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3:12:16本章字数:1573字

    “阁主...这伤未伤经脉,未伤要害,只伤了皮肉,除了疼了些根本无碍....”凌非给子彧擦上药包扎起来,“可见子清姑娘对阁主的不忍之心...”子彧闭着眼睛,倚在榻上,好像没有灵魂的骨架般,唯有眼角的泪能勉强证明还活着...

    “姐姐可有大碍?”子织哭着问道。

    “只被废了武功,子彧还用内力护住了子清心脉,没有大碍”攸宁安慰着“子彧怎会真伤了子清”

    “姐姐你别哭,子织会陪着姐姐的,姐姐还有子织”坐在床边的子织见子清眼角一股一股的眼泪快要打湿了枕边也哭了起来。

    “姐姐...好难受...”子清忽轻忽若断断续续的声音,让听者默泪。

    “姐姐别哭,子织抱着姐姐”

    “子清你何苦…”

    “我既知真相....纵使我父兄之难与他无直接关系...可是...我怎么能当作无此事般再站在他面前...父兄魂归时我该如何解释.....我又怎能再见他时不想起父兄来....我要怎么面对他...怎么面对自己...”子清已近泣不成声,“…我与他之间隔着两座坟…一整个家族…”子清只觉得很累很累...好像掉入了一个无底洞...不断坠落着,却不知何处才是尽端。

    “姐姐不哭,有子织在”子织俯身抱着子清,也痛哭起来。

    这世间总有天衣无缝的无可奈何,不多不少,刚好让你痛不欲生...这些无奈化成难以抉择的挣扎,消磨着你,摧毁着你,让你没了力气让你认了这残忍的命运...

    “姐姐醒了”子织趴在床边陪了子织一夜,子清醒来便如木偶般木讷。

    “姐姐昨日为何那般?快要吓坏了子织”

    “…姐姐没事”

    “姐姐吃些东西吧”

    “没有胃口”

    “那子织陪姐姐去园中玩吧”子清软软的起身,随子织扶着,也好,看看这天,看看这地,看看这炎凉…

    “姐姐看着花儿可漂亮?”

    “漂亮”

    “姐姐戴一朵,子织也戴一朵”

    “姐姐不戴,子织自己戴吧”

    “姐姐戴一朵嘛”说着子织把一个粉分小花戴在子清的耳边,咯咯笑起来,“姐姐漂亮,子织也漂亮”

    “我们去找攸宁哥哥玩吧”子织又匆匆拉起子清去找攸宁。

    “子清…”

    “放心吧,无大碍”子彧本欲只悄悄看她一眼,终究没了勇气。

    “…”

    “你也要好好休息才是”

    “嗯”

    “老夫人明日忌日,我一时实在放心不下让子清二人自己在园中…”

    “我知道,你只好好照顾他们便好”

    “这些年新殿主还是不曾去看过老夫人?”

    “没有”

    “你可知为什么”

    “……”

    “攸宁在哪呢,姐姐别出声,他在与我们躲猫猫”

    “好”子清努力笑着,不想破坏了妹妹的好心情。

    “找到了!哈哈”

    子织拉着子清进书房来,见攸宁身旁,还坐着子彧。子清本欲转身就走,却被子织紧紧拉着。

    “姐姐为何要走,不喜欢和子织玩儿了么”

    “当然不是”

    “子织来了,我带你去玩,让姐姐歇一会儿”攸宁见二人在书房门口,本想趁机给二人一个理智面对彼此的机会。

    “好,走喽,姐姐去和那个哥哥好好玩儿吧”

    “子清…”子清刚欲转身出去,却被子彧一把抓住。

    “穆子清见过阁主”她跪了下去,连同那掉落的粉花跪在他的面前,那一瞬间,他几乎不能呼吸了,这一跪,他的心好似也随着塌陷了。

    “子清”他脆弱,无力,眉头紧锁,慌乱的要扶子清起来。

    “只求阁主放过子清”她不去看他的眼睛,更不敢去看,她好怕只一眼便忍不住扑到他的怀里....

    “子清,你没错,我也没错,我们何苦....”子彧也俯身下来,希望子清看着他,回应他。

    “你没错么?你明明早就知晓,却还是选择同我一起眼睁睁看着它一步步发生....我也错了,我太蠢了,太相信你了...”

    “我这一生的恐惧与担忧,都耗于害怕失去你,我实在太害怕了....只要与你相关我便总容易乱了分寸,我....”他似乎拼命解释着。

    “你在家族和我之间选择了家族,那我自然也一样...”

    “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么...他在心里问了自己,他不确定自己的欺瞒是否真的完完全全的为了不伤害子清,他不知如何解释,或许根本无法解释。

    “于我而言,这个世间里,没有什么不可以放弃,也包括你...”她冷冷站起身来,却在决绝转身的那一瞬间,泪如雨下。