就深厚,又加之掌握了绯雪忧扬,此战无半分优势,子清自然明白,只不过心如冰冻,一心求死罢了。只见二人红光飘闪,剑光寒气凛冽,一阵僵持,子清终于有了缝隙,正倾力向言天此刺去,又见言天此右手上前猛然挡去,一声刺耳响声,半截长剑被甩了好远,还未等眨眼子清又抓住机会指尖红光耀眼,实实的打在言天此左肩。言天此向后退去,渗出一口鲜血。

    “竟能伤到老夫”言天此一笑透着些赞许“只可惜啊”话音未落,言天此掌间好似涌出灰色气团直向子清劈来,子清心头一震。

    “子清可在里面?”

    “夫人方才只拿了剑就出去了”攸宁正欲赶去齐光殿,却见急急忙忙的凌非。

    “凌非方才去齐光殿没找到阁主,园主可知阁主去哪了”

    “去齐光殿了,先上车再说”攸宁知凌非扑了空,怕来不及只好上车再做解释。

    “父亲”子彧冲进殿来,挡在父亲面前“父亲手下留情”他从未如此慌张过。

    “我若手下留情,怕是早已上了黄泉路了”

    “你给我让开” 

    “子彧知父亲内力深厚,此伤于父亲而言只需调养便是,还请父亲原谅子清冒失”子彧痛苦万分,知父亲掌间乃绝言掌,也知父亲是动了杀心,更知父亲不可能允许知道秘密的人还有机会威胁到自己....

    “你果然是他的好儿子,我竟被哄骗至今”子清冷冷说道,每说一个字子彧的心便如被割上一刀一般… 

    “那我就给你个机会,你自己处理”言天此坐回椅子上,看着眼前这二人。

    子彧沉重的转过身来,看着如冰山般的子清,痛苦扼住了喉咙,不过数尺的距离,却像隔了万千冰山…我真想一把抱住子拉你,告诉你不管怎样我待你之情无分毫虚假,你是我倾尽全力爱着的人,是我只一眼便记在心底的人.....我明明那么想保护你怎么还是让你伤了心... 

    “子清...”

    “言子彧”子清冰凉的手掐上子彧的脖颈,“我穆府如今的一切都是拜你家所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强撑着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子清紧皱着眉头,声音颤抖,心脏仿佛在被凌迟般,你待我若是假的…若真是假的…我倒真希望你待我是假的…

    “抱…歉…”

    “莫再废话了”她终于不舍的推开了他。

    子彧,真遗憾,想再触碰你的身体,感受你的温度,却用了这样的方式。

    “子清...”子彧声音沙哑虚弱,闭上眼睛,任泪流下...

    “言子彧,你今日怎如此扭捏!”子清微闭双眼,尽量控制着颤抖的声音,仿佛终于做了决定。话音刚落,便又起红光,狠狠向着子彧。

    “言子彧!你若伤了自己,我便将穆府仅剩的几人杀个干净 !”言天此见子彧竟没有躲避之意有些怒道,忍不住咳了几声。

    子彧这才晃身躲开,应付着子清的步步紧逼,天言剑在子彧手中,此刻却柔情起来,根本无意应战,这把长剑只能救你…不会伤你…

    子清越发凄凉无奈,昔日深情,今日竟也厮杀起来,真是可笑… 转而目光一凌,残剑向子彧心口刺去,这一瞬间,丧亲与欺骗的痛苦占了上风…

    “你!”这一剑于子彧而言,固然可以轻易躲开,可剑已快到眼前却不见子彧动弹,仿佛只等着这一剑,子清急了起来,只好用力一偏,残剑刺入子彧侧腰腹。

    “子彧!你是想让我动手么!”言天此见子彧根本就是想让子清杀了自己,更怒起来。

    “抱歉,是我无能…还是伤了你…”他努力笑着,颤颤的动着嘴唇,红色的血液晕红了青色的衣衫。

    子清红着双眼,手指微颤,如那日刚从白府出来般...

    子彧将长剑扔下,只运起一掌,向子清经脉处打去,子清未躲开,也懒得躲,全然接了几掌,就权当抵了刚才一剑了。她踉跄倒在地上,嘴角渗出了血来,流在脸颊上,落下地上,滴在他的心口….

    “父亲,子清武功全然被废,已无恢复之可能,我会将子清交由攸宁...看守起来,绝不会让她有机会说出些什么...父亲...可否放过子清…也放过子彧...”子彧红着眼睛,几近乞求着。

    “不争气”言天此起身怒道“告诉她,穆府上下的命都在她手上,就算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手掌”言天此拂袖离开,只冷冷丢下这些话。

    子彧泪迹未干,轻轻抱起子清,缓缓往殿外走去。

    “子彧..这...”攸宁与凌非正匆忙赶来,见此场景慌了神。

    “好好照顾子清”子彧紧紧抱着子清,眼中尽是无助。

    “这是自然,子彧尽管放心”

    “我先带子清回清幽园,凌非好好照顾子彧”攸宁接过子清,匆匆上了马车。

    “是”

    子彧看着攸宁带着子清走远,久久挪不动步子,只觉得身体内好像空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